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八十章 尸魔的肩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只尸魔抓住另一只较小的尸魔,将它撕成两半,飞在空中的道士们都惊呆了,不明白这是妖魔的新花招,还是道统真的迎来了援兵——这位援兵实在是出人意料,居然比敌人更丑陋、更强壮、更凶残。

    辛幼陶彻底解除了对左流英的怀疑,开始享受站在尸魔的宽阔肩膀上大开杀戒的快感,连祭符都变得镇定自若,不像平时那么挥霍无度了。

    “哈哈,又击中一只!”辛幼陶发出的符箓在对面的尸魔身上击出一片小小的血花,混在一大堆妖尸当中几乎看不出来,左流英的尸魔恰好伸出数百具尸体组成的手臂直接穿过敌人的胸膛,看上去就像是辛幼陶的法术,令他既兴奋又骄傲。

    “又不是你击中的。”小青桃冷淡地说。

    辛幼陶脸上的笑容与欢喜丝毫未减,“我是王子,站在强者的肩膀上把胜利归为己有,这是我们王族最擅长的本事。来吧,小青桃,你也可以试一试。”

    小青桃忍了一会,还是扑哧一声笑了,但她可做不到当众冒功的事情,而是向远处的道士们再次喊道:“我们没有入魔,这是左流英左首座,他控制了一只魔种!沈昊,过来吧,不用怕!”

    白倾也向乱荆山弟子们发出呼吁,小蒿在庭院一般的肩膀上跑来跑去,笑得合不拢嘴。

    沈昊第一个飞过来,开始边飞边观望。当左流英的尸魔将第四只妖族尸魔大卸八块、几十块之后,他加快了速度,那些准备加入斩妖会的成员跟在后面。

    “当心。这是妖族的陷阱!”不是每名道士都能相信这只越来越高大的尸魔,他撕碎了“同伴”,将散落的尸体聚集到自己身上,万一这是妖魔在积蓄力量,凑过去的道士可就是自投罗网了。

    沈昊没有回头,但是取出了铜镜,照向辛幼陶和小青桃。他身边的道士们也都纷纷取出铜镜,一时间。上百道镜光照过来。

    辛幼陶心里也有一点小小的含糊,他刚刚见过入魔道士对自己背后偌大的伤口都一无所知,自己要是被魔种侵袭,大概也不会自觉。第一道镜光照来,沈昊也没有露出特别的表情之后,辛幼陶安心了,张开双臂,迎接所有照射,“看吧,纯正的人类、西介国王子、皇京龙宾会掌墨使者、九大道统永远的朋友,没有半点魔种,随便照……别照眼睛。”

    左流英的尸魔正与第五只妖族尸魔搏斗。肩膀像海上的小船一样起伏不定,对道士来说这都不是问题,沈昊飞临上空。眼看着尸魔身上纠缠扭曲、残破不堪的妖尸,有点不敢降落了。

    “如果是慕行秋,会一头扎进尸魔身体里面。”辛幼陶说。

    沈昊哼了一声,故意落在另一边肩膀上,其他道士见状也都降落,开始还小心翼翼。很快就无所顾忌地向其他妖族尸魔施放法术。

    人类的军队伤亡过半,还在不停地冲过来。小青桃冲他们大喊,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辛幼陶取出一叠纸符,“看我的。”

    纸符飞向地面,专挑衣甲鲜明的将领而去,到了他们耳边就发出严厉的喝斥,“撤退,立刻撤退!”

    人类军队向来以飞符传递命令,辛幼陶没有给出任何理由,纸符和命令的语气却比小青桃的劝告更有效,残存的人类士兵退却了,一旦调转马头,斗志就迅速消退,满眼的血雾和遍地的尸体开始显示出应有的效果——人类军队跑得更快了,就算是魔种还能再度施法,也不可能让他们重回战场。

    “消除血雾,别管妖魔!”辛幼陶大声道,发现许多道士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马上补充道:“这是左流英的命令!”

    左流英三个字比成片的法术还有效,后方的注神道士们命令混乱,显然是受到了妖术的干扰,战场上只有左流英的尸魔能够有效杀敌,对全体参战道士来说,他现在就意味着一切。

    大部分道士都收起主法器,召出五花八门的辅助法器,道统十八科,每一科都有自己独特的法术,或风吹、或囊吸、或火烧、或凝结……弥漫战场的血雾迅速消失,随着妖族尸魔一只接一只地破碎,束缚整个战场的魔族力量正在减弱,血雾自己就开始向外扩散。

    最后一只妖族尸魔也坍塌了,左流英的尸魔停止聚尸,这时他已经高达近一百五十丈,像一座能够自由行走的孤峰,腰粗背厚,肩膀上站着几百名道士仍然绰绰有余。

    但战斗还没有结束,还有一批道士已经被魔种侵袭,数量未知,此时此刻正与其他道士混在一起,很可能连自己还没有察觉。

    道统山的方向传来注神道士清晰的命令:“所有道士立即回山,非道士者留在原地。”

