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七十三章 眼前的战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红红的、圆圆的果子,没有半点杂色与瑕疵,晶莹剔透像是要滴出水来。

    “我更希望将你杀死,甚至准备提前动用琥珀道士。”漆无上伸出左臂挡开褐鹿,不让它吃右手里的魔果,“你救了王后,但是六年前你在断流城给我制造了很大的麻烦,十万妖兵战死,都与你有关。你闯进妖族领地,我本该杀了你,可是龙魔劝住了我。”

    “龙魔。”慕行秋轻声重复这个名字,那个与芳芳拥有同样容貌的幼魔,或许可以说是最了解他的人,同时也是他最看不透的人,连她到底属于哪一种族都说不清。

    “龙魔在你的泥丸宫中诞生,但她与你无关,你只是一个单纯的‘住所’,她是古神派来的使者,为了帮助妖族复兴。”

    慕行秋心想,看不透龙魔的不只是自己,“你同意她的建议,决定帮我化妖。”

    慕行秋就是在龙魔的一路指引之下了解到杨清音的情况,并自愿服下化妖丸的。

    “这只是第一步,只是让你化妖并不能改变什么,妖族从来就没有过万众一心,许多妖都对我心怀不满,比如裴子函和殷胜千,只有魔才会坚定地站在我一边,因为魔族别无选择。所以,你还得变魔。”

    慕行秋此时处于绝对弱势,他不能在琥珀道士的上方施法,拥有魔化妖丹的漆无上却可以,可他还是摇摇头。“我不同意。”

    漆无上露出微笑,正常的右眼配合这笑意眯起一些,左眼中的魔化妖丹却燃烧得更加旺盛。突然间一股热浪涌出来,直扑对面的道士。

    慕行秋战斗经验丰富,立刻做出反应,可这里不是他的地盘,甚至不是妖族的地盘,在琥珀道士的影响之下,只有魔族才能施法。他的法力刚刚离开袖中的鞭子就被吸走了。

    他别无选择,只能被热浪击中。热浪迅速扩散,像一只大手将他牢牢握住,漆无上的火眼妖丹越来越大,很快就超过了巨妖王本身的大小。形成一座燃烧着的火焰门。

    慕行秋身不由己地走过去,穿过这道门。

    很热,眼前一片刺眼的红白之色,但他没有被烧着,身上的道袍和头顶的草帽依然完整。

    一道慕行秋再熟悉不过的高挑身影从对面走过来,脸上的慧黠笑容表明她是龙魔。

    “抱歉,一开始没有对你说出全部实话。”

    这是龙魔的幻影和记忆,所以慕行秋没有回答,只是听她说下去。

    “你需要这枚魔果。因为你的道根就是魔种转化而来的,它能大幅度提升你的修行,从而让你更接近真相。还能让你做成很多事情,包括拯救你所在意的人,不只是杨清音一个。相信我,你被选中走上这条路,既是命中注定,也是一次偶然的幸运。请珍惜它。”

    慕行秋被推出火焰之门,重新回到大厅里。

    漆无上与褐鹿都不见了。鲜红的魔果摆放在王座平台的一角上,离慕行秋只有几步远。

    这的确是龙魔的神情与口吻,一如既往地神神秘秘,只说半截话,慕行秋真纳闷她是怎么取得漆无上信任的。

    但他没有被说服,龙魔给出的信息实在太少了,真相、真相,他连真相到底是关于什么的都不知道,眼前一片黑暗,反而令他失去了兴趣。

    慕行秋没走到唯一敞开的铁门面前,向下俯视那座树塔,脑海里回忆魔尊正法。

    分割、破芽、生根、修枝、减花、毁果、再灭,原来这不只是比喻,而是魔族生长的真实过程。

    组成树塔的五棵魔树已经完成前六个阶段,就剩一次再灭。按照魔尊正法的描述,再灭时整棵魔树都会死掉,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它会重生,由一分裂为二。

    下方的五棵魔树将会变成十棵,如果每年经历一次,用不了多久魔树就会长生一片森林。

    慕行秋心中掠过一阵寒意,又一次想起龙魔的话。她长着人类的外表,拥有妖族的水晶心脏,但是绝无被魔种侵袭的迹象,她的立场很飘忽,明明在道士的脑子里诞生,却能得到巨妖王的信任,明明要求慕行秋无条件信任她,却不肯给出多一点的信息。

    该相信她吗?相信到什么程度?吃下魔果到底会发生什么?

