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四章 虫怪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条几乎透明的虫子破雪而出。

    说它是条虫子,因为它看不出头尾,从上到下都是光秃秃的,没有任何嘴、鼻、手、脚一类的器官。

    可这条虫子实在太大了,圆圆的身体直径至少一丈,露出雪地以上的部分长达数十丈,身上带出不少雪,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雪柱,那名灯烛科道士就是被它吞下的。

    “这是什么玩意儿?”辛幼陶惊愕地大叫,手上也没闲着,祭出一张探路符,一团淡淡的烟像波浪似地涌向四面八方,如果敌方施放了无形的攻击,都会在烟雾中显露出来。

    巨虫并未施展妖术,而是直接扑向几人。

    除了辛幼陶,其他人都发起攻击,由于距离很近,相隔不到百步,几道法术几乎同时击中了目标,然后穿虫而过,好像什么都没有击中。

    几人都是一惊,也就是愣下神的工夫,巨虫已经扑过来,道士们急忙飞升后退,只有慕行秋带着秃子不仅没有退却,反而迎上去,跳蚤得到示意,快速飞走。

    噗的一声轻响,一人一头进到了虫子内部,原来它不是用“嘴”吞东西,而是直接将猎物融进身体——全身无嘴,全身到处都是嘴。

    辛幼陶也没退,他相信慕行秋,以为最后时刻会有奇迹发生,没想到竟然这么容易就沦为巨虫的腹中餐,他睁大了眼睛,手上的两道纸符还没来得祭出,也被融进虫身。

    剩下的四名道士更是目瞪口呆,又升起数十丈高度,但他们毕竟是道士,不会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怪物吞掉,更不会掉头逃跑,五行科主攻、明镜科辅助、戒律科护持、诵经科乱敌心神,配合得十分默契。

    巨虫一边摇摆着。一边迅速退入雪地之中,五行科与明镜科道士接连更换了十余种法术,全都如入无物之境,穿过巨虫的身体,没有造成半点伤害。

    巨虫消失的一刹那,另一条巨虫在道士们下方像喷泉一样涌起,发出强大的吸力,吞下最后四名猎物。

    巨虫内部全是湿粘的液体,裹在身上令人窒息,而且很快就渗透衣服。往皮肤里钻去,像是无数条小虫在挤进避难所。

    慕行秋是主动进来的,早已摒住了呼吸,秃子却不知道,他不需要呼吸,但无法阻止粘液进嘴,于是不停地往外吐,额上的魔眼射出的红光更是没有中断过,当巨虫遁入地下四周一片黑暗时。红光就成了唯一的照明手段。

    失踪的道士共有十五人,巨虫内部只有三只魂魄,说明其他人还没有死,这是慕行秋敢于冲进巨虫内部的最重要原因。虫身能让法术直接穿过去,想要杀死它大概只能从内部着手了。

    慕行秋一手握着霜魂剑,一手抓住秃子,把他当成照明灯。努力向巨虫更深处游去。辛幼陶跟在后面不远,恶心得想吐,可打死也不敢张嘴。粘液的渗透性太强,没一会工夫,他手里的纸符就失去了法力,只好拼命向慕行秋游去,希望这位爱冒险的朋友还有办法逃出去。

    虫身更深处传来一股吸力,猎物们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慕行秋无需动用法力了,事实上,他想施法也越来越难,粘液中的某些东西已经渗入皮肤,甚至进入经脉,它们倒是轻车熟路,直奔下丹田而去,像一团团蛛网将其包住,内丹仍在正常旋转,但是法力想进入经脉却越来越难。

    慕行秋在泥丸宫里还有一枚内丹,这是他最后的依仗,但他迟迟没有施法,想看看控制巨虫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巨虫的雪下部分更为庞大,就像一座无底洞,总是不见尽头,秃子累了,红光只能时有时无,辛幼陶追上来,拍拍慕行秋的肩膀,指着右上方,那里还有一条黑咕隆咚的通道,显然是另一条虫身。

    或许所谓的巨虫只是一条条触手,慕行秋点下头,觉得他们离中心已经不远了。

    辛幼陶又指指自己的下丹田,摇摇头,他已经不能施法了,内丹产生的法力都被困住,无法进入经脉,更到不了绛宫。

    慕行秋在辛幼陶胳膊上握了一下,示意他放心。

    秃子突然兴奋地摇摆,他发出的红光照到了一个身影,那是之前被吞进来的灯烛科道士。

    女道士四肢摊开,好像失去了知觉,只能随波逐流被吸进怪物深处。

    辛幼陶感到一丝慌张,扭头到处观望,就在右方不远处,他看到了另外四名道士,他们也是在粘液中飘荡,四肢一动不动。

    这些道士是死是活?辛幼陶又感到一阵慌张,随之而来的还有疑惑,为什么其他道士都失去了抵抗力,自己和慕行秋却没事?尤其是他本人,法力更弱一些,胆子也不大,应该昏迷得比谁都早才对。

    过了一会,辛幼陶明白了,他没昏过去是因为跟着慕行秋。慕行秋没有特别的法术,只是在虫身之内镇定自若,辛幼陶受到感染,一直以来也比较镇定,所以没有失去意识,可就是刚才那一点慌张,他开始感到头晕。

