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零二章 道士与凡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甘知泉上前一步,他知道自己斗不过慕行秋,兄弟二人联手也不行,甚至整个营地里的魔侵道士群起而攻之,怕是也困不住这位拥有两枚内丹的道士。

    可这有什么关系呢?魔侵像一只能够随意拨动时间的神秘之手,将死亡从数百年之后猛地拽到了近在眼前,突然之间,什么时候死不再重要,怎么死才是甘知泉最关心的问题。

    他盯着慕行秋,内丹飞速旋转,法力源源不断地进入绛宫,泥丸宫中冥想出法术的每一个细节,万事俱备,只差随手捏出法诀,甘知泉几乎能看到法术在空气中成形的场景,那是至高无上的奇迹,能在无中生有,能够以弱制强,他曾经为之心醉神迷,直到他被魔种侵袭的那一刻才告终止。

    两人相隔只有三步,即使是对只凭刀剑相搏的战士来说,这样的距离也太近了。

    慕行秋从来没在一个人身上感受到如此强烈的杀意,而这个人与他无怨无仇,连性命也是在他的帮助下才得以延续至今。

    可他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架势,上下两枚内丹的转速一如平常,经脉中的法力若有若无,他只是平静地盯着对方的眼睛,从中寻找入魔者的疯狂与道士的执着之间的区别。

    区别就是道士的眼神仍有变化,入,长,风,文学魔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像死者的魂魄一样,不肯接受外界的任何变化,对不利于己的明显证据视而不见;道士的执着无论有多深,仍能对目标的变化做出回应,总有机会悬崖勒马。

    五次呼吸之后,甘知泉后退一步,垂下目光,理智最终占居了上风,“我有一个主意。”

    “嗯?”

    “你和我们。全体魔侵道士,来一次斗法,然后咱们全都死在这里。相信你的人会以为你替道统除去了所有入魔者,相信我们的人会以为我们抢在魔种之前杀死了它们最喜欢的身躯,各得其所,而真相,就让它永远埋在冰天雪地里。”

    “这是一个主意,但我不能同意。”慕行秋说。

    “当然,你还没有产生必死之心,你想救人、你想逆转化妖之术。你想做的事情太多,而且你一直都很幸运,就连遭到魔种侵袭,你也能逢凶化吉,所以你不想死,你相信奇迹还会在你在身上发生。”

    甘知泉的声音平静多了,却没有掩饰自己的羡慕和嫉妒。

    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迹很多吗?慕行秋想起了二良、芳芳、孟元侯这些人,奇迹总是以死亡为代价,他宁愿从来没有过这些奇迹。

    “你是道门子弟吗?”慕行秋问。

    甘知泉微微一怔。“不是。我是应国宜城人。”停顿片刻他又补充道:“我父亲是一名小官吏,早已还乡。他从来不支持我们兄弟二人成为道士,总是哀叹说道根让他失去了抱孙子的机会,因为我和知味都拒绝太早结凡缘。更不想生育后代。”

    “我父亲是养马的,我自己也放过几年马。”慕行秋说,目光没有半点闪动,“咱们都曾经是凡人。或许现在也仍然是凡人。”

    甘知泉又是一怔,“凡人,随波逐流、斤斤计较、永远只想着当下的凡人?”

    “凡人无法准确预知自己的死亡。可能是在几十年之后,也可能就是明天,所以他们活在当下,一代又一代,也做成了许多事情。如果飞得足够高,你会看到,凡人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印记,比道士要多得多。咱们只是毁灭万物的速度比凡人更快一些。”

    甘知泉沉默良久,再开口时突然说起了活捉兰冰壶的计划,“我打算带一批道士发起进攻,将兰冰壶引出狼原或冰城,让她进入我弟弟设下的陷阱里。兰冰壶唯一忌惮的人是你,所以你应该离开,而且得让这个消息传扬出去,只有这样兰冰壶才会上当。”

    “兰冰壶是星落道士,化妖之后实力可能更强。”

    “再强也不会达到注神境界,我们有两名吞烟道士、三十多名餐霞道士和五十多名吸气道士,足够组成七元隐星阵。兰冰壶虽然曾是庞山道士,但她来自阴阳科,对五行科的阵法不会有深入了解,我知道她自创了一门鱼龙阵,但是跟道统阵法比不了。我已经安排魔侵道士们试过一次,阵法初具雏形,应该可行。”

    甘知泉想得非常周到,但是有一部分计划他没有细说,那就是他要如何引出兰冰壶,慕行秋能猜到,那又将是一次自杀之旅,只是这一回轮到甘知泉本人上场。

    “很好的计划,但我想做一点改变。”慕行秋不得不承认,他制定不出这样的计划,尤其是不懂阵法,那都是五行科的专长,甘知泉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请说。”

    “我恰好对鱼龙阵略知一二,可以跟七元隐星阵做一次对抗,这样你们心里会更有数。”

    “好,最快十天之后,七元隐星阵就能用了。”

    “兰冰壶非常狡猾,想骗过她并不容易,不管我离开队伍的理由有多充分,她都会猜到你们设下了陷阱。她虽然背叛道统,对道统却绝无轻视之心,不会就这么上当,所以,应该由我去引诱她出来。”

    “你?”

