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七十五章 控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等人差一点就见不着小青桃。

    他刚跟说小青桃说了几句话,就被入魔的牙山道士追上,小蒿牺牲掉一只蜥蜴妖,也只是争取到极短暂的时间,辛幼陶和白倾带着她刚落到地面,牙山道士卢箫心已经追上来了。

    “左流英,交出慕松玄,他属于牙山,谁也不能把他带走!左流英,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快出来,否则——我先杀一个人给你看看!”

    卢箫心发出一道冰火龙,面对三名实力远逊于自己的小人物,他却使出了星落道士的强术。

    白倾抛出一盏油灯和一枚铜印,刚一撞上龙形法术就被击碎,辛幼陶一手握着小蒿的胳膊,一手慌乱地祭符,也不管是什么,接连祭出十张。

    噗的一声,即将被冰火龙击中的一瞬间,三人消失了,也不知是哪一张符起了作用。

    卢箫心嘿了一声,他并未使出全力,法术空具龙形,却没有相应的速度,他知道那三人跑不远,所以还是集中大部分法力寻找左流英的下落。

    辛幼陶等人的确没有移出多远,又是噗的一声,在数十步之外的地面上出现了,辛幼陶失望地叫了一声啊,这是他自己写出的纸符,效果实在太差了。

    卢箫心再不犹豫,第二次发出冰火长龙,速度奇快,也不管目标是谁,他已经不在乎杀死一个还是三个。只要能逼出左流英,他会做出任何事情。

    辛幼陶继续祭符,连增强体力的辅助符都祭出来了。这种符对法术没有任何用处。小蒿除了挥舞拳头,什么也做不了。白倾成为三人当中的主力,一咬牙,在空中排列出三盏油灯和三截蜡烛,手持如意,打算拼尽全力迎接星落道士的一击。

    冰火长龙先是击中纸符造出的护罩,如针透纸。没有片刻停留,紧接着撞上了油灯和蜡烛组成的防线。稍稍停留了一下,六件法器迅速被熔化,失去了所有法力。

    白倾也无能为力了,在这样的法术面前绝无生还之理。于是左手握着如意,右手却摸向了脸颊,对容貌被毁万分懊丧。辛幼陶张着嘴,有点后悔参加此趟西介国之行了。

    只有小蒿没有放弃,能逃她也会逃,可是别无它路的时候,她就专心反抗,哪怕反抗毫无意义,她的两只小拳头击向了比她的腰身还粗的冰火长龙。

    小蒿的锻骨拳只能同时运用七种运气法门。除了动作更快一点、力道更强一些,没有别的功效,可这一次却造成了奇迹。两拳击出,居然挡住了星落道士发出的法术长龙。

    冰与火交织而成的长龙停在了三人数步之外,他们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观察法术龙的模样,严格来说,法术根本没有龙的形态,在普通人眼里。它就是一长条流动的光,几近透明。在道士的天目看来,它是数百块连续的冰与火,或红或白,粗看上去非常像龙,越是细看越觉得它与龙毫无关系,它的强大在于将大量法术融合在一起。

    好奇只维持了一刹那,接下来就是吃惊了,如此强大的法术绝不该被一名吸气二重的小道士只凭双拳就拦住。

    “我这是练成念心幻术了吗?”小蒿欣喜万分,双拳用力,居然将冰火长龙推回去数尺。

    飞在天上的卢箫心可不这么想,突然收回法术,双手连捏数道法诀,三十一只四五寸长的小剑从他的簪子里飞出来,旋转着飞向四面八方,其中数只飞向了地面上的三个人。

    “让我来。”小蒿吆喝了一声,再次摆出锻骨拳的架势,可是这一次有人抢在了她的前面。

    原本一无所有的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形,高有五丈,将小蒿等人完全挡在了后面。这是由数十具妖尸组成的尸魔,最上方,依稀可见秃子乱蓬蓬的头发。

    白倾吓得发出一声尖叫,抓住小蒿的手就想跑,辛幼陶一声没吱,一股冷意从脚底直升到头顶,可他的反应也最快,“别怕,他是……他是在帮咱们!”

