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失常的头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乱荆山道士白倾满面怒容,右脸上的鳞片像是一枚枚磨光了的纯钢箭头,令她的怒容增添了几分狰狞,可她紧握秃子头发的手臂在微微颤抖,表明她已处于强弩之末,快要坚持不住了。

    “谁也别想将慕松玄抢走!”白倾厉声喝道,与她平时淡然之中带一点高傲的语气截然不同,“牙山不行,庞山也不行!”

    左流英曾经去过乱荆山,白倾认得他,却不知道他已经退出庞山,面对一名注神道士,她却毫无怯意,反而被激发出更强烈的斗志,同样也与平时的她甚至与所有的低等道士截然不同。

    秃子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干呕,又像是喘粗气,面对三位熟人,他一个也没认出来,完全被白倾所操控,她的手臂一转,秃子额上的魔眼立刻射出一道红光。

    近看时这红光威力更加强大,周围的空气发出嗤嗤的响声,好像都被烤化了。

    白倾与左流英相距不过三十余步,对一道法术来说就相当于近在咫尺,红光转眼就到了左流英身前,穿透他的胸膛继续前进。

    站在更后面一些的辛幼陶和小蒿都吓了一跳,分别向两边跳让,眼看着红光从两人中间射过去。

    左流英不可能这么容易中招,辛幼陶惊吓过后更-一-本-读-小-说-担心的是秃子,大叫道:“秃子,你不认得……”

    话没说完,红光对着辛幼陶射来了。

    可这一次的红光十分乏力,离辛幼陶尚有十余步就不再前进,末端吞闪不定,像一只在牢笼中奋力挣扎的恶犬,最终只能屈服。

    红光消失了,白倾脸上的怒容更加明显,声音却变得软弱无力,“谁也……别想……抢走秃子!我要……把他送到……乱荆山……宗师和首座……”

    “能帮助你的人不止是乱荆山宗师和首座。”左流英开口了。刚才那束红光从他胸膛穿过,对他却没有半点影响,他也没有做出反击,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乱荆山道士,就让她的法力迅速减弱。

    越来越多的道士飞过来,或浮在空中,或落在地上,将小山头团团包围,辛幼陶扫视一周,发现共有三十四名牙山道士。不由得暗地里砸舌,牙山为了找回秃子真是不遗余力,左流英已经退出道统,还敢与牙山对抗吗?想要吸出自己的体内的怒海潮水滴,是该指望左流英还是该讨好这些牙山道士?

    辛幼陶脑子里生出一连串计划,每个都不理想。

    左流英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在意,只是盯着白倾的眼睛,目光毫无特异之处,白倾却无法避让。脸上怒容也在慢慢消失,甚至忽略了包围自己的众多牙山道士,“你……能帮我?”

    “嗯,先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要你亲口说出来。”左流英的声音跟他的目光一样平淡。

    空中的一名道士插口道:“牙山也能帮你去掉脸上的……”然后他噎住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剧烈地咳嗽起来,弯着腰不停地敲打胸膛。

    弹剑科的卢箫心就站在这名道士附近,冷冷地看了左流英一眼。知道是他暗中施展了法术,于是做出手势,示意牙山弟子暂时都不要说话。

    那名道士多嘴的时候。白倾的目光有一点飘移,这时又回到左流英的眼睛上,慢慢说道:“秃子的头内有洗剑池的一滴水或者几滴水,申忌夷想将他偷偷带走,被我抢得先机。我带秃子回乱荆山,可是在路上遇到了妖兵,数量很多,我们逃不掉。然后……然后……”

    “你是道士,用你的道士之心去看待这一切。”左流英说。

    白倾虽然是餐霞境界,还没有建立起牢固的道士之心,但她点点头,受到了鼓励,“妖族强迫我吃了几种药,对我施展妖术,让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几只妖?几种药?几种妖术?”

    “七、七只妖,应该是十一种药丸,他们没说名字,他们一起对我施展妖术,就一种。”白倾慢慢地能够冷静回忆自己的遭遇了,正常的半边脸上露出极度惊恐的神情,“许多血飘在我眼前,好像有刀在割我的皮肤,把我的骨头一根根地挑出来,我想叫却叫不出来,只能尽量存想,保护我的内丹。”

    “你做得很对。”左流英的鼓励在外人听来过于冷淡了,对白倾却有奇效,她那半张惊恐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微笑。

    “然后我昏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右脸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他们把我和秃子放了,说是让我给乱荆山捎口信,妖族大军还要向南方进攻。”

    “你为什么要停在芙蓉山?”

