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六十三章 殷不沉的主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条巨大的无形弧线划过群山,以外充满灰蒙蒙的不洁之气,以内则完全清净,仔细观察的话,能看到弧线在慢慢前进,逼迫不洁之气逐渐后退。

    一道五行之金法术在弧线以外笔直地射入高空,良久方才消失,片刻之后,十几道五行法术在弧线以内做出回应,然后一个声音响彻群山之间:“来者是哪家道统的道友?”

    “慕行秋。”

    听到这个名字周围变得安静了,一刻钟之后才有身影在空中显现,牙山道士申忌夷停在缓慢移动的弧线边缘,脸上带着文雅的微笑,脚下踩着法剑,左手负在背后,右手在腹前捏出道火诀,但他没有躬身行礼,甚至没有象征性地点头,十分清晰地表明这个姿势只是戒备而不是礼节。

    “慕道士化妖可有进展?”申忌夷笑吟吟地问,除了称呼由“道友”变成了“道士”,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好像已经忘了双方的一切矛盾。

    慕行秋骑着跳蚤升到空中,停在申忌夷十几步之外,施以道统之礼,他与殷不沉交谈之后决定还是先来见牙山道士,在空中驰骋了三个时辰,途中没有片刻休息。

    “我想求见牙山的注神道士。”

    申忌夷没有还礼,只是笑容更多一些,“抱歉,注神道士不见外人。”

    “也好,我有几句话申道士能代为传递吗?”

    “请说,至于传不传递要看它是否有价值。”

    慕行秋看着申忌夷身后那条缓慢推进的弧线,“牙山要用洗剑池进攻妖山口吧?”

    “是老祖峰故地,不是妖山口。”申忌夷客气地纠正,“慕道士看来已经开始习惯妖族的称呼了。”

    “嗯,见得妖族多了,难免会受到一点影响,但是也会得到一些消息。漆无上已经设下陷阱,专为对付洗剑池,东南战场……”

    申忌夷抬起右手制止慕行秋再说下去,“慕道士尚存道统之谊,愿意向牙山传递妖族那边的消息,我们非常感谢,可是让我直白一点吧,牙山不需要任何情报,随便漆无上设置多少陷阱,牙山都不在意。洗剑池若连几件妖器都无法击败,也就枉称道统至宝了。”

    “我只想把话说完,至于当不当真、如何决定,自然是牙山的事情,我没资格多问一句。”

    “那就请长话短说,这里是前线,牙山很忙。”

    “东南战场流出的每一滴血都会通过不洁之气和妖塔传到妖山口,庞山道士孟元侯化成的琥珀就藏在那里,吸收足够的血气之后他会具有更强大的力量。或许能与洗剑池一较高下,尤其是洗剑池并不完整……”

    “呵呵,这才是你想说的事情吧,慕行秋。”申忌夷直呼其名。脸上的笑容也收起了,“你是来打听牙山有没有找到慕松玄吧?不用拐弯抹角,我直接告诉你好了,牙山已经知道慕松玄藏在芙蓉山。并且派人去找他了,很快就能将他带到这里。”

    申忌夷脸上终于露出他一直隐藏的高傲,“就算缺少慕松玄带走的那几滴池水。洗剑池仍然是道统至宝,绝非妖族突发奇想弄出来的血气阵法可比拟。”

    “我见识过道统至宝的威力。”慕行秋曾经亲眼见过祖师塔和司命鼎施放法术,虽然两者都没有使出全力,却已经留给他足够的直观印象,“我也稍微了解一点漆无上的性格,没有几分把握的话,他不会这么做,我所打探到的只是大致情况,或许他还有其它陷阱。其实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只需要分出一部分道士,切断百丈城战场和妖山口之间的血气通道……”

    弧线以内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申忌夷,别耽误时间了,你们的职责是组成最外一层防线,不是跟外人闲聊。”

    申忌夷微微一笑,“牙山已经听到你的话,你不用再说下去,我也无需传递,请到一边观战吧,或许你也可以找漆无上,站在妖族一边感受一下道统的力量,没准对你化妖会有帮助。”

    申忌夷转身飞回弧线之内,身形刚一过去就凭空消失了,慕行秋即使以天目也看不到他的踪影。

    牙山道士为保护洗剑池设下了强大的法阵,慕行秋即使拥有一颗星落五重的内丹,在道统法阵面前还是弱小的可怜。他拍了拍跳蚤,示意它向西南方的妖塔林飞去。

    殷不沉已经等得望眼欲穿了,一望见慕行秋的身影就从塔里跳出来,身上已经擦干净,还换了一身简陋的皮甲,只有头发还是乱蓬蓬的,“主人回来了,是要吃个饭,还是先洗把脸?可惜塔里的东西不多,塔顶的飞妖巢穴倒是比较舒适,主人不介意的话,可以用来休息。”

