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七十一章 节点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山口和百丈城外是两处决战之地,集中了绝大部分妖兵,连接两处战场的妖塔林里,守卫稀少,在一座塔的第五层,殷不沉莫名其妙地浑身一激灵,走到墙边,双手抱头蹲下,一声不吱。

    小青桃和申己刚刚施法在半空中安置好一颗骷髅头,这时都扭头看向殷不沉,不明白他的举动有何用意,申己警惕地取出法剑,他对半妖可不太信任,要不是被首座禁止上战场,他绝不会来这里建造什么“节点塔”。

    小青桃伸手指了指外面,申己点点头,他也听到了,一阵风刮过,空中传来轰轰的雷声,风雷过后,两人都嗅到一股淡淡的海水腥味。

    “我父亲在召集全体蛟龙奔赴战场。”殷不沉抬起头,脸色苍白,湿漉漉的眼睛里似乎有泪珠在晃动,却迟迟不肯流出来,“他没有叫我。”

    半妖的悲伤引起了小青桃的同情,“蛟王大概是……不想让你上战场冒险。”

    殷不沉摇摇头,“父亲根本不认为我是铁脊蛟龙,当然他也没错,别的蛟龙都是从蛋里孵出来的龙形,我是母亲怀胎十月生下的人形,唉,可父亲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干嘛不一开始就杀死我呢?”

    小青桃的同情更多了,“蛟王心里肯定还是有点舍不得你。”

    殷不沉感激地露出一丝微笑。

    父亲对申己来说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他现在只关心一件事,“这样就行了?这颗魔头是十几万年前的遗物,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殷不沉站起身,擦去一直没有流出来的眼泪,打量那颗骷髅,“当然能用,所有魔族遗物都是十几万年前的东西。骷髅算是上等宝物了,不过……”

    “不过什么?”申己眉头微皱。

    “这上面被加持了太多的道统法术,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效果。”

    骷髅比普通的人类头颅大了一圈,没有下腭,上面有一些字迹和印记,脑门上镶嵌着一块方形的铜片。这是申家的藏品之一,当年被其他道统的申家人借走,没有毁于老祖峰之战,经历无数代道士的研究与摩挲,的确蕴含了大量法力。

    “就这个了。我们家可没有刚从地底下挖出来的魔族遗物。”申己冷淡地说,天就要亮了,战争即将开始,他却在这里与一只半妖在改造一座很可能毫无用处的妖塔。

    “别着急,让我试试。对道统这是十几万年的延续,对我们妖族来说,这是一个新时代,连妖术都是新的,谁也预料不到稍加改动之后的效果……”殷不沉摆脱了被父亲遗忘的悲痛。走到骷髅前方,伸出一条细瘦的手臂停在骷髅上方,挽起袖口,嘴里快速地念着什么。

    手臂上疤痕累累。像一条条虫子趴在上面,这是他经常施展妖术的结果。

    半妖的咒语念完了,一道伤疤突然裂开,滴出大量鲜血。落向骷髅目头顶,殷不沉全身颤抖,却坚持了好一会才挪开手臂。瘫倒在地上,将手臂放在嘴边来回舔舐,喉咙里发出呜呜声。

    “这就好了?”申己问,没感觉到妖塔有什么变化。

    “差不多了,待会……”

    轰!

    整个大地都在震动,一团劲风冲进妖塔,挟带着大量沙石与不洁之气,殷不沉翻身滚到墙边,小青桃和申己却同时神情一变,快步走到窗边向南方遥望。

    “打起来了。”申己喃喃道。

    天边微亮,夜色依然占据上风,不洁之气笼罩整片妖塔林,两名道士望不见远方的情景,但是能看见塔林里的变化:塔身上的妖物在跳跃,头颅、眼珠、兽角、骨片、翅膀、鳞片等等稀奇古怪的东西,都像活了一样拼命地上蹿下跳,原本缓慢飘动的不洁之气像疯了一样聚集旋转,形成一股股旋风,在塔林里横冲直撞。

    小青桃立刻取出传音香炉,“需要动用节点塔的时候,沈昊会通知咱们。”

    “我想是用不着的。”申己轻叹一声,即使他亲手参与改造节点塔,对它也没有多少信心,“我敢打赌,午时之前战争就结束了。”

    小青桃笑了笑,她跟申己不熟,对那张与申庚极为相似的脸孔还充满了憎恶——她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自己敢与之吵嘴的二良,自然也忘不了杀死他的人。

    太阳在慢慢升起,妖塔林里的异动越来越明显,飞沙走石不停袭来,申己施展了几道禁制法术将它们挡在塔外,还放飞了几只千里眼去观察战场的情况,一直没有回音。

    “你为什么……”小青桃实在忍不住了,各种焦急心情汇集在一起,让她必须说点什么,“为什么要变成这个样子?”

