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二章 牙山求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伙道士对面站立,没有人开口,微风吹过,地面上的火堆传来噼啪响声,妖山口一片寂静,虽然这里也曾进行过一场惨烈的战斗,但是没有留下任何伤者。

    沉默是胡思乱想的肥沃土壤,对那些前途晦暗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尸魔肩上的道士们渐渐显露出不安,互相张望,轻轻地移动脚步,终于有一名年轻的道士忍不住了,他看上去只有十岁,大概刚刚达到吸气三重就来参战了,想到过胜利,想到过死亡,唯独没有想到过会被魔种侵袭。

    “申道友,忌夷叔,是我,申不测……”

    半妖殷不沉站在尸魔头颅边的阴影里,听到这个名字,高兴地插口道:“嘿,真巧,我叫殷不沉,跟你……”

    申不测挥手发出一团火球,声音瞬间转为怒为不遏,“闭嘴!”

    愤怒的道士手法稍差一些,殷不沉抱头蹲下,堪堪躲过了这一记法术,火球击中尸魔脖子上的一具妖尸,激起的血污溅了殷不沉一身。

    那是一只飞妖的尸体,人类的头部上长着一副长长的利喙,被击中之后居然从尸堆中探出一截身子来,用冷冰冰的眼神盯着施法的道士,好像还活着一样。

    申不测吓坏了,御剑飞到空中,旁边有道士提醒道:“左流英让咱们不要离开尸魔半步。”

    “左流英是谁?我不认识左流英,我是牙山道士,为什么要听他的?”申不测怒气冲冲。早在退出庞山之前,庞山禁秘科首座就在道统内拥有显赫的名声,申不测当然不会没听说过,只是此时又怕又急,将“没见过”当成了“不认识”。

    申不测飞向对面的一排牙山道士,直奔申忌夷而去。“忌夷叔,我要你对我再检查一遍,我觉得自己没有被魔种侵袭,真的,我不相信其他人,只相信你一个……”

    平时总是挂着文雅微笑的申忌夷,这时的神情却极为冷淡,伸出右臂,示意申不测停下。申家是道门大家族,绵延长久。成员众多,真要论起辈份来实在太复杂,道士们喜简厌繁,平时只称道友,非要有个称呼也是随口乱叫,所以申忌夷一点也不觉得申不测真是自己的“侄子”,反而对“忌夷叔”这种叫法有点不满。

    申不测停在空中,满怀希望地看着申忌夷,在他身后。尸魔肩上的近百名道士也都生出一线希望,万一铜镜错了呢?万一自己还很正常呢?

    申忌夷手里多了一面小小的铜镜,射出一道光,从申不测头顶的发髻开始照射。慢慢地向下移动,申不测心跳加快,紧闭双唇,眼睛一眨不眨。生怕有哪一个举动被认为是魔侵迹象。

    铜镜的光移到胸口就停止了,申不准低头看去,纯净的白光当中有一块淡绿色的微光在晃动。在南方战场上他就已经看到这一点绿光,当时还在肩膀上,现在却到了胸口,“这、这是魔种吗?颜色这么淡,我也没有特别的感觉……”

    又有十几道白光射来,与申忌夷的镜光重叠,魔种的绿色变得清晰了,而且显得十分恐惧,在白光的范围内紧张不安地游动,寻找不可能存在的出路。

    “别给牙山和申家丢脸。”申忌夷开口了。

    申不测呆若木鸡,镜光陆续消散,他的脸色已变得苍白如纸,“一个月前我达到吸气三重,十天前炼制出法剑,打破了一件珍贵的旧法器,才完成了灌魔……母亲本来不允许我参加这场战斗的,可是……我没想到……”

    申不测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了自己的内丹,恋恋不舍地看着它。内丹离身,法力随即迅速消失,申不测开始向地面下降,他的目光扫来扫去,似乎在找谁有资格接过自己的内丹,最后还是将它紧紧握在手里。

    脚下的法剑消失,申不测坠向地面,他还没有死,只是已经心灰意冷,不愿再做出任何动作。

    尸魔左小臂里突然射出一束光,比铜镜的光要细得多,持续的时间也极短,几乎是一闪而过,正中申不测头部,道士的身体彻底软下来,随后全身燃起了大火,绿色的魔种腾空飞起,绿光外面包裹着火焰,不停地变换形态,升起数丈之后砰的一声爆炸,消失无踪。

    这不是普通的火,当申不测落到地面上时,已经被烧成一堆灰烬,只剩下几件法器,还有淡黄色的内丹,它不受火焰影响,依然晶莹圆润。

    所有人再次陷入沉寂,尸魔肩膀上的一名道士突然大声说:“咱们还在等什么?最后的结果不就是死吗?大家都是道士,对此应该有所准备,别再抱着无谓的希望了。”

