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零三章 七元隐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星光下,近百名道士分成七组,散布在方圆十余里的范围内,每一组当中都有人或站地面或飞空中,高低错落,看上去颇为散乱,这就是道统的七元隐星阵,分布位置与天上的北斗七星却没有多少相似之处。

    过去的十天里,队伍总是前进半天停留半天,以便演练阵法,进展非常顺利。

    魔侵道士们看上去还很年轻,在道统里都属于低等道士,其实大都已经超过三十岁,甚至不乏百余岁的“老”道士,他们修行多年,境界提升得越来越慢,因此有大量时间用来学习各种各样的法术,其中也包括阵法。

    道统阵法众多,尤以五行科为最,七元隐星阵是一套颇为复杂的阵法,曾经用来与魔族抗衡,道统独尊以来,施展的机会越来越少,但仍是五行科弟子必学的阵法之一。

    九十三名魔侵道士,来自五行科的有二十二位,加上小青桃,共有二十三人,数量不少,其它科的道士们虽然没学过这套阵法,但是基础都很好,充当阵中的辅助力量还是足以胜任的。

    站在七元隐星阵对面的“敌方”只有寥寥数人,那是慕行秋的鱼龙阵,他想让大家提前感受一下兰冰壶的阵法,却找不到合适的组阵者。

    道士的修行方式与散修截然不同,尤其是在心境上,更追求自我圆满,而忘记自我恰恰是鱼龙阵的核心,如果整个阵中只有一名道士并担任核心成员倒还好说,一旦有两名道士或者更多道士加入,就会在主导地位上自然而然地产生分歧。

    小蒿、秃子和跳蚤,甚至连殷不沉都加入鱼龙阵凑数,辛幼陶还提供了数张纸符,可慕行秋还是没办法组阵,只能让几人分散站位。意思一下。

    传音香炉里响起甘知泉的声音,“首先我们要将兰冰壶引入阵中,所以无论她从哪个方向进攻,那里的道士都会退却。”

    “好,我来试试。”慕行秋带头向最近的一伙道士缓缓飞去,其他几人紧紧跟在后面。

    “咱们这就叫鱼龙阵吗?”小蒿看了看左右两边的秃子和殷不沉,“慕行秋是鱼头,我是鱼身,你们两个是鱼鳍,跳蚤是鱼尾。”

    跳蚤跟在最后面。不知是听懂了这句话,还是凑巧,甩了甩尾巴和臀部,真像是一条不老实的鱼尾。

    “我当鱼鳍是不是太小了一点?”秃子看了一眼另一边的殷不沉,越发觉得自己不够大,“小秋哥,让我当鱼头吧,瞧我的牙,瞧我的动作。保证比你更像。”

    “鱼龙阵、鱼龙阵,最后咱们要由鱼变龙,像你俩这么爱说话,咱们可变不成龙。”慕行秋头也不回地说。

    小蒿和秃子都不吱声了。殷不沉却恍然大悟,“原来鱼龙阵这个意思啊,化鱼为龙,这不就是我们铁脊蛟龙的招数吗?早说啊。这个我最了解,我三叔经常带我出海,他变成一大群鱼。引诱好多大鱼过来吞吃,结果全进到他的肚子里。唉,后来几条老蛟婆乱嚼舌头,说三叔和我母亲不清不楚,我是三叔的儿子,他就再也不带我出海了。其实这么可能?我俩的相貌……”

    殷不沉一路唠叨,“鱼龙阵”进入道士们的七元隐星阵,负责诱敌的一小群道士退到阵形中心,另外六伙道士也随之改变方位,保持阵形完整,同时也与敌人保持距离。

    香炉里再次传来甘知泉的声音,“北斗七星之中暗藏两颗隐星,非有大神通者不可见,七元隐星阵的威力主要体现在‘隐星’两个字上,隐星并非特指某个人或者某个方位,阵形随敌变化,任意一个方位的道士都可能产生隐星,最多两个。”

    甘知泉话音刚落,最远处的一伙道士共同发出一条冰火巨龙,像彩虹一样冲向空高,再调头击向地面的目标。

    慕行秋急忙带领身后的几个人移开,冰火巨龙在雪地上砸出一个深洞,与此同时,就在慕行秋身前十余步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深洞,可无论是慕行秋还是他身后的几位,都没有看到任何法术。

    这就是隐星之术,若不是道士们故意挪开位置,慕行秋已被击中。

    小蒿和秃子啧啧赞叹,殷不沉却是目瞪口呆,停止了唠叨,半天说不出话来。

    甘知泉通过香炉说:“这只是最基础的七元隐星阵,熟练一些以后能发出两道隐星法术,再往前一步,隐星法术可以跟引发它的法术完全不同,令敌人更加防不胜防。”

    “道统早就应该动用阵法!”慕行秋说,与七元隐星阵相比,兰冰壶自创的鱼龙阵的确显得太简单了些。

    “道统一直没有遇到强大的敌人,以至于太大意了,老祖峰被攻破的时候,道统就该警醒的,可是直到百丈城之战,道统还是没有做好准备,我想以后会好一些吧。”

