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七章 网开一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道士们停下了,停在数里之外的半空中,八家道统依次排开,没有整齐的队形,也不分上下,只是道统与道统之间留出一些距离。

    没人站出来说话,因为这样的场景不在任何人的预料之内,这本应是一场气势如虹的道统除妖之战,最后却只是一场惨胜:二百多名道士死于尸魔之手,近百名道士被魔种侵袭,牙山至宝差点落入巨妖王之手,妖族的确被撵走了,重新夺回来的老祖峰却已面目全非,放眼望去,只见一座大坑,还有如同刀削一般的平地,六年前妖火之山留下的沟壑反而变得不起眼了。

    沉默持续了一会,唯一的意外发生周千回身上,他捧着洗剑池飞向牙山道士,腰间的乾坤袋在中途发生了一次爆炸,那是他施法之后一直没用过的千里眼铜钱,上面的法术准时生效了。

    周千回反应极快,丢下乾坤袋升到高空,人没事,只是一袋子的法器和私人物品全毁了,弄得他很狼狈,更狼狈的还在后面,牙山道士禁止他飞得太近,十几道镜光对他和洗剑池进行了全面检查之后,才允许他回归。

    魔侵道士们连这种待遇也没有,他们已经成为另类,体内的魔种虽然被吸走,可是入魔的危险仍悬在头顶,随时都会降落,对他们来说,能为道统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一名魔侵道士第一个开口说话。他知道这沉默意味着什么,先对身边的道士们说:“诸位道友,很高兴与你们并肩做战。希望能知道你们的姓名,从我开始吧,我叫甘知泉,鸿山五行科弟子,餐霞二重。”

    道士们七嘴八舌地报出自己的身份,秃子的声音尤其响亮,顺便将慕行秋和左流英也介绍了一遍。他还没明白这一举动的真实意味,只是单纯觉得好玩。半妖殷不沉却谨慎地默不做声,悄悄飞到慕行秋身后。

    大家都开过耳窍,能记住这些混乱的声音。

    声音渐歇,甘知泉转向左流英和慕行秋。施以道统之礼,“道统会感谢两位,用不着我们多说什么。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慕行秋还礼,左流英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像木头人一样呆立不动,显然是在神游物外,与其他注神道士交谈。

    甘知泉向八大道统飞近一些,大声说:“斩妖未尽,除魔才刚刚开始。以后的事情就交托给诸位了。道火不熄。”

    “道火不熄。”上千名道士在数里之外回应,不是特别齐整,略显失落。

    还没有注神道士发话。可是再等下去也只是增加无谓的希望,但凡还有治愈的可能,之前的那些道士也不会自杀了。

    魔侵道士们盘坐在空中,不知是谁开的头,道士们不分男女,互相伸出胳膊握住了手。好像又一次面临着强大的攻势。这不是道统的标准动作,可大家都觉得这样很好。减少了紧张与犹豫,在自杀除魔前的最后一刻,在众多正常的道士面前,得以保持尊严。

    秃子也展开两缕头发与道士们连在一起,兴致勃勃,仍然没有明白过来。

    “哈哈!”附近响起了狂笑声,漆无上一直被冷落在一边,但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走了,道士们没有立刻动手无非是一种蔑视,而他绝不接受蔑视,“蠢货,一群蠢货!竟然要自杀。只要实力强大,管他什么是道什么是魔?你们干嘛不自立山头?”

    没有道士回应漆无上的疑问,一只妖永远无法理解道士的决心。

    秃子却被说得一愣,看了一眼闭目端坐的道士们,终于明白他们这是要吐丹自杀,“喂喂喂,大家别着急死啊,我被魔种侵袭两次都没事,你们也不会有事的。对吧,小秋哥?你劝劝他们。”

    慕行秋在野林镇也被魔种侵袭过,那不是偷偷摸摸地控制,而是一次次毫不留情的进攻,为的是找到神魂,可是神魂已经被风如晦提前盗走,魔种没有杀死少年们,也没有令他们疯狂,而是生出了道根,这种事情万中无一,不能拿出来安慰众人。

    左流英还处于神游状态,没法给慕行秋提供意见,事实上,他的未置一词就已经表明了态度:魔侵道士无药可治,不能因为数量众多就改变道统一贯的做法。

    慕行秋得自己拿主意了,他飞到魔侵道士们面前,冲秃子招招手,让他飞到自己肩上来,“请诸位道友听我说几句话。”