    “是啊,还等什么,这里没妖可杀,咱们就是一群怪物。”

    道士们陆续坐下,准备运功吐出内丹,只有二三十人还站立着,可是也显得烦躁不安,他们希望得到左流英更多的指示。

    左流英抑制住了魔种的效力,却不能也无法影响道士们自己的想法。

    左流英没有开口,殷不沉小心翼翼地从阴影里走出来,“我不是道士,可我觉得吧,还是再等等为好。从前我以为妖族就那么几招,可是后来却发现原来妖术也是丰富多彩,万事皆有可能,所以大家先别急着模仿申不测,没准会发生奇迹呢,再说你们也应该为道统做点事情……”

    “没错,我要为道统做点事情,就算自杀,我也要先斩妖!”一名站着的道士召出了铁尺,目光盯着的却是殷不沉。

    “你说斩妖,不会是指我吧?我可刚帮了你们一个大忙……”殷不沉一边笑一边后退。

    那名道士想杀的就是他,坐着的道士又都站起来,纷纷召出法器,都想在死前再杀一只妖。

    “左、左流英,我知道咱们不熟,可是……你得帮我说句话啊。”殷不沉已经无路可退,心里太害怕了,甚至没办法飞起来。

    救了半妖一命的不是左流英。而是妖山口内部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流由内向外涌来,在空中排列整齐的近百名牙山道士瞬间分散,法力高强的一跃而起,躲开了气流,法力低一些的却被气流席卷,狼狈地翻着跟头,被吹出十余里才陆续停下,再回头时。发现自己已在尸魔背后。

    尸魔没有动,肩膀上的魔侵道士们也没有动,尸魔厚实的胸膛和粗大的双臂挡住了气流。

    “怎么回事?”问声四起,原准备先杀妖再自杀除魔的道士们也都罢手,不安地向妖山口中心遥望,可那里有牙山布下的禁制,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牙山道士重新聚集,神工科首座周千回正好飞回来,大声道:“撤退。所有人撤至百里之外待命。”

    周首座的“所有人”不包括尸魔和魔侵道士,周千回来到尸魔面前,“左流英,你真想为道统做事吗?”。

    左流英没有回答。周千回在魔侵道士们脸上扫来扫去,想找出左流英的传话者,结果从尸魔头颅边上的阴影里走出一只瘦小的半妖。

    殷不沉举着右臂,满脸的迷惑。“有一个声音在我脑子里说话,自称左流英,他说……他说……”

    “说什么?”周千回沉声问道。

    “他说他只管除魔。不管替谁做事。”

    妖山口中心又传来一声巨响,汹涌的气流随即再次涌来,周千回瞬间升到高空,避开这股强大的力量,然后重新落下,看着纹丝不动的尸魔身躯,声音稍有缓和,“好,前方就有五棵魔树和至少三只完整的魔种,请你去除掉吧。可是有言在先,洗剑池是牙山至宝,谁也不能动,八家道统的宗师已经达成协议,琥珀道士也归牙山所有,同样不许外人染指。”

    “哇,道统的条件总是这么苛刻,求人帮忙都不肯嘴软,佩服佩服。”殷不沉歪头想了一会,似乎左流英对他说了不少话,可是当他开口时回答却简单至极,“他说好。”

    周千回对左流英的任何回应都不会感到意外了,飞到一边让开去路,等了一会尸魔却没有动,“除魔就是现在,左流英你在等什么?”

    殷不沉撇撇嘴,“他说牙山提完了条件,他还没提呢。”

    又是一声巨响和气流,周千回飞升、下降,语气越发缓和,“请说。”

    “左流英的条件很简单,我都觉得太简单了。”殷不沉也不是老实的传话者,加入了自己的感想,“他说牙山得做出保证,不能伤害庞山弟子慕松玄。”

    “慕松玄脑子里有洗剑池之水。”周千回说。

    “洗剑池是牙山至宝,这个谁都知道,慕松玄脑子里的水早晚都会还给牙山,但是得等他死了以后。以慕松玄的状况,他活不了多久,牙山之前为了一个杜防风还等了五十多年,不在乎再多等几年吧。”

    周千回细致检查过慕松玄的情况,知道这颗头颅的确不可能一直活下去,牙山之前能等,是因为道统非常稳定,而且碍于棋山的规矩,不好硬抢,现在却是天下大乱,庞山实力骤减,洗剑池早一日完整牙山早一日安心。

    周千回犹豫了一会,他也在与牙山的注神道士联系,“好,牙山可以等。”

    尸魔仍然不动,殷不沉摇头晃脑,再也得不到左流英的声音了,失望地叹了口气。

    “左流英!”周千回抬高了声音,眼下情况危急,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来求助,可左流英迟迟不采取行动,让他很是不满。

    尸魔的口部再次张开,秃子居然还在里面!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