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四章 偏向的琥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草帽,左流英用来抑制魔种的就只是一顶草帽?”一名道士茫然地说。

    魔侵道士们的最后一点依靠也消失了,草帽非常普通,绝非道统宝物,就在它破裂的同一瞬间,尸魔残存的最后一部分也四分五裂,妖尸散落一地。

    “咱们被骗了!”另一名道士愤慨地说,“左流英根本不会抑魔之术,他、他拿一顶草帽哄骗咱们!”

    近百名魔侵道士霎时间群情激昂,七嘴八舌地说起来,但是手臂仍然挽在一起。

    周千回飞到众人前方,下一次怒海潮随时都会发出来,没有尸魔充当防线,琥珀周围是整个妖山口最危险的地方,可他不能就这么离开。

    “听我说!”周千回抬高声音,压过魔侵道士们的喧哗,“你们应该感谢左流英,他留给你们的不是法宝,而是更珍贵的东西——信心。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你们一直在靠自己的力量抑制魔种,这表明……”

    “这表明一切都是谎言!”一名魔侵道士粗暴地打断周千回,“道统只想利用我们,杀死魔树、夺回洗剑池和琥珀道士之后,道统还会说好话吗?他们会毫不留情地把所有人都杀死!”

    损毁多半的树塔在慢慢恢复,周千回瞥了一眼,看到魔树在迅速抽枝发芽,坑里的妖尸体化成浓稠的液体,给魔树提供滋养。

    魔侵道士们的努力即将前功尽弃。

    “道士!”周千回大喝一声,“别说你们不知道被魔种侵袭之后的结果,你们不是第一批舍身除魔的道士,也不是最后一批。”

    “说得轻松,谁说被魔种侵袭之后一定会变疯?就像你刚才说的,没准通过自己的努力能一直抑制魔种,那样的话我为什么还要自杀?或者被道统所杀?”

    魔侵道士们都在点头,的确。这么多年以来,大家只听说过某某道士自杀除魔或者被强行夺丹毁念的故事,可是如果不自杀、不被夺丹呢?一定会入魔并成为道统的敌人吗?

    在周千回眼里,道士们的言论却再清楚不过地表明魔种在动摇道心,形势越来越危急了,再这么争来争去,树塔将会恢复原样,有它帮助漆无上,左流英和慕行秋想要战胜将会极为困难。

    他必须做点什么。

    周千回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枚铜钱,用另一只手对它施展了几道法术。有意放慢手势,让大家看得一清二楚,“一只千里眼,我在上面加持了十道爆裂法术,半个时辰之后它们会自动发作。”

    爆裂法术不是很高深,道士们都能认得出来,加持在一件普通的法器上面让法术定时发作,这一招比较困难,大多数道士做不到。但是能看出来周千回所言不虚,他们只是不明白牙山道士此举有何用意。

    “我就在这里,自愿接受魔种侵袭,然后我会吞下千里眼。半个时辰之后跟着它一块灭亡。”

    此言一出,刚刚还暴躁不安的魔侵道士们安静下来。

    “请哪一位道友动手吧,然后咱们继续清除魔树,普通道士做这件事太危险。注神道士能在远方施法,但是可能会影响到琥珀的稳定,事情都碰在一块了。只有咱们最适合。”

    道士们仍然不吱声,也没有人动手。

    琥珀又开始剧烈震动起来,周千回飞向树塔,树里存有魔种,他可以直接被侵袭。

    一颗头颅挡在了前面,秃子张开三缕头发,像是一只长相古怪的蛛蛛,神情稍有些激动,“我是庞山弟子慕松玄,年纪小不懂事,可我有些话想说,就是……就是……”

    秃子一激动,反而没有了平时的伶牙俐齿,猛地转头,向正在恢复原状的树塔射出红光,嘴里大叫:“魔种想让我睡觉,我偏不睡!”

    魔侵道士们重新开始了对树塔的进攻,周千回握着铜钱,一时间有些茫然,一名魔侵道士对他说:“我们现在更需要一位清醒的道士。”

    周千回点点头,收起铜钱,却没有取消上面加持的法术,第一面铜镜已经被毁掉了,他又召出第二面,继续照射琥珀。

    “左流英停下来了,他在帮助慕行秋,一手按在剑身上,另一只手对漆无上施法,可他的法术总是偏到一边。小心,洗剑池……树塔!树塔能保护你们。”

    道士立刻围着残存的树塔在空中站成上下几圈,手臂挽着手臂,一只脚与魔树的枝叶接触。

    周千回和殷不沉躲在圈内。

    周千回小心地避开魔树,连叶子都不肯碰,殷不沉却紧紧抓住一根枝条,希望获得一次“魔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魔种就是不愿进入他的身体,连枝条都在不停抖动,好像很不喜欢被半妖握在手里。

    “你刚才那番话说得真不错,你要是真的自愿被魔种侵袭,我就更佩服……”

