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六十八章 衰弱的巨妖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祖峰故地被妖族称为妖山口,完全变了一幅模样,没有山峰,没有山谷与村庄,只有一条望不见尽头的宽阔壕沟穿越群山,沟内流动的不是河水,而是浓稠得如同糖浆一般的不洁之气。

    这里的妖塔最为密集,几乎是一座挨着一座,十七座特别高大的妖火塔围成里外两圈,成为妖山口的中心。

    慕行秋辨认了好一会才弄清大至方位,在密集的塔林中找出老祖峰、镜湖村、仙人集的旧址,那些妖火塔就建在后山思过崖的位置上,笔直的山崖已经消失了,孟元侯所化成的琥珀道士大概就深藏于妖火塔之下。

    “变化真大。”兰冰壶飞在慕行秋身边,轻声感慨,“过去咱们都觉得老祖峰会跟祖师塔一样永存不毁,现在老祖峰已经没了,祖师塔还能存在多久?”

    “道火不熄。”慕行秋用这四个字回答。

    “呵呵,你想说道统至宝没了,道士还在,等道士也没了,精神还在,这么说来,咱们跟失去形体被关在虚空里的魔族也没有多少区别。”

    “你只想你自己,并不关心这些事情,何必说它呢?”

    “就算是一条狗活了几百年,吠声里也得有点玄奥的意味,何况我曾经是一名道士。”可兰冰壶的“论道”还是结束了,她指着前方的妖火塔,“到了。”

    妖火产生的热浪迎面扑来,将慕行秋和兰冰壶包裹其中,然后像一只巨手突然缩了回去,将两名人类抓进妖火塔最里面一圈。

    中间还有一座塔,与成片的妖塔相比,它太矮小了,只有三丈高,并非砖石堆砌。而是由几颗树相互纠缠而成,外面没有悬挂任何妖物,只是布满了鲜嫩的绿色小圆叶,与周围的翠绿妖火相得益彰。

    “据说这座树塔长大之后妖族就能无敌了。”兰冰壶用疑惑的目光打量这座塔,“它会不会是琥珀道士的变形?”

    慕行秋对此一无所知。

    又一股热浪袭来,这一回慕行秋和兰冰壶被移进了一座妖火塔的内部,塔外火势强大,里面却非常凉爽,骤然失去满眼的绿色,慕行秋一时有些不适应。过了一会才看清塔壁全是铸铁,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光线幽暗而跳跃,使得那些铁疙瘩像是在蠕动。

    “我不喜欢这种进塔方式,更不喜欢塔里的环境,这就像……被一条蛇吞进肚子。”兰冰壶顺着旋转的楼梯往上走,不客气地做出点评,“习惯了道统的精致,还真不适应妖族的粗糙。不过这只是时间问题,妖族强大了,自然也有精力完善细节。”

    走过九十九级台阶之后,兰冰壶在一扇门前停下。“我一度以为我的预言会应验在你身上,现在看来这是一个错误,念心科的复兴可能与你无关,你肩负的是另一个未来。”

    不管她说什么。慕行秋都不回答。

    兰冰壶推开门,两人一先一后走进去。

    这是一座黑铁浇铸而成的圆形大厅,高大、宽阔、阴暗。这三个词足以形容它最重要的特点。

    大厅中间耸立着一座与地板融为一体的四方形平台,台上安置着一张奇特的王椅:左半边是枯木,右半边是枯骨,两者的颜色颇为相似,都是灰白色,横七竖八地搭在一起,好像随时都会散架。

    “这张椅子坐上去肯定极不舒服。”兰冰壶远远地打量那张椅子,右手一翻,多出一把青草来,递给慕行秋,“拿着。”

    “干嘛?”

    “有用。”

    慕行秋伸出手掌接过那一小把青草,发现它们很普通,没有附着任何法力或是妖术。

    “我的任务结束了。”兰冰壶微微一笑,转身退出大厅。

    大厅四周的墙壁上均匀地分布着数十道门户,兰冰壶是从另一扇门离开的。

    慕行秋托着青草等了一会,王座平台后面传来了嗒嗒的响声,很快,一头褐色的鹿慢慢走过来,它的一条腿有伤,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皮毛极为光滑,像缎子一样披在身上,随着它的走动而闪烁奕奕的光芒。

    褐鹿走到人类面前,抬鼻嗅了几下,然后用舌头将他手心里的青草卷进嘴里,细致的咀嚼,虽是头鹿,却颇有几分优雅气质。

    “她还认得你。”威严的声音从王座那里传来,好像这句话是来自神的恩赐,声音在大厅内回荡了一会,王座上才露出身形。

    这不是慕行秋记忆中的漆无上,既没有伟岸庄严的人类身躯,也不是横贯天空的巨狼形象,而是一个蜷缩在骨木王座上的干瘦男子,身上穿着过于宽松的黑袍,长发披散着,没有王冠一类的头饰。

