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九章 诡计与意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刚还充满欢声笑语的营地,一下子变得肃静,不是所有道士都倒下了,还有数十人一切正常,立刻亮出主法器,慕行秋马上就发现了古怪之处:倒下者都是昨晚留在营地里的人,一块去围攻幽寥的道士们却都没事。

    只有殷不沉和小蒿还站立着,跳蚤仍然盯着乌龟,似乎很想咬上一口。

    不等慕行秋下令,正常的道士们已经迅速散去,四处设访,以备万一。

    甘知泉飞过来,“怎么回事?”

    一直忙着“清洗”法剑的小蒿和秃子傻眼了,一块摇头道:“不是我弄的。”

    “又是兰冰壶。”慕行秋蹲下查看了一下小青桃和辛幼陶的鼻息,发现他们还活着。

    甘知泉用法器检查了几名道士,神情越显凝重,“这是什么妖术?不像中毒,没有伤口,法力运转也都正常。”

    “化妖之术。”慕行秋检查辛幼陶时已经发现他的内丹在微微晃动,兰冰壶的化妖之术不仅施展时无声无息,见效更是奇快,比单纯的化妖丸又前进了一大步。

    甘知泉脸色骤变,“这怎么可能?昨晚兰冰壶根本没有停下来施法,她只是从营地上空飞过去……”他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身飞走了。

    秃子小心地问:“小青桃和王子还能醒过来吗?”

    “能。”慕行秋点点头,兰冰壶的用意不在杀人,而在化妖,当然不会让这些道士死去。

    “为什么我和他没事?”小蒿指着不远处一脸茫然的殷不沉,她已经看出中招者全是昨晚留在营地里的人。

    “我知道。”殷不沉绕过躺在雪地上的众多道士,“因为我本来就是妖,化妖之术对我无效,至于你嘛,因为你太弱了。”

    “化妖之术还能分清道士的强弱?”小蒿撇撇嘴。说化妖之术对半妖无效还算有理,说它能在顷刻之间辨别出内丹的境界并加以区别对待,她可不相信,刚才小青桃检查她的内丹还得动用法器花点工夫呢。

    辛幼陶第一个清醒过来,以手扶额,慢慢坐起来,看到满地的“尸体”立时被吓了一跳,再看到身边的小青桃,脸色一下子变了,急忙探视她的鼻息。又发现慕行秋就站在旁边,才算松了口气,“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先告诉我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慕行秋问。

    辛幼陶跪在雪地上扶起小青桃,想了一会,“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有点头晕,看什么东西都在移动,不对,是我的内丹在移动!”

    道士们陆续醒来。都对自己的晕倒惊疑不定,小青桃急忙站起身,避开辛幼陶的搀扶,站在雪地上微微摇晃了一下。“是我的错觉,还是你们真的在走动?”

    “存想可以稳定内丹,头晕很快就会消失。”慕行秋对这种感觉最熟悉不过,应对方法他也尝试过多次。

    内丹对道士来说比生命还重要。它出现异常可是极为罕见和不祥的事情,众道士没有进入存想,而是围住慕行秋。都想先知道其中的原因。

    “化妖之术,你们都中了化妖之术。”秃子大声说,完全没想到这对道士们的打击有多大。

    道士们先是一片安静,马上七嘴八舌地表达不相信,尤其是辛幼陶,抓住慕行秋的一条胳膊,“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们跟妖族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战斗,更没有接触。我这两天就没怎么吃过东西,大家都是这样,而且我们将营地看得很紧,没让任何东西进来,兰冰壶也只是飞过去,除了一句威胁,什么都没留下。”

    “你们都是我兰法王的。”慕行秋重复了一遍兰冰壶的话。兰冰壶昨晚邀请他去千里之外的住所,看来是有备而来,而且不允许拒绝。

    “又是因为我吗?兰冰壶恨我到这种程度,连我身边的人也不放过?”小青桃脸色苍白,神情中满是惶恐不安。

    “与你无关,兰冰壶只是在执行别人的命令。”慕行秋了解兰冰壶,那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却没有长远规划,将一群魔侵道士变成妖族这种事,绝不是她能想出来的。

    “这不是化妖之术。”辛幼陶坚定地说。

    甘知泉飞回来了,一落地就指着人群中的一名道士说:“我明白了,是你将化妖之术带进来的。”

    道士三十岁左右,长得人高马大,听到指责之后却跳了起来,大手一挥,“别冤枉人,我什么都没做,有目共睹,昨晚我跟大家一块防守营地来着,昨天上午我还跟你一块去杀过妖兵呢。”

    “问题就出在这儿,你带回来一枚妖丹吧?”