    历经十几万年的发展,道统已是一只庞然巨兽,每一次转身都要花费很长时间,但他们终究是在做出行动。

    “鱼龙阵是将众多人的力量集合在一起,与尸魔有几分相似,但是鱼龙阵形成的巨人与道士几乎一样,也分泥丸宫、绛宫与下丹田,能够施展强大的法术。如果兰冰壶能找到足够多的部下,她的实力将非常接近于注神道士。”

    “那倒是一个麻烦,不过漆无上的妖军刚刚被击溃,兰冰壶化妖也才十几天,她应该找不到太多帮手。”

    “鱼龙阵汇集的人越多,幻化出来的巨人个头也越大,这可以作为实力的一个参考,还有,兰冰壶也可能不在鱼龙阵内,而是在阵外操控巨人。”

    “嗯,我会注意的,七元隐星阵还有许多变化,只要来得及,我尽量教给大家。”

    四周的道士们向中间聚拢,阵法就此结束。

    小蒿疑惑地问:“慕行秋,咱们什么时候变龙啊?”

    慕行秋本想说凭他们几个不可能组阵。转念一想,还是决定试一次,“鱼龙阵无需每个人都懂阵法,你们要做的事情就一件,放松自己,不要抵抗任何外来的力量,也不要挽留自己的力量,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可由鱼化龙。还有,化龙只是一个说法。如果阵法成功的话,咱们会变成一个巨人,可不是龙。”

    “哦。”小蒿失望地应了一声。

    鱼龙阵的摒除思虑与道统的存想不是一回事,自有一套法门,慕行秋简单地说了一遍,小蒿等人边听边点头,跳蚤也凑过来,别人点头,它专门用蹄子踩地上的雪。没一会就踩出一个小坑。

    道士们都围上来了,慕行秋也已讲完法门,“明白了吗?关键是不要总想着自己。”

    慕行秋升至空中,这回让秃子居中。小蒿和殷不沉一左一右,跳蚤站在最下面,抬头望着上面,似乎更想飞起来。

    慕行秋施法了。结果比他想象得还要悲惨,所有人,包括殷不沉都无法接受他的力量。更不肯贡献出自己的力量,他们倒是非常努力,秃子咬牙切齿,小蒿紧握双拳,殷不沉瑟瑟发抖,可是越努力离忘我状态越远,根本无法组阵。

    试了三次之后,慕行秋放弃了。

    “道士组不成鱼龙阵。”这就是他的结论。

    道士们开始建立营地,小蒿和秃子不信邪,找地方去练鱼龙阵法门,他俩都不知道慕行秋今晚就要离开。

    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慕行秋只想带走跳蚤,化妖令他的法力偶尔中断,必须有一匹坐骑才能安全地飞在天上。

    甘知泉是知情者之一,走过来悄声告别,“我只是一名餐霞道士,不敢说有多了解道统,但我还是觉得——你应该死。”甘知泉停顿片刻,竖起一根手指,“所以小心点,别死得太早。”

    甘知泉不是左流英那种奇才道士,却是一名标准的道士,因此他的判断可能更接近道统的本意。

    “从今以后,我会警惕路上所遇见的一切道士。”慕行秋微笑着说,隐约有些好奇,如果幽寥真是高等道士派来的,那用来杀死自己的会是什么怪物呢?

    甘知味也是知情者之一,他送给慕行秋十来张纸,“我又从其他道士那里收集到一些资料,你可以看看。想让铁麒麟恢复从前的能力,得对它施法,但我不知道具体法门,那是神工科的专长。”

    “谢谢。”慕行秋收起纸,目光转向跳蚤,从来没人对它施法,可它还是学会了飞行。

    辛幼陶和小青桃已经跟慕行秋作过告别,没有再过来,他们不喜欢别离的气氛。

    慕行秋带着跳蚤走向营地另一头,不想让秃子和小蒿发现自己要走,几步之后发现身后还跟着一道身影。

    刚才甘氏兄弟过来告别的时候,殷不沉远远地看着,猜出慕行秋这就要离开了,笑嘻嘻地凑过来,“我服侍过老君,他很满意。”

    “我不需要。”慕行秋说。

    “我是半妖,遇见妖族好说话。”

    “我的鞭子也很会说话。”

    “我见过冰城女妖王万子圣母,跟她的一个儿子关系还不错。”

    见慕行秋仍无同意的迹象,殷不沉压低了声音,“冰城和狼原毒气泛滥,我有避毒之法。”

    “你要是能跟上我的话,就一块去吧。”慕行秋说,他知道殷不沉紧跟自己的唯一原因是觊觎魔尊正法和水晶眼,所以不是特别介意带他冒险。

    “能能,我一定不拖后腿。我就是想问一声,这算不算立功,能不能……”

    殷不沉话未说完,慕行秋已经大步前进,他急忙跟上,再不提立功行赏的事。

    是夜三更,繁星满天,一人、一妖、一兽走出营地,在无人注意时飞上天空,往东北而去。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