    魔侵道士们睁开了眼睛,远处的正常道士们开始交头接耳,几个人甚至向这边飞过来。

    慕行秋看到一些认识的面孔,但是大部分都很陌生,虽然也是低等道士,他们对斩妖会从来不感兴趣。

    道士都是精选出来的天之骄子,没有多少道理是他们不了解的,慕行秋几乎无话可说,他想了一会,“我在寻找道火本源,还要去群妖之地救一个人,如果有人愿意跟我去的话——欢迎。我什么也保证不了,有一天你要是突然入魔了,我可能得亲手杀死你,那绝不是光彩的死法。但我想说,或许,只是或许,道火本源的答案里有彻底去除魔种影响的方法。”

    魔侵道士们仍然沉默,自杀除魔看上去很简单,做起来却不容易,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需要强大而稳固的意志,一点希望,即使是再微弱的希望,也可能令道士的意志崩溃。

    “你为什么不提神魂?”漆无上冷冷地插口,“龙魔藏起了神魂,连魔种都无法让她说出实话,大概只有你能让她交出神魂,这样一来,这群道士没准就有救了。”

    “魔种生道根是因为没有找到神魂,而不是神魂产生了作用。”慕行秋实话实说,他正在试图在众人心中燃起一点希望,却不能让希望太大。

    魔侵道士们仍不开口,几名正常道士飞过来了。

    这是沈昊、小青桃和小蒿,还有麒麟跳蚤,它在左流英和慕行秋之间来回飞奔,显得十分兴奋。

    沈昊听到慕行秋说的所有话,“你自己正在化妖,再带上这些被魔种侵袭过的道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我只有一条路,必须尽快找到道火本源的答案。”

    道火本源是芳芳碎丹前一刻的领悟,除了慕行秋和左流英,整个道统当中没有几个人当回事,沈昊也不例外,但这一次他没有争论,“你总能提前猜准一些事情,我都有点嫉妒你了。斩妖会即将成立,我们也要攻入群妖之地,咱们可以同行。”

    慕行秋摇摇头,他感谢沈昊的好意,却不能接受,“不管是我的化妖,还是这些人的入魔,都得远离其他道士。”

    入魔者神志不清,表面上却很正常,与普通道士混在一起,很可能酿成悲剧。

    手拉手的魔侵道士互相看了几眼,又是鸿山道士甘知泉开口,“我希望知道注神道士们的看法。”

    漆无上又一次大笑,却没有再多嘴,在他看来,道士们实在是迂腐得可笑,他真不明白,当初的妖魔两族怎么会败给这样一群人。

    左流英的眼珠动了两下,从神游状态出来了,已经不需要控制魔种,可他又恢复了从前的老习惯,仍然不肯开口,而是借助别人替他说话。

    秃子最愿意做这种事,飞到漆无上面前,位置比巨妖王稍高一些,“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你在老祖峰崛起,也要在老祖峰死去。”

    “嘿。”漆无上曾经想过要逃,但是当无路无逃的时候,他的王者气度反而恢复了,努力直起身子,“妖后呢?有人见到她吗?”

    妖山口在洗剑池的一遍遍冲击之下,早已被刮地数尺,妖后化成的褐鹿若是没有被其他妖兵带走,必然已经粉身碎骨。

    没人回答,漆无上也不在意,火眼妖丹比任何时候都大,几乎占据了半边脸,“道士们,你们看到魔族的力量了,这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他们就快要重返这个世界了,不是一只两只,而是成千上万。听说道士的记性都很好,请你们记住我的死亡,因为这就是你们不久之后……”

    一团火球飞了过去,施法者是一名魔侵道士,更多的五行法术紧随其后。

    漆无上不肯坐以待毙,火眼里喷出火来,可是那火还不到一尺长就被某种看不见的法术挡了回去。

    五行法术全都击中了目标,巨妖王的身体顷刻间就变得千疮百孔,他最后一次张开嘴,压制住痛苦的悲号,转而大声叫道:“魔种永……”

    漆无上的身体化成了灰烬,只剩下孤零零的火眼妖丹,火焰消失,凝成一枚鸡蛋大小的赤红色宝珠。

    左流英收起宝珠,秃子转向全体魔侵道士,神情严肃地说:“你们是道士,也是注定将入魔者,离开道统,离开人类的世界,永远不要再回来,你们必须是被遗忘者。”

    这就是注神道士们做出的一项决定,虽然显得冷酷无情,却是道统历史上第一次对魔侵道士网开一面。

    没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连做出决定的注神道士们也不知道。

    “慕行秋。”秃子罕见地叫出大名,神情仍然严肃,“道统给予你生杀之权,若有入魔道士逃回来,你要负责。”

    “我会负责。”慕行秋说。

    全体魔侵道士起身,再一次向他施以道统之礼,这不是感谢,而是服从。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