    “是。”高大道士从怀里掏出一只连着小腿的鸟爪,爪上布满了深蓝色的斑点,闪闪发亮,像是镶嵌在上面的细碎宝石。

    这是一枚品相不错的妖丹,也是高大道士的战利品,“我不是唯一带回妖丹的人。”他说。

    “你不是,可其他人当晚都与我去击杀幽寥,我让你留在营地。”甘知泉伸出手,鸟爪妖丹飞到他手里,他左右看了一眼,双手在鸟爪上慢慢移动,突然用力,将鸟爪折为两截。

    妖丹通常极为坚硬,得用特殊法器才能将它们分割成小块或是研为粉末,被甘知泉如此轻易折断,道士们都很意外,更让他们意外的是,鸟爪里居然掉出一件东西来。

    那东西很小,淡黄色,微微闪光,道士们很快就认出,这是一枚道士内丹的碎片。

    甘知泉举起折断的鸟腿让大家看里面的空隙,“这里面原本藏有化妖之物,兰冰壶从营地上空飞过时将其激发,而内丹碎片掩饰了妖气。”

    甘知泉扔掉妖丹,“咱们中计了,昨天上午前来挑衅的飞妖是主动来送死的,为的就是让咱们带走妖丹,让兰冰壶趁机施放化妖之术。”他看向慕行秋,“兰冰壶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所以只对营地施展妖术。”

    营地里又陷入一片沉静,慕行秋点点头,甘知泉说得没错,这是兰冰壶的诡计,连幽寥可能也是诡计的一部分,故意将道士们分成两拨,令慕行秋无法兼顾,他昨晚做出了选择,先帮助甘知泉等人打败幽寥,结果是营地里的道士中了化妖之术。

    “为什么?”高大道士走过来。愤怒地将鸟爪上踩进了雪地,“为什么?”他又一遍质问,“魔侵、化妖,倒霉的事情全被咱们给碰上了,这不公平!兰冰壶为什么非盯上咱们。”

    “因为咱们是道士。”慕行秋说,“道士拥有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自然也就受到最多的羡慕与忌惮。发火是没用的,那只会让化妖的反应更剧烈,我正在……”

    “剧烈又怎么样?”高大道士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气。“魔侵该死,化妖也该死,总之咱们就是该死。我不服!”

    高大道士冲天而起,谁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大概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只是发泄怒气的一种手段。

    “他不会入魔了吧?”殷不沉在慕行秋身后小声问,他已有经验,道士们通常喜怒不形于色。一旦表露得太明显,就是入魔的迹象。

    慕行秋没有回答,其他人也都不吱声。都抬头望着那名高大道士。

    “他叫什么?”慕行秋问。

    “万第山袁维。”甘知泉回答。

    袁维从高空急剧下坠,立刻人有施法帮他减缓速度,袁维掉在雪上,脸色铁青,双唇紧闭,身体僵硬得像是一根铁棍,显然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却不肯叫出声。

    慕行秋从乾坤袋里取出两粒药丸,都是他昨晚刚刚试过对逆转化妖稍有帮助的药,袁维知道这是要为自己治病,努力张开嘴,吃下丹药,慢慢地脸色缓和,身体也软下来。

    “对不起,我没能控制住。”袁维说。

    甘知泉已经用铜镜检查过袁维,冲慕行秋摇摇头,表示此人并未入魔。

    辛幼陶大喜,“原来你有解药,太好了,快给我……大家分一下吧。”

    “这是去邪气的正阳丹和治疗妖族咬伤的冰解丸,只能暂时缓解症状,不能阻止或是逆转化妖。不过我已经开始尝试各种丹药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出对症的药材,化妖之术终有破解之日。”

    辛幼陶稍感安心,突然想起一件事,高兴地对小青桃说:“化妖之术对殷不沉不起作用,对你却立刻见效,这说明……”

    这说明小青桃虽是非妖却没有半点妖气,辛幼陶马上明白现在说这件事有多不合适,马上改口道:“化妖之术把我的脑子弄乱了。”

    慕行秋转向小蒿,“昨晚只有你没事,你当时跟大家在一起吗?”

    “在一起,兰冰壶飞来的时候我就在小青桃身边,还想骑跳蚤追上去,被小青桃拦住了。”小蒿微皱眉头,好像不太高兴,“大家都有份,为什么就把我略过了呢?”

    “啊哈!”殷不沉突然叫出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因为你是妖,你有妖族血统,对不对?”

    “是吗?我爹娘都在,他们可没说过我家有妖族亲戚。”小蒿对这种猜测不以为意,反而仔细想了一会。

    小蒿是乱荆山弟子,入道之前经过严格的检查,脾气是有点古怪,但绝不可能有妖族血统,谁也没将殷不沉的猜测当回事,都在继续猜想小蒿没有化妖的原因。

    慕行秋有了一个想法,“你当时骑在跳蚤背上?”

    “对啊,我没有主法器,只能靠它飞行。”

    慕行秋走到跳蚤身边,伸手在它身上轻轻摩挲,灵兽是化妖最成功的动物,跳蚤却丝毫不受影响,这也是一件奇怪的事。

    小蒿和跳蚤……慕行秋想了一会,眼中露出一丝光彩,“逆转化妖的关键或许就在灵兽身上。”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