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七十二章 魔侵牙山道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蜥蜴妖天生会飞会隐形,加上个头极小,一旦在荒野中消失,即使是拥有天目的道士也很难找到它,因此小蒿紧紧握住到手的小妖,整个晚上都没有松手。

    “放开我吧,我发誓绝对不逃。”小妖严肃地说。

    “不行。”

    “你稍微放松一点,让我把另一只翅膀拿出来,实在太难受了。”小妖做出一个苦脸。

    “不行。”

    “啊啊,我的血流不动了,我……我快要死了。”小妖脸色变得惨白。

    “哈哈,谁不知道你会改变颜色?”小蒿握得更紧。

    “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寄生妖一族的王子,我叫肥英……”

    “飞英还是肥英?”

    “肥胖的肥,巨妖王对我……”

    小蒿另一手扇了过去,“你一点都不胖,为什么叫肥英?明显是在撒谎。”

    肥英露在外面的那只翅膀嗡嗡地颤抖,委屈地说:“我姓肥,我们这一族都姓肥,跟胖瘦没关系。”突然又换上威胁的语气,“你别再打我啦,巨妖王视我为心腹,你把我弄伤了,他肯定会替我报仇……”

    啪啪啪。

    肥英的小脸红了,不是自己变幻的颜色,而是被巴掌扇的,人类的手对他来说实在太大了,这三下打得他头晕脑胀,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说话,米粒大的两只眼睛里却充满了极度的怨恨。

    小蒿对眼神不在乎,觉得自己驯服了蜥蜴妖,非常高兴,握着肥英舞来舞去,甚至凑到白倾面前,笑嘻嘻地说:“寄生妖来啦!”

    白倾被吓得花容失色,她已经醒了,正飞在空中。与辛幼陶一块联络百丈城的道士,时不时用铜镜照自己的右脸,每次都咬着嘴唇,愤恨地望向蜥蜴妖,可是当小妖凑近时,她又心惊胆战,只想逃得远远的。

    一想自己曾经被一只蜥蜴寄生在脸上,她就恶心得想吐,“杀了他,留他也是后患。”这是她第十一次做出这种建议了。

    “不。”小蒿每次的反应都一样。立刻缩回手臂,“我要留着他,只要我握得紧,他就不会再做坏事。”

    白倾没办法,她刚被这个古怪的同门小弟子救了一命,不好摆出餐霞道士的架势,只能尽量离得远一点。

    小蒿握着肥英凑近另一边的辛幼陶,“从来没人告诉我蜥蜴妖这么有趣,书上画的既可怕又恶心。”

    辛幼陶瞥了一眼。“他已经死了吧?”

    肥英软软地倒在小蒿手上,细长的舌头耷拉在外面,真的像是死了,小蒿盯着他看了一会。扬起了另一条手臂,“看我用念心锻骨拳把他救活。”

    话音刚落,肥英抬起头、缩回细舌,“刚刚睡了一觉。咱们这是到哪了?”

    他们还在夜色中飞行。

    没有左流英的帮助,辛幼陶和白倾的飞行速度可就慢多了,得花上两三天才能飞回百丈城。唯一令他们感到安慰的是,的确按照左流英的要求离得越来越远,夜色降临之后,已经望不见那个恐怖的尸魔。

    辛幼陶不停地放出速度极快的飞符,希望它们能尽快找到道士,白倾醒来之后帮他在飞符上加持法术,能够自动寻找方圆二三十里之内的传音香炉,可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百丈城外即将开战,道妖双方都提前设置了成百上千道禁制,飞符根本进不去,还在外围就被击毁了。

    辛幼陶越来越急,只能让飞符前往远离百丈城的地方,希望能找到个别不在战场范围内的道士。

    天亮了,还是没有回音,地面却频繁传来轻微的震颤,辛幼陶由急迫变得恼怒,看向小妖肥英的目光也变得恶狠狠的,“你说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肥英正蔫头耷脑地发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我说的哪件事情?”

    “魔族和疯道士。”

    “这还有假?魔族你们已经看到了,他最喜欢钻进别人的脑子里看来看去,过去几天里,这位白道士的泥丸宫他可没少拜访,发现不少秘密,原来……”

    “啊?”辛幼陶一惊。

    “闭嘴!”白倾被蜥蜴寄生就已经非常恼火了,还被魔种入侵过脑子,所有记忆与秘密都已泄露,更是奇耻大辱,她的道心本来就没有完全成形,这时更忍不住了,伸手抓向肥英,想将他杀掉。

    小蒿的动手没有白倾快,知道躲不过,马上开口道:“白道友,你被魔种侵袭了?”

