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四百六十一章 又一次背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羽王伐东展翅拦在慕行秋前面,“你应该去妖山口。”“我最初从裴子函手里拿到化妖丸,一直在跟他谈判,自然也要找他继续谈下去。”羽王扇动双翅,身体忽上忽下,“跟我来,我带你去见他。其他人天黑之前还是得离城。”“我会和他们一块走。”全体妖兵都在向东南进发,羽王却向西边飞去,慕行秋向地面的三人说:“在这等我,我很快回来。”午时刚过不久,妖兵仍在缓缓移动,东南方的不洁之气越发浓重,巨大的闪电在里面若隐若现,像一座顶天立地的旋风,地面和空中的妖兵则像是身不由己被吸引过去的成堆树叶……“十五万七千多名妖兵,妖族的精华尽在于此。”羽王头也不回地说。“也包括他们吗?”慕行秋骑着跳蚤,手指正在出城的妇孺。“妖族的妇女和孩子,也比人类的普通士兵强壮。”羽王语带骄傲,“我们不怕死,尤其不怕死在战场上。”羽王扭头看了一眼慕行秋,若不是这名道士放过自己,他连死在战场上的资格都没有。“死亡从来不可怕,大家害怕的是死得毫无意义。”羽王哼了一声,再没有说话,渐渐提升高度,飞向一团庞大的乌云。乌云里不仅含有极为浓重的不洁之气,还有大量的妖雾,慕行秋提前召出五件法器将自己和跳蚤保护起来,羽王分出三片羽毛,分别飞到他、道士和麒麟鼻孔下面。跳蚤不喜欢鼻子前面的羽毛,鼻孔喷气想将它吹走,慕行秋拍了拍它的脖子,示意它不要这么做,羽毛是有好处的。乌云非常厚。只能看见前方两三丈的地方,天目在这里没有用武之地,若不是有羽王带路,慕行秋肯定会迷路。终于来到乌云内部,这是一处颇为清爽的空间,连不洁之气都很少,像是在乌云里凿出的一座大厅。可这里不是大厅,更像是监狱,裴子函坐在一张悬浮的铁椅上,手腕脚踝都被铁链束缚。两股细细的云雾从头顶垂下,源源不断地钻进他的鼻孔,周围再没有看守。慕行秋没有收起法器和羽毛,仍然骑在跳蚤背上,默默地望着裴子函,不到一个时辰之前这名非妖还是妖都大统帅,现在却成为铁椅上的囚徒。裴子函苍白的脸上露出倦怠的笑容,“羽王,你胆子好大。居然敢违抗巨妖王的命令,带外人来这里。”“巨妖王没有下达过明确的命令,所以我没有抗命,我和你不一样。我一直忠于巨妖王,从未改变,即使——”“即使他让你去送死。”裴子函的目光转向慕行秋,“晚了。一切都晚了,巨妖王监视得太紧,他决定提前开战。一切都已无可挽回。很抱歉,我无法再协助你化妖,你得去见巨妖王,他已经亲自接手此事。”“即使晚了,我也希望你将事情说明白。”慕行秋察觉到整团乌云在带着他们缓缓移动,“还有,我想知道那八名道士的下落。”裴子函没有吱声,羽王突然调头飞走,“一刻钟之后我会回来。”“非妖天生是个背叛的种族,因为我们的利益与哪一方也不能协调一致,我们在人类中间备受歧视,回到妖族中间也还是如此,因为非妖已经不习惯呼吸不洁之气,所以百丈城减少不洁之气以供我们居住,这里成了另一座芙蓉山,仍然与周围格格不入。”裴子函此刻正在吸入大量不洁之气,所以声音显得有气无力,思路也不太连贯,“呵呵,但我并不后悔,非妖必须做点什么,而不是守着人类赏赐的领地等死,我做了,只是我失败了。”“漆无上派所有非妖去战场送死吗?”慕行秋看得很清楚,整座城里的非妖,不分男女老幼,都在走向战场,漆无上就没想留下任何一名非妖。“非妖、半妖、兽妖,所有他觉得不是必须活下来的妖,都将死在战场上。”慕行秋还是感到疑惑,在他的印象中,大部分妖族对战争都没有如此强烈的恐惧,身为大统帅的裴子函,体现出来的勇气甚至比不上最普通的妖兵,“牙山动用了洗剑池,的确不好对付。”“不是牙山,对了,你还不知道,进攻妖都的不是牙山,而是八大道统和凡人的联军,他们想拯救幸存的道士,所以不能彻底摧毁妖都。”“可你让小青桃带话,希望以八名道士的自由换取牙山道士退兵。”“小青桃,她是我们的堂姐,我们也这样叫她。”裴子函陷入了回忆,停顿了一会才继续说道:“牙山道士准备进攻妖山口,他们要夺取琥珀道士,巨妖王的计谋就在这里。”“什么计谋?跟妖都之战又有什么关系?”慕行秋追问,裴子函说话越来越慢,双眼微闭,好像就要睡着了。