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三章 另一种召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睡不着觉,悄悄走出帐篷,群妖之地的夜色显得更深一些,他望着渐渐熄灭的篝火和周围的一圈帐篷,突然感到一阵寒意。

    这座营地里的人大部分是魔侵道士,随时都可能入魔,像江引霞这样的类型最好对付,入魔前后判若两人,跟营地里的篝火一样显眼。可辛幼陶知道还有一种入魔者,他们隐藏极深,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执念暗中慢慢滋生,一旦出手,总是出人意料,因此危害甚大。

    庞山从前的大执法师申准就是这种类型。

    “九十多个,九十多个啊。”辛幼陶喃喃道,算上殷不沉和秃子,这座营地里的正常者还不到十位,左流英和周千回偏偏说走就走,数量对比更不均衡了。

    “周千回是牙山首座,专门来监视秃子的,怎么会和左流英一块走呢?”辛幼陶自言自语,觉得这件事颇不寻常,却想不出合理的解释。

    他踩着积雪,绕过残余的篝火,走向营地另一头,来到一座半人高的雪堆边,犹豫了一会,小心地说:“你去休息吧,我替你守夜。”

    雪堆上方有光闪了两下,盘膝坐在半空中的小青桃显出身形,“谢谢,我自己能行,而且你没有法器……”

    “我有符箓,这回我带得够多了。”辛幼陶笑着说。

    小青桃摇下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责,轮到你的时候自然有人叫你。”

    “你说得有道理,那你继续守夜吧,我在这站一会,看看风景。”

    禁制外面的雪势小了一些,前方一片漆黑,就算用天目也望不出多远,小青桃没吱声。隐没身形继续守夜,法器也都隐而不见,这里毕竟是群妖之地,警戒程度要更严一些。

    辛幼陶安静了一会,轻声说:“这些天来我想了许多事情,有许多话想对你说,却一直没有找到机会。我觉得凡缘、道缘什么的实在太可笑了,魔族就要……”

    “闭嘴。”雪堆上方响起小青桃的声音。

    “好,我闭嘴。你拒绝得倒是干净利索,的确像是道士……”

    “嘘。”

    小青桃的声音显出一丝警惕。辛幼陶这才明白过来,她真的发现了异常,急忙祭出两张纸符,向禁制外面望去,同时侧耳倾听。

    他什么异常也没发现,只有黑夜显得不怀好意,但它没胆子骚扰一群道士。

    良久之后,辛幼陶又感到一阵寒意,这寒意并非生自心底。而是切切实实地擦着皮肤掠过,他猛然回头。

    禁制之内明明只有微风吹拂,营地中间的篝火却诡异地向西北方倾斜。

    “这是怎么回事?”辛幼陶缺少法器,感受能力远远不如小青桃。

    他的话音刚落。寒风变成了劲风,忽地横穿整个营地,辛幼陶差点没站稳,篝火映照之下。只见雪地上一个巨大的影子随风一闪而过。

    “那是……”辛幼陶大吃一惊,话刚出口,小青桃已经追上阴影。一块奔向西北方。

    辛幼陶也想跟上去,可符箓提供的飞行速度正常行军还行,这种时候就显得慢了,急忙转身想要去叫慕行秋,一跺脚,暗骂自己愚蠢,一遇事就手忙脚忙,立刻祭出一张纸符去叫人。

    小青桃已经用法器通知了营地里的道士们,几乎所有人都从帐篷里跑出来,有的追向西北方,有的留下戒备,他们倒是希望能有妖族进攻,好痛痛快快打一仗。

    这么多道士出来帮忙,小青桃应该没事,辛幼陶开始担心慕行秋了,外面发生意外,作为领头者的慕行秋竟然没有现身。

    其他道士也发现了这一点,警戒的同时也都望向慕行秋的帐篷。

    辛幼陶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太仓促,迈步走过营地,进入他为慕行秋搭建的帐篷,里面的场景让他松了口气,慕行秋好好地坐在小床上存想呢。

    辛幼陶轻轻放下帐帘,看着与慕行秋面对面的秃子,用嘴型不出声地问:“多久了?”

    秃子翻了两个跟头,然后竖起一缕头发晃了晃,表示表示两个时辰加一刻钟左右。

    时间够长了,而且道士们在道统以外的地方存想时总能随时醒来,那股怪风和阴影将整个营地都惊动了,唯独慕行秋稳坐帐中,还是有些奇怪。

    辛幼陶又等了一会,终于忍不住了,看了秃子一眼,示意他退后,然后在声音中注入法力,“慕行秋,快快醒来,慕行秋,快快醒来……”

    一直叫到第五遍,慕行秋猛地深吸一口气,睁开了双眼,与辛幼陶对视一眼,什么也没说,嗖地飞出了帐篷。

    辛幼陶和秃子都吓了一跳,急忙跟了出去。

    营地里有些乱,慕行秋停在篝火上方,甘识泉飞过来,“一共十五名道士追了出去,不知为何中断了联系……”

