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一章 都进去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秋哥也在妖山口。”小青桃的一句话让殷不沉反应过来,立刻追向还没走远的尸魔,嘴里念叨着:“我要去找慕行秋,他说话得算数。”

    殷不沉可不是随便帮助道统的,慕行秋承诺送他水晶眼和魔尊正法,他一点也没忘。

    尸魔的肩膀上站着一群魔侵道士,殷不沉一个也不认识,降落之后冲周围的人不停点头,像是清查数量,“其实被魔种侵袭也不错,我们妖族都把这种事叫做‘魔幸’,自己能大幅增强力量不说,还可能传给后代……”

    道士们都对半妖怒目而视,殷不沉突然指向远方正在喷涌的一股血水,“瞧啊,那是我的杰作!我自个儿改造了一座节点塔,灵光一闪,又将它毁掉,成为宣泄血气的大缺口。哈哈,豪常青那个笨蛋永远也没有我聪明,漆无上更是想不到他的整个计划都毁在我手里!”

    道士们的目光中除了愤怒还多了一点怀疑与鄙视,殷不沉摇摇头,“好吧,申己和小青桃也帮了点忙,他们给我打下手,主意是我出的,妖术也是我施展的。”

    殷不沉正想详细地加以解释,尸魔突然奔跑起来,而且是极快地大步奔跑,以他的庞大身躯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奇迹,肩膀起伏得更剧烈了,殷不沉险些站不稳,急忙张开双臂稳住身形,没精力胡说八道了,心里还有点佩服这些道士,一个个都像是长在尸魔身上似的,不管倾斜得多么严重,脚步也没有半分移动。

    尸魔变得太大,肩上又有近百名道士,左流英因此没有施展瞬移之术,而是一路飞奔,速度奇快,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跑完二百多里的路程,顺便推倒了沿途的大部分妖塔,尤其是其中的十几座节点塔,都被连根拔起。

    妖山口已是一片废墟,仿佛刚刚经历过洪水与飓风的双重袭击。

    驻扎在此地的妖兵不是被杀就是跑光了,代替他们占领妖山口的是一群牙山道士。

    牙山兵分三路,一路由卢箫心带领去抓秃子,已经全军覆灭,一路低等道士参加南方的道妖之战,最后一路主力道士全在庞山东麓进攻妖山口,希望夺得琥珀道士,就是他们击败了此地的妖兵。

    上百名牙山道士在半空中一字排开,拦住了去路,人人手里都握着法器,不过他们允许尸魔和一众魔侵道士走进三百步之内,总算是没有完全将他们当成敌人。

    “止步!”一名干瘦的牙山道士飞出队列,来到尸魔对面,目光扫过,没有停在任何人身上,即使是同门弟子也没有引起他的关注,“我叫周千回,牙山神工科首座,请左流英出来说话。”

    既不是“道友”,也不是“道士”,左流英就只是左流英。

    尸魔长着一颗硕大的头颅,只是粗具形态,并没有细致的五官,应该长有嘴巴的地方排列着两行妖头,这时慢慢分别朝上下移动,露出一个大洞来。秃子笑嘻嘻地浮在里面,头发经过整理,插好了簪子,还是标准的庞山样式,“我认得你,你带我去过洗剑池。”

    秃子曾经两次前往牙山经受洗剑池的净化,都是周千回陪同,第一次秃子完全处于昏迷状态,没什么印象,第二次却保持着清醒,还记得这位牙山道士。

    周千回冷淡地嗯了一声,就是因为这两次陪同,他对洗剑池水第二次被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时他对头颅的奇特状况更感兴趣,完全忽略了其它危险,“我要见左流英。”

    秃子摇摇头,“他没法见你,这里的道士都能作证,左流英好长时间没出来了。有话对我说就行,我跟左流英心意相通,能替他回答所有问题。”

    牙山早已与南方的道统山取得联系,对战场上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周千回犹豫片刻,“左流英,道统要求你带着所有魔侵道士前去追击向西北舍身国逃窜的妖魔,然后在……”

    “不对不对。”秃子头摇头更快了,“你弄错了,左流英已经退出庞山,道统不能再对他提要求了。我们是来找漆无上决战的,他还没死吧?”

    “漆无上没死,有牙山道士在这里,不需要你们帮忙。”周千回的目光转向那些魔侵道士,“还想为道统做点事就只有两条路:要么就在这里自裁,要么去追击妖兵死在战场上。魔种绝不可以留下,目前道统也没有办法挽救你们。”

    魔种的可怕之处道士们全都一清二楚,可自杀除魔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了,经过这段行程,魔侵道士们将自己的命运与左流英紧紧连在了一起,全都低着头,等他的指示。

    秃子频频点头,像是有人在对他耳语,然后说:“左流英问你,漆无上既然没死,牙山洗剑池怎么样了?还有小秋哥呢?被你们藏到哪去了?”

