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百零一章 魔侵道士的纳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蒿和秃子已经和好了,正兴致勃勃地一块教跳蚤说话,跳蚤做出的全部回应就是伸出舌头舔舔嘴唇,站在一边的辛幼陶不停地鼓励小青桃骑上去,小青桃微笑着摇头,她不觉得碰一下跳蚤就能逆转化妖。

    慕行秋站在帐篷中间看着这一幕,总觉得跳蚤能听懂人话,却故意装出茫然不解的样子,它平时爱蹦爱跳,可没有这么老实。

    甘家哥俩来了,并肩站在一块,终于显示出他们是一家人,同样的中等身材,同样的外八字站姿,同样的坚毅神情。

    “你要活捉兰冰壶?”甘知泉问。

    辛幼陶听到这句问话立刻走了过来。

    “嗯。”慕行秋点点头,“她对咱们所有人都是一个威胁,是她施展的化妖之术,寻找逆转之法自然也要从她那里着手。”

    “而且她不仅投靠妖族,本人也已经完成化妖,是道统的仇敌。”甘知泉是名纯粹的道士,他猜测道统要除掉所有魔侵道士,可他一点也不怨恨,只想抢在道统再次下手之前死得更有尊严他仍要为道统而战。

    当然,兰冰壶的地位不如神秘的异史君,更不如望山镇压的魔族,但她主动约战,是最容易找到的对手。

    在哥哥身边,甘知味不太爱说话,只是坚定地点下头,表示自己没有意见。

    “要活的兰冰壶,不要死的,咱们不仅要为道统除掉一个敌人,还要挽救一大批道士。”慕行秋强调。

    “我明白,我已经给鸿山写了一封信,从今以后,道统会防备化妖之术,对妖族身上的每一样东西都加以详细检查,按我的建议。最好将妖族整个消灭,连妖丹也不留。”

    甘知泉仍然与鸿山保持着联系,说到战斗,他的热情明显高涨,正要继续说下去,帐篷门口踅进来一道身影,他立刻闭嘴,没有回身观望,但是与弟弟一块退到旁边,甚至不愿用正眼看这名来者。

    殷不沉能感受到道士们对自己的厌恶与蔑视。但他不在意,笑眯眯地溜到慕行秋身前,“慕道士找我吗?恭喜你啊,找到了逆转化妖的关键,兰冰壶和老君要是知道了,非得吓一跳不可。”

    半妖软绵绵的声音更像是讥讽而不是庆祝,慕行秋笑了一声,“你昨天还误将幽寥当成异史君。”

    “这回不一样,兰冰壶自己声称她有老君支持的。想想也是,在我的印象里,老君从来没直接出过手,他想吃谁。这只妖就会被送到他嘴边。藏身幕后,帮助兰冰壶完善化妖之术,更像是老君的风格,整个天下大概也只有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成这件事。”

    “跟我说说你对异史君的印象。”慕行秋对殷不沉的猜测不感兴趣。只想从他这里得到一点直观的印象。

    “嗯……慕道士是在请我帮忙吗?”殷不沉狡黠地说,他之所以受尽白眼也要留在慕行秋身边,就是为了得到魔尊正法和其它水晶眼。

    慕行秋摇摇头。“我是给你一次证明价值的机会,我们这些人都是道士出身,带着你这样一只半妖,总得有个理由。”

    “老君是只了不起的妖,至少一万年来,整个妖族只有他配得上伟大这个词。”殷不沉马上开口,像是在背诵一篇已经写好的文字。

    “不不不,我要的不是这个。”慕行秋打断他,“跟我说说你对他印象最深的事情,任何事情,别管它是大是小。”

    殷不沉茫然地张着嘴,好像没明白慕行秋的意思,过了一会突然打了个寒颤,“印象最深……你真想听?”

    “嗯。”

    “老君的舌头能伸到几丈长,卷走我原来正常眼睛的时候,舌头还在我的脑子里留了一会,舌尖扫来扫去,那种感觉……终生难忘。”

    辛幼陶摆摆手,转身走开,他听不下去了。

    殷不沉也不想多说这件事,继续道:“老君喜欢自言自语,有一回,一只妖王过来面见老君,他们谈了一会,正说到妖王最在意的事情,老君却开始自言自语,说的内容与妖王没有半点关系。妖王等了足足三个时辰,有点不耐烦,就提醒了一句。”

    殷不沉眯起双眼,好像忘了接下来的场景,歪着头想了好一会,“那可是一只十丈的妖王啊,手下的大小妖兵至少有两千,大概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待遇,所以他没忍住。老君……一口就把妖王吃了,连嚼都没嚼。又过了一个时辰,老君结束了自言自语,问我妖王哪去了,我说他有事先走了,老君还埋怨妖王不懂礼貌。”

    殷不沉摇摇头,水汪汪的眼睛像是反射月光的池塘,奕奕闪烁,当时的恐惧早已烟消云散,现在的他对老君的威势充满了崇敬与想望。

    “异史君有多大啊,能一口吞下一只妖王?”小青桃好奇地问。

    “多大?”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对殷不沉来说似乎特别复杂,“这不是多大的问题,老君……老君……我想不起来了。”

    异史君身边的妖奴,从飞跋到几名新君,都说不出异史君的具体模样,慕行秋对此已经不感到意外了,“还有吗?”

