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零九章 万子圣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了频繁喷射的白气,整座湖泊像是一潭死水,小船驶过的时候,在水面引起的波纹显得极不情愿,缓慢而凝滞,不发出一点声音。

    慕行秋伸手触摸跳蚤的一只角,毫无感应,光球进去之后跳蚤没有任何变化和反应,它好像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回事,反而抬起头去舔慕行秋的手掌。

    慕行秋轻轻抚摸跳蚤微凉的脖子,回想光球的模样,从中看到了左流英的风格,这是禁秘科首座喜欢的把戏,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要保护他和跳蚤,还是另有图谋。

    小船无声地前行,慕行秋猛地抬起头,发现船首被木柱穿刺的妖族正扭头看着自己,脖子几乎完全调转了方向,活人做不到这一点,活妖也不能,可这只妖不仅扭过头,眼睛还眨了一下,冷冰冰的目光紧盯着客人。

    慕行秋垂下手臂,挪开一步,发现这只妖盯着的是跳蚤的那只角,好像发现了什么。

    这只妖很瘦,穿着一身浅灰色的长袍,衣领和衣襟处都绣着复杂的花样,尖锐的木柱从左肩穿刺而出,几乎没有血迹,他的双臂无力地低垂着,露在袖外的半截手掌苍白纤细得如同少女一般,但他的相貌绝对是男妖,唇上长着一抹淡淡的胡子,嘴唇微微张开,狭窄挺直的鼻子像是一只鸟喙,两只眼睛离得很近。

    慕行秋让跳蚤让开两步,自己移步挡在它前面,跳蚤太高了,必须低下头才能将一只角藏在慕行秋身后,另一只却只能露在外面。

    这样就够了,妖的眼睛失去了目标,慢慢扭回头,全身骨节发出咯咯的响声,像是一扇年久失修的门在转动。

    慕行秋一直站在跳蚤身前。直到小船靠岸,毒雾在这里消散了,比对岸的山谷里还要干净,连不洁之气都很稀薄。

    冰城就在岸边拔地而起,占地并不广大,却极为高耸,外围的城墙就有五十丈高,据说这是刚刚增建起来的,原来大概有现在一半高,城内的宫殿更加高大。就像是一根粗大的柱子直刺天空。

    城墙和宫殿都是淡白色,远看上去确有几分像是千年寒冰,近瞧就能发现这都是白色的石块,或许就是用岸上、湖内到处都有的白色骨粉造出来。

    码头很小,就建在城墙下面,看来冰城没打算过要接纳太多的来客,对岸的七八百名妖族根本不可能攻过来。

    道统也不能,慕行秋心中一动,开始怀疑那只光球是不是左流英发来的。没准这是道统在借机进攻冰城。

    小船停住了,慕行秋没工夫细想,码头上站着十几名灰琵族,共同特点是都很瘦。端着肩膀,好像永远都在侧身站立。他们没有马上接待来客,而是先将船首的妖取下来,露出血红的木柱。它已经刺穿了不知多少名圣母之子,颜色深得发黑。

    被刺穿的妖的确已经死了,躺在白色的码头上一动不动。其他妖族围着尸体低声念诵着什么。

    慕行秋站在船上,默默地观看这一幕,没有急着走上去。

    众妖一块动手,将死去的妖推进湖内,水面掀起的浪花极小,迅速将尸体熔解,最后只剩下头颅的时候,死妖的眼珠突然动了一下,看了小船最后一眼。

    一名头发已经花白的妖族转向来客,“你心怀不轨。”

    “我是道士。”慕行秋随意地耸下肩,“所有道士都想攻下冰城,老实说,我也起过这个念头。”

    码头上的妖族对这个回答似乎不太满意,仍然没有请来客上岸,而是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他们有着同样的身材、穿着同样的灰袍,连容貌都很相似,只是年纪有老有少,看上就像是同一只妖的不同阶段。

    良久之后,一只年轻的妖跑向城内,年纪最老的妖对慕行秋说:“等在这里,不准上岸。”

    “我是来见兰冰壶的,让她出来就行了。”

    老妖没有吱声。

    慕行秋抬起头,发现高耸的城墙上露出许多妖族的脑袋,都在好奇地盯着他,“冰城很少接待道士吧?”

    “起码在过去的一万年里,你是第一个,再往前的事情没有记载。”老妖显得很骄傲,“即使是你,也不算进入冰城,因为你还没有上岸。警告你,不要轻举妄动,没有把握打败你,我们也不会让你通过圣子湖。”

    “圣子湖,是因为这湖里埋葬着圣母的诸多后代吗?”

