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六十九章 小妖的求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芙蓉山。``

    数十具残破的尸体组成了一具高大的躯体,最上面顶着一颗小小的脑袋——秃子即使将所有头发都蓬松开,也还是显得渺小,绿色的眼睛扫来扫去,双臂像盲人一样四处摸索,手臂分别由两具尸体连接而成,本该是手掌的地方代之的是兽妖的头颅和乱舞的双手。

    在场的道士们也算是见多识广,在书本和实践中对各种各样的妖族都有所了解,可是像这样的景象还是把他们吓了一跳,一边施展法术一边后退,虽然脚踏实地是最佳的施法姿势,可大多数道士还是飞了起来,觉得这样更安心一些。

    辛幼陶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符箓、五行法术全忘在了脑后,转身就想跑,可是看到不远处的小蒿居然一动不动,他又停下了,转而想到站在自己前面的是一名注神道士,放眼望去,哪里还有比这更安全的地方?他胆战心惊地向前迈出两步,扭头冲小蒿挤出一丝微笑。

    “哇,这就是魔族吗?真是威风,可是比我的想象还差一点。”小蒿仰着头,不仅不害怕,目光中似乎还有几分崇敬之意。

    数十名牙山道士们迅速汇集在一起,放弃了包围之势,弹剑科卢箫心抬起手,示意弟子们住手,厉声道:“攻击早已死去的尸体有什么用?魔族早就死绝了,这只是一只逃出来的魔种,借助慕松玄的头颅再造了一具不成样子的身体,没什么可怕的。”

    卢箫心嘴里说着,手上也不闲着,与另一名牙山星落道士一块施法,各自抛出十几件法器,围绕尸魔造出一个半球形的护罩,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站在尸魔对面的左流英也被笼罩在其中。

    “都小心点。不要被魔种侵袭,哪怕只是沾染到一点——你们都知道后果。”卢箫心提醒道。

    后果不是成为魔族傀儡就是修行被废,哪一种都是生不如死,他们可不像野林镇少年那样有神魂相助。

    “是。”道士们齐声应道,也都取出法器自保。

    尸魔对道士们的举动全不在意,他在观察自己的新躯体,突然发出一声怒吼,显得很不满意,冲地上的左流英喝道:“你破坏了我的计划!”

    数具尸体互相缠绕组成的大脚向道士踩下来。

    左流英抬起一只手,尸魔的脚停在了半空中。僵持片刻,妖尸上的手脚开始延长,肌肉撕裂,血水像暴雨一样倾泻而出,片刻之间就将左流英全身浇透。

    辛幼陶惊愕不已,连退十几步才停下,又看了一眼小蒿,心想自己怎么也不能比这个小姑娘更胆小,忍住飞到空中的冲动。笑道:“魔种可上当了,首座哪有这么好对付?”

    魔脚踩了下去,下面却是空空如也,道士原来站立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左流英消失了。尸魔恼怒地挥舞着手臂,原地转动,血污与粘液四处飞溅,撞在牙山道士设置的护罩上顺势滴向地面。突然整个身躯僵在那里。

    秃子眼中的绿光消失了,开口说话,声音是他自己的。语气却严肃得与他的性子完全不同,“离开这里,全都离开,越远越好。”

    地上昏倒的白倾被一股力量抛出护罩,小蒿伸出双手将她接住。

    绿光恢复,尸魔又手舞手蹈起来。

    这显然是左流英通过秃子发出的提醒,辛幼陶如释重负,终于不用硬着头皮留在这里了,与尸魔相比,疗伤已经不那么急迫了,可让他惊讶并敬佩的是,小蒿仍然镇定自若,冲着尸魔说:“魔族要是都这么笨,道统就不用害怕他们了。”

    “左首座让咱们离开,你还不走?”辛幼陶气愤地问,因为小蒿的胆大,他一直不好意思逃走。

    “我早就想离开了,可是我不会飞啊,总不能撒腿跑吧,那也太不像道士了。”小蒿无奈地说。

    辛幼陶一拍脑门,埋怨自己的愚蠢,小蒿才是吸气二重,连主法器都没有,根本不能飞,这一路上都是被左流英施法携带着,他一时紧张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急忙跑过去,祭出自己写的几张纸符,抓住小蒿的胳膊,带着她和白倾升上天空,飞出一里有余才停下。

    两人回身望去,尸体还在原地舞蹈,牙山道士却没有听从左流英的提醒离开,反而再次散开,形成包围之势。

    “喂!你们还不跑?左流英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小蒿大声喊道。

    左流英劝不动的人小蒿当然更劝不动,辛幼陶离尸魔远一点,脑子也开始正常转动了,“他们还想拿走秃子呢,不会离开的。真是奇怪,魔种早就能组成身躯,干嘛要等到现在?他说左流英‘破坏了他的计划’又是什么意思?”

    “要过去问问吗?”