    不为救自己也为救小青桃,这么一想,辛幼陶恢复了镇定,努力游动,与慕行秋并肩前进。

    过了一会,吸力突然消失了,所有被吸进来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旋转,秃子断断续续地发出红光,照亮一片纯粹的黑暗。

    转了大概半圈之后,慕行秋和辛幼陶终于看清了大致情况。这是一座巨大的漏斗形旋涡,缓慢的转动着,带着道士们前往核心处,天目看不清最末端,但那里肯定不是逃生的出口。

    辛幼陶目光扫视,在转了七八圈下降不少高度之后,他终于看到了,急忙指给慕行秋看。

    慕行秋也看到了,多名道士正他们的下方旋转,显然是之前追出来的人,共有十三名,少了两人。加上江引霞,正好是慕行秋在地面上探测到的三只魂魄。

    虫怪吸走了一只七日生魂,还杀死了两名道士,慕行秋感到愤怒,还感到疑惑,难道这又是新冒出来的妖术?在这之前,他还从来没听说过如此强大的妖族。

    辛幼陶认出了小青桃,她飘在旋涡最下方,离终点已经没有多远,辛幼陶急忙拍打慕行秋。示意他快点动手。

    慕行秋泥丸宫里的内丹开始提供法力,他稳住了身形,第一件事就是将缠绕下丹田的蛛丝状力量全都驱逐出去。

    辛幼陶牢牢抓住慕行秋的一条手臂,借此对抗旋涡的拉力,身后的四名道士飘过来,他顺手拽住一位。

    慕行秋施法了,他在外面不敢轻易动用这股力量,怕误伤到同伴们,现在所有人都在视线范围内。他可以准确地选中目标了。

    这不是召魂之术,而是孟元侯魂魄提供的强大吸力。

    孟元侯死了,他没有神魂,所以魂魄跟普通人没有两样。本来也该在四十九日之后魂飞魄散,不留任何痕迹,可他在生前最后一刻形成的琥珀没有让魂魄消失,而是成为独一无二的存在体:既不像芳芳的魂魄拥有自主意识。也不像普通魂魄那样力量微弱。

    孟元侯的最后一个念头是继续吸取天地灵气以供修行,这个念头在此后几年不停强化,形成了琥珀道士的强大吸力。当魂魄进入霜魂剑之后,这种力量由琥珀转到了剑内。

    左流英施法控制住了这股吸力,准确地说是以魂制魂,他传授给芳芳的魂魄一些法术,让她控制住了孟元侯的魂魄。

    有十几万只魂魄的协助,孟元侯魂魄产生的吸力非常强大,跟巨妖王用血海阵支持的琥珀道士差不多。

    孟元侯是道士,在琥珀里天然地排斥魔种,可是在霜魂剑内,他的魂魄会根据需要吸取任何东西,连魔种也不例外。

    辛幼陶的眼睛一眨不眨,刚刚飘过去的几名道士停住了,缓缓地反向移动,片刻之后,旋涡深处的道士们一个接一个地停下,辛幼陶不敢影响慕行秋施法,只能在心里不停地催促,终于,最下方的小青桃也停下了。

    虫怪显然察觉到了异常,它吞下的猎物当中居然还有人没昏迷,更没有身魂分离,旋涡于是转动得更快了。

    道士的身体承受不住太激烈的拉扯,慕行秋因此没有用上全力,可虫怪却不管不顾,就算将猎物扯成碎片,它也不在乎。

    小青桃等人又开始向最深处缓慢转动,辛幼陶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慕行秋左手握持霜魂剑,与虫怪争夺道士,右手发出了念心幻术。闪电也被旋涡带动,绕着圈向下方延伸,只是速度比道士们快得多,当闪电末端超过最下面的小青桃之后,不再受旋涡摆布了,突然变成一张闪电网,罩向最深处不可见的黑暗。

    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

    粘液当中声音传不过来,巨形旋涡开始急剧收缩,道士们快速地飞向霜魂剑,随他们而来的还有一股强大的推力。

    所有道士都聚在了慕行秋身边,随后被推向上方,辛幼陶明白了,虫怪要将他们吐出去!他伸出另一只手,在飘来飘去的十几名昏迷道士当中一把抓住了小青桃的手腕。

    她还没死,仍有脉搏,辛幼陶大大地松了口气。

    虫怪吐东西可比吞东西快多了,没一会工夫,十几人冲出雪地,飞向高空。

    秃子大叫一声:“真好玩!”

    辛幼陶立刻松开慕行秋,召出全新的纸符,施法将昏迷的道士们全都接住,然后再次祭符挡住不洁之气,让大家正常呼吸。

    跳蚤早等得不耐烦,一跃而至,正好停在慕行秋脚下,将他托住。

    方圆十几里的雪地轰鸣不已,像沸水一样起伏,然后一个声音从地下传出来。

    “入魔必死!入魔必死!谁也不能阻止我!”

    慕行秋和辛幼陶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同样的惊奇与疑惑,这声音分明是死去的江引霞,他的魂魄还没有度过七日,记忆尚存,在某种法术的支持下说话是有可能的,但他的口吻却与生前截然不同:不是在为入魔辩解,倒像是为道统执行戒律。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