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五十九章 妖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兵大都在城外驻扎,慕行秋等人被安置在城内一座宅院里就再也没有下文,裴子函身为妖军大统帅事务繁多,没有时间立刻接见客人,他们只能等待。

    小青桃心情难以平静,一个人走出来,没有妖兵阻挡也没有受到跟踪,青石街面打扫得干干净净,道路两边绿树成荫,空气中秋意渐浓,对这些树木却几乎没有影响,奇怪的是,城内不洁之气比城外还要稀薄一些。

    百丈城保留之完整令来过这里的小青桃深感震惊,若不是抬头就能看见妖云和飞妖,这里简直就是一座与世无争的小城,只是太冷清了些,走完整条街她也没见着一道身影。

    小青桃记得市场就在附近,于是信步走去,站在市场街口,她甚至隐约记起当年自己走过的店铺,可是繁华已逝,摊位无影无踪,匾额不知去向,各家的门户上挂满琳琅满目的妖物,不是为了售卖,大概是为了抵挡道统法术。

    可是一名道士走过来,这些妖物没有任何反应,只在一阵风吹过时,骨头和兽角在木门上敲击出清脆的响声。

    小青桃继续往前走,突然一只活物从一扇门户里横撞过来,小青桃反应极快,左手召出如意,右手探出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脖领。

    这是一个小男孩,看样子才七八岁,长着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穿着干净的麻布衣裳,全身上没有半点妖族的样子,手里却握着一根细长的骨头,表明这不是普通的人类孩子,而是一只小妖。

    小青桃非常警惕,立刻松开右手,施法将小孩子推开数步。妖族形态多样,表面是婴儿。真实身份却可能是一只数丈的大妖,任何一点疏忽与善意与都可能令道士丧命。

    可这个小孩子似乎并无隐藏的力量,对法术没有任何抵抗,被推开之后站都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嘴一扁,像是要哭,但是面对陌生女子又不敢哭,表情一下子僵在那里。

    小青桃正后悔自己反应过度,从院门里又走出一名高大的女妖。这的确是一只女妖,身上穿的不是布裙而是皮甲,更明显的证据是她鹰爪似的右手,她灵活地运用右爪拉起小妖,表明这是天生的器官,而且很可能是她的妖丹。

    小妖有了母亲做后盾,张嘴露出两排锋利的小牙——这是他与人类的最明显区别——然后盯着那柄白中带红的如意,目光中尽是艳羡,觉得它比自己手中的骨头好看多了。

    女妖警惕地将小妖挡在身后。右爪忽开忽合,用生硬的人类语言说:“你是道士。”

    “我是庞山道士。”

    “这里不欢迎你,滚出去。”

    小青桃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况,不由自主后退一步。全忘了自己是一名会法术的道士。

    两边的门户里陆续走出来一些妖民,大都是女子与小孩,身上多少都有一些妖的特征,全都冷冷地看着外来的女道士。大眼睛小妖从母亲身后跑出来,将手中的细骨扔过去,嘴里叫道:“杀死道士!”

    小青桃随手发出一枚小小的冰刺。细骨在半空中被斩为两截,反弹回去,女妖伸出右爪抓住半截,另外半截却正好击中小妖额头,砸出一个小小的伤口,小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青桃急忙道歉,她的确无意伤害一名小妖,只是多年的五行科修行已经养成习惯,面对妖物的攻击自然而然发起反击。

    妖女妖发出低吼,纵身扑上来,右爪高高举起,一副拼命的架势。

    小青桃怕伤着她,又后退两步,召出铜铃摇晃。

    清脆的响声里附着大量法术,在整条街的大小妖族听来分外刺耳,女妖仓皇落地,用左手将儿子搂在怀里,捂住他的耳朵,自己露出痛苦的神色。

    铃声持续没有多久,家家户户门上挂着的妖物终于做出反应,发出另一种杂乱的声音,盖过了道士的铃声。

    “杀死道士!”一大群女妖齐声喊道,冲向女道士,一些小妖也跟在大人后面跑来,用稚嫩的声音发出尖叫,手里挥舞着角骨一类的玩具。

    小青桃越发慌乱,这群妖都很普通,用五行法术很容易就能挡住,甚至杀死,可这是一条普通的街道,不是战场,冲过来的也不是妖兵,而是一群妇孺,小青桃下不了手。与此同时,又有一个冷静的声音告诉她,看似无害的面孔之下很可能藏着真正的大妖,不少道士都是因为一时心慈手软而丧命。

    妖群逼近了,数件妖物已经被掷过来,小青桃施法格开,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空中突然砸下来一大块泥土,轰的一声,扬起大片灰尘,挡住女妖、小妖们的进攻与视线。

    “飞起来。”空中一个声音说。

    小青桃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可以飞行的,这几天一直在步行,紧张之中她居然忘了这项本事。

    两人飞出几条街之后落地,这是一条僻静的小巷,两边的院门都敞开着,里面显然没有居住者。

    面对这个人,小青桃没有紧张,只有愤怒,“妖军大统帅,听上去的确比庞山道士威武多了。”

    裴子函平淡地说:“没有想象得那么好,我只是一个傀儡,真正指挥全军的还是巨妖王。”

    “你知道芙蓉山现在被叫做什么吗?”