    辛幼陶急忙摇头,“还是听首座的话,离得越远越好。唉,真是倒霉,每次只要是跟慕行秋出门,必然是九死一生。”

    “挺有意思的,是不是?”小蒿兴致勃勃地问。

    辛幼陶哼了一声,“等我摆脱生命危险之后,再告诉你是不是有意思吧。”

    三人又飞出一段距离,小蒿看着怀里的白倾说:“白道友平时很在意容貌,等她醒来肯定会吓一跳。”

    白倾右半边脸上的鳞片已经脱离飞去了,留下一大片粉红色印记,整张脸呈现两种颜色,的确大大影响她的容貌。

    “总有办法去掉,而且她是道士,应该能接受这种事,庞山有一位孟元侯孟都教,半边脸都是伤疤,他都不在意。”

    小蒿点点头,突然大声叫道:“白倾、白道友,快醒醒!”

    辛幼陶又被吓了一跳,正想阻止小蒿,却见白倾右脸印记颜色迅速变深,心中一惊,急忙向地面落去,与此同时用空闲的一只手接连祭出七张纸符,阻挡妖术的进攻并唤醒昏迷的白倾。

    辛幼陶的祭符风格就是挥霍。能用一张符解决的问题至少要用三张,往往适得其反,可这一次他的过激反应却很有效,一群蝴蝶似的鳞片在法术的强迫下显出了形态,正试图与白倾的脸颊融合,再次附身。

    白倾也被唤醒了,她已经被寄生妖附身好几天,骤然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某人怀中,眼前鳞片飞舞。不由得失声尖叫,全忘了自己是一名乱荆山道士。

    刚一落到地面,辛幼陶就松开小蒿向后退去,手忙脚乱取出六七张纸符,可那些鳞片离白倾太近,以他的实力,无法施展精准的进攻法术,只能冲小蒿大叫:“放开她!”

    小蒿却另有想法,左手扶着白倾。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那些鳞片,嘴里还安慰道:“别怕,有我在呢。”

    鳞片共有三四十枚,小蒿只能握住一部分。可这些鳞片显然是一个整体,在她手里像鱼一样拼命挣扎,白倾仍在尖叫,好像十分疼痛。无法自行站立。

    辛幼陶佩服小蒿的胆量,立刻换了几张纸符,随手祭出。这回全是辅助符,能大幅提高小蒿的力量和对妖术的抵抗力。

    小蒿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觉得手里的鳞片挣扎得不如刚才激烈,“投降吧,小家伙,不准再欺负白道友。”

    小蒿猛地扬起手臂,将鳞片举过头顶,白倾惨叫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活生生扯掉,又晕了过去。

    鳞片无法逃脱,拼命扭动了一会,变成一只七八寸长的蜥蜴,全身密布细小的鳞片,头尾俱全,背上却生着一对膜状翅膀,一边的翅膀被小蒿握在手里,另一边不停地扇动,开口说出人类的语言:“放开我!”

    “哈哈,好可爱的小东西,快来瞧,他的脸还有点像人呢。”小蒿开心地说,高举小妖,冲着阳光仔细观看。

    辛幼陶这回是真心佩服小蒿了,道士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可是都尽量远离妖魔,没几个人敢向小蒿这样伸手就抓妖,还觉得对方长得“可爱”。

    左流英也是一个另类,他平时甚至不愿接近道士,为了跟魔族争斗,居然愿意钻进妖尸组成的身躯里,辛幼陶只是想一想就打个了寒颤,回头望去,远处的尸魔已经突破牙山道士设下的护罩,正用头顶的魔眼发射红光,力量比之前强大许多,逼得数十名道士不停散退,左流英却不见踪影。

    “把小妖杀死,咱们快走吧,这里可不够远。”辛幼陶催促道,心里就记着左流英的那句提醒——跑得越远越好。

    “你扶着白道友,看我用念心拳法把这个小家伙撕成两半。”小蒿虽然觉得这只妖很可爱,却没有因此手下留情。

    辛幼陶觉得施法杀妖更稳妥,可小蒿已经控制住蜥蜴妖,说话语气又那么镇定,他不由自主受到影响,走过去用一条手臂搀着白倾,另一手仍然攥着几张纸符。

    小蒿腾出双手,刚摆了一个架势,蜥蜴妖开口了,寄生妖的力量大都来自宿主,本身不是很强,经不住道士的拳法,“等等,别杀我,我有话说。”

    “哈,想求饶吗?说来听听,当心,这可是第一次有东西向我求饶,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可是要下狠手的。”小蒿向辛幼陶眨下眼睛,表示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中。

    蜥蜴妖略具人形的小脸微微一呆,“魔族真的回来了,我们本来想骗那些牙山道士上钩的,通过头颅……”

    “他叫秃子。”小蒿马上纠正道。

    “……通过秃子将魔种送进牙山洗剑池,没想到计划被你们破坏了。”

    “这也叫求饶吗?我不满意。”

    小蒿手上用力,蜥蜴妖吱吱地叫了两声,唯一能动的翅膀使劲儿扇动,“还有还有,我还有更重要的消息,漆无上强迫几名道士入魔,利用他们吸引从望山逃出来的魔种,那几名道士都被魔种控制了,能够聚尸成身,化成尸魔,死者越多他们越强大。”

    “天呐!是那些在老祖峰幸存的道士。”辛幼陶大叫一声,“道统正集结军队要与妖族开战,准备救出他们——这可中计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