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九十一章 目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召山道士江引霞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大片柔和得如同轻纱的阳光笼罩整座岛屿,太阳垂在海面之上,永远也不降落。这个梦太逼真了,江引霞恍惚中以为自己回到了召山,兴奋地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迎面吹来的凛冽风雪,即使动用天目也望不见天上的太阳。

    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进入群妖之地的第十三天,第一名道士入魔了,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反差实在过于巨大,被魔种侵袭之后,江引霞的道士之心非常脆弱,没能经受住这一打击。

    当时一百余名道士正在离地数丈的低空中慢速飞行,群妖之地环境恶劣,充斥着不洁之气,他们必须保持谨慎,分成三拨,一拨施法带着所有人飞行,一拨负责警戒,一拨休息。

    江引霞正在休息,在大家都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他崩溃了,猛地跃至高空,四处张望,然后冲着下方惊讶的同伴们大声说:“无路可走!咱们无路无走了!太阳消失了,所有人都将被埋葬在冰雪之中,道统从来不会放过魔侵之人,咱们只是晚死几天而已。为什么要受这种罪!为什么?”

    下方的道士们怜悯地抬头望着江引霞,无需更多的证据就确信此人已经入魔,慢慢地所有目光都转向队伍最前方的慕行秋,他是带头者、领路者,也是监督者,手握道统给予的生杀之权。

    江引霞也望着慕行秋,满脸悲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带我们进入群妖之地根本就没安好心,你要寻找的不是道火本源,而是化妖之术,你想拿我们做尝试,很快你就要夺我们的内丹了吧?”

    入魔道士的聪明才智一点也不会丧失。用来推测阴谋反而更加得心应手,慕行秋无从辩驳,也不用辩驳,他伸出右臂,抛出一道闪电。

    江引霞是明镜科餐霞三重的道士,法力不弱,立刻召出两面铜镜,一大一小,即使入魔也不慌乱,采取的是守中有攻的战术。大铜镜护身,小铜镜伺机照向慕行秋,“谁都别想夺我的内丹!”

    闪电变成了一张网,罩住了江引霞全身,小铜镜的光发不出去,大铜镜的防护也只坚持了一小会,砰的一声脆响,召山道士的护罩碎裂了,他被闪电击中。惨叫一声,从空中直坠地面,一头扎向厚厚的积雪。

    “就在这里休息吧。”慕行秋下令说。

    魔侵道士们遵命落在地上,或建帐篷。或设禁制,或施法阻挡风雪,配合得倒也默契,只是谁也不靠近江引霞。更没人开口说话,第一名入魔者出现得如此之快,他们的未来更显暗淡了。

    这是自庞山出发以来的第一次落地休息。殷不沉累坏了,虽然他根本不用施展妖术,完全被道士们带着飞行,可他很不习惯边飞边睡,更受不了这么久的飞行。落地之后他活动活动筋骨,跑到一动不动的江引霞身边,盯着看了一会,探了一下鼻息,大声说:“慕行秋,你的法术不灵啊,他还没死呢。”

    道士们都知道江引霞没死,只是晕了过去,所以没人搭理半妖。

    辛幼陶用符箓给自己建了一座舒适的小帐篷,跑到慕行秋身边,小声说:“情绪不大对头。”

    的确,越深入群妖之地,魔侵道士们越沉默,江引霞对慕行秋的猜忌绝不是刚刚产生的念头,只是入魔之前他能压制得住,甚至假装这些念头不存在,一旦入魔,就像洪水一样涌出来。

    “我知道。”慕行秋看了一眼人群边缘的左流英。

    左流英重新恢复修行了,再也不肯说话,他的确做到了,半个月来连嘴都没张开过,也没有通过其他人说过一个字,可他是注神道士,单单是他的存在,就给魔侵道士们带来极大的信心,江引霞即使入魔,猜忌的目标也不是左流英。

    可这位注神道士什么也不肯做,就像幽魂一样跟在队伍最后面,只在慕行秋发生化妖反应的时候,立刻送过来一颗凝神宝珠。

    队伍中的另一位高等道士是牙山神工科首座周千回,正与几名道士设置更多的禁制,他对队伍的帮助不小,可也不会多管闲事,他的任务只有一个,等待秃子的死亡。

    “你给自己揽了一堆麻烦,还有,你得尽快处置召山道士,杀还是不杀?”辛幼陶没想出好主意,摇摇头,走向人群中的小青桃,希望能跟她搭上话。

    小蒿骑着跳蚤追逐秃子,围绕营地转圈,一点也不知道累,整支队伍中只有他们仨还跟平时一样开心。

    这场危机得慕行秋一个人解决,除掉江引霞很容易,可是若不能阻止恐慌与猜疑情绪的漫延,入魔道士很快就会成批地出现。

    他走到江引霞身边,召山道士还没有醒,头朝下躺在雪地里。慕行秋施展务虚幻术,入魔道士心境崩毁,实力没有下降,对幻术的抵抗力却大幅下降——这也正是魔种的目的。

    慕行秋没有查看江引霞从前的记忆,这是他对道士的尊重,也是一种自保手段:太了解一个人有时候反而会影响心情,让他无法当机立断。

    他看到了江引霞的梦,感受到了召山道士睁眼看到漫天飞雪时的失望与震惊,从而明白了这次入魔的原因。

    “要夺丹吗?这可是我的强项。”殷不沉满脸期待之情,“你要是不在乎他的生死,我能做得更好。”

