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六十四章 被出卖的海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全体海妖都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六年前他们受到蛊惑进攻乱荆山,以为那里就是道妖决战之地,可是在付出巨大的伤亡代价之后,他们才知道原来乱荆山之战只是一次佯攻,真正的主力还是北妖,目标则是庞山老祖峰。~~~~

    漆无上当时获得了近乎完美的胜利,即使妖兵的攻势止步于断流城,战绩也远远超出此前十几万年里任何一次战争,在这种情况下,海妖无可抱怨、不敢抱怨。可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漆无上在断流城惨败之后仍然命令海妖继续向乱荆山进攻,而他所许诺的支援却一直没到,结果导致更多的伤亡,却没有攻下乱荆山的寸土寸地。

    铁脊蛟龙是海妖当中的重要一族,蛟王殷胜千是极少数对漆无上的真正计划稍有了解的海妖之一,为了配合这个计划,他甚至佯装投降向道统散布虚假消息,可道士们根本不相信一只海妖的话,将他脑子里的记忆一扫而空,就再也没有搭理过他。

    在棋山诸岛的一切妖魔都受到保护,殷胜千也不例外,他背负着海妖叛徒的称号在岛上生活了几个月,当他终于逃出棋山返回族群时,却发现自己竟然甩不掉叛徒的身份了——唯一能证明他清白的巨妖王拒绝承认蛟王的功绩,反而要求他“戴罪立功”。

    殷胜千知道自己被出卖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带领铁蛟一族离开南海,加入到漆无上的军队当中,仍然保留“蛟王”的称号,地位却远远低于其他妖王。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背叛巨妖王,至少几千年了,他是唯一能将整个妖族统一起来的首领,虽然他背信弃义故意消减海妖的实力。可哪一位首领不是这样?背叛巨妖王就是背叛妖族,这是我从前不会做现在更不会做的事情。”

    殷胜千仍然没有露面,只是通过妖塔传话,殷不沉频频点头,好像这些话都是父亲说给自己听的。

    “那你想利用我做什么?”慕行秋问。

    “巨妖王正在做一件大错特错的事情,我希望借助你的力量纠正过来。”

    妖塔里的声音陷入停顿,殷不沉小声解释道:“所有妖塔互通互联,都受到妖术师的监视,塔里传递的消息太多,他们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只要施展一些小技巧就能躲过监视,但是得时时小心……”

    塔里又传出殷胜千的声音,“抱歉,我不得不暂停一会,我说到哪里了?”

    “漆无上正在做一件错事。”慕行秋说。

    “巨妖王是众妖之王,可断流城战败之后,他逐渐有了新的想法,他似乎觉得数量再多也没有用,只有像道统一样培养出少数力量远在众妖之上的强者。才能改变整个局势。”

    “而他自己必须是这少数强者之一。”慕行秋说。

    “当然。可单纯修炼妖丹是一条死路,十几万年了,妖族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能与高等道士相抗衡的强者,异史君或许是个例外。但他根本无心参与道妖之战。”

    殷不沉面露喜色,轻轻地咳了一声,示意自己就是异史君的唯一传承者。

    “落到地面上去,别让我看到你。”殷胜千向儿子下达命令。殷不沉像是被一记重拳击中,从半空天中直接掉下去,落地有声。

    殷胜千改回平时的语气继续对慕行秋说:“漆无上要将极少数妖族改造成前所未有的强者。他自己则是最强者,为此他要吸取数不尽的力量。”

    “琥珀道士。”慕行秋一听到“吸取”两个字就想到孟元侯,吸取周围的一切力量正是琥珀道士最显著的特性。

    “嗯,漆无上要用东南战场上的血气增强琥珀道士,再与牙山洗剑池对抗,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吸收双方的力量。”

    “他已经找到控制琥珀道士的方法了?”慕行秋记得琥珀道士不受任何一方的控制,妖族甚至没办法将其移动,只能深埋于地下。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事情,一小群妖术师——都是巨妖王的亲信——声称他们找到了控制方法,并且做了几次尝试,的确成功了,但是每次吸收的力量都非常少,而这次所要吸取的力量却来自几十万妖族与人类,更不用说还有牙山洗剑池。我向许多妖术师询问过,他们都觉得此举太过冒险,失败的可能性很高。在我看来,巨妖王若是成功才会变成更大的悲剧,从此以后,众妖对他来说只是力量来源,他会大开杀戒,只为了增强自己的力量,他的成功可能是整个妖族的毁灭。”

