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八章 琥珀与道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副版“木子jen”的飘红打赏。)

    往事在心境之湖的表面一一闪过,像是一群赶往南方过冬的候鸟,只是它们永远不会再留下来在此地休憩。

    乱荆山道士孙玉露远远望着那块巨大的琥珀,都说里面的人已经消失了,她却总觉得自己隐约看到了什么,她笑了笑,道士之心无法忘记往日的事迹与情感,但不会因此心生波澜,她对此感到可笑,同时又有一点怀念,就像是成年人想起自己小时候玩泥巴的场景。

    她站在一座低矮的山峰上,脚下的土地寸草不生,露出大块的岩石,将花草与泥土一扫而空的不是秋风,而是昨天的那场战争。山下就是老祖峰故地,像一座干涸的湖泊,正中间悬浮着琥珀,离地三丈,微光闪烁,已经没有了吸收各种力量的神奇功效。

    一大群道士从琥珀上空飞过,其中一人脱离队伍向孙玉露飞来。

    慕行秋落在另一块岩石上,与乱荆山道士相隔数十步,两人互相施礼。

    “你们这就要去群妖之地了?”孙玉露问,那群道士已经飞远了,没有特意等候慕行秋。

    “嗯,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大家都觉得走得越早越好。”慕行秋原想更早出发的,魔侵道士们留得越久越受猜忌,不如早点离开,互相留个好印象,可他被一些杂事耽搁,只好等了一夜。

    “我好像看到了左流英。他要继续监督你化妖吧?”

    “不仅如此,他还要继续修行。”

    “继续修行?”孙玉露吃了一惊,“我以为……他不是遇到叹息劫了吗?”

    “他大概找到了破解之法。左流英是不会多做解释的,他只是让秃子告诉我们,今后再也不会开口说话,谁也不要打扰他。”

    这的确是左流英的风格,孙玉露微笑,“左流英是个孤僻的道士,他干嘛不找个地方隐居?跟着你不只是为了监督化妖吧?”

    “我们都要找异史君。正好顺路。”

    “为了除魔?”

    漆无上收集了五只魔种,给道统带来极大的麻烦。表明望山的看守越来越松懈,逃出来的魔种正在增多。魔族重返人间不再是不明的预言,而是一个已经开始的过程,道统深受震撼。道士们再不能说这是身后的事情了,开始认真地准备除魔之战,左流英的控魔之术就是其中一种方法。

    “为了除魔。魔种是有弱点的,可左流英的控魔之术以妖族血祭为基础,代价太大,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我们觉得魔尊正法里或许真的藏有秘密,可以完善控魔之术。只有异史君才能破解。”

    半妖殷不沉声称自己能破解魔尊正法,事实证明他连读懂字面意思都很难,左流英精通魔文。曾经看过卷轴上的原始文字,可是他也无法参透其中的奥义,那就是一长篇描述魔种生长再分裂过程的记录,并无具体法门。

    左流英觉得道魔的对立太严重,以至于无法互相理解,而与魔族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妖族或许能够站在新颖的角度领悟魔尊正法。这只妖绝非殷不沉,也不是已死的漆无上。只有老异史君,那个挖掘出无数远古妖术并随意馈赠的古怪老妖。

    道统对异史君比较重视,已经找了好几年,左流英觉得还不够,他要亲自出马,见识一下这位神秘的老妖。

    孙玉露点点头,其实她不太关心这些事,目光再次望向远处的琥珀,“他真的死了?”

    “化成琥珀道士的一刹那,孟都教人就已经死了,留下来的只是一个影子,我在里面亲眼见到了,碰了一下,影子就消失了。”

    “他总是爱走险路,也不知道他是道统的罪人还是功臣?”

    慕行秋想了一会,“起码他留下的琥珀还是一件宝物,虽然不能吸收法力,可里面积蓄的力量已经足够多了,牙山很快就会将它带走。”

    “牙山?为什么不是庞山?”

    “因为庞山想要大批的新弟子,西介国很长时间内都不会恢复从前的人口,所以庞山用琥珀换取在牙山范围内选徒的权利,而且牙山出动了洗剑池,功劳最大,他们觉得这是应得的奖赏。”

    拥有道士之心的孙玉露,笑声中也忍不住带着一丝讥讽,“是啊,牙山的确比其他道统更需要琥珀。他们就这么允许你带走秃子了?”

