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七十九章 一落千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鲜红的魔果极速下坠,慕行秋紧随其后,他已经做出决定,脑子里又过了一遍,确信这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于是他召出了霜魂剑。

    这也是一道法术,虽然简单,同样受到了琥珀道士的吸引,霜魂剑出现的一刹那猛地向下坠去,慕行秋手疾眼快,一把将剑柄握住,然后他继续施法,施展的是驱魂之术,尽他最大的努力,剑里芳芳的魂魄立刻给出了回应。

    一束白光穿过魔果,直奔下方的琥珀道士。

    这像是一种自杀,琥珀道士的吸力极为强大,连洗剑池怒海潮都能吸进去,何况是霜魂剑的一束光?芳芳领悟到了道火本源,可是尚未拥有这种力量,霜魂剑所能发出的仍是魂魄之力,只是更加纯粹一些,比洗剑池差得还远。

    光束激在琥珀上面,连个火花都没有激起就被融入其中,不仅如此,由于吸力太强,慕行秋连人带剑以更快的速度下坠。

    这正是他的目的,速度也是一种力量,他要销毁那颗魔果,还要将它送进琥珀道士内部。

    他有一个猜想,这个猜想来源于他在蓝花飞舟上看到的一切:法术、灵力、妖术、不洁之气、血雾……琥珀道士几乎能够吞噬一切力量,唯独对魔种无效,原因肯定不是魔种太强大,更手机看小说哪家强?手机阅可能是一种排斥。

    慕行秋想知道,如果硬将魔种送进琥珀之内会发生什么。

    这是一次冒险,而且是一次连结果都不清晰的冒险,可这是慕行秋唯一能做的事情,他从来不是那种思前想后、犹豫不决的人,修行让他少了许多冲动,可他的真实性格并没有变,当前方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也不会停止。而是走向最有可能被踩出新路的荒野。

    如果有别的办法击败魔种,他会优先采用,如果身边有左流英这样的同伴,他会提前征求意见将事情问个清楚,可是既然这两种可能都不存在,再去反复思考就没有意义。

    慕行秋只想做点什么。

    红色的魔果在光束连续不断的攻击下碎裂了,红色的果肉瞬间消散,露出了里面的魔种——一小团绿色的光,在光束内忽长忽短,它在奋力挣扎。想逃出这束白光,却总是无法得逞。

    站在树塔之上操控琥珀道士的漆无上仰起头,神情稍显疑惑,然后他明白了,大声喊道:“拦住他!杀死他!”

    第一道命令来自魔种的提示,第二道命令是漆无上的本意,他已经受够了,魔种将慕行秋看得比整个妖族还要重要,似乎拥有了这具身体就能解决一切问题。漆无上却更相信获胜的关键在自己手里。

    十几名妖术师驱策蛇首巨鸟快速升起,手中的骨杖发出的妖术跑在前面,至少三条毒蛇和更多猛兽扑向了慕行秋。他们分食了一枚魔果,施展的妖术不受琥珀道士影响。

    慕行秋右手抛出闪电。可是闪电刚一离开袖子就改变方向朝下方的琥珀道士射去,同时还影响了驱魂之术。

    慕行秋收回念心幻术,尽可能让自己的速度更快一些,希望凭此躲开妖术师的攻击。

    又一只铁青色的影子冲天而起来。加入到攻击队伍中来,可它的目标不是慕行科,而是那些妖术。

    麒麟跳蚤竟然飞上来了。它跟着慕行秋一快来到妖山口,留在了里圈的一座妖火塔里,没多久又走出来四处闲逛,一直无所事事,怒海潮进攻、大片地面坍塌之后,它就站在树塔附近,仍然无事可做,对发生在周围的激烈战斗也不在意,直到慕行秋遇险,它不干了。

    庞山铁麒麟一下子就撞翻了数只妖术化成的野兽,在将所有妖兽都消灭之后,跳蚤又冲向了妖术师。

    包括慕行秋在内,所有观者都是一惊,麒麟体内没有一点魔种,可无论飞翔还是撞妖,却都没有受到琥珀道士的影响。

    妖术师们尤其意外,立刻施放更多的野兽、烟雾和液体,一部分被跳蚤顶飞,还是有许多击中它的身体,可它的鳞片比兽妖的妖丹还要坚固,对这点打击毫不在意,反而加快速度,微微低头,硕大的双角散发着令妖术师们胆寒的微光。

    妖术师们散开,只有一位留在原处,站在蛇首巨鸟的背上,张开双臂,以视死如归的姿态迎接麒麟的顶撞。

    “跳蚤!”慕行秋大声叫道,他见识过尸魔的招数,猜到妖术师十有要将魔种传到跳蚤体内,因此想将它叫回来。

    跳蚤却不是那么听话,脑袋晃了两下,双角之间、头顶数寸的地方,居然凭空出现一颗宝珠,宝珠光芒四射。妖术师和蛇首巨鸟被麒麟顶翻,惨叫声没一会就戛然而止,绿光状的魔种脱离死去的妖术师,像逃命似地远离宝珠发出的光芒,根本不敢靠近麒麟,被另一名妖术师接住,逃得更远了。