    塔内一声长长的叹息,“巨妖王本该是妖族的首领和引导者,可他现在只想当道统的毁灭者,为此甚至情愿牺牲全体妖族,他走过头了,完全被那几个妖术师带入了死路。我希望能够阻止他,独自变强的希望破灭之后,巨妖王又会回到正路上来——引领众妖而不是杀死众妖。”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更不能帮你了,你忘了,我是人类、是道士,即使我服下了化妖丸,身份也没有改变。”

    “巨妖王若是大功告成,要杀的不只是众妖,也包括人类与道士。”

    “漆无上不会成功的,这次交战有注神道士参加,妖族必败无疑,我只是想在这个过程中给牙山道士提供一点便利,换取他们的一句承诺。”

    “你想保护那颗魔眼妖头吧?”

    “他叫慕松玄,不是妖头。”

    “那你就更应该跟我联手了,慕松玄本来已经被俘,巨妖王故意将他放出去,其实已经对他动了手脚,牙山想收回头颅内的几滴水,只怕会收回更多的东西。”

    “巨妖王动了什么手脚?”

    “那颗魔族心脏……”

    秃子头顶的魔眼并非真正的眼睛,而是一颗干瘪的魔族心脏,殷胜千说到这里声音再次中断。

    慕行秋耐心等候,站在地面上的殷不沉仰头观望,小声说:“可能得多等一会,对妖塔的监视有时候会突然加强。”

    一刻钟之后,塔内还是没有声音传出来,殷不沉慢慢升到半空中,“我重新跟父亲联络一下。”

    慕行秋点点头,殷不沉钻进妖塔顶层,折腾了好一会,突然惨叫一声,从塔内蹿了出来,右手紧握低垂的左腕,“被发现了……”

    话音未落,塔身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悬挂在上面的多件妖物像刚刚睡醒一样,发出各种各样的响声。

    远处,一团乌云正在快速接近。

    慕行秋释放闪电,钻进妖塔里面,很快就找到了藏在其中的镇守之物,施法击碎,整座塔轰然坍塌。接着,他一把抓住殷不沉,“去妖都战场找申己和小青桃。”

    “啊?那边全是道士,他们一照面就会把我杀死。”

    “留在这里你更会被杀死。”慕行秋召出百宝囊里的凝神宝珠,这本是左流英留在他身上的,出现过一次之后就能受到他的控制了。

    “再造一座节点塔。”慕行秋对着凝神宝珠说,然后集中意志,将此前的一小段记忆都注入到宝珠里面,“把这个交给申己或者小青桃,要快。”

    “这个……我做不了这种事情。”殷不沉面露惶恐,浮在空中的身体在往下坠。

    “为了魔尊正法你也不肯做吗?”

    “你肯给我魔尊正法?”

    “魔尊正法共有七部,我已经向你们背过一部,此事成功之后,我会再给你一部,还有水晶眼。”

    “我全都要。”殷不沉的神情一下子变成了狂喜。

    “别太贪心。”慕行秋将凝神宝珠塞到殷不沉手里,然后将他扔了出去。

    殷不沉毕竟是妖术师,在塔林和不洁之气之中如鱼得水,借势飞出百余步远,立刻借助附近妖塔的掩护消失不见。

    乌云飞近,从里面分出十余名乘鸟妖术师,中间一人却没有骑乘任何鸟兽,而是随意停在空中,居高临下俯视慕行秋,“看来你多管闲事的脾气还是没改掉啊。”

    来的人是兰冰壶,她挥下手,妖术师们分散开,查看四周的情况。

    “恭喜你啊,投靠妖族没有多久就成为漆无上的心腹。”慕行秋说。

    大战在即,塔林监视者自然是巨妖王最信任的一群部下。

    “呵呵,坦诚待人,人也坦诚待你,这个道理对妖族也管用,我与巨妖王互有所需,合作得非常满意。”兰冰壶目光扫来扫去,“是殷不沉在帮你使用妖塔吧?你刚才在跟谁通话?你为什么还不去见巨妖王?不想要化妖丸了吗?”

    殷胜千中断及时,没有被监视者发现,面对兰冰壶的一堆疑问,慕行秋说:“我迷路了,你来得正好,带我去见漆无上吧。”

    兰冰壶看了一眼地上的妖塔碎块,“你想好了?”

    “我为化妖而来,化妖丸在谁手里我自然就要见谁,尤其是眼下局势紧张,没准战后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你已经退出道统,可还跟道士一样狂妄,不过咱们都一样,我离开庞山几百年,也没有改掉这个脾气,所以我还是那句话,战败的会是道统,他们站得太高了,全然没有看到脚底下发生了多少变化。”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