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五章 魔侵道士的猜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虫怪消失了,用江引霞的声音发出一句威胁之后,雪地恢复了平静,慕行秋以召魂之术探测到三只魂魄在迅速远离,他试着将它们召过来,这些魂魄却极为牢固,不肯移动半分。

    有慕行秋在,辛幼陶对虫怪全不在意,一手扶着小青桃,一手不停祭符、燃香,嘴里不停叫她的名字,对别的道士全不在意。

    慕行秋召出灯烛、香炉、铜镜和一柄玉斧,就在空中施法,帮助全体道士尽快醒来。

    小青桃第一个睁开双眼,先是觉得浑身粘乎乎的,像是被绳子从头捆到了脚,心中就是一惊,待看到眼前有一张模模糊糊的脸,又是一惊,抬手就要施法,可是经脉中空空荡荡,法力全都滞留在下丹田里,小青桃用力过猛,没有发出法术,而是哇的一声吐了。

    道士们陆续清醒,全都跟小青桃一样,靠着慕行秋的法术浮在半空中~无~错~哇哇吐了一会,然后存想驱逐堵塞下丹田的蛛丝状力量,又施法去除身上的粘液,才算恢复正常。

    小青桃终于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看着浑身粘液又被自己吐了一身的辛幼陶,感到很不好意思,轻声说:“谢谢你。”

    辛幼陶咧嘴笑了,只有他一直没收拾身上的脏东西,就是为了让小青桃看到自己付出了多大代价,“我真后悔当时没跟你一块追出来……”

    秃子早已甩掉粘液,这时大声说:“小青桃,你不应该只谢王子一个人,是小秋哥把你们救出来的,要不是有小秋哥,你们早被大虫子吃掉啦,这个时候都已经……哼哼……”

    “我知道是小秋哥救了我们。”小青桃急忙打断秃子,怕他说得太恶心。一想到自己曾经在虫怪肚子里待了半天,又有想吐的感觉,“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十几名道士都能自己飞行了,谁也不知道虫怪的来历,道统的书籍中记载着成千上万种妖怪,可就算是早已灭绝的远古怪物,也没有这种既能吞魂又能吞人的家伙。

    众人飞向营地,路上仍在讨论虫怪,都觉得此事蹊跷。

    数十里之外的营地不停升起五行法术,似乎发生了战斗。慕行秋等人立刻加快速度。

    营地没有遭到虫怪的攻击,甘知泉迎上来,先看了一眼小青桃,然后对慕行秋说:“怎么回事?少了两个人。”

    “死了。”慕行秋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甘知泉也没有听说过虫怪,“刚才来了一小群飞妖,远远地挑衅,我们一发起反击,他们就逃走了,但是留下一句话。”甘知泉又看了一眼小青桃。“妖族要咱们把裴道友交出去。”

    “我?”小青桃惊讶不已。

    “飞妖什么来历?为什么要小青桃?你们怎么回答的?”辛幼陶发出一连串质问。

    “我们施法攻击,因为不知道底细,又要等你们回来,所以没有追赶。”

    辛幼陶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急躁,“怪事越来越多了,飞妖和虫怪是一伙的吗?不是,虫怪已经将小青桃引走了。飞妖才来要人,双方显然没有沟通,奇怪。真是奇怪。”

    “现在怎么办?继续前进,还是先解决飞妖和虫怪?”甘知泉问。

    “再留一天,起码弄清敌人围攻的原因。”慕行秋又想了一会,“待会我带人去捉几只飞妖回来。”

    “不,这回让我去吧。”甘知泉个头不算太高,长着一张端端正正的方脸,鼻眼口腮无不显出坚毅神情来,就连两条又粗又直的眉毛都表现出说一不二。

    “好。”慕行秋同意了,觉得自己像是在跟一位谦逊而严厉的首座说话。

    甘知泉看上去二十七八,实际上四十多岁了,做事非常利落,立刻召唤十名道士跟自己出发。

    飞妖不值一提,整个营地里的道士都在谈论虫怪,可是就连最博学的禁秘科和诵经科道士都没有听说过这样一种强大的怪物。半妖殷不沉破天荒地得到道士们的主动询问,他倒是引经据典说了不少奇闻异事,没有一条靠谱的,很快就没人搭理他了。

    只有辛幼陶和慕行秋在意飞妖的事情,跟小青桃一块分析了一会,可小青桃提供不了任何线索,“我跟妖族没有任何关系,难道是因为我摧毁过节点塔吗?跟左流英和小秋哥相比,我做的事情不算什么吧,而且他们怎么不点名要殷不沉?”

    辛幼陶寻思了一会,眼睛一亮,“裴子函,肯定是裴子函,他还没死,对不对?”

    百丈城外一战,至少十万妖兵殒命,成为尸魔的来源,只有极少数妖最终逃生,当时场面混乱,没人注意到裴子函是生是死。

    小青桃慢慢摇头,“裴子函就算活着也没必要来找我,他一心当妖,我只想当道士,我又没有特别的本事,他根本不会把我当回事。”

    慕行秋一直没说话,这时开口道:“等甘道友他们回来吧,小青桃,今后你不要再离开队伍。”

    小青桃点点头。

    辛幼陶脸色微变,“不会妖族又开发了什么新妖术,要用非妖道士当材料吧?”

