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六章 吸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握紧拳头,又松开,里面的光球没了,牙山洗剑池发出的法术,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好像只是逗人开心的光影小把戏。

    漆无上疑惑地看了一眼手中托着的玉盆,那的确是洗剑池,一点不差,由整块白玉凿成,对着阳光能看见环绕一圈的远古符文,那是用法术直接刻在白玉中间的。

    “这不可能。”漆无上脱口而出,这句自言自语一下子让他的威严气质减少了一多半,现在他的就只是满面怒容的枯瘦老者,除了火眼妖丹,再无特异之处。

    慕行秋抬手摸了一下头发,这才想起自己的草帽早在进入琥珀之前就破损了,顺势在额角挠了两下,笑着说:“没什么不可能的,洗剑也是至宝,草帽是凡物,但它们有一个共同点,都是死物,再强大的法器也是死物,要由活着的神志来控制。漆无上,你吸入太多的魔种,破坏的恰恰就是神志。”

    漆无上的火眼缩小了一些,中间的绿点却越发清晰,死死盯着慕行秋,像是在思考他说的话,又像是准备再度发起攻击。

    慕行秋并不在意,转向左流英,伸出手,“可以把剑还给我了吧。”

    左流英的手掌显得有些僵硬,像是机关控制的铁掌,倏地一下张开,霜魂剑飞回原主手里,慕行秋轻轻摩挲剑身,两面的枝形纹路几乎都暗淡下去。只剩下最末端的一点还有些光彩。

    这正是霜魂剑的与众不同之处,世上的所有法器都是死物,只有它。在收入芳芳的魂魄之后,具有了活着的神志,慕行秋能进入琥珀,能挡住漆无上的重重攻势,大部分力量都来自于它。

    秃子也被道士改造成为法器,但从一开始就不完整,经过洗剑池的两次清洗。法器的性质就更少了。

    慕行秋抬起头,看着近百名魔侵道士。“感谢诸位,你们帮了我和左流英很大的忙,没有你们在外面破坏魔树,漆无上也不会急着出来。左流英也就没机会对他施展控魔之术。”

    漆无上一惊,火眼妖丹缩得更小了,但是仍然盯着慕行秋,而不是左流英。

    周千回恍然大悟,“所以其他注神道士一直没有出现,因为他们知道……知道左道友要尝试控魔之术。”

    “道友”两个字说得有些勉强,但终归意味着态度的转变,周千回一旦给牙山注神道士隐而不出找到一个理由,心情不禁大为轻松。

    左流英已经控制过一具尸魔。但是为了证明一项新法术的有效性,这还远远不够,他必须在更强大的敌人身上尝试。

    漆无上的火眼终于转向了左流英。琥珀之内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以洗剑池法术接连击中左流英,鲜血从道士身上大量涌出,与充斥琥珀的血雾融在一起……

    “你居然对我使用妖术!”漆无上明白了,他早该明白的,只是这件事实在太不可思议。道魔势同水火,道法当中不可能有什么控魔之术。妖魔之间却是同中有异,所谓的控魔之术正是以妖族的血祭为基础出演化出来的一种法术。

    妖术向来为道士所不屑。漆无上怎么也想不到一名注神道士竟然会偷学血祭之术,还对它进行了改造,巨妖王尚且不能完全控制魔种,左流英却做到了。

    原来出问题的不是洗剑池,而是漆无上自己,他的神志与大量魔种纠缠在一起,因此成为左流英的傀儡,以至于用洗剑池发出的光没有任何杀伤力。

    “洗剑池和草帽都是死物,道法与妖术也都是一种御物之术,差别很大,但是总有一点相似,就好像地下的暗流,将表面看上去毫不相关的两条河连在了一起。”慕行秋并不是在炫耀,也不是在刺激敌人,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因为这都是他刚刚得到的领悟。

    道火本源到底是什么?

    慕行秋一直在门外徘徊不入,终于在左流英的帮助下迈出至关重要的一步。

    “漆无上,洗剑池不属于你,把它交出来吧。”慕行秋伸出另一只手。

    漆无上正在迷茫之中,虽说左流英用妖术控制魔种让他大吃一惊,但他并不觉得自己真受到了外来的影响,听到慕行秋的要求,他冷笑了一声,继续收缩火眼,观照身体内部的每一个角落,寻找被控制的迹象。

    直到道士们惊讶的切切私语声太过明显,漆无上才从内省中挣脱出来,然后他呆住了,手里的洗剑池竟然没了,正在缓缓飘向慕行秋,已经走过一多半距离,只差十余步远就会进入敌人之手。

    漆无上用火眼妖丹内省,正常的右眼却一直在观看周围,居然没有发现洗剑池是什么时候离开自己的,更没有给出任何警示,他甚至伸出了手臂,好像是心甘情愿将玉盆送出去的。

    “哈哈。”秃子笑得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太好玩了!”

