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二章 老君的线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入魔道士江引霞选择斗法,魔念一旦产生,就不会允许他自杀,“我不会乖乖交出内丹,让它成为你化妖的材料。慕行秋,无论说得有多好听,你都掩饰不了你的真面目,你的目标就是化妖,然后变魔。魔族就要重返人间,还有什么选择比变魔更安全?”

    江引霞从雪地上翻身而起,激动得双眼像是在冒火,“如果看清真相就是入魔,那我的确入魔了。我不怕死,也不怕入魔,我只想告诉你们一句真话,入魔并不可怕,我还是我,没有变化!我必须被杀死,因为入魔的只有我一个人,等到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入魔的时候——必须死的就是你,慕行秋,到时候你才是入魔者。少数即入魔!”

    江引霞的变化之大,同样来自召山的几句魔侵道士简直不认识他了,只有他本人不承认这种变化。

    慕行秋没有开口反驳,他面对的不是一群无所适从的凡人,而是近百名心志坚定的道士,江引霞已经现身说法了,无需他再补充什么。

    斗法过程很简短,慕行秋的第七层幻术相当于星落七重的实力,远远强过江引霞,多发一道法术都像是折磨与戏耍。

    闪电透心而过,入魔者一手高举铜镜,一手握持法剑,发出的火球离目标还有五六步的时候自动消失了。

    “请裴道友取丹。”慕行秋说,走向辛幼陶建成的小帐篷。

    小青桃嗯了一声,她仍然是庞山弟子,没有被魔种侵袭过,所以由她取丹最合适。她走到仍然保持站姿的江引霞身前,召出几件法器,慢慢引出内丹。

    殷不沉远远望着,目光痴迷,不停地舔舌头。好像一条只能旁观主人吃肉的狗。夺丹是他的专业,他真希望能亲自动手,道士死后对内丹的控制大为削弱,就连半妖也能引出来。

    “这就是咱们的结局。”一名道士说,声音平淡,他只是陈述,而不是发表看法。

    小青桃谁也不看,专心引丹。

    领袖常在无人说话的时候产生,鸿山道士甘识泉已经几次在众人面前说话,越来越坦然。听者也越来越习惯,他们开始期待着他说点什么。

    “咱们曾经有机会留在道统,等着入魔,然后被夺丹毁念,成为行尸走肉一般的废物,但是咱们自愿进入群妖之地,这就是一条死路,只是多了一点选择,多了一点尊严。”甘识泉指着江引霞的尸体。“这不是咱们的结局。道火不熄,咱们要将它重新燃到望山去。”

    “道火不熄。”道士们的声音并不响亮,却非常坚定,他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目标与激励。

    在齐刷刷的声音中。小青桃引出了死者的内丹,匆忙地将它收进乾坤袋。

    殷不沉看着道士们,居然从冷静的声音听出了一丝慷慨激昂,湿漉漉的眼睛扫来扫去。显出几分好奇来。

    辛幼陶走进帐篷,对坐在小床上的慕行秋说:“你真要让魔侵道士们自己管理自己吗?要我说这可非常冒险,那个甘知泉要是入魔了。会影响一大批人。”

    “不这样的话更冒险,他们需要一个自己信任的人当首领。”慕行秋很清楚,自己的一百句话也抵不上某位魔侵道士的一句话,因为他是“外人”,魔种生道根的经历不仅没有拉近他与这些人的距离,反而让他显得太幸运、太扎眼。

    辛幼陶撇撇嘴,“接下来怎么办?你真要跟他们一块去找异史君,然后去望山等魔族出来吗?”

    “嗯,我的化妖反应越来越明显了,必须找到异史君,化妖之术来源于他,逆转之法大概也要应在他身上,至于望山,这些魔侵道士曾经帮过我,我起码应该将他们送到地方。”

    “我怎么看不出来你有什么变化?”辛幼陶打量慕行秋,不觉得他有哪里像是妖族。

    “外表看不出来,是内丹,它们总想离开原来的位置,泥丸宫里的想下沉,下丹田里的却要上升,不过还好,我能控制住它们。”

    辛幼陶摇摇头,直到现在他也无法理解慕行秋的选择,如果小青桃被迫服食了化妖丸,他绝不会嫌弃她,可是主动化妖?他觉得自己做不到,最关键的是他觉得这样做没有多大意义。

    “哦,对了,我来找你是想说说殷不沉。”

    “他怎么了?”