    慕行秋摇摇头,他另有主意。

    道士们的动作很快,没过多久营地就建成了,无形的禁制与护罩不仅挡住了不洁之气,也让风雪自动让开,造成一小块与群妖之地隔绝的休息地。

    “请诸位道友都过来。”慕行秋大声说。

    道士们走来,站在四周,秃子飞到慕行秋肩膀上,小蒿仍然骑着跳蚤,这时候反而困了,不停地打哈欠,殷不沉识趣地退到人群后面,不过离道士们最远的是周千回与左流英。两人既没有被魔种侵袭过,又自恃身份,没有参加聚会,而是走进帐篷。

    众人的目光大都看向江引霞,既有同情,也有疑惑,不知道慕行秋最终要如何处理这名入魔道士。

    慕行秋原地转了一圈,目光扫过,这些都是真正的道士,他们被魔种侵袭。既不是因为境界不高、法力不深,也不是因为粗心大意,而是一次偶然,他们不知道自己冲向的敌人就是魔族,没有做出任何防魔的准备,而尸魔传播魔种的时候也没有特意挑选对象,完全是随机的。

    “咱们需要一个目标。”慕行秋开口了。

    “你不是有许多目标吗?”。一名魔侵道士平淡地回道。

    “没错,我要找出逆转化妖的方法救一个人,但这是我自己的目标。你们无需参与,也不会想参与。我还想弄清楚道火本源到底是什么,但这个目标太遥远。消灭妖族,那是斩妖会的目标。我不想争抢。咱们需要一个共同的目标,一个现在就能着手实现的目标。”

    “不如就定为逆转入魔吧。”召山道士江引霞苏醒了,翻了个身,仍然倒在雪地上。仰面说道,没有看向任何人,“化妖能逆转。入魔就不能吗?”。

    慕行秋背对江引霞,没有转身,摇摇头,“这算是一个目标,可我不会欺骗大家,化妖之术跟入魔全然不是一回事,它刚刚诞生几年时间,还没有完善,制造材料我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或许能就此找出逆转方法。入魔存在了十几万年,众多高等道士都束手无策,我想咱们也很难取得进展。”

    “那就等死吧。”江引霞已经无所谓了,他怀念召山,厌恶这冰天雪地,可他回不去,也打不过慕行秋,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是自杀而死、他杀而亡还是寿终正寢?”慕行秋转过身,认真地问。

    江引霞坐起来,他说的只是一句抱怨,没想到会得到认真对待,他盯着慕行秋,“你在嘲笑我?”

    “我可以杀死你,为什么要嘲笑你?周围没有一个人笑,这又算什么嘲笑?”

    慕行秋肩上的秃子想笑来着,听到这句话急忙憋了回去。

    江引霞又躺下去,再不开口,也不动了,他对所谓的共同目标其实并不感兴趣,他宁愿用这点时间回忆召山,然后埋怨整个世界。

    但他不知不觉做成了一件事,站在周围的魔侵道士们终于相信慕行秋真是在向大家征求意见了。

    鸿山道士甘知泉开口了,“我希望能做成一件大事,即使有一天我入魔被杀了,也能提前将功补过,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成为道统的罪人,那样的话我宁愿自杀。”

    道士们纷纷点头,甘知泉的确说出了他们的心声。

    “如果还有一只巨妖王就好了,咱们可去追杀他……异史君,异史君怎么样?妖族这些年做成的所有事情好像都跟他有关,把他杀死,能为道统去除一个很大的隐患。”

    殷不沉吓了一跳,立刻蹲在地上,好一会才明白过来道士们说的根本不是他。

    “咱们的确要找到异史君,他掌握着不少秘密,对逆转化妖可能会有帮助,甚至还可能有办法阻止入魔。”慕行秋举起右臂,“这是咱们的第一个目标,从明天开始,咱们要抓住并审问沿途遇到的每一只妖,寻找异史君的线索。”

    这是一个能够立刻开始的目标,而且所有道士都能贡献力量。

    “之后呢?”慕行秋大声问,“我想咱们这么多人,找到异史君应该不会太难吧。咱们应该再设立一个稍远一点但又不是远在天边的目标。”

    甘知泉走出人群,“我有一个想法。”他看了一眼慕行秋,得到示意之后继续说下去:“道统最大的敌人是魔族,各家道统都在备战,可是缺少一支先锋军,不如就由咱们担任吧。找到异史君之后咱们去望山,斩杀那些逃出来的魔种,如果可能的话,我要直面全体魔族,跟他们进行一场战斗。”

    魔侵道士们沉默了一会,齐声道:“去望山!”

    声音消散,众人的目光又落在江引霞身上,他仍然躺地上不肯起来,偶尔发出一声冷笑。

    慕行秋说:“入魔者,选择你的死法吧。”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