    “什么?中断联系?小青桃呢?”辛幼陶又吃一惊。

    “裴道友最先发现异常,也是第一个追出去的……”甘识泉没再说下去,中断联系的道士当中自然也包括小青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股风、那道影子。”辛幼陶飞到空中,想要追出去,犹豫一下又停住了。

    “有人对营地里施展了拘魂之术。”慕行秋说。

    “灯烛科的拘魂之术?”甘识泉也是一惊,目光扫动,落在五名乱荆山弟子身上,其中三人正是来自灯烛科。

    三名女道士一块摇头,齐声道:“不是我们。”

    “施法者在营地外面。”慕行秋肯定地说,“江引霞的魂魄被抢走了。”

    营地里一阵耸动。

    “灯烛科为什么要抢他的魂魄?”甘识泉问。

    三名灯烛科女道士又一次同时摇头,然后一人说道:“不可能,江道友亡故还不到一天,灯烛科绝不会拘束七日之魂。”

    “除了灯烛科,还有人会拘魂之术吗?”甘识泉扫视一圈,营地里差不多凑齐了十八科道士,所有人都摇头,道统之内只有灯烛科专研魂魄。别科都没有类似的法术。

    慕行秋是个例外,他是念心科弟子,却通过一些特殊手段学会了召魂、驱魂之术,所以他相信任何可能。

    “我需要灯烛科、明镜科、五行科、戒律科、诵经科道士各一人,其他人留下,不要离开营地。”

    “还有我!”辛幼陶和秃子齐声道。

    慕行秋点点头。

    小蒿跟跳蚤一块来了,揉揉眼睛问:“去哪啊?”

    “你得留下。”慕行秋冲跳蚤招手,他需要一匹坐骑。

    灯烛科等五名道士很快就选出来了,甘识泉坐阵营地,慕行秋带人出营。

    辛幼陶得空凑到慕行秋身边。小声问:“刚才你是怎么了?”

    “我得谢谢你,刚才我专心控制两枚内丹,差点醒不过来。”

    “因为化妖?”

    “嗯。”

    辛幼陶没有多问,慕行秋没事,他现在更关心小青桃的下落了。

    慕行秋骑着跳蚤飞在最前面,一行人离开营地与禁制,进入外面的世界。天边微亮,风雪几乎停止,只剩下散落的雪花。

    之前追赶阴影的道士们留下了一些法术印记。可是十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了。放眼望去,四周尽是茫茫白雪,间或有小片的树林,只在极远处才耸立着朦胧的群山。

    灯烛科道士用三灯三烛观察了一会。指向东北方,“在那边。”

    这回的距离比较长,一行人飞出了五十余里,停在了一片树林的上空。灯烛科道士重新摆出法器,疑惑地说:“真是奇怪,火苗的反应越来越弱了。”

    “这是什么意思?”辛幼陶急迫地问。后悔自己一开始没有跟着小青桃。

    “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他们离咱们越来越远,要么是被杀死了。”

    道士说话比较直接,辛幼陶一听更急了,“你们快追,不用管我。”

    “等等。”慕行秋召出霜魂剑,施展召魂之术。

    辛幼陶期待地看着他,小青桃等人追赶的阴影是江引霞的魂魄,找到魂魄自然就能找到施法者。

    慕行秋停止施法,“魂魄被带到了地下。”

    “怪不得。”灯烛科道士恍然大悟,“雪层干扰了我的法器。”

    “具体在哪啊?”辛幼陶问。

    “应该就在这附近,大家分散开寻找,不要离得太远,一里之内。”慕行秋说。

    众人分开,辛幼陶成把地祭符,手里的青烟就没断过,最后还是那名灯烛科道士最先找到地点。

    “在这里!”女道士叫了一声。

    她太大意了,其他人刚转过身,地面上突然冲起一条粗大的雪柱,将女道士一口吞下,随便落回地面。

    “啊!”

    灯烛科道士消失了,其他人赶来的时候,地面上只剩下一地雪块。五行科道士立刻召出一团大火球,要不是怕伤到同伴,早就抛下去了。

    “天呐,小青桃他们都在下面,这可怎么办?咱们也冲进去吗?有人擅长地遁、雪遁吗?”

    “用不着。”慕行秋再次召出霜魂剑,不管敌人是谁,他已经受够了,不能再让其他人冒险。

    召魂之术再一次探测到了七日之魂,不是一只,而是三只,它们在雪下仍在快速移动,慕行秋心中一惊,担心已有道士遇害,立刻大幅增加法力,要将三只魂魄吸过来。

    阴风旋转,片刻之后,方圆十里之内的雪地都开始起伏不定,好像有一只巨大无比的怪物在下方升起。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