    但他的确是漆无上,一只完好的眼睛盯着客人,另一边的眼眶里转动的不是眼球,而是一团火,赤红色的火,中间偶尔闪现一点翠绿,像是眼眸。

    慕行秋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冲动,他想召出霜魂剑,就在妖军的中心,就在大厅之内,将巨妖王漆无上杀死在王座里。

    如此一来,所有问题都将解决,妖军会被彻底击败,永远也不会产生所谓的妖族强者,琥珀道士也会被道统夺走,有高等道士帮助,孟元侯没准能够重获新生。

    一道杀戮的法术将能产生一连串的好处,唯一的坏处是他可能再也得不到化妖丸,可此时此刻,他无法保持化妖所必须的中立之心,完全像道士一样对斩妖充满了渴望。

    慕行秋绕过褐鹿,向前走出十余步,“我来了,也已经吃下化妖丸。”

    “我知道,王后能嗅出你体内的妖气,而我能嗅到你的杀心。”

    “杀死你会让事情变得简单。”慕行秋做好了准备。

    漆无上笑了,那笑声在大厅里来回激荡,像是不停拍打岸边岩石的海浪,“嗯,我是巨妖王,百万妖族独一无二的领袖,杀死我会让妖族重新回到四分五裂的状态。对道统来说,事情的确会变得简单。可是等一会,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褐鹿跟上来,在慕行秋身上嗅来嗅去,不知是在寻找更明显的妖气还是更多的青草。

    “你想将我完全变成妖?”

    “我希望如此,但我做不到,化妖之术漏洞太多,用在灵兽身上尚且很难成功,你是道士,化妖会更难。那取决于你的努力,而不是我。”

    漆无上像一只展翅的蝙蝠,从平台上飞下来,站在地面上的巨妖王弯腰驼背,比慕行秋矮了半头,褐鹿立刻跑到他身边,亲昵地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我的至受,唯有因为她我曾经犹豫过,最初选定的送丹者并不是她。但她不允许别的妖享受这份荣誉,她说‘这是一个冒险计划,成功机会本来就不大,如果再加入一个你无法完全信任的妖。机会就更小了,让我来,我不能坐在这里等待你的消息,那会让我备受煎熬。我宁愿死在你的嘴里’。可计划比握在手里的水还要狡猾,一切都变样了,她没死。却永远也不能恢复从前的模样。”

    “你可以给她一枚妖丹,你不就是通过这种方式重获人形的吗?”慕行秋知道,漆无上并非无缘无故地讲述往事,他在慢慢揭开一层层的面纱。

    漆无上摇摇头,手指在自己衰弱的身躯前划了一圈,最后指向那只火眼,“你为这是断流城之战造成的吗?不,这是我得到强大妖丹的代价,它在惩罚我,这样的妖丹我怎么可能给我的王后?”

    慕行秋盯着那只燃烧的火眼,心脏突然怦怦地剧烈跳动起来,好像有一种熟悉的威胁再次悄悄来到身边,可他想不起上一次威胁的具体情况。

    “妖丹在控制你?”

    “不,我们是互相折磨,它不适应我这副躯体,我也不习惯它的炙热,它每时每刻都在燃烧我的脑子,让我无法入睡,让我永远保持清醒。我做到了,六年多了,我从来没有睡过一觉,连打盹都没有过,我的脑子越来越清醒,我的身体却越来越衰弱。”

    “如果你是道士的话,我会说你炼体的基本功没有打好,心境也不够稳固,内丹的实力超出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道统把这叫做力劫,力有不逮之劫。”

    “力劫?道士碰到力劫的时候会怎么做?”漆无上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立即停止修行,首先炼心,然后炼体,最后才是炼丹。”

    漆无上想了一会,“还是老一套,道士能等,我可等不起。来,我让你看一件东西,结束这场会面,我已经厌倦了。”

    铁壁上的一扇门自动打开,外面不是楼梯,而是绿色的妖火,火焰向两边让开,露出的是一片空间——这扇门更像是窗户。

    漆无上走到门口,向地面俯视,褐鹿紧随其后,却不敢靠得太近。

    慕行秋也走过去,站在门的另一边,低头望去,看到了那座低矮的树塔,还有塔尖上站立的蛟王殷胜千。

    蛟王的双腿被树枝与藤蔓紧紧缠住,他仰起头,冲着高处的漆无上大声喊道:“巨妖王,停下来吧,你在将整个妖族引向灭亡!”

    “他什么都不知道,却自以为知道许多,他对你透露的消息没一句是真相。”漆无上还是查出了谁在通过妖塔与慕行秋对话。

    “真相是什么?”慕行秋突然又感到那股熟悉的威胁临近,这次的来源不是漆无上的火眼,而是外面的那座树塔。

    漆无上长叹一声,“魔族回来了,我快要没用了,你却有大用,一副被魔种侵袭磨砺过的身躯,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