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零五章 弯骨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弯骨峡以一根巨大无比的骨头闻名,这里是前往冰城和狼原的必经之地。

    进入弯骨峡之前,慕行秋换了一身衣服,现在的他像是一名流浪的半妖士兵,头上戴着牛角盔,身上穿着半旧的皮甲,心口处镶着一块骨头,脚上穿着毛茸茸、做工粗糙的皮靴。

    跳蚤没有变化,庞山铁麒麟数量稀少,外表也不华丽,在人类看来任何麒麟都是珍贵的兽类,在妖族眼里,这却只是一只普通的披鳞兽,如果他们看到跳蚤能够无翅飞翔,才会大吃一惊。

    殷不沉穿着一身长袍,所有衣物都是他在路上换来的,离魔侵道士们日行渐远,他的腰板挺得越来越直,远远望见峡谷入口,开始发出感叹:“瞧见那根弯骨了吗?据说那是远古巨龙留下来的,比魔道大战还要永远,原本是一座完整的骨架,正好占据着整个峡谷入口,可骨头早被盗光了,只剩下最后一根,横跨峡谷两边的山峰,谁也不敢动……”

    慕行秋望见谷口上方的弯骨,觉得那更像是一道石梁。

    “感觉怎么样?还受得了吗?”殷不沉小声问。

    群妖之地遍布不洁之气,狼原和冰城除此之外还多了各种各样的罕见毒气,只有特殊的妖族才能在此居住。

    慕行秋点下头,他的头盔里藏着一枚小小的铜印,皮甲里还有一面铜镜,能保证他呼吸到相对清新的空气,不过这只是权宜之计,他们还在外围,一旦进入核心区域,道统法器无法提供足够的保护。

    想安全地进入冰城只有一个办法,涂抹圣母后裔的血液。

    “圣母家族是最早在冰城定居的妖族,他们习惯了这里的毒气,通过血脉将这种能力代代相传。当今这位圣母已经是第一百七十多代了。圣母的子女从来不准离开冰城,因为她害怕家族血液流落在外,会给敌对部族尤其是道士们可趁之机。”

    殷不沉滔滔不绝地介绍,许多信息其实是他一路上打听来的,他是南方的海妖,对群妖之地的了解不比慕行秋多。

    “你不是说你跟万子圣母的一个儿子是朋友吗?可你这是第一次来冰城。”慕行秋说。

    殷不沉一愣,“我说过吗?嘿嘿,道士的记性真是……其实呢,情况是这样的,我不是帮巨妖王开发夺丹之术嘛。需要一点冰城的毒气做原料,就写了一封信。万子圣母的一个儿子——叫什么来着——派人送来一瓶,还给我回了一封信,信里说他很仰慕我,还说……”

    慕行秋明白了,与跳蚤并肩向前走,不再搭理殷不沉。

    十余名全副盔甲的妖族从他身边匆匆地跑过去,领头的一只高大兽妖吼道:“快点,弯骨峡就要关闭。再晚一会就进不去了。”

    高低起伏的雪原上被踩出了数十条小路,每条路上都有妖族奔向弯骨峡,空中还有少量飞妖,他们在靠近入口时也都落地步行。

    “这是怎么回事。冰城和狼原的妖族往外逃跑,却有这么多妖族抢着进弯骨峡?”慕行秋问。

    殷不沉几步赶上来,“这个……冰城的妖族害怕冰魁,可外面的妖族不知情。还以为冰城是群妖之地最安全的地方。现在传言满天飞,都说道士和人类的大军已经攻进来,将要横扫整个群妖之地和舍身国。”

    斩妖会看来真的展开行动了。慕行秋忍不住想,如果他没有服食化妖丹,仍然留在斩妖会内,现在会是怎样的情形?

    “冰魁到底是什么东西?”慕行秋问,他从来不让自己想太多,尤其是那些没有答案的事情。

    “哎,哪来的冰魁,肯定是北方的某个野蛮部族,以讹传讹,最后成了可怕的怪物。北妖和海妖一个样,最爱窝里斗,你杀我我杀你,十几万年了也没个记性。几十年前,海妖当中盛传极南深海里有一具完整的魔族遗骸,说是多么多么厉害,谁得到谁就能统一整个妖族。为了争夺这具遗骸,各族打得这个惨烈,好几个绵延数万年的部族就此消失。结果怎么样?那就是一具鲸鱼的骨架,大倒是真大,可一点魔力也没有。你见过鲸鱼吗?比最大的船还大,三叔曾经带着我踩在鲸鱼背上遨游南海……”

    殷不沉根本不相信冰魁的存在,慕行秋也不太相信,根据他在道统中学到的知识,极北之地的妖族强壮而蠢笨,他们将绝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强化体质抵抗寒冷上,智力低下,有些妖族甚至不承认他们的身份,将极北之妖全当成异兽。

    弯骨峡的入口宽十余丈,中间耸立着一座几丈高的石头平台,将门户分成左右两个部分,平时右进左出,今天却被打乱了,数百名妖被挡在了外面,正不满地大吼大叫。

    挡住入口的不是铁门,而是十只兽妖。

    这些兽妖最矮的一个也将近两丈,最魁梧的一只高达五丈,比那座石台还要高出一头。十妖分站在石台两边,一边五只,双手拄着与身材相称的巨大兵器,目光冷冷地越过众妖的头顶,对喧闹声充耳不闻。