    “牙山道士总不能言而无信,他们向左流英做出过承诺不伤害秃子,不过他们也派出牙山神工科首座周千回加入我们的队伍。”

    周千回唯一的任务就是等秃子死了以后将他带回牙山。

    慕行秋过来见孙玉露不是为了说这些闲话,他正要说出重要的事情,远处飞来几名道士,直接奔着这座山头而来。

    第一个落下来的是小青桃,“还好你没有走远,我要跟你一块去群妖之地。”

    不等慕行秋回答,第二个人到了,辛幼陶笑嘻嘻地说:“算我一个,牙山已经给我吸出怒海潮水滴,我现在没事了。”

    第三个人是小蒿,骑着跳蚤,睡眼惺忪,全然不像是凝气成丹的道士,“怎么也不叫我一声啊?秃子呢?我要找他算账,说好他叫我起床的……”

    见秃子不在这里,小蒿拍拍麒麟的脖子,追向北方。

    “这只队伍里的道士随时都会入魔……”慕行秋之所以不愿再带其他人,就是因为太冒险,入魔道士会做出什么事来,谁也猜不到,他自己冒险就算了,不想让朋友们也跟着涉险,至于左流英和周千回。他们都有任务在身,用不着慕行秋负责。

    小青桃打断慕行秋的话,“就像非妖道士随时都会叛变一样。跟你们在一起,我会更自在一些,而且我也要去帮杨清音。”

    慕行秋出发前刚刚劝住杨清音的母亲不用跟随,可小青桃不一样,经过这次道妖大战之后,非妖在道统里越发受到猜疑,几乎交不到朋友。“好吧。”慕行秋同意了,目光转向辛幼陶。对他的决定感到既自然又意外。

    辛幼陶似乎打定主意要讨好小青桃,她去哪他自然也要去哪,可是敢跟着一块去危险的群妖之地,与一群魔侵道士朝夕相处。还是有点出乎慕行秋的意料。

    辛幼陶咳了一声,正色说:“看样子我会活着见到魔族重返人间了,既然如此,干嘛不早点适应一下呢?我是西介国王子,还是符箓师,就算是凡人派出来的代表吧。”

    这番话说得光明磊落,慕行秋和小青桃都无法辩驳。

    “好吧,你们两个都跟我一起走,但这不是承诺。也不是义务,你们随时可以离开。”慕行秋说。

    小青桃绽露笑容,她的星陨如意被毁。新换了一柄不太顺手的如意,御器飞起,去追赶前面的队伍。

    辛幼陶冲慕行眨下眼睛,紧紧跟在小青桃身后,他从附近的人类军队当中又要到一批符箓,脚步踩着一只盾牌似的巨大盘子。飞行速度挺快,不至于被小青桃落下。

    “你有几位好朋友。”孙玉露微笑道。“这可不像是专心修行、追寻道火本源的道士。”

    有些道士之间的关系比较亲密,但是在修行和友情之间,前者总是占据绝对上风,甚至不会有道士拿这两者做选择。道统里的非妖弟子不只有小青桃一个,只有她愿意追随慕行秋去救杨清音,对道士来说,这就是最接近友情的行为了。

    沈昊是另一种朋友,他已经许诺要带领斩妖会攻入群妖之地,与慕行秋再聚。

    慕行秋笑了一下,“听我说,孟都教已经死了,但他留下一点东西。”

    “什么?”孙玉露愕然问道。

    “魂魄,琥珀中间的影子就是孟都教的魂魄,它被琥珀包裹着,一直没有消散。”

    孙玉露更吃惊了,她是灯烛科道士,对魂魄了解得更多,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也没有浩如烟海的书籍中看过类似的记载,突然间她明白了一件事,“你将他的魂魄吸入霜魂剑了?”

    慕行秋点点头,“孟都教的魂魄非常独特,琥珀的吸力就来自于它。左流英对霜魂剑加持了一些法术,控制住了这股吸力,所以我才能用剑吸取魔种。”

    “他心里想的永远都是修行,至死不悔,所以魂魄继续修行将身体化成了琥珀。”孙玉露恍然大悟,心里有一点庆幸,如果她没有度过情劫,此时只怕会非常伤心,因为孟元侯的心里根本没有她的位置。

    她又望了一眼琥珀。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这应该是你跟左流英的秘密。”孙玉露有些疑惑。

    慕行秋也望了一眼远处的琥珀,他是在途中看见孙玉露的身影那一刻突然决定这么做的,道士之心不会让一个人彻底绝情弃欲,要到星落甚至注神境界才会对往事完全不在意。

    “周千回看到我用霜魂剑吸取魔种,牙山道士早晚会据此猜出真相,他们会追上来要我交出魂魄,可我不想交给他们。”

    牙山付出不小代价才得到琥珀道士的所有权,当然既要“琥珀”也要“道士”,慕行秋不想交出去,不仅是因为他与孟元侯更熟,更因为前途充满险阻,他需要傍身之术,而且孟元侯的魂魄无差别地吸收各种力量,对道火本源也是一个提示。

    孙玉露寻思片刻,笑道:“妖地凶险,乱荆山欠你很多人情,无以为报,送你一样礼物吧。可是你只能悄悄使用,永远不要让任何人察觉到这份礼物。”

    慕行秋向孙玉露施以道统之礼,感谢她的帮助。

    (本卷结束)(未完待续)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