    “群妖之地比整个圣符皇朝和十二诸侯国加在一起还要大,你想找异史君,必须得有线索,我觉得线索就在殷不沉身上。”

    “他?他只是异史君的一名妖奴,假冒名号,心里其实怕异史君怕得要死……啊,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慕行秋站起身,笑着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下,“我真是笨,居然没看到这么明显的事情。”

    “嘿嘿,你只是没工夫想这件事而已。殷不觉现在还没有一点害怕的迹象,说明咱们走的方向不对,也说明他对异史君的下落其实是心里有数的。”

    “趁着今天休息,把这件事解决了,然后咱们先去找杨清音,再去找异史君。”

    “咱们走的方向对吧,除了风雪越来越大,我可什么也没看到。”

    “龙魔给我留了一些标记,用念心幻术能感觉到。”

    “那就好。”辛幼陶没问慕行秋,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为什么还要信任龙魔。

    天黑之后,魔侵道士们在雪地上点起了一堆篝火,他们不需要用火焰取暖和照明,只是为了在一片全然陌生的环境中感受到一点心安。

    江引霞的尸体被火化了,烧得干干净净,道士的任何东西都不能留给妖族。

    除了少部分负责警戒的道士,大多数人都没有进帐篷,而是围着篝火站立,相互间说话的时候轻声细语,好像生怕打扰到火焰。

    篝火里没有木柴等物,全靠法术维持,每隔一会就有一两名道士随意地施法。就像是普通人往里面扔木柴。

    慕行秋、辛幼陶、甘识泉绕过篝火,在一座草草挖成的雪洞里找到了殷不沉。

    “我不喜欢住帐篷。”殷不沉探出头来说,湿漉漉的双眼在火光的映照下诡异地闪烁着,“其实我也不喜欢地洞,从前在南海我都是住在岛上,那里一年四季都很温暖,沙滩、树顶、岩洞、草地,睡哪都行,那里的风比最好的被褥还要舒适温暖……”

    “我想问你件事。”慕行秋弯腰将半妖从雪洞里拽出来。

    “什么事?魔尊正法的奥秘吗?我正在研究,已经有点眉目了。你要肯将全部经文都告诉我就好了。”

    “和魔尊正法无关。你也听到了,我们想找到异史君,希望你能提供一点帮助。”

    “我不就是异史君?哦,你是说老君,这个……不是我不想帮忙,可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异史君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可能要等几百年他才会再出现。”殷不沉睁大眼睛。一脸的真诚与无辜。

    慕行秋点点头,没有施展幻术,这只半妖的记忆过于混乱,想整理出来清晰的线索可不容易。

    他让开一步。辛幼陶走到殷不沉面前,左手托着下巴,盯着他不说话。

    殷不沉也不眨眼地回视,过了一会主动开口。“我说的都是实话,老君神通广大、千变万化,当他的弟子这么久。我都说不清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他若想躲起来,谁也找不着。巨妖王那么想找他,派出好多妖术师,最后不也是没有结果?面见老君得靠缘分,有些妖出来遛个弯儿就能遇见他,另一些苦寻终生也见不着。”

    “我不想苦寻终生。”辛幼陶说,伸出左手按在殷不沉肩上,“其实我对什么老君、新君也不感兴趣,我就是纳闷,我们都是道士或者曾经是道士,你跟我们混在一起算什么事呢?我们又为什么要带着你呢?”

    “当我是俘虏好了,我愿意当俘虏。”殷不沉笑嘻嘻说,看了一眼慕行秋,他跟着道士全是为了魔尊正法和水晶眼。

    甘知泉上前一步,神情比慕行秋和辛幼陶都要严肃,“不行,我们这一路上就是要见妖杀妖、遇魔除魔,不留俘虏,现在给你一次机会,要么被我杀死,要么立刻离开,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啊?”殷不沉望向慕行秋求助,“我能帮你解读魔尊正法……”

    “用不着了,我们有左流英,他钻研魔族数百年,早晚会弄明白的。”

    殷不沉还想说点什么,甘知泉已经施法将他控制住,送往不远处的篝火,“我就当你选择死亡了,那是五行之火,很快就能把你烧得一干二净,不会有痛苦的。”

    殷不沉在半空中手忙脚乱地挣扎,却摆脱不掉道士的法术,眼睁睁地看着篝火越来越近,周围的道士们都望过来,没有任何人阻止,杀妖比杀死一名入魔道士要简单多了。

    “等等,我想起来啦!”殷不沉大叫,他已经感觉到了五行之火的热量。

    嗖的一声,殷不沉被拽回原处,脸色惨白,眼眶里像是灌满了水,“我只知道老君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具体是哪就不知道了。”

    甘知泉又要施法,殷不沉快速说道:“水晶妖丹知道,老君一共制造了十一颗水晶妖丹,他说过以后凭着全部十一枚妖丹就能找到他。”

    “十一颗水晶妖丹?”慕行秋记得很清楚,一共五位新君,其中一位拥有的是水晶心脏,被龙魔继承,另外四位拥有八颗水晶眼,如今三颗在殷不沉身上,五颗收藏在慕行秋的百宝囊里。

    “咱们两个有八颗,还有一颗心脏在龙魔那里,另外两颗被飞跋带走了,必须得有他帮忙才能找到老君。”

    飞跋,那只断腿小妖,如今被牙山关押,离此地七八千里。

    “你在骗我们,明知道我们没法把飞跋带来。”辛幼陶严厉地说。

    殷不沉刚张开嘴,声音却从另一边传来,“他没有骗人。”秃子飞过来了,一脸的得意,“左流英又让我传话了,他说他和周千回去牙山了,让咱们继续前进,他们两个会将飞跋带回来的。”

    慕行秋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左流英对寻找异史君比他们还要在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