    慕行秋看着满脸谄媚的殷不沉,“你是蛟王之子,我知道这不是你的真面目,这一套对我也没有用,所以为什么不直接一点呢?就算咱们是敌人,我也希望跟真正的战士打交道。”

    “主人说得是,可早在父王将我送给老君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是了,哪还有真面目?我只知道一件事,如果自己不够强大,就得找一个足够强大的靠山。”

    慕行秋正是一个相反的例子,他自愿退出庞山,也没有加入斩妖会,“我既不强大,也不是你的靠山。”

    “嘿嘿,一个记得整套魔尊正法的人,居然说自己不够强大,正法的文字里面另藏玄机,只要让我参透,主人很快就能成为生杀予夺的强者……”

    “我想将这里的不洁之气和塔林斩断,你给我想个办法,我给你一颗水晶眼。”

    绕来绕去还是这句话最管用,殷不沉的一对眼睛亮得像是要着火,“还有魔尊正法……”

    “这个功劳可不够大,等你想出夺取漆无上妖丹的办法再说吧。”

    “我不是已经提供一个办法了吗?”

    “不行,太简单太粗糙,许多内容只是你的想象,先想一个斩断血气通道的办法吧。”

    “这还不简单,百八十名道士一块施法。用不了多久就能劈出一条通道……哦,可是主人找不到这么多道士帮忙,因为主人已经退出了道统。呵呵,那主人又何必帮助道统呢?漆无上是个冒险者,未必次次成功,他费尽心机没准也只是让道统的胜利更辉煌一些。”

    殷不沉偷眼观瞧慕行秋,脸上的神情跟那个叫飞跋的小妖更像了。

    “这么说你是没有办法了?”

    “有有有,主人真会将水晶眼还给……不对,送给我吗?”

    “你要是觉得我不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就没必要留在我身边了。”

    殷不沉端正神色。“主人一诺千金,是我平生见过的最守信用的人类,在妖族当中更是找不到您这样的人。”

    拍完马屁,殷不沉想了一会,为了不影响思路,他又飞入塔内,来来回回踱步,好一会才蹿出妖塔,笑道:“有了。我真是笨,居然一开始没想到。主人的目的不是想阻断东南战场向妖山口传递血气吗?切断不洁之气和妖塔林固然是一个办法,可是只凭咱们两个人实在太难做到,而且妖术师很快就能将缺口补上。不如悄悄在妖塔林中开个几个窟窿,让血气泄露出去,或者转入主人指定的地方,总之不让它传到妖山口。”

    “办法呢?”

    “从妖都战场到妖山口相隔二百余里。途中的妖塔有七八千座,毁掉一座甚至几百座都不会影响通道的传送能力,可是有十几座塔比较特殊。它们是节点,里面藏着强大的魔族遗物,就是靠着它们的力量,妖塔林才能形成一个整体,形成防线、传输血气等等。”

    “毁掉这些节点就能让妖塔林失效?”

    “起码让妖塔林失去大部分功效,但节点跟普通妖塔不一样,都有重兵把守,主人法力高强,可是毕竟人单势薄,我怎么能让主人冒这个险呢……”

    “说你的办法吧。”

    “我可以帮主人再造一座节点塔,不受妖族控制,只服从主人的命令。”

    “这就是你在塔里待了半天想出的主意?”

    “这个主意不好吗?省时省力,只是还需要一些材料。”

    “主意很好,可就是不像你能想出的主意。”

    慕行秋修行念心幻术以来养成了观测人心的习惯,殷不沉虽然变化多端,慕行秋对他也有一个大致判断:所有曾经在老异史君身边待过的妖奴,脑子都有点不正常,殷不沉算是最清醒的一个,但是这么快就制定出一条简单可行的计策,绝对超出了他平时的表现。

    何况妖塔本是豪常青的研习领域,殷不沉要是知道这么多内情,早在平时吹牛的时候就该表露出来了。

    “你在塔里跟谁联系呢?”慕行秋问道。

    “啊?”殷不沉还在装糊涂,“主人觉得这个主意不好?那我再想一个。”

    “我认识一些洪炉科的道士,几天之内就能将这些水晶眼熔成炼器材料。”

    “别别,千万别这样,那可就大材实话……”

    “是我出的主意。”塔里传来另一个浑厚的声音,“在下殷胜千,南海铁脊蛟龙之王。”

    蛟王殷胜千本人不在塔内,传送过来的只是声音。

    “蛟王是要背叛漆无上吗?”慕行秋说。

    “先让我提一个问题,你已经退出庞山,还服食了化妖丸,一人去一人回,显然也没有得到牙山的欢迎,为什么还要帮他们?”

    慕行秋盯着妖塔,他在棋山以及飞跋的记忆中见过蛟王,却从来没有过直接交往,就是现在,他们也没有面对面,因此无法判断对方的心事,想了一会他说:“拥有一项能力和使用这项能力是两码事,我可没说过一定要帮牙山。”

    塔里沉寂片刻,传出赞许的大笑声。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u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