    “不管别人怎么决定,你得跟我们走。”周千回在这里等的就是这颗头颅。

    “好啊。”

    秃子同意得太轻松了,周千回反而一惊,左流英足智多谋、爱出奇招,他是非常了解的,心中因此立生警惕,“等等。”

    秃子飞出尸魔的巨口,“还等什么啊,都这种时候了,你也不着急?真是佩服你。”秃子边说边飞,从周千回身边掠过,直奔那群一字排开的牙山道士,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对尸魔肩膀上的道士们说:“左流英说了,让你们就留在这里不要动,他无法帮助你们去除魔种,但是能暂时抑制魔种的影响,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要离开尸魔的身体。”

    道士们全都点头,就连几名被魔种侵袭的牙山道士,也更愿意遵从左流英的指示。

    秃子继续向前飞行,周千回跟在后面,总觉得事有蹊跷,却想不出问题在哪。

    “嘿,这不是申忌夷吗?你好啊,咱们前些天一块来西介国,你还记得吧,我怎么听说你对我暗中动过手脚呢?”

    申忌夷就在牙山道士中间,面不改色,对秃子的话全当听不见。

    秃子穿过人群,周千回飞到他前面带路,示意其他道士全都留下,监视尸魔和那群魔侵道士。

    “我脑子里真有洗剑池的几滴水吗?”秃子问。

    “没错。”

    “你对我一直挺客气的,所以我想对你说,我可不是故意盗水的,我就是一颗脑袋,啥都不知道。你再想想,会不会是牙山对洗剑池不好,所以里面的水故意逃出来?你们用它清洗法器、用它修行内丹、还用它施展法术,这些活儿可都挺累的。”

    离尸魔越来越远,周千回的警惕也稍稍降低,微笑一下,“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但这不重要,关键是洗剑池必须保持完整,希望你能理解。”

    “我理解,洗剑池没打过漆无上,就是因为不完整,所以一定要将我脑子里这几滴水送回去。”

    周千回是星落道士,这时却不禁一愣,这颗头颅一直都很幼稚,停在十一二岁的状态,居然会说出这么通情达理的话,而且还隐约猜出洗剑池的困境,实在让他很意外。神工科首座取出三面铜镜、一枚铜印和两根蜡烛,就在飞行的空中对头颅进行检查,他必须提防一切意外,牙山经不起折腾了。

    秃子毫不在意,坦然接受检查,“其实整件事情都有点可笑,一切都起源于散修杜防风,他是为了讨好一名对他根本不在意的乱荆山女道士,才做出那么大的事情,我不过咬过几口浸血的魔文卷轴,然后被孙玉露带到牙山的时候,池水就莫名其妙地进到我的脑子里。其实我跟牙山无怨无仇的……咦,你发现没有,这两次丢水事件里,总有一个乱荆山女道士存在,说是不知情,谁知道呢?”

    秃子唠唠叨叨,周千回一句也没听进去,他被检查结果吓了一跳,“停停,你、你被魔种侵袭了?”

    秃子回过头,“是啊,我吃了一枚红果,据说是魔种结出来的,我很久没吃过真正的食物了,觉得它味道还不错。魔种可是个坏东西,总想让我睡觉,然后控制我做这做那,跟你们牙山的申忌夷倒是有点像……”

    周千回脸上露出怒容,施展法术,带着头颅加速飞行,没多久就到了目的地。

    数百名道士飘在空中,高低错落地围成几圈,全都面朝里,身体周围浮着大量法器。

    秃子碰到一层无形的禁制,没法往前飞了,也看不到圈里到底有什么,大声说:“我来了,庞山慕松玄来了,快让路。”

    禁制消失了,秃子靠得太紧,向前翻出几个跟头,终于进到圈里,扫了一眼,看到地面上有一个环形大坑,只有中间一小块地方孤独地耸立着,上面生着一座树塔,塔前不远飘着一块血红色的半透明石头,个头很大,里面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在缓慢地游动。

    “跳蚤!”秃子兴奋地大叫一声。

    麒麟从树塔边上跳起来,用头将秃子顶起来,飞向琥珀。

    “你想让我看什么吗?”秃子疑惑地问,左右看了看,“小秋哥跑哪去了?牙山道士都在这里,洗剑池又在哪?”

    周千回与两名道士低声交谈,点了几次头,飞到秃子身边,指着血红的巨石说:“这就是琥珀道士,漆无上、慕行秋都在里面,洗剑池……也在里面。”

    “哈!?”秃子立刻自己飞行,围着琥珀绕了一圈,“这东西这么能装?洗剑池大得很呐。”

    “洗剑池可以缩小……你愿意进去吗?”周千回问。

    “愿意!”秃子冲向琥珀,却被弹了回来,“它不让我进去啊。”

    周千回扭头看了一眼那两名牙山注神道士,有些话他不得不说出来,“这样做很冒险,而且我总觉得左流英……另有计谋。”

    “牙山不怕阴谋诡计。”一名注神道士说,身体一动不动,秃子却觉得有一股力量从后面推着自己,将他猛地送进了琥珀。

    (求推荐求订阅)r1152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