    白倾心中也是一惊,手已经碰以肥英,又缩了回去,被魔种侵袭是什么后果,她一清二楚,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身子也颤抖起来。

    “白道士不算被侵袭,那只魔一直躲在头颅里,是用妖术进入白道士泥丸宫的,本身没有进去,而且秘密还是秘密。”肥英向白倾点下头,表示心照不宣。

    白倾稍稍安心,暂时按下杀机。

    “接着说,魔种施法进入泥丸宫,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怎么会知道漆无上的秘密?”辛幼陶问。

    “那只魔大概是没注意到我的存在,也可能是比较信任我,我们是一伙的嘛。反正他进入白道士泥丸宫时也带入了自己的记忆,于是我就看到两份记忆。魔的记忆我只能看到大概,但事实不会错的,他们都是近两年从望山逃出来的,历经艰险,受到疯道士魔念的吸引,来到妖都和妖山口。然后被埋在地里,长啊长,长出几枚果子。他们一会是好几只,一会又是一只,很乱。”

    肥英讲得也很乱,但是辛幼陶已经大致听懂,“全乱了,望山封闭了,魔种却跑出来了,道妖之战还怎么打?”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小蒿和白倾,差点想建议他们别去百丈城,直接逃走算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朋友们。他将这个建议压了回去,“哎,魔族要是真出来了,去哪都一样。”

    “不用担心,只是个别逃出来的魔种,往年也有,说明望山镇魔种还有效。”白倾安慰道,心里也深感不安。

    只有小蒿是真的不在意,握着肥英在眼前晃来晃去,越看越开心。“你寄生在我脸上得了,但是我要自己选位置,左边,顺着这里下来,我要鳞片闪闪发亮。”小蒿用左手在脸上划了一下。

    “别乱说,这么恶心的事情……等你玩够了,还是得把他杀了。”白倾与小蒿同为乱荆山弟子,但是从前并不熟,这时才算领教小蒿的古怪。终于明白宗师为什么愿意将她让给庞山了。

    “嗯,那是当然。肥英,你将是我亲手杀死的第一只妖。”小蒿宣布道。

    肥英吓坏了,“我改过自新。从今以后再也不寄生了,其实寄生是很难的,得你自己愿意,还得进行一次血祭。”

    “什么是血祭?”

    “就是割你的一点血。再割我的一点血,然后……”

    “别说了!我可从来没愿意。”白倾厉声喝道,她曾经长时间丧失意识。宁愿不知道期间所发生的一切。

    辛幼陶身边一直跟着一张飞符,它能接受其它飞符传回来的信息,这时突然抖动起来,辛幼陶大喜,急忙停止飞行,浮在空中盯着飞符。

    正是因为这次停止,白倾发现了身后的追踪者,立刻示意另外两人向远处望去。

    居然是两名牙山道士,可他们不是一块飞来,而是相隔两三里,一边飞一边互相施法,这可不是同门之间的较量,而是势同水火的生死搏杀。

    “尸魔呢?左流英呢?这两个牙山道士为什么……”辛幼陶由大喜转为大惊。

    “还用问,其中一个道士必定是被魔种侵袭了。”白倾冷冷地说,又对自己的三田与经脉做了一次检查,确信没有异常才稍稍放下心来。

    “沈昊?”飞符里传来小青桃熟悉的声音。

    辛幼陶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不是沈昊,是我,辛幼陶!”

    两名正在斗法的牙山道士越飞越近,辛幼陶加快语速将情况说了一遍,肥英所知不详,辛幼陶也只能说个大概,但是终于能松口气,肩上的重任已经转到别人身上了。

    “糟了。”辛幼陶正想问一问小青桃的具体位置和情况,眼前的飞符却烧着了,这不是他在祭符,而是遭到了攻击。

    两名牙山道士飞得极快,不知是谁发出的法术,片刻之后,其中一名道士中招,从空中向地面坠去。

    辛幼陶连转几个念头,做出了决定,“跑!”

    来不及了,打胜的牙山道士施展了一次瞬移法术,眨眼间就到了三人面前。

    是弹剑科的卢箫心,看上去毫无变化,不像是被魔种侵袭的样子,只是神情比较严肃,“左流英呢?”

    “他不是在跟尸魔斗法吗?你们也在那里。”辛幼陶知道想逃已经不可能了,他和白倾全是餐霞境界,加上一个吸气二重的小蒿,绝对不是星落道士的对手,只能寄望于卢箫心还是正常的。

    卢箫心取出铜镜往四周照了一遍,“左流英根本不是在与尸魔斗法,他与魔种结合了,带走了头颅,我一直在追他。”

    辛幼陶等人都不太相信这名牙山道士,向远处望了一眼,那名坠地的道士再没有起来,显然已经死了。

    “他被尸魔碰到,已经入魔了。”卢箫心平淡地解释道,“左流英应该会来找你们,咱们……”

    辛幼陶和白倾对牙山道士只是拿不准,小蒿却是一点也不相信,喊了一声“道士说谎”,扬手将右手里的肥英扔过去,“附他的身!”

    肥英刚刚解释过寄生没有那么容易,卢箫心读到过相关记载,可是仓促之间想不到那么多,白倾被寄生的样子却历历在目,心中一惊,双手捏诀,将直奔面门而来的蜥蜴妖炸成碎片。

    辛幼陶和白倾趁机同时施法,带着小蒿向地面的森林飞去,希望借助树木的掩护能够躲开牙山道士。

    卢箫心大怒,“左流英,快给我出来!要不然我杀死你的小跟班。”

    辛幼陶等人再无怀疑,被魔种侵袭的道士其实是卢箫心。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