    小青桃脸色也变了,妖术总是血肉模糊、敲骨碎肉的,她可一点也不想当材料,“非妖道士又不是只有我一个……”

    “可是只有你远离道统身处群妖之地啊,他们是欺弱怕硬、趁火打劫,小青桃,你千万不要离开营地了,以后我跟在你身边,给你当保镖。”

    “我自己能保护自己。”小青桃转身走开。

    辛幼陶望着她的背影远走,一扭头发现慕行秋和秃子正同情地盯着他,撇撇嘴,“嘿,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们不懂,这是……当年是我决定不声不响离开庞山的,现在我后悔了,所以我得还债。小蒿全是胡说八道……”

    “我说什么了?”小蒿走过来。轻轻抚摸跳蚤身上的鳞片,好像跟它好久没见面了。

    “就是因为你跟小青桃说过情劫的那些话,她才对我不冷不热,可你太小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你以为我等不起吗?我会一直等到小青桃遇到叹息劫,等她对修行再没有追求的时候,自然就有工夫想点别的事情——哎,总之你什么都不懂。”

    辛幼陶也转身离开,在营地里寻找小青桃。他已经下定决心,今后几天一定要紧紧跟住她。

    小蒿一脸疑惑,“想点别的事情——想什么啊?他说我什么都不懂,就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吗?”。

    慕行秋做出严肃的神情,“你练拳了吗?”。

    “这就去练!”小蒿拉着跳蚤跑了。

    回到帐篷里,慕行秋立刻坐下存想,让秃子一个时辰之后叫醒他。

    化妖的反应越来越明显,尤其是泥丸宫里的内丹,必须时时刻刻加以控制。否则的话就会离开原来的位置。

    化妖丸已经没有了,慕行秋也不想再吃,沈昊帮他弄来不少草药与丹药,他打算迫不得已的时候再吃。到时候他会一样一样地尝试,看看哪种药对逆转化妖最有效果。

    秃子守在帐篷门口,不管谁来他都摇头不让进,正好一个时辰之后。他叫醒了慕行秋。

    甘知泉已经回来一会了,他带人追上了飞妖,将他们一网打尽。没留活口,“我已经问清楚了,是兰冰壶,她还没有死,她在妖族中间放出消息,说是谁能替她捉到裴道友,她就收谁为唯一的弟子,倾囊传授符箓之术。她还声称自己的符箓之术经过妖术师的改造,已经能为妖族随意施用。”

    “又是兰冰壶,他跟小青桃有什么恩怨?”慕行秋有点意外。

    小青桃也跟来了,叹了口气,将自己在节点塔内以血气击伤兰冰壶的事情说了一遍,她不是张扬的人,立功之后很少对其他人提起当时的场景,“我不是故意的,兰冰壶好像都不认识我……”

    辛幼陶跟在小青桃身后,“这有什么故意不故意的?她投靠妖族,与道统就是敌人,当时没杀死她就算手下留情了。”

    “据说兰冰壶本人正在集结妖军残部,这十几只飞妖只是来打探情况的。”甘知泉摇摇头,有些妖族实在过于愚蠢,竟然敢来道士的营地窥望,过后又不跑得快点。

    “对不起,给大家带来麻烦了。”小青桃轻声说。

    甘知泉微昂起头,“你点麻烦不算什么,我们这些魔侵道士才是真正的麻烦,兰冰壶敢来找你,那就再好不过,可以为道统除去一害。”

    小青桃笑着说了一声“谢谢”,告辞离去,辛幼陶冲慕行秋眨眨眼睛,表示刚才那些话应该由他来说,而不是甘知泉,然后匆匆去追小青桃。

    甘知泉看着慕行秋,神情更显坚毅,“我还一直没对你说过谢谢。”

    “不必,等你入魔的时候,我还得负责杀死你。”

    “那是另一件我需要谢谢你的事情。”甘知泉垂下目光,马上又抬起来,就在这个过程中下定了决心,“关于虫怪,我想真相很简单。”

    “你想到什么了?”

    “道统想除掉我们这些魔侵道士,就是这么简单,他们放过我们,安抚道统内的低等道士,然后再放出怪物杀死我们,以绝后患。虫怪能吸魂吞人,又对你说过‘入魔必死’,绝非妖族。所以左流英和周千回才会突然离开,因为他们两个不想参与此事,更不想面对虫怪。”

    “左流英的想法谁也猜不透,不过,假如你猜的都正确,你们打算怎么办?”慕行秋的想法其实跟甘知泉差不多,只是难以相信高等道士们会突然变得如此阴险,可他对高等道士了解多少呢?所以他没有争辩。

    “我们曾经有过自杀除魔的机会,可过去就过去了,我们不想就这么被杀。我们不怨恨道统,可我们更希望死在战场上,死在真正的大妖手里,所以——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们要把这条大虫子杀死。”

    “我不反对,咱们一块动手吧,别当它是道统安排的怪物,就当它是一只大妖。”慕行秋说,他也不怨恨道统,但也不喜欢这条虫子。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