“琥珀道士……洗剑池……魔眼……小青桃……”裴子函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身体慢慢向下滑倒,若不是有铁链束缚,整个人都会掉在椅子下面。慕行秋扬手掷出一道闪电,击中那两股进入裴子函鼻孔里的云雾。云雾像是海中巨怪的脆弱触手,立刻缩了回去,然后又慢慢地试探性伸出来。“不。”裴子函一下子清醒过来,“这是我应得的惩罚,我之前擅做主张,在斗法中输给你,现在又要违背巨妖王的命令,破坏他的大计,我罪有应得。”两股云雾延伸的速度越来越快,迅速逼近裴子函。“但我还是得背叛巨妖王一次,因为这是非妖的命运。”裴子函露出一丝解嘲的微笑,趁着头脑清醒,他加快了语速,“妖术师找到了一种可以控制琥珀道士的方法,但是需要大量的血,妖血、人血和道士的血。这就是妖都决战的意义,提供无数的鲜血,不洁之气会将血力传到妖山口,供琥珀道士吞噬,然后……”两股细细的云雾突然膨胀数十倍,融为一团,将裴子函和铁椅整个吞下。“让牙山退兵,就不会……”裴子函的声音传不出来了,就像是被蜘蛛丝层层包裹并被注入毒液的昆虫,就快就结束了挣扎。慕行秋再次掷出闪电。这一回做出反应的是整团云雾,伸出一条粗壮的触手挡住闪电,然后云雾开始向中间挤压,大厅似的监狱变得越来越小。羽王飞进来,“我带你来不是为了斗法,更不是为了救他。”慕行秋也没有救出裴子函的意图,只想听他说清楚漆无上的计谋。可是来不及了,想在内部击败妖术云雾,得是一场恶战。实在没有必要。慕行秋收回闪电。“跟我走。”羽王带头冲进云雾,慕行秋骑着跳蚤紧随其后。云雾渐渐恢复了平静,慕行秋冲出去的时候,它已经停止了颤抖。继续缓慢地向东南方战场飘去。“去妖山口吧,巨妖王在那里等你。”“银羽家族都参战了?”慕行秋问。羽王昂起头,“当然。我不知道裴子函对你说了什么,但我们和他不一样。银羽家族和飞族各部都已做好赴死的准备。我带你来见他,是因为你曾经放我一条生路。现在咱们两清了,你要么去妖山口。要么加入道士军队,战场上咱们还能一战。单打独斗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在战场上另有打法。”慕行秋无意再听羽王的宣言,冲他点点头,骑着跳蚤飞回百丈城。城内快要空了,小青桃、申己和欧阳槊等在原处,四位新君没有回来。“我父亲被带到哪去了?”申己抬头问道。慕行秋摇摇头,他问过,可裴子函根本来不及说出那八名道士的下落,他控制跳蚤停在半空中,“在东南方发起进攻的的不是牙山,是道统与凡人的联军,你们立刻去那里,尽量让他们延缓开战,实在要打的话,也一定要先将战场和妖山口之间的不洁之气和妖塔清除掉,起码要造出一个缺口。”“小秋哥,你要去哪?”小青桃惊讶地问。“我要去妖山口。”慕行秋没决定自己要见的是漆无上还是牙山道士,他也不知道裴子函在半昏状态下提供的信息有几分真实,所以没将事情全说出来。小青桃重重地嗯了一声,没有多问,申己却说:“我要留下来救我父亲。”“你在这里救不了他。”慕行秋说,催动麒麟,向东北方飞去,那是妖山口的方向。按裴子函的说法,漆无上将赌注押在了孟元侯化成的琥珀道士身上,慕行秋觉得这更像是垂死挣扎,牙山洗剑池是道统至宝,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击败,他得去查个清楚。跟这场道妖大战相比,他的化妖暂时不那么重要了。上一次跟龙魔一块前往灵妖领地的时候,慕行秋就见过横亘百丈城与妖山口之间的大量不洁之气与妖塔,这一回重飞旧路,妖塔没有增加,不洁之气却更加浓重。大量妖兵正从地面和空中前往战场,都对与他们逆向飞行的麒麟与道士毫不在意,偶尔有飞妖过来拦截,看到慕行秋和跳蚤鼻孔下方的银羽,就像见了通行证一样,马上让开通道。数十里之后,地面传来了叫声:“慕行秋,你要去哪啊?”发出声音的是殷不沉,另外三名新君也在,他们都被五花大绑,挂在一座妖塔的最上方,脚下绿色的妖火正在快速向上攀爬,就要将他们四个全都吞掉。(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p>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