    慕行秋瞥见了那颗宝珠和光芒,立刻猜到这是左流英留给跳蚤的,他的信心突然高涨起来,即使道统衰微、道士们变得优柔割断,可还有一个左流英,一名毕生钻研魔种的道士,整个道统或谢有他在战前就能隐约看到魔种的身影。

    前路畅通了,妖术师们飞得远远的,装模做样地施放妖术,却不敢靠得太近,慕行秋用光束裹挟着魔种继续冲向琥珀道士。

    漆无上三次仰头,每一次脸上的怒容都会增加一些,对妖术师下达命令时也会更严厉几分,可妖术师们还是无法绕开麒麟。

    看到漆无上的反应,慕行秋更加相信自己作对了。

    在琥珀道士的吸引下,慕行秋的下坠速度极快,片刻工夫,离琥珀就只有十余丈距离,然后他停住了,这不是他自己的选择,而是碰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阻力。如此突然的停止,就算是钢铁也会碎裂,霜魂剑嗡的一声长啸。整个剑身都在颤抖,慕行秋像是迎面被铁锤狠狠击中,可他挺住了,多年的炼体在这一刻发挥了效果,他的身体没有被毁掉。

    漆无上看着头朝下倒立在空中的道士,干瘪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他有点理解魔族为什么非要这具身体了,“你这个蠢货,以为这样就能毁掉琥珀道士,就能破坏我的全盘计划吗?”

    慕行秋没有开口。目光紧紧盯着离剑尖只有数寸距离的魔种,它仍然被束缚在光束之中,缩成极小的一点,尽量远离琥珀道士。前方的阻力并非坚不可摧,它更像是一大团粘稠而坚韧的泥浆,慕行秋发现自己仍能极缓慢地下坠,一寸一寸地将魔种送向琥珀。

    漆无上左眼眶里的火眼妖丹对准了倒立的道士,“让我瞧瞧,你的身体是不是真的坚不可破。”

    到了这种时候。巨妖王也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阻止慕行秋。

    慕行秋的体质再好也是人类,不可能挡住妖术的进攻,所以他选择先下手为强。

    当下坠之势停止的那一刹那,慕行秋发现自己又能随意施法了——魔种与琥珀达成了某种平衡。抵消了那股强大极至的吸力。

    闪电斜斜地飞出去,击中了漆无上唯一完好的眼睛。

    巨妖王发出愤怒的惨叫,他只想着如何杀死慕行秋,完全忽略了自己可能遭到进攻。若不是慕行秋无法使出全力,他的这一只眼睛也就废掉了。

    漆无上被彻底激怒了,一只手仍然控制着琥珀道士。另一只手却伸向天空,十二名妖术师像是被线牵住的木偶,飞离蛇首巨鸟,被拽到巨妖王面前,替他抵挡攻击。

    妖术师们手忙脚乱地施放妖术,用骨杖和头颅阻挡闪电。

    双方再次陷入僵持。

    跳蚤跑来了,却陷入数百朵蓝色小花的包围,它们像蚊虫一样轮番攻击麒麟身上各处薄弱的部位,只是避开它双角之间的发光宝珠。

    跳蚤在空中不停地转圈,试图用利角和蹄子消灭这些讨厌的蓝花,却连它们的边儿都碰不着。

    一名妖术师突然紧张地大叫:“血气快要没有了!”

    不知不觉间,笼罩整个妖山口的血雾已经被琥珀吸得一干二净。

    殷不沉和小青桃破坏的节点塔裂口越来越大,将整条传输路线都给破坏了。

    漆无上不会认输,恰恰相反,他觉得自己就要大获全胜了,“坚持!有了洗剑池,照样能将道士杀光!”

    同样是不知不觉间,牙山洗剑池的移动速度变快,离妖山口越来越近,数百名牙山道士共同施法也阻止不住。

    “只要注入一点点魔种,洗剑池就是我的。”漆无上低声自语,一挥手,三名体内藏有魔种的妖术师飞了出去,逆着怒海潮攻来的痕迹,先后冲向洗剑池。

    慕行秋同时施展驱魂之术和念心幻术,力量因此被分散,霜魂剑停在了半空中,无法再逼近琥珀。

    “芳芳,帮我。”慕行秋在心中自语,他需要帮助,前方的阻力太大了,远远超过他的极限。

    霜魂剑颤抖得更剧烈了,剑身两面的枝形纹路像是要裂开一样,由于此前几次使用过度,已经有一半纹路变得暗淡,这时另一半正常的纹路如同有墨汁流过,也迅速变暗。

    咔嚓,一声小小的脆响。

    霜魂剑猛地向下坠去,带着已经缩成指甲盖大小的魔种刺进了琥珀,这股力量太强大了,整只剑刺进去之后也没有停止。

    慕行秋也跟着进去了,就像是跳进了一座血红色的湖泊。

    漆无上发出一声怒吼,从魔树顶端向前一跃,紧紧抓住慕行秋露在外面的一只脚踝,也跟着钻进琥珀。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1292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