    “因为秃子,他不知道怎么了,总说自己是妖不是人,我们在路上碰到一群妖,他就跟人家攀谈,还施展了几道法术,那些妖就叫他魔眼大王,他特别高兴,说什么也不往前走了,说是要占山为王,从此只当妖。我拗不过他,只好跟他先在这里歇脚。这叫芙蓉山吗?妖族都叫它鬼哭山。”

    秃子还被白倾握在手里,头发里的魔眼发不出红光,令他十分气愤,牙齿磨得硌硌直响,不停地摇晃,好像脑子里藏着一只暴躁的野猫。

    山头躺着数十具尸体,都是他收下的妖族“喽啰”了。

    左流英瞥了秃子一眼,继续盯着白倾,“说下去。”

    “今天中午的时候牙山道士找上门来,说是要带走秃子,我不同意,因为我是乱荆山弟子,碰到这种事必须先征得宗师或者首座的同意,可牙山道士非常蛮横,动手要抢秃子,我们就打起来了,打着打着……你们就到了。”

    空中的卢箫心哼了一声,显然对白倾的讲述很不赞同,但是没有开口辩驳。

    白倾听到了那声轻哼,跟左流英交谈之后,她越来越清醒了,昂首道:“就是这么回事,我说得简单,但是并无虚辞,我愿意接受控心术的检查,但得是左首座亲自施法,不能是牙山道士,他们心怀鬼胎,我不相信他们。”

    众多牙山道士虽未开口,脸上却都露出怒意。

    “我已经退出庞山,没有资格对道士施展控心术,我相信你,这就够了,把慕松玄交给我,或许我能把他治好。”

    白倾慢慢伸出手臂,马上又缩了回去,“既然你已经退出庞山,我更不能把秃子交给你,你带我回乱荆山,让宗师决定秃子该交给谁。”

    “为什么不让慕松玄自己做决定呢?他不是法器,是一个人,还是庞山弟子。”左流英说。

    “不行,他做不了决定。”白倾突然抬高了声音,“申忌夷对他施过法,妖族也对他动过手脚,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一心想要当妖,我要把他带回乱荆山。”

    左流英没有开口,现在人人都能看出来他在默默施法,像是在寻找妖术的痕迹,又像是已经与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斗在了一起。

    秃子的磨牙声停止了,蓬松的头发缩回去一些,张着嘴神情茫然地看着左流英。

    “停下,不准你对秃子施法。”白倾厉声道,举起秃子,将魔眼对准左流英,红光又一次射出来。

    左流英抬起右手,用三根手指拈住红光末端,口中念念有辞,红光在他的手指里消失,再也不能前进,也无法收回。

    白倾大惊,接连变招却都没办法摆脱困境,连手臂都不能放下,坚持了一会,她屈服了,“我把秃子交给你,你要小心,他跟从前不太一样。”

    “我会小心,你松手吧。”

    周围的牙山道士们都看向卢箫心,头颅一旦落入左流英手里,想夺过来可就更难了,卢箫心也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轻轻摇头,不到无路可走的地步,他不想再与注神道士发生冲突。

    白倾极慢极慢地松开手掌,好像她放弃的不是一颗头颅,而是自己的一条手臂。

    秃子就这样浮在半空中,魔眼仍在发射红光,然后红光渐渐缩短,秃子飘向左流英。

    “慕行秋……”秃子含糊不清地嘀咕了一句,神情越发平和,红光也随之变弱,飞向左流英的速度也加快了。

    “好像不太对劲。”辛幼陶低声道,然后他反应过来,秃子向来只叫“小秋哥”,就算是对别人说话,也很少直呼“慕行秋”。

    左流英拈在一起的手指突然散开,亮出掌心里的一枚宝珠,宝珠光芒四射,瞬间就将秃子和白倾全都笼罩其中,片刻之后光芒消散。

    白倾双手捂脸惨叫一声,随后整个人瘫倒下去,脸上的鳞片却像一群蝴蝶一样从手掌下面飞出来,成群结队地向山下飞去。

    “寄生妖!”数名牙山道士齐声惊呼,立刻施法,要将此妖生擒活捉。

    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被飞翔的鳞片吸引住了,极少数人却只盯着秃子,其中就有左流英。

    秃子在空中摇摆,分布山头上的数十具妖尸全都向他飞过来,自动在他脖子下面排列。

    “阻止妖尸!”弹剑科道士卢箫心大叫,决定不再等了。

    牙山道士们急忙调转法术,放过了那群鳞片,转而攻击尸体,可是任凭五行法术击中,那些尸体即使四分五裂也还是执着地向头颅飞去。

    “果然是魔种。”左流英说。

    秃子的眼睛瞬间变成了绿色,张嘴大笑起来,然后用粗哑低沉的声音说话,“魔族回来了,跪下吧,道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