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六章 峡谷之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站在帐篷外面,殷不沉觉得有点冷,营地里的法术正在减弱,道士们显然不愿意在这种小事上浪费精力,海洋般的寒意早已迫不及待想要淹没这座孤岛,如今终于找到了机会,一丝丝、一缕缕、一股股地钻进营地。

    殷不沉跺跺脚,觉得地面更硬了,哪里像是雪,分明就是白色的冰。就在他又一次探头探脑的时候,从帐篷里露出一颗头颅来,把他吓了一跳。

    殷不沉是半妖,算是妖术师,经过他手的妖族头颅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可从来没有哪一颗像秃子这样,神情丰富、来去无踪,总在你最想不到的时候露出来,警惕与探究的目光扫来扫去,好像它变成了主宰者,而妖术师却是被试验的对象。

    “嘿嘿,你好啊,秃子。”殷不沉讨好地说,觉得自己又一次打破了底限,像这样的头颅就应该挂在柱子上当妖物才对。

    “我很好,你看上去可不太好,连鼻涕都要流出来了。”

    殷不沉用力一吸,“没事,就是有点冷,慕行秋醒了吗?他现在有空吗?”

    “醒了,但是没空。”

    “我有重要的事情,非常重要。”殷不沉压低声音,营地里其实没什么人,天色将暗,道士们都回帐篷里休息了,今晚他们没心情点燃法术篝火。

    “我知道,你觉得雪洞太冷,想住进帐篷。我可以回答你,不行,这顶帐篷不行,这是我跟小秋哥住的地方,你去找别人吧。”

    “不是不是,跟帐篷无关。”殷不沉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的确有点希望住进温暖舒适的帐篷里面,“是那只虫怪的事。”

    秃子的眼珠转来转去。突然调头进到帐篷里,没一会又出来了,“进来吧。”

    殷不沉走进帐篷,发现秃子就悬在自己脑后两尺的地方,无论他怎么转身、扭头,就是没法将头颅摆脱,这让他极不自在,后脑勺一阵阵发麻,好像随时都会被咬上一口。

    慕行秋坐在床沿上,看着半妖一语不发。

    “虫怪就是老君。”殷不沉满心希望这句话能引起激烈的反应。比如惊讶得跳起来,甚至瞪大眼睛抓住自己的衣领发出一连串的质问,可这些都没有发生,对面的道士连呼吸都没有变得稍重一些。

    “说出你的理由。”慕行秋开口了。

    “呃,这个……我仔细听过你们对虫怪的描述,觉得很像是异史君变化的。”

    “异史君是条虫子吗?”

    “不不不,老君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他属于哪一部族,可这条虫怪凭一己之力就吞下十几名道士。还杀死了其中两位,放眼整个妖族,只有老君才有这个本事。”

    “你不是说过要一两百年他才会重新出现吗?”

    “嘿嘿,要是能让我猜准。老君就不是老君了,对不对?”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我是怕你们不知情自投死路嘛,既然知道这是老君了,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帐篷外面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找到虫怪的下落了。”

    慕行秋站起身,对殷不沉说:“等我们杀死虫怪,你可以好好辨认一下它是不是异史君。”

    慕行秋闪身出帐。秃子绕到殷不沉面前,笑着说:“你可真笨,你把虫怪说得越厉害,小秋哥越要去打一架,就连我也要再去一次呢。”

    秃子飞走了,殷不沉独自留在在帐篷里,原地转了两圈,觉得帐篷的确比雪洞舒适一些,“说我笨,嘿嘿,我再笨也不会去送死。”

    殷不沉张开嘴,吐出一枚水晶眼,这是他和小青桃毁掉节点塔之后,慕行秋遵守承诺送给他的。水晶眼在他的手心里滴溜乱转,尤其是黑色的瞳仁部分,贼兮兮地四处察看,比镶在活妖眼眶里还要灵活。

    外面天刚擦黑,甘知泉已经选出四十多名道士,准备击杀虫怪,“很有意思,今天上午我们在西北六十里以外的一处峡谷里杀死了几十名飞妖,我刚刚接到消息,那只虫怪正在峡谷附近吸取飞妖的生魂。”

    “咱们这就出发,虫怪不好对付,普通法术……”

    甘知泉走近一步,低声说:“我制定了一个计划,如果可以的话,由我来指挥这次行动,你跟我们一块去,以防万一。”

