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三章 以魔除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尸魔嘴里的头颅,周千回这一惊可不小,他是道士,见识过无数稀奇古怪的事情,可也正因为如此,他不相信能有法术骗过自己或是牙山注神道士的眼睛,自己眼睁睁看到慕松玄进入琥珀之内,怎么又会回到尸魔这边?

    周千回的惊愕神情不知不觉表露出来,魔侵道士也都探身查看,见到秃子也都吓了一跳。

    可最最吃惊的是秃子本人,左瞧瞧右看看,甚至飞出尸魔的嘴洞四处张望,然后懊丧至极地说:“哦——我怎么又出来了?”

    “左流英呢?”周千回厉声问道。

    秃子寻思片刻,从嘴里吐出一颗珠子来,用两缕头发抱着它,看了一会,笑了,“左流英真会玩,他把我置换出来了。”

    “置换?左流英已经进到琥珀里了?”周千回又是一惊,同时也不禁心生敬佩,左流英肯定是用了两颗空遁宝珠,一颗在慕松玄嘴里,一颗留在自己身边,然后互换位置,说起来容易,中间却涉及许多高深法术,尤其是隔着琥珀道士和牙山的禁制,想要准确互换,非得有大本事的道士才能做到。周千回自己肯定做不到,他怀疑本门的两位注神道士也做不到。

    “可不,他进去了,却把我弄出来了,真是不够意思。”秃子连连摇头。

    “琥珀里啥样?你都看到什么了?”殷不沉之前没见过秃子,可是给左流英传话之后,他觉自己跟头颅的关系拉近了许多。

    “到处都是红色,我看到小秋哥和漆无上在打架,可是我没法过去帮忙,我还看到洗剑池了,原来就是一个玉盆,没有多大。就在刚才。洗剑池被漆无上夺走了……”

    轰!巨响如耳边炸雷。

    周千回的脸色变了,牙山弹剑科负责保护洗剑池,神工科负责日常维护与使用,周千回知道这声音意味着什么,只是飞到高空已经无法避开危险了,他毫不犹豫地飞到尸魔背后。

    响声尚未绝耳,比之前几次强大数倍的气流已经涌到,地面早已被刮得一干二净,这时又被揭起一层,化作漫天风沙。给这股气流增添了几分颜色。

    “大家小心,都站稳啦!”秃子喊了一声,退回尸魔嘴里,妖尸合拢,将他遮得严严实实。

    这股气流来势凶猛,道士们都已做好准备,殷不沉在这种时候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敢托大,蹲在尸魔脖子边上。握住某具妖尸露在外面的手臂,也只有他对成堆的妖尸既无恐惧也不忌讳。

    气流到了,一直站立不动的尸魔猛地向后一仰,双臂挡在肩膀前面。大量妖尸从尸魔身上脱落,像是被狂风掀掉的砖瓦,站在肩膀上的道士们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力量,一些境界较低的道士险些也被吹走。被其他道士一把拉住。

    两只肩膀,两排道士,当气流过去。他们的手臂已经互相挽在了一起。

    尸魔的前半身和两条手臂破烂得像是被人遗忘多年的稻草人,重新排列组合,又有了完整的人类形态,只是整整瘦了一圈。

    “咱们应该做点什么,而不是就站在这里干等着。”一名道士大声说。

    这个建议得到许多道士的赞同,可是谁也没有具体计划,经历几次攻击之后,他们已经不敢轻易离开尸魔,这里就像是他们的庇护所,即使左流英已经离开,保护他们的力量仍然还在。

    “你们若是真想做点什么,就去消灭那座树塔吧,那是五棵魔树组成的塔,必须连根铲除。”周千回飞到尸魔前方。

    魔侵道士们互相望了一眼,“牙山自己为什么不动手?”有人问道,他们想做点事情,却不愿意因此就遭到利用。

    “牙山那么想夺回洗剑池,怎么没有人敢钻进琥珀,非得让左流英去?”秃子的声音从尸魔体内传出来。

    周千回知道,牙山甚至整个道统,正在渐渐失去这批道士的信任,“因为魔树里还藏有魔种,牙山不想冒险,对你们来说,已经无所谓风险了。同样道理,琥珀里也包含有魔种,牙山道士不能进入,左流英能,因为他一直在钻研魔种,而且他已经证明自己能够操纵魔种。每个人都有自己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愿不愿意除魔,由你们自己决定。事若可成,感激你们的不只是牙山,而是整个道统。”

    尸魔肩上的道士们安静了一会,随后不约而同地齐声高呼:“除魔!”