    慕行秋突然发现自己正在认真思考龙魔的建议,她的话里充满了暗示,吞下魔果好像并不会变魔,还能拯救很多人,她说不只是杨清音,似乎将芳芳也包含在内了。

    芳芳的魂魄没有完全变成虚无,没准能将她召出霜魂剑,进入到一具新身体里……慕行秋怦然心动,可龙魔的话模棱两可,绝不可完全相信。慕行秋想离开这里,想追上龙魔当面问个清楚,莫名其妙地他生出一股冲动,想从塔上跳下去,看看自己在生死关头能否抵消琥珀道士的吸力,重新获得对法力的控制。

    对面的三座妖火塔突然变得明亮起来,打断了慕行秋的冒险念头。

    三塔的绿色火焰连成一片,没多久,火焰变幻形态,一处战场出现在慕行秋面前。这显然是百丈城外的妖塔传回来的画面,成群的妖兵正迈着大步向前走去,远处的一座山上有大批形迹模糊的法术飞来,妖塔无法看清法术的清晰状态,但是准确还原了妖军的反应:大团的不洁之气和妖云飘在妖兵上空,为他们提供掩护,数百条铁脊蛟龙在云气之中穿梭,体型庞大的飞妖直接冲向道统法术,背上的妖术师高举骨杖施展各种各样的妖术……

    没有声音,只有画面。

    飞妖像深秋的枯叶一样纷纷跌落,妖云和不洁之气抵抗的时间稍长一些,铁脊蛟龙甚至冲过了战场中线,然后他们就被无形的法术斩断,龙血弥漫天空,云气从中汲取力量,又多坚持了一会,但是已经无法连成一片。

    道统法术经过云气的浸染之后显露了真实形态,那是一片片的光芒,像是半透明的白色花瓣,如果没有周围的惨烈景象,这称得上是一幅美妙绝伦的画面:沾染红色妖血的花雨飘然而下,在接近地面时发生爆炸,当爆炸连成一片,就像是凭空出现了一片浪花翻涌的海洋。

    花雨散去,空中的妖云与不洁之气所剩无几,地面上再没有一名妖兵站立,甚至很难找到完整的尸体。

    后一拨妖兵继续前进,踩着尸体、趟行血水,他们好像都失去了恐惧感,不知害怕为何物,没有一只妖兵试图退出阵列,全都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不停前进。

    数量更多的妖云带着更加浓重的不洁之气护在上空,数名妖王出现了,其中一只鹰王甚至是将近二十丈的巨妖,双翅扇起大量的妖血,在妖术的协助下,这些妖血在空中飘浮,形成另一道屏障……

    妖兵一拨拨地进发,一拨拨地倒下,战场上的血气越来越明显,慕行秋没有看到妖塔吸收并传递血气的场景,但他能感觉到一股股磅礴的力量正涌入十七座妖火塔,源源不断地注入地下。

    五棵魔树组成的塔快速地向外伸展树条,生出满树的蓝色小花,旋即凋谢,再开放,再凋谢,不停地重复这个过程,却没有结出果实。

    它们开始再灭了。

    百丈城外的战斗似乎快要结束了,妖兵已经没剩下多少,再多的不洁之气与妖术也保护不了他们的安全,对面山上发出的法术总是势如破竹,在妖兵冲过中间线之后不久就将他们全都消灭。

    这时,八名疯道士出现了,他们走进遍地妖尸的战场,深蓝的道袍在一片血色当中分外显眼,他们没有飞行,速度却非常快,像是在血海中飘动。

    对面的山上没有施展法术,而是飞过来一大群道士,那是八家道统组成的联军,差不多有*百人,即使是与残余的妖兵相比,这个数量也显得很少,但他们却是胜利者和包围者,从容镇定,分赴天空与地面各处,准备打扫战场。

    八名疯道士停住脚步冉冉升起,跟着他们一块升起的是满地妖尸,大都不完整,可哪怕只是一根手指头,也挤进队伍,参与组成逐渐高大起来的身躯。

    对面的道士们显然非常吃惊,但他们没有停止,而是继续接近,不停地向妖尸发射法术,唯独放过高居妖尸之上的八名疯道士。

    一名道士横向闯进百丈城外的战场,冲着道统一方大喊大叫,慕行秋认得这是申己,可道统没有停止进攻,仍在继续接近八名疯道士。

    申己突然调转方向,冲向正在变高的尸魔,毫不留情地向站在最上方的一名疯道士射出法术——那是他的父亲申准。

    慕行秋的心提了起来,就在这时,妖火塔提供的画面消失了,大地震动,远处传来轰轰的雷鸣巨响——牙山洗剑池对妖山口发起了进攻。

    树塔不停地开花凋谢,已经积累了满地的蓝色小花,这时所有的蓝花都腾空而起,然后调头向东冲出十七座妖火塔的包围,迎战道统至宝的致命一击。

    一朵蓝色小花却一直上升,最后停在慕行秋面前,像一只蓝色的眼睛凝视着他。

    “一切都取决于你。”蓝色小花里面传出了声音,非男非女、非老非少。

    慕行秋摊开右手,发现那枚红色的魔果就在手心里,恍惚之间,他记不清这枚果子是突然出现手里的,还是自己早就从王座平台上拿过来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655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