    人类军队已经逃光了,妖族残兵所剩无几,也已经退散,整个战场上非道士者只有三位:退出庞山的左流英和辛幼陶,还有一位半妖殷不沉。

    只有少数道士闻命之后御器飞起,发现同伴们仍然留在尸魔肩膀上,他们又回来了。

    辛幼陶脑子里又传来左流英的声音,他非常愿意担任传话者,高举双臂吸引大家的注意,“左流英说了,绝不能将魔种带回道统,所有人互相用铜镜照射,一定要将隐藏的魔种全找出来。”

    道士们正处于绝境逢生的兴奋之中,左流英的指示比道统山上的命令有效多了,道士们立刻取出铜镜,也有一些道士拿出的是灯烛等法器。

    没有多久,兴奋就变成了震惊与悲愤,真正死于妖族尸魔之手的道士没有多少。被魔种侵袭的道士却多达上百名。

    而最震惊的莫过于当事者本人,几道镜光闪过,他们与身边的道士、昔日的同伴之间就被划出了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我没有入魔!”一名道士愤怒地大叫。

    “相信我。我不可能……肯定是弄错了,求你们再查一次。”另一名道士发声哀求。

    “我是道门之后、首座之子,魔种不敢碰我!你们也不准碰我!”还有道士做出威胁,甚至亮出了主法器。

    魔侵道士的反应各不相同,却都暴露了真相,他们的道心已经不稳,否则的话绝不会做出这种情绪化的举动。

    正常的道士们不约而同地飞起。魔侵道士们仍能正常施法,也没有受到束缚。可双脚却像是生了根一样,谁也没有动弹。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道统山的命令遭到拒绝之后再也没有声音传来,空中的道士看着尸魔肩膀上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都知道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沈昊开口了,他没有被魔种侵袭,在低等道士当中,他也是少数拥有完整道士之心的人,无论心里有多么遗憾,他也得说出实情。

    “请诸位自裁。”

    这是道统的不成文规矩,刚被魔种侵袭不久的道士尚能保留本性,这个时候自杀会令魔种无处遁形,如果犹豫不决。就会被魔种完全控制,再想除魔就只能由其他道士动手了。

    沈昊没有说错话,却迎来不少责备的目光。这不是一两名道士,而是近百名,许多正常道士都心生不忍。

    “先回道统山,注神道士都在那里,他们或许会有办法……”棋山道士杨青元提出建议,他也没有被魔种侵袭。可是关系最好的两名同伴却留在尸魔的肩膀上。

    不少人都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尤其是那些魔侵道士。一下子都看到了希望,纷纷点头,少数人更能做出决绝之事,人一多谁也不愿草率结束生命,一些人甚至这就想飞起来回道统山,犹豫之后又停下了,这种时候显出急躁可不是好事。

    “我认识一位庞山道士。”沈昊稍微升起一点,让大家都能看到自己,“他叫李越池,只是被魔种碰了一下,他就选择自杀,即使他知道庞山宗师很快就会到来,他还是自杀,因为他明白侥幸之心正是魔种生根的第一步。”

    “你也被魔种侵袭过,当时怎么没有自杀,过后不也没事?”一名魔侵道士质问道,野林镇十余名少年魔种生道根一事流传颇广,他想了起来,而且觉得很不公平。

    “因为当时我们不是道士,还因为庞山宗师用夜照神烛也看不出我们体内有魔种遗留的痕迹。”

    一时间无人说话,正常的道士大都不愿表态,魔侵道士也没有人自杀。

    “请跟我一块去妖山口吧,除掉巨妖王和残存的魔种。”申己飞到尸魔肩膀上,他一度离尸魔最近,却没有遭到侵袭,他看着惶恐的魔侵道士们,神情仍然与平时一样阴郁,“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趁着神志清醒,做出决定吧。”

    人人都明白,申己所建议的是一次有去无回的战斗。

    “我去。”

    “我去。”

    ……

    魔侵道士们一个接一个地开口,经过一番心理斗争,道心暂时击败了魔种。

    “这不会是放虎归山吧?”辛幼陶小声嘀咕,魔侵道士万一到了妖山口就向巨妖王投降,那可是重大损失,可是没人在意他的话,他们都沉浸在悲伤之中,不愿再做更悲惨的猜想。

    “等等,左流英有话要说。”辛幼陶冲那些正准备飞向北方妖山口的道士说,他愣了一会神,继续道:“左流英会跟你们一块去,他操控着一只完整的魔种,也不能留在这里,还能给你们一点帮助。其他道士都留下,谁也不准跟去。”

    申己飞回正常道士中间,他只想给魔侵道士们一点信心,如今有了左流英,就不需要他了。

    尸魔迈开步前进,肩膀上的魔侵道士们频频回望自己的同伴,数步之后他们再也不回头了。

    “秃子还在里面呢。”小蒿想追上去,可是她不会飞,也挣不脱白倾的手掌。

    “别担心,有左流英呢。”白倾说。

    “小秋哥也在妖山口。”小青桃加上一句。

    “这两个家伙……”辛幼陶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也跟其他道士一样,只想看到希望,不愿做最坏的猜测。

    (求推荐求订阅)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