    就在慕行秋留在帐篷里存想修行的时候,甘知泉已经成为魔侵道士们的首领,他们感谢慕行秋,但很难将他当成自己人看待,尤其是在他杀死入魔者江引霞之后,隔阂感更深了。

    “好。”慕行秋同意了。

    甘知泉开始分派任务,道士们分成数量不等的五队,分批出发,前进的方向也都不太一致,他显然已经将计划详细解释过,所以没人多问。

    甘知泉本人第二批出发,慕行秋则是最后一批,五名道士与他一队,没有直接奔向西北方的峡谷,而是飞向了西南方。

    夜色渐深,道士们飞得很慢,离地不过数丈,雪原没有远远看上去的那么平坦,起伏颇大,很快他们再回头时就很少能望见营地了。

    短短数十里距离,他们飞了将近一个时辰。第五队道士的待命地点是峡谷的南头,他们的任务是堵截虫怪的去路,或者在接到信号时前往战斗地点支援。

    这是一座狭长的地峡,像是巨型刀剑在大地上劈出的一道伤口。

    道士们隐藏在一处雪堆的后面,只放出三件法器,他们不能探测得太远,那会惊扰到虫怪,接着就是等待,谁也不说话。

    慕行秋与五名魔侵道士保持一致,从来没有开口,心里却忍不住拿自己的化妖与这些魔侵道士们作对比。

    他是自愿的,而且是在做好充分准备之后才服食化妖丸,这些道士们在被魔种侵袭之前却一无所知,更不用说为此调整心态。

    化妖丸并非无药可治,慕行秋相信自己早晚能找出逆转的方法,魔侵道士们的入魔却是必然结果。只是早晚的问题。

    风势渐起,好像又有一场大雪即将到来,秃子停在慕行秋的肩上,面朝后方,觉得这次行动没有想象中好玩,与默默等待相比,他更喜欢小秋哥的风格:冲进虫怪的肚子里,搅和一番再出来。

    雪果然下起来了,落在一动不动的道士们身上,很快就将他们变成了雪人。倒是更具隐蔽性。

    足足一个时辰之后,北方偏东的地方传来轰轰的响声与震动,秃子想飞起来看个究竟,可其他人不动,尤其是小秋哥不动,他忍住了好奇,却觉得脖子下方原本应该是心脏的位置痒得难受。

    北方的战斗持续了差不多一刻钟,一阵清脆的铃声传来,声音不大。却如在耳边一般清晰,五名魔侵道士立刻升到空中,抖掉身上的雪,向战场的方向飞去。

    慕行秋跟在后面。看样子他们们不需要堵截虫怪了,它这回不打算逃跑,而要与道士们决一死战。

    道士们飞得很快,要不是周围有太多不洁之气。他们还能更快。

    战场就在峡谷里,数十名道士飞在空中,最远的一人离虫怪也只有三里左右。最近的数人几乎是紧贴虫身,这是一场少见的道士贴身搏斗。

    虫怪伸出三只触手,但它们不再透明,有人用法术给它们涂上了明亮的红色,与黑夜、白雪都形成鲜明的对比,远远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它们的吸力也因为道士的法术大为减弱,对近在咫尺的道士也没办法吸入。

    攻击性的法术还是没办法停在虫怪身上,因此只有少数道士负责进攻,大部分人都在对雪地以下施法,他们要困住虫怪,并且将它整个从地下逼出来。

    一名魔侵道士转身对慕行秋说:“请慕道友留在这里观战。”

    新到的五名道士立刻下沉到峡谷里,从南方对虫怪发起围攻。

    慕行秋停在数里之外的空中,心中暗生敬佩,甘知泉不愧是五行科道士,制定的战术非常细致,他无论如何做不到,一般的五行科道士也没有这种水平。像甘知泉这样的道士被魔种侵袭,实在是道统的一大损失。

    秃子扭头望了一眼,失望地说:“什么时候轮到咱们上场啊?”

    “最好是不用咱们上场。”

    打架这种事小秋哥居然只是旁观而不参加,秃子惊讶极了,好一会才转过头继续监视身后,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

    甘知泉飞在虫怪正上方,觉得时机已到,摇晃手中的铜铃,声音直透虫身,附近的道士都听不到。

    慕行秋马上明白铃声的用意,他已经查过人数,发现少了三名道士,必定是进入虫怪内部,就等铃声传来发起进攻。

    甘知泉借鉴了慕行秋的打法,并将它当作此次计划的核心。

    片刻之后,峡谷里的轰隆声更响了,三条触手越升越高,峡谷两边的冰雪纷纷坍陷,随后一只黑漆漆的庞然大物钻出来。

    慕行秋正仔细观察虫怪的形状,肩上的秃子突然开口道:“咦,天上的星星怎么都掉下来啦?”

    雪势正大,根本看不到天空,更看不到星辰,慕行秋马上转身,只见数百道红光正从天而降,身后拖着长长的痕迹,的确像是群星陨落。

    五里之外,红光在空中连成一片,像是一对巨大的翅膀,慕行秋很快发现,那真的是一对翅膀,长在一名丑陋至极的长裙女子身上。

    女子的脸血肉模糊,像是被揭去了面皮然后又由棍棒胡乱捣了几下,连五官都分不清了。

    她没有加以掩饰,甚至不肯戴面具。

    “好多道士,真是一场盛宴。慕行秋,又见到你了。想不到吧,多亏异史君的帮助,我在化妖路上走在你前面了。”

    生有双翅的毁容女子分明就是兰冰壶。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