    “鬼哭山。”裴子函依然平静,示意堂姐跟自己一块向前走,十几步之后他补充道:“这是战争。”

    “对别人来说这是战争,对你来说这是背叛、这是忘恩负义。”小青桃强行压抑心中的怒火。

    裴子函轻轻地笑了一声,“七千年前,九大道统和圣符皇朝联合向舍身国开战,大敌当前,一万名非妖士兵冲进舍身国王宫,俘虏半妖王族献给了敌人,为此获得奖赏,可以带领族群迁居人类的诸侯国。裴家就是那时离开舍身国的。几经辗转定居于芙蓉山。有意思的是,这些事情我不是从妖族这边知道的,而是从庞山收藏的史书里看到的。”

    裴子函停下脚步,严肃地做出结论:“非妖天生就是一个背叛的种族,咱们的体内同时流淌着两种血液,却得不到任何一边的认可,唯有背叛才能体现出非妖的价值。”

    裴子函的这番话似是而非,小青桃当然不会被说服,可她非常惊讶,惊讶于裴子函的镇定自若。他真的没将背叛当回事,反而充满骄傲,好像那是一项伟大的功绩。

    “我真的认不出你了,你是裴子函吗?”

    “这才是真正的我,从前我跟你一样,戴着面具小心揣摩人类的心事,希望讨好他们,现在我不需要面具了。”

    小青桃冷笑一声,“你在巨妖王面前没有面具吗?”

    裴子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继续往前走,“新时代就要到了,统治世界的不是人类,也不是魔族。而是妖族,非妖要重回族群,保证自己的延续。”

    “芙蓉山已经变成鬼哭山,还谈什么延续?”

    “芙蓉山并非唯一的非妖聚集之地。就在这座城里有五千多名非妖士兵,还有他们的亲眷,你刚才看到的就是。”

    “那些……是非妖?”小青桃很意外。

    “嗯。他们都在经历化妖,希望成为真正的妖族,有一些比较成功,一些变化很少,但是极少有非妖因此死亡,化妖丸更适合非妖。”

    “你错了,非妖很少死亡是因为他们从心里就不抗拒化妖,小秋哥就是一个例子,他下定决心之后,化妖的反应就没有那么明显。”

    裴子函笑了两声,“先别着急做出判断,慕行秋为什么会这样,原因还没真正弄清楚呢。”

    “你是什么意思?”小青桃疑惑地问。

    裴子函又一次拒绝回答,两人来到一座高大的宅院门前,从前可能是官署,如今代替石狮守门的是两只真正的兽妖,浓厚的毛发从盔甲的缝隙里支出来,外翻的獠牙堪比锋利的匕首。

    两只兽妖恭敬地向裴子函行礼。

    第一进庭院里,一群妖术师正在忙碌,将大量骨片和书籍塞进箱子里,看样子是要打包带走。

    “这里的妖术师大都是非妖,负责研习新妖术,有点像道统的禁秘科。”裴子函介绍道,继续往后院走,“他们可不是殷不沉那种货色,异史君是一位前所未有的伟大妖族,可惜他藏起来了,至于四位新君,只有他们脑子里的那些混乱记忆才有价值,如今已经贡献得差不多了,是这些妖术师将他们的胡思乱想变成了真正的妖术。”

    后院比较冷清,只有七八名人类男子茫然地走来走去,好像已经失去了意识。

    小青桃一眼就看到了当年的庞山戒律科大执法师申准,他穿着妖族的粗陋衣裳,对着一根柱子自言自语。

    小青桃身上的深蓝色道袍像一缕阳光射入了阴暗的地窖,几名男子全都扭过头来看着她,他们已经不记得这身蓝代表着什么,却对它生出无尽的好感。

    申准最后一个扭过头来,脸上浮现笑容,那笑容越来夸张,慢慢变成了狞笑,嘴里吼道:“魔种!魔种!”

    小青桃心中的怒火终于爆发,召出星陨如意对准裴子函,“瞧瞧你对庞山道士做了什么!”

    “新生总是在最腐烂的地方长出来,我说过,这是战争。”裴子函仍然不动声色,也没有动手的意思,“请你告诉慕行秋,他若是能让牙山退兵,这些俘虏就是他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