    申己微微一愣,目光仍然投向塔外,似乎很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好一会才说:“为了我母亲。”

    小青桃后悔自己多嘴了,杨宝贞宠爱儿子申庚,甚至甘愿为他违背道统戒律,以至被夺丹去念,可即使失去了神志,她仍然记得那个惹下大祸的儿子。

    “还好,母亲永远也不会知道申庚的下场了。”申己补充了一句,申庚已经被关进拔魔洞,杨宝贞的一切努力与牺牲全都付诸东流,幸运的是她的世界已经停止,听不进这个消息了。

    “嘿,我也做过同样的事,为了更像我父亲……”缩在墙边的殷不沉以为找到了同病相怜者,可是申己扭头给予他的是两道冷酷目光,他急忙闭嘴,知道在这名道士面前还是不要多嘴多舌为好。

    香炉里突然升起一股青烟,小青桃马上示意申己看过来。

    “道统正在大获全胜。”里面传来沈昊冷静的声音,“妖云和妖塔一开始造成了一些困扰,注神道士一出手,就都被毁掉了,至少一万名妖兵被杀,可他们还在不知死活地冲锋,我猜再有两三次冲锋妖兵就会退缩,道统则要进攻。过半个时辰。没什么事情发生的话你们就回来吧。”

    小青桃回以一连串的嗯,脸上露出放松与欣喜的微笑,不管怎样,她还是站在道统一边。

    “铁脊蛟龙参战了吗?”殷不沉问道。

    香炉里没有回答,青烟消散,对话已经结束,沈昊肩负重要职责,没工夫搭理一只半妖。

    “哎,反正他们都不认为我是铁蛟之后,谁管他们死活。”殷不沉嘿嘿笑道。突然站起身,又一次走到骷髅面前,观察了一会,急迫地说:“去掉禁制,全去掉。”

    申己等了一会才去掉自己设下的重重禁制,沙石与不洁之气蜂拥而入,申己和小青桃只好也站在墙边,以铜镜在鼻子前面造出一小块干净的区域。

    殷不沉是半妖,对不洁之气习以为常。狂风与沙石却刮得他东倒西歪,但他仍坚持站在骷髅附近,狂喜地大叫:“成了!成了!我造出了节点塔,哈哈。豪常青,你的秘法被我……”殷不沉忽然想起豪氏兄弟已经死了,不由得大失所望,转向两名道士。“快瞧,战场血气正在传递。”

    小青桃和申己都看到了,骷髅头顶已被殷不沉的血浸染。吸取到血气之后整个都变得赤红,表面的血像是沸腾一般跳跃着,很快,骷髅似乎被融化成了血头,形态千变万化,却一滴也没有落下,风沙与不洁之气对它也没有任何影响。

    “每座妖塔都能吸取血气,可是只有节点塔能将血气隔着很远距离传递给另一座节点塔,这座塔非常完美!”

    殷不沉兴奋至极,两名道士却只是安静地站立着,因为这条血气通道的存在,漆无上才会命令妖兵不停地发起自杀式冲锋,这正是道统所希望的局面,他们没有必要干预,除非那个最不可能的结果出现——牙山洗剑池竟然败给琥珀道士——他们才会将血气转移。

    沈昊再次传音已是半个时辰之后,“道统要发起反击了,攻下妖都之后将会趁势北进,整个妖塔林都会被摧毁,你们没必要留在那里了,快出来吧,不要被误伤。”

    稍作停顿,沈昊继续道:“妖族真是疯了,居然将八名幸存道士推进了战场,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挡住道统的进攻吗?申己,我们会将你父亲和其他人都救出来,道统对此已有安排。”

    “嗯。”申己平淡地回应了一声,到了这种时候,他反而不肯表露救父的急迫之情了。

    事情就是这样,没什么可等的了,小青桃收起香炉,对殷不沉说:“你跟我们一块走吧,这里很就会变成废墟。”

    “走?就这么走了?”殷不沉十分不情愿,这是他的成就,实在舍不得放弃,眼珠转了转,“慕行秋说……”

    “你不想走,可以留下。”申己对带走这名半妖不是特别热心。

    “你们去哪我去哪。”殷不沉急忙道。

    申己看了一眼沸腾的血头,决定就将它留在这里,申家不缺这一件摆设。

    小青桃已经召出星陨如意,腰间乾坤袋里的香炉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而且发出阵阵灼热,小青桃惊讶地取出香炉,“沈昊?”

    “不是沈昊,是我,辛幼陶!”香炉里的声音充满了急迫与惶骇,好像少说一个字就会死掉似的,“太好了,总算找到你了,我想联系沈昊,可是我的符箓不太好用,找不到他,你在哪?”

    “我在妖塔林里。道统正在和妖兵决战,你找沈昊做什么?你们找到秃子了吗?左流英治好你……”

    小青桃本不想问最后一句的,结果辛幼陶比她更急,直接打断她,“已经打起来了?糟糕透顶,马上告诉沈昊,妖兵里藏着魔族,就是那几名道士,他们能够吸附尸体的力量,千万不要靠近!”

    “哪几名道士?”

    “当年在老祖峰幸存下来的道士,听说都已经疯了,他们体内有魔种……糟了……”

    辛幼陶的声音消失了,他在中途与慕行秋等人分手,没去过百丈城,所以不知道有八名道士幸存,更不知道申己的父亲也在其中。

    塔内的两名道士互相看着,申己突然冲出窗口,疾驰而去,小青桃双手抓住香炉,一遍遍地联络沈昊和其他道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