    辛幼陶猜对了,尸魔没有对他们发起任何攻击,而是面对着空中的道士。

    卢箫心发出一阵大笑,“左流英啊左流英,你终于肯出来了,看来你入魔还不彻底。真是令人惊诧,堂堂庞山禁秘科首座,一位注神道士,居然甘愿与魔种结合,但也不能说完全出人意料,毕竟你一直就在钻研魔种,对它已经入迷了。”

    “入魔的是你,不是左流英。”尸魔背后转来小蒿的叫声。

    “胡说,我永远也不会入魔!”卢箫心严厉地说,他是星落道士,道心本来非常坚固,这时却变得易怒,他自己全然没有发觉,盯着尸魔最上方的小小头颅,“嘿,庞山收一颗头颅当弟子就是败亡之兆,慕松玄,你可惹下不少麻烦。”

    秃子晃了几下,开口对卢箫心说话了,用的是他自己的声音,“不是让你们跑得远点吗?你被尸血沾染,魔种趁虚而入,立刻就让你入魔了。”

    “我没有入魔!”卢箫心怒声斥道,“入魔的是左流英,他想控制魔种,结果却被魔种所控制。至于你,慕松玄,你脑子里原本就藏着一点魔种,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盗取洗剑池的水却没有交给任何一家道统,因为你在为魔族服务。”

    “哎呀,你这个人太固执了,用铜镜瞧瞧你的后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卢箫心没有动,而是慢慢举起手中的长剑,“注神道士加一只尸魔,你们以为我会害怕吗?我是弹剑科道士,我们依靠洗剑池修行,天职就是保护它。”卢箫心突然抬高声音,“左流英,你失策了,你想抢走慕松玄,却忘了他脑子里的那几滴池水就是弹剑科的法术本源。”

    卢箫心右手四指弯曲,唯独伸出小拇指,捏出弹剑科独有的洗剑诀。

    秃子抖了几下,随后飘离高大的身躯,向空中的牙山道士飞去,“咦,这是怎么回事?”他仰起头用魔眼射出红光,可是不由知主地转了一圈,红光对准了妖尸组成的身体。

    秃子急忙收回红光,大叫道:“左流英,快救我!”

    卢箫心目光中透出极度的兴奋,“左流英作茧自缚,与你脑子里的魔种纠缠在一起僵持不下,想出出不来,想控制魔种却做不到,已经被牢牢困住了。慕松玄,你现在是我的掌中玩物,左流英,就算你是服月芒道士,也休想与我争夺。”

    左流英既没有现身,也没有说话,尸魔身躯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住手,你这个臭道士。”秃子恼怒地叫道,努力想将魔眼对准卢箫心,或是飞回原处,却怎么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

    秃子停在了半空中,卢箫心还要用头颅控制尸魔,进而攻击躲在里面的左流英,不想这么快就夺回池水。

    尸魔背后升起一个人,辛幼陶飞到比卢箫心稍低一些的位置停住了,满脸含笑,恭敬地施以道统之礼,然后指着头上的符箓冠说:“在下皇京龙宾会掌墨使者辛幼陶,从前是庞山道士,也曾拜访过牙山,刚才有一点小小的误会……”

    “误会?”卢箫心找回了慕松玄、困住了左流英,正是得意之时,对一名符箓师毫不在意,连目光都没有转过去。

    “完全是误会,我和白道友、段道友皆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我们刚才不知道左流英已与魔种融合,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们当然要与卢道友同仇敌忾,您是星落道士,肯定会原谅我们吧?”

    “喂喂喂,辛幼陶,你居然当叛徒,我和左流英为了救你才现身……”

    卢箫心稍一施法,秃子不由自主地闭嘴,可是仍不服气,冲着辛幼陶呜呜地叫唤。

    “一入魔道,再无回头之路,秃子,我亲眼见到你化为尸魔,没法帮你了。”辛幼陶叹了口气。

    “你们没有被魔种侵袭?”卢箫心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你可以检查。”辛幼陶摊开双臂,白倾带着小蒿也慢慢升起,脚下踩着如意,双手却是空空。

    “慢慢飞近我。”卢箫心命令道,目光仍然盯着慕松玄和尸魔,“他们现在完全受我控制,不会对你们造成威胁。”

    牙山道士召出一只铜镜,悬在肩上。

    三人飞向卢箫心,接受铜镜的照射,辛幼陶以敬仰的语气说:“卢道友是我见到的第一位弹剑科道士,真是大开眼界,可是您既然能控制洗剑池池水,干嘛不在昨天一开始就夺回慕松玄呢?”

    牙山道士是昨天是中午追到芙蓉山的,僵持到黄昏时分也没有控制秃子,辛幼陶所以有此一问。

    卢箫心似乎没想回答,过了一会才说:“慕松玄脑子里有一颗内丹,我原计划将他的法力耗光,这样就能干净利索地取出池水,不会再留后患。”

    “那慕松玄呢?还能活吗?”

    “当然不能,不管用哪种方法取出池水,他都会死,池水藏在他的脑子里,跟沾在外面可不一样。”

    秃子使劲儿摇头,小蒿满脸怒容,她一直忍着不开口,这时再也忍不住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466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