    殷不沉的话刚说到一半,琥珀内的巨响就将他的声音淹没了,气流席卷,带着淡淡的红色,为时甚短,却将坑扩大了近一倍,照这样下去,整个妖山口都会变成深坑。

    没人注意到躺在坑底的草帽,它虽然裂开了,却没有在强大的气流中粉碎。

    树塔和道士们都没事,他们甚至不用施法抵抗,气流自动让开魔树,可这样做也有一个坏处,接触魔树让道士们刚刚坚定不久的心又动摇了,魔树正在对他们施加强有力的影响,每个人心中都是千头万绪,放弃除魔的理由一个接着一个,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不可置疑,而被他们保护在中间的牙山道士周千回,越看越像是心怀叵测的虚伪小人。

    秃子脑子里有一颗完整的魔种,却第一个脱离树塔,大声说:“开工啦,道士们,接着打魔树的屁股,让它知道咱们不是好欺负的。”

    魔侵道士全都离开树塔,心志恢复如初,再次向树塔施法。

    周千回继续监视琥珀之内的情况。不停地向其他人通报,“原来如此,琥珀听从漆无上的意愿,将左流英和慕行秋的法术都给偏移了,所以他们一直击不中目标。还好,漆无上虽然夺得了洗剑池,但是他不会道法,控制得不好……”

    殷不沉飞到牙山道士身边,咳了两下,低声说:“道士们在斩除魔树。魔树却是他们唯一的屏障——这不是在自掘坟墓吗?”

    “没错。”要不是情况特殊,周千回根本不愿意搭理这位半妖,所以回答得颇为简略。

    “把那条透明的根直接斩断,然后把慕松玄连上去,岂不是更省事?”殷不沉没听出对方的冷淡,继续出主意。

    周千回紧紧盯着琥珀内的情况,“不行,魔树大部分力量都用来控制琥珀,这才给我们可趁之机。如果现在就砍断树根,魔树反而能以全力对付道士,过后又会与断根重新连上。”

    “哦,明白。魔树舍不得琥珀,反而害了自己的性命,呵呵,挺有意思。”

    “小心!”周千回发出警示。漆无上又用洗剑池发出了怒海潮。

    这一次的怒海潮跟之前都不同,没有避开树塔。

    漆无上感受到了树塔的危机,宁可将魔树毁掉大部分。也要将道士们先杀死。

    轰的一声,血红色的气流席卷而来,围着树塔的道士们被吹上了天,魔树地面上残存的部分在瞬间化为残枝败叶,密集的树根也少了一多半,但是那条透明的根还在,仍然与剩下的根系相连。

    道士们失去了所有保护,怒海潮不只是气流,它的力量直透三田,连根本隐遁之法都无法阻挡。

    周千回不能再躲在后面了,拼尽全力冲到最前面,召出十几件法器,希望能够阻挡片刻,可他只是星落道士,即使漆无上只能发挥出洗剑池的一部分力量,对他来说也过于强大了。

    法器像树叶一样被卷入高空,周千回本人也无法留在原处,被吹得不停后退,泥丸宫、绛宫、下丹田里如同万针攒刺,在他身后,手挽手的魔侵道士们像一条随时都会断裂的风筝线,全靠着牙山道士的那一点点抵抗力,才没有被吹散。

    左流英的草帽就是这时重新飞起来的,它是一件普通的凡俗之物,来自皇京的一位老者之手,这时却要抵抗道统至宝发出的法术。

    它曾经在一座妖城的外面抵挡过怒海潮,但那时左流英就在草帽下面亲自施法,现在它只有一点点法力。

    噗的一声轻响,草帽刚刚升到周千回面前就碎成了成百上千块,可这些碎片没有随气流飘散,反而逆势前行,不停地碎裂成更小的草屑。

    怒海潮过去,草屑燃烧成灰,彻底消失。

    道士们心有余悸,魔种的影响反而更小,不用招呼,立刻向魔树仅存的根系施法攻击。

    “左流英都知道留顶草帽保护我们,牙山注神道士在干嘛?”秃子一边发射红光,一边气哼哼地问,“他们就算在几百里以外也能帮点忙吧。”

    注神道士的确有这个本事,周千回解答了许多问题,唯独这一条他给不出答案,他虽然是牙山神工科首座,在注神道士那里却只有听命的份,他甚至不知道牙山境界最高的两位道士此刻在哪。

    好几位道士都看向周千回,他却只能假装听不到秃子的话,又召出铜镜照射琥珀,马上就发现情形不对,“慕行秋受伤了,他松开了剑,正在飘向琥珀中心的孟元侯。左流英……也快支撑不住了!”

    琥珀就像是一位偏向的家长,漆无上是受宠的孩子,越来越如鱼得水,左流英和慕行秋却是左支右绌。

    秃子闻言一愣,头上的魔眼不再发射红光,突然他像疯了一样冲向魔树的根,咔嚓咔嚓地大咬特咬,眼看就要咬到透明之根,其他道士则帮他清除所剩无几的残根。

    突然间,透明的根断裂了,它不愿被头颅控制,自动断成了数十截,深入琥珀的部分也被吐了出来。

    紧随被吐出来的透明之根,一条干瘦的手臂伸出了琥珀,托着一个白玉制成的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