    “除魔。”殷不沉开口比别人晚了一会,声音虽小,却最为清晰。

    “慕松玄,能将尸魔走过去吗?”一名道士问,他们必须站在尸魔身上,才能享受到左流英留下的法术,挡住魔种对神志的进攻。

    “让我试试,魔种在我脑子里,左流英能控制这个大家伙,我应该也能……嗯——哼——”秃子拖长声音,使出整个脑袋的力量。

    终于,尸魔迈步向前走去,开始有些摇晃,几步之后就能大步流星了,途中又遭遇一次气流,没有那么强烈,尸魔受损不太严重。

    树塔附近的禁制已被破坏,牙山道士撤得干干净净,连麒麟跳蚤也被带走了。环形坑扩大了一倍有余,深达数十丈,中间树塔扎根的土地像是一根歪歪斜斜的柱子,苍白的根须从各个方向露出来,直至坑底仍有树根向下深入。

    “有一条根与琥珀道士相连。”周千回没有撤离,也跟着来了,飞到树塔与琥珀中间。

    那是一条几近透明的根,与成年人的小臂一样粗,扎入琥珀内部,若不是周千回指出来,道士们很难发现。

    “这条根不能毁,否则的话琥珀很可能就此封闭,里面的人都会死,洗剑池也会受到损害。”周千回继续介绍,“除掉树塔的同时,必须有人握住这条根,这个人体内得有魔种。诸位都很合适……”

    “我来,谁也不要跟我抢!”秃子的声音说,尸魔跳进深坑,伸出血肉模糊的手掌握住了那条透明的根。

    周千回也正是这个意思,指着琥珀道士说:“大家要小心,琥珀之内的洗剑池不幸落入漆无上手中,他身怀魔种妖丹,对琥珀的控制力更强……”

    话音未落,琥珀道士突然发生震动,巨响和气流再次发出。环形坑外围又被扩大一点,原来这就是洗剑池发出的怒海潮,经过琥珀道士的过滤,威力小了许多,但是仍然能够横扫地面。

    尸魔抗住了这次攻击,又掉了不少妖尸,周千回自觉地躲在尸魔身后,其他道士则在震动刚一开始的时候就手臂挽着手臂,共同施法抵抗漏过来的气流。

    “里面情况到底怎么样了?小秋哥和左流英两个人也打不过漆无上吗?”秃子的声音有点着急了。他只看到慕行秋与巨妖王在缓慢地互相接近就被置换出来。

    周千回升到半空中,召出一面铜镜,发出一道扇形光芒照在琥珀上面,血红色的琥珀变淡了一些。显出里面的几道身影,都跟猫差不多大,道士们用天目凝望,才能看到血海似的广阔空间里正常大小的三具身体:慕行秋、左流英和漆无上。

    “你们看到什么了?快告诉我。”秃子急迫地说。他没有天目,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

    “对啊,到底谁胜谁负。谁占上风啊?”殷不沉更急,延颈观望,却不敢松开手中的妖尸胳膊,“慕行秋千万别死啊,他还欠我一大笔债呢。”

    “慕行秋没死。”仍由周千回负责介绍,“他与漆无上距离很近,用法剑挡住了漆无上的攻势,左流英在围着他们两个旋转,非常快,我猜他在施展除魔之术,可是琥珀化解了他的大部分法力……”

    “我看到孟元侯了。”一名道士大声说,孟元侯端坐在琥珀中间,身影反而最淡,好像快要消失了。

    “孟元侯毕竟是道士,对魔种天生排斥,进入琥珀的魔种太多了,再这样下去,他会被彻底杀死,同样也将导致琥珀封闭。”

    “杀死树塔控制树根,就能命令琥珀帮助小秋哥和左流英了吧?”秃子最关心这件事。

    “嗯,差不多吧。”对琥珀只能引导而不能控制,周千回觉得没必要解释得太清楚。

    “那还等什么?大家伙快动手吧,我先来!”尸魔的嘴张开,秃子从里面射出一道红光,正中树塔顶部,魔树微微颤抖,却没有枝叶受损。

    肩膀上的道士们纷纷施法,一名道士说:“周首座,你可以走了,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你不要沾到魔种。”

    这番话里藏着几分讽刺,周千回没有在意,笑了一下,“不着急,我可以监视琥珀之内的情况。”

    在数十道铜镜和灯烛之光的照射下,树塔的抵抗力减弱了,枝叶在秃子的红光和道士法术的攻击下大片地散落,不等坠地,立刻就被五行之火烧得干干净净。

    树塔也做出了反击,不停有树叶趁乱飘向道士,露在外面的树根紧紧缠绕尸魔的两条腿,可道士和尸魔体内已有魔种,再多一点也不受影响。

    “快啊,再快点,把魔种全消灭!救出小秋哥!”秃子大叫。

    周千回一直在监视琥珀内的情况,突然大叫:“小心!”发出警示的同时,人已经躲在尸魔背后。

    琥珀内的漆无上显然知晓了外面的险情,他虽是妖,却能通过琥珀间接控制洗剑池,这时奋力发出一击。

    巨响震耳欲袭,刚发出来就将树塔下方的泥土全都震落,露出密密麻麻的树根,紧接着气流涌向四面八方,甫一接触就吹散了尸魔身上近一半的妖尸。

    狂风大作,尸魔的身躯迅速消失,露出里面的秃子,差点也被吹走,殷不沉及时伸出手抓住秃子的一缕头发,可是他自己也站不稳,一名魔侵道士拉住了他。

    很快,风势停止,尸魔七零八落,已经没法再组成躯体,道士们也没有肩膀可站。

    尸魔胸膛的位置露出一顶草帽,这是左流英留下的,用以抑制魔种,没有被强大的气流吹走,看上去还很完整。

    就在众人的目光中,草帽裂开,坠向深坑。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