    “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两件事,还有许多小事,比如老君喜欢吃哪种妖,平时不吃妖的时候爱吃什么饭菜,对哪位拜访者比较和气……”

    “古神教,异史君非常热衷于传教吧?”慕行秋问。

    殷不沉立刻摇头,“老君对传教一点都不感兴趣,他重新挖掘古神教的种种传说与仪式,只是因为它们都很古老。老君喜欢古老的东西,但他的兴趣从来不会永远停留在一件事情上,消失前最后几年,他就放弃了古神教,说是已经没什么可挖掘的了。”

    “他在消失前最后感兴趣的事情是什么?”

    “这个我可说不清,整整两年时间里,老君大多数时候都用一种特殊的语言说话,我一句也听不懂。那可能是魔文,也可能是某个偏僻部族的古怪方言。”

    “兰冰壶说她现在住在东北千里之外,你知道那里属于哪个部族吗?”

    “我连咱们现在的位置都弄不清,群妖之地实在太大了,你让我想想……”殷不沉双手比来比去,计算大致方向,“啊,有了,我猜兰冰壶落脚的地方不是狼原就是冰城,狼原是漆无上的老家。冰城是女妖王万子圣母的地盘,据说她有一万个子女!”

    慕行秋点点头,“够了,你可以离开了,你还是有价值的,可以继续留在队伍里。”

    殷不沉满面带笑,“那就好,我回去再想想,没准能想起更重要的事情。老君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是金玉之言,许多妖术就是从中生发出来的,没准化妖之术也是……”

    殷不沉退出帐篷,辛幼陶走过来说:“看来帮兰冰壶完善化妖之术的不是那个异史君。”

    殷不沉害怕异史君已经到了骨子里。他若是相信兰冰壶的话,绝不会如此坦然。

    慕行秋转向甘氏兄弟,“你们怎么看?”

    甘知泉转过身,“不管背后支持兰冰壶的是谁。都不影响这次战斗,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如果我没记错,狼原与冰城是群妖之地最险恶的区域。道士极少去那个地方。”慕行秋也看过不少书,对群妖之地的大致情况还是了解的。

    “那正是我们应该去的地方。”甘知泉平静地说,身为魔侵道士,他就希望前往最危险的地方开战。

    “明天一早就出发。”

    甘知泉点下头,与弟弟同时转身,打算离开。

    慕行秋叫住兄弟二人,“等等,我想听听你们的计划。”

    甘知泉虽然颇为擅长制定战术,但是流露出明显的自毁倾向,甚至不惜派出自己的弟弟执行有去无回的任务,慕行秋不想再坐视不管。

    甘知泉转过身,冷冷地打量慕行秋,“有必要吗?你想要活着的兰冰壶,我给你带回来就是了。”

    慕行秋回视这名方脸的坚毅道士,“有必要,道统给予我生杀之权,我就要对你们所有人的生死负责。”

    帐篷里的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辛幼陶与小青桃互相望了一眼,他双手一拍,“帐篷里太闷了,跳蚤应该出去走走,不能总憋在这里……”

    小蒿与秃子的要求已经降低到跳蚤只要叫一声就行,却仍然无法得到满足,因此很生气,都不愿意陪麒麟一块出去,被小青桃推着一个、拽着一个,都带出了帐篷。

    甘知泉使了个眼色,甘知味立刻围着帐篷转了一圈,到处布置法器,如临大敌,最后走到门口站立,面朝外面,将自己也留在了禁声范围之外。

    甘知泉开口了,“你真的一无所知吗?”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道统的计划。”

    慕行秋没吱声,但是示意甘知泉继续说下去。

    “魔侵道士在战场上立下过大功,有目共睹,所以高等道士当时不能杀死我们,而要等咱们深入群妖之地以后再借助幽寥下手。我觉得这样的做法很对,对道统、对魔侵道士都是好事,我只是希望能在死之前再为道统做一些事情,如果能死在斩妖除魔的战斗中,就更好了。”

    “先不说你的猜测是否准确,但我对此一无所知,否则的话我也不会胡乱插手。”慕行秋说。

    甘知泉抬起手,指了一下慕行秋,“我相信你对此并不知情,我只是纳闷,非常纳闷,为什么道统不杀你。”

    慕行秋眉毛微扬。

    “魔族那么想要你的躯体,甚至专门为你保留了一枚魔果。”甘知泉一边说一边摇头,“而且你正在化妖,在群妖之地,你随时都有可能被魔种侵袭,这一次可没有神魂能帮你。所以,道统为什么要放过你呢?或者道统另有计划?”

    甘知泉上前一步,“还是说道统在等我们这些魔侵道士动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