    “我一个人去。如果兰冰壶的目的是想将所有魔侵道士都化妖的话,那她就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发起偷袭,她会以为你们的陷阱还没有设好。”

    甘知泉想了一会,“冰城和狼原环境险恶,连普通妖族都没办法在那里生存,道士们更是尽量不靠近。”

    “我知道,但是道士总有办法,而且我已经服下化妖丸,进展还不错,兰冰壶和那个所谓的异史君大概不舍得这么快杀死我,这也是我的一个优势。”

    这算不上优势,兰冰壶不是魔种,对体质特殊的身躯不感兴趣,若有机会。她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任何人。

    甘知泉又寻思了一会,“陷阱的位置呢,你有想法吗?”

    “不要刻意选择位置,你们要顺着原定的路线去找灵妖,沿途抓住的妖族全放掉,让他们知道我已经找到逆转化妖的关键。灵兽最容易化妖,自然也最容易逆转,这是以毒攻毒的道理,让兰冰壶更紧张一些。”

    “好。”甘知泉摆出道统之礼的姿势,但是没有立刻躬身。“像凡人一样,只活当下,不问未来。”

    慕行秋点下头。

    甘知泉躬身行礼,然后向弟弟招手,甘知味收起全部法术与法器,走到哥哥身边,他什么也没听到,但是与哥哥心意相通,猜到了结果。于是兄弟二人再次施以道统之礼。

    慕行秋还礼。

    甘氏兄弟退出,没过多久,辛幼陶一个人冲了进来,“是真的吗。你要独自前去挑战兰冰壶?”

    “是真的。”慕行秋将甘知泉制定的计划说了一遍。

    “我真是搞不懂,是甘知泉说服了你,还是你说服了甘知泉?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上当受骗了:最危险的任务由你去做,兰冰壶如果上钩的话。你却很可能根本不在现场,一点功劳也分不到。”

    慕行秋笑了笑,“念心幻术直指人心。可是法术总有力所不逮的时候,还是得用最简单、最笨拙,但也最有效的方式,那就是加入进去,与大家形成一个整体。我与甘知泉互相说服,因此也互相信任。”

    “你救过他们一命,这还不够吗?”

    “我救过他们一命,可他们对性命并不珍惜,怎么会因此感谢我呢?”

    “真的有必要让他们感谢吗?他们的想法其实也不算错,魔侵道士终归会死于入魔,这是一群没有前途的道士。”辛幼陶叹了口气,“当然,魔族就要逃出虚空,所有人的前途都不光明,可魔侵道士未来的路尤其短暂,何必……何必太在意他们呢?”

    “因为我真的想活捉兰冰壶,她是道士,化妖如此成功与快速,远远超过了庞山的那些灵兽,我希望弄清其中的原因。不要小瞧这些魔侵道士,他们拥有道士的力量,还有着道士所缺少的斗志与急迫。他们会做出大事的。”

    “如果时间够用的话。”辛幼陶摇摇头,“好吧,反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和小青桃要跟你一块去,说实话,跟着你去冒险,也比留在一群魔侵道士中间要安全。”

    “这回不行,我只能带着跳蚤。我相信甘知泉的能力,只要事先做好准备,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是……”

    “没有可是,好好保护小青桃,兰冰壶对她的仇恨很可能是真的,还有秃子和小蒿,照顾好他们。”

    “你不急着去找杨清音吗?”

    “我还没有发现逆转之法,见到她也没用。”

    龙魔曾经说过,慕行秋的容貌会引起已经被去除的记忆,那对杨清音反而是一场灾难。

    “加入庞山之前,我听说道士们在斩妖战斗中总是占据绝对优势,这种优势已经保持了十几万年,为什么咱们一次也没遇上呢?敌人总是这么强大,我觉得好像又回到了断流城。”

    慕行秋笑了,“因为咱们很幸运,总是走在道统的最前面,当别人还在震惊的时候,咱们已经站在敌人的面前,看清了他的容貌,替整个道统积累了经验,比如化妖之术,兰冰壶再想故伎重施,就很难成功了。”

    辛幼陶无奈地撇撇嘴,“你说话越来越像我姐姐,坏事都被你说成了好事,你和她……我就一个希望敌人的容貌不要比兰冰壶更丑陋了。”

    (求推荐求订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