    众妖叫得响亮,却没有一只敢冲过去。

    一只身高正常、穿着墨绿色长袍的半妖正一遍又一遍地解释,“不行,冰城已经满了,圣母有令,从昨天开始,冰城只接待有名望的妖族,所以请报上姓名和家世。”

    一大堆漆、飞、豪从众妖嘴里蹦出来,这是妖族最常见的三个姓氏,据说来自远古妖皇的三个分枝,现在却成为廉价的象征。

    长袍半妖手里托着一本簿册,低头不停翻动检索,“说得慢一点……战魔山飞戎?没记载;舍身国王子拓华?没记载;巨妖王之子漆在下?没记载……能不能说几句老实话?”

    殷不沉在前方开路,慕行秋和跳蚤跟在后面,被挤开的众妖无不扭头怒目而视,见来者身穿长袍,身后还有一头健壮的披鳞兽,才勉强忍住怒气。

    “让一让,让一让。没名声、没家世就自动让开一点,别耽误我们进城。”殷不沉个子不高,这时昂首挺胸、拖长时间说话时却颇有几分大妖气度,还没有穿过人群,那名长袍半妖已经停止检索簿册,开始在妖群中寻找说话者了。

    殷不沉推开最后几名高大的兽妖,站在长袍半妖的面前,左右看了几眼,等慕行秋和跳蚤跟上来,周围的妖族渐渐息声之后。他说:“殷不沉,南海铁脊蛟龙。”

    殷不沉终于不再到处声称自己是异史君了,因为那解释起来实在太麻烦,连他也感到厌倦了。

    长袍半妖放下簿册,脸色一沉,“我听说过你的名字,你是妖族的大叛徒,就是因为你,巨妖王才会败给道士们。”

    群妖惊动。议论纷纷,十名守门兽妖双手握住了兵器。

    殷不沉不仅不怕,反而大为高兴,举起双手。示意群妖禁声,“大家是这么说我的?”

    “你否认吗?”长袍半妖收起簿册,手里多了一只骨杖,他是一名妖术师。

    “当然不。这可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名声。”殷不沉惊讶地说,左瞧瞧右看看,欣赏群妖脸上的愤怒表情。“巨妖王的本事就不用我多说了,他那么厉害,却因为我的背叛而死于道士之手,你们想想,我得有多厉害?巨妖王因为小瞧我而付出了代价,你们谁还想犯同样的错误?”

    群妖互相瞧瞧,突然纷纷后退,长袍半妖也收起了骨杖,漆无上建立的妖国时间太短,还没有深入全体妖族心中,他们只看实力,觉得殷不沉的话有几分道理。

    “拿出你的册子来,看看上面有没有我的名字?”殷不沉命令道。

    长袍半妖犹豫了一下,还是重新取出簿册,翻到中间靠后的一页,“有你的名字,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

    簿册上写得清清楚楚,对殷不沉要杀无赦,可长袍半妖不敢说出这三个字,转而看着殷不沉身后的妖兵,“这位是谁,报上名来。”

    殷不沉侧身让开,躬身请慕行秋走到前面,满脸堆笑,像是一名擅长讨好主人的奴仆,这一举动可将周围的妖族都吓了一跳,都不明白这个大叛徒为何对一名普通妖兵如此恭敬有加。

    “我叫慕行秋,西介国野林镇人士。”

    啪嗒一声,簿册掉在了地上,“你说你是谁?”长袍半妖甚至没注意到手里的东西已经没了。

    周围的妖族都像中了定身术一样,无不面带迷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慕行秋,兰冰壶请我来的。”慕行秋无意隐藏身份,他穿上妖兵的服装不是为了掩饰,而是不想因为一身道袍在群妖之地到处惹麻烦。

    “哪个慕行秋?”守门的一只兽妖开口问道,声音粗哑,好像很长时间没说过话了。

    “就是先在断流城击败巨妖王,又在妖山口杀死巨妖王的慕行秋。”殷不沉大声说,漆无上并非慕行秋亲手杀死,但是妖族不在乎这些细节。

    “杀死十万妖族的慕行秋?”

    “发出灭魔之灾的慕行秋?”

    “挑战五只魔种杀死巨妖王的慕行秋?”

    ……

    弯骨峡入口处的妖族发出一连串的疑问,殷不沉频频点头,好像他才是群妖口中的道士。突然间,现场一片安静,随后十几只飞妖慌张地转身飞去,其他妖族一连后退几十步才停下,让出一大片地方。

    “不可能。”长袍半妖坚定地摇摇头,脸色却变得苍白,“慕行秋应该带着一群道士杀来,还应该骑着闪电,手里握着妖魂剑才对。”

    妖族给霜魂剑另起了一个名字,的确,剑内的十多万只魂魄一多半来自妖族士兵。

    殷不沉正要开口辩解,空中传来一个声音,“没错,这就是慕行秋,双手沾满妖族鲜血的慕行秋。”

    一只飞妖飘在半空中,银色的翅膀微微扇动。

    “我还没死。”羽王伐东说,在他身后,更多的飞妖正从弯骨峡内部飞来,“你来得正是时候。”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