    “与你无关。”老妖冷冷地说。

    在对岸被群妖当成“魔王”崇拜之后,冰城妖族的态度可以说是一落千丈。

    慕行秋再次抬头仰望,城墙上的许多妖族显然大都是这里的宾客,看相貌就知道他们来自不同部族。

    过了很久,码头上的圣母后裔越聚越多,最后达到了上百只,将小小的码头挤得满满当当,其中甚至还有十几只女妖只有她们扎着腰带,唇上也没有胡子,除此之外,与自己的兄弟叔侄们几乎没有区别,都很瘦,同一个码头,大概只能容下五六十只普通的妖族。

    双方都不说话,湖面像镜子一样平稳,慕行秋站在船上倒也不觉得困难。

    与此同时,城墙上看热闹的妖族越来越少,夜色降临时,上面已经没有好奇的身影了。

    兰冰壶迟迟不肯出现,慕行秋反而觉得踏实,这说明甘知泉制定的计划成功了一半:兰冰壶很可能去给魔侵道士再次施展化妖之术,她将会落入七元隐星阵内。

    与褐色的毒雾相比,冰城的黑夜显得纯粹而深沉,不知是因为有道士来访,还是习惯如此,冰城内外没有一丝灯火,码头上的众多圣母子女更像是同一只妖,连年纪的差别都被抹去了。

    将近二更时分,群妖突然向两边分开,互相挤在一起,居然没有一只因此掉进湖内。还让出了一条通道。

    唯一的灯光从城门里飘出来,慢慢来到码头尽处,面对着来客。

    那的确是一只飘行的灯笼,是用一颗完整的骷髅造成的,火光从眼窝和嘴里射出来,暗淡得像是薄云遮蔽的月光。

    骷髅灯笼后面的阴影里站着一名高大的女妖,比周围瘦弱的妖子妖孙们高出整整一倍,身材却没有胖多少,像是一根会走路的竹竿。

    慕行秋用天目望去,看到的还是同样的脸孔:薄成一线的嘴唇、鸟喙一般的鼻子、挨得很近的两只眼睛。

    头上戴着的一顶羽毛冠。就是她与众妖最大的区别。

    “你就是那个道士?”女妖的声音居然还显得很年轻。

    “你就是万子圣母?”慕行秋反问。

    女妖没有回答,但她的派头已经说明了一切,只是轻轻挥了下手,挤在两边的小妖们就小跑着退回城内,没有片刻耽搁。

    “我还以为道士会比我还高呢。”万子圣母失望地说,骷髅灯笼飞近慕行秋,好让她看得更清楚一些,“我听到对岸的妖在喊‘魔王’。”

    “他们弄错了。”

    “嗯,妖族经常犯错。所以才会沦落到今天这种悲惨的境地,就连让你过湖,我也觉得是一个错误,不过异史君说他能控制住你。我就姑且相信吧。”

    “我是来见兰冰壶的。”

    “你是说无面道士,你得待会才能见到她。我的子孙说你心怀不轨,我只好亲自来检查一下,除了没完没了生育这些祭品。我也就会做这点事了。”

    “如果兰冰壶不愿见我,还是把我送回对岸吧,我不想浪费时间。”

    “为了来这里见你。我中断了一次妊娠,损失了肚子里的五名子孙,你只不过多等了一会就觉得是浪费时间?”

    慕行秋竟然无话可说,摊开双臂接受圣母的检查,骷髅灯笼围着慕行秋转了几圈,过程中停顿了若干次,一刻钟以后才重新回到圣母身边。

    “上岸吧,道士,听说你在寻找化妖之术,那是来对了地方。”

    慕行秋迈步登上码头,跳蚤紧随其后,“我寻找的是逆转之法。”

    “别跟我争论,这些事情你应该去问异史君。”

    竹竿似的圣母走在前面,骷髅灯笼跟在她身后,却仍然面朝慕行秋,像是在为他照亮,更像是监视。

    慕行秋忍不住想,依靠毒雾保护的冰城,不会有太强大的妖力,自己现在若是突然施法的话,大概可以杀死圣母,令冰城无主,可这不是他来的目的,他要见兰冰壶或者那位无论真假的异史君,弄清这里的化妖之术是怎么回事,至于跳蚤角内的那只光球,他更猜不透它的来意。

    冰城附近不能飞行,城墙上也没有高大的主城门,只有一座低矮的门洞,看样子圣母得弯腰才能钻进去。

    “麒麟,你没有检查那头麒麟。”城墙上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那声音微微颤抖,好像怀着极大的惧意在开口。

    离城门只有十几步远,万子圣母止步转身,“停下,道士。唉,我就说我不擅长做这种事情,生了太多的祭品,让我的脑子都坏掉了。那就是麒麟吗?看上去跟披鳞兽没什么区别。你得让开一点,我要对它做一次检查。”

    慕行秋犹豫了一下才侧步让开,看着跳蚤,示意它不用害怕,如果真有危险,他会毫不犹豫地施法救它。

    这里没有毒雾,只要努力一下,他觉得自己可以施展出强大的法术。

    骷髅灯笼开始围着跳蚤慢慢转圈,慕行秋看了一会,抬眼望向头顶的城墙。

    墙头上趴着一只妖,身披黑色的斗篷,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他的头藏在兜帽里,可是几十丈的高度和夜色影响不到天目,慕行秋看到一张苍白的面孔,嘴里露出两颗獠牙,眼睛湿乎乎的,像是刚刚哭过。

    “飞跋,你是怎么从牙山逃出来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