    “回来!”漆无上怒不可遏,使出全部妖力,想要抓回玉盆,经过魔种的多次加强,他的妖丹已经与星落七重的道士相当,算是几万年来的第一妖,加上洗剑池的威力,甚至能与注神道士一较上下。

    玉盆没有回来,强大的妖力在外面兜了一圈返回主人的火眼之内,什么也没有携带。

    慕行秋托住了玉盆,立刻感受到了上面强大的印记,洗剑池的一大功能就是洗去法器上面的私人印记,自己的印记却比绝大多数法器都要强,大概只有注神道士或者牙山弹剑科道士才能发挥出它的更多力量。

    慕行秋掂了两下,将洗剑池抛向了左流英身后的周千回。

    周千回双手捧住。心中的惊讶比死而复生还甚,这可是牙山至宝,整个牙山都愿意为之献出生命。慕行秋就算不肯据为己有,也可以拿来向牙山提出任何要求,可他就这么抛过来了,好像洗剑池真的跟一顶普通草帽没有区别。

    漆无上感受到的却只有恐惧,要是连魔种都“叛变”了,他还能凭什么跟道统一战?他看向那一群魔侵道士,刚才还像羔羊似的一群人。现在却都抬起头盯着他,目光没有半点顺从与怯意。

    逃。漆无上脑子里第一次出现这个念头。他原想好好折磨这些道士,引来更多道士自投罗网的,现在却只想尽快逃离此地。

    他还没有动,只是刚准备施展妖术。想法就泄露了。

    “等等。”慕行秋对漆无上说,然后向左流英微点下头,表示接到了他的提醒,“你还有一件东西没有交出来,他也不属于你。”

    漆无上看了一眼琥珀道士,那也是一件宝物,比不上洗剑池,但是使用得当的话,却能发挥奇效。他知道自己带不走它了。

    “不是他,是魔种。”慕行秋双手捧起霜魂剑,“魔种对你有害。我的剑却正需要它。”

    “休想!”即使魔种已被左流英控制,一想到要将它交出去,漆无上还是愤怒异常,胆怯、犹豫等等全都一扫而空,原处转了一圈,在空中化成灰狼之形。他宁可拼死一搏,也不会让魔种离开自己。

    慕行秋右手握着剑柄。左手按在剑身中部,施展的既不是念心幻术,也不是驱魂之术,更不是普通道士们熟悉的五行法术,他只是站在那里,手上甚至没有捏法诀。

    漆无上的火眼妖丹出离眼眶五尺有余,他痛苦地发出咆哮,在人形与狼形之间来回变幻,无法长久保持任何一种形态。

    魔种也不愿意离开巨妖王,这是它的根本意愿,连左流英也无法改变,可火眼妖丹里的绿光还是越来越明显,然后变成了极细的一条绿线,缓慢地向霜魂剑飘去,显得极不情愿。

    “哇,小秋哥越来越厉害了。”秃子满脸崇敬,对一直拦着自己的周千回说:“你会这一招吗?”

    周千回摇摇头,事实上,他非常惊讶,他知道慕行秋有两枚内丹,其中一枚达到了星落五重的境界,可是想直接吸取魔种还是差了一些。道统的除魔之术种类不少,任何一种不是需要深厚的法力就是得借助强大而专业的法器,慕行秋的法力不足,霜魂剑也绝不专业,却还是能吸出魔种,周千回百思不得其解。

    秃子得意洋洋,他可不管这些,只要小秋哥变得厉害,他就高兴。

    殷不沉直到这时才从道士们身后露出来,也是满脸惊讶,喃喃道:“魔尊正法,难道这个小子领悟了魔尊正法?不可能啊,他怎么会比我还聪明?”

    绿线抻得极长,一头扎入霜魂剑,另一头还连着火眼妖丹,但魔种毕竟转移了,剑身上的纹路渐渐恢复光彩,最后一点绿线进入剑内之后,二十条嫩枝形的纹路有一半不再暗淡。

    火眼妖丹回到了眼眶里,它最初的那一点魔种被留下了。

    漆无上恢复了人形,弯腰驼背,全身瑟瑟发抖,他还能变成巨狼,但是已经没用了,以他现在的妖力,甚至斗不过一名普通的星落道士。

    “我的吸魔法术不太成熟,所以得先让你将魔种集中起来。”慕行秋将霜魂剑收回左腕上的无形剑鞘之内,扭头望向南方,“道统来了,他们将决定你的命运,漆无上,这就是你的结局。”

    大批道士正在接近,八家道统的人都在其中。周千回捧着洗剑池准备迎上去,牙山至宝压力太大,必须尽快交到注神道士手里。

    他还有一面铜镜没有收回,周千回召取法器的时候向琥珀里看了一眼,心中又是一惊,琥珀正中间的淡淡人形竟然没有了,他又扫了一遍,确信孟元侯真的消失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