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五十五章 释放俘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之前无法长久飞行,不得不骑着跳蚤进入妖都的塔林里,在浓重的不洁之气中跳蚤不受影响,非常愿意展示自己的飞行速度,饶是如此,仍花了七八个时辰才找到辛幼陶等人。

    听到慕行秋的声音,没有谁比殷不沉更高兴,说是喜极而泣有些过分了,但他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比平时更显水润,声音也显出几分呜咽,“啊哈,终于到了,你这个肮脏丑陋的人类,我的大救星,终于到了!你一定在天上飞来飞去,专等我快要淹死的时候才出现吧。好吧,你赢了,我对你……”

    几大片血水同时向他泼来,豪万古和豪常青高举手臂异口同声地喊道:“先救我!”

    只有漆胆仍有些失常,兴奋地冲天上大叫:“下来洗个澡吧,这是天下最好的水池!”

    四位异史君吵来嚷去,辛幼陶反而没机会说话,心中一块大石落下,再向远方望了一眼,脸色又变了,声音压过了四妖,“慕行秋你得快点救人啦,你没来我坦然受死,你来了我可不想就这么死掉。”

    没人想死,申己也不想,两天多的时间里,他对血海阵做过多次试探,早已找出弱点在哪里,只是身陷其中无力施法,这时大声说:“打破周围的妖塔,一座就行。”

    洗剑池发出的怒海潮越来越近,左流英能用一顶草帽挡住它的攻势,慕行秋可没有这个本事,他必须抢在法术到来之前救出被困者。

    第七层幻术发出的闪电击中最矮小的一座妖塔,然后迅速将它缠住,妖塔剧烈地摇晃,挂在上面的数十件妖器纷纷坠落,但是塔没有倒,反而激荡血水又上升数寸。殷不沉闭着嘴呜呜地叫唤。

    豪常青开心地大笑,“慕行秋,你可大错特错,妖塔的强弱与个头无头,你选择看上去最小的一座,殊不知它经过众多妖术加持,向地下扎根更深……”

    豪万古就站在弟弟身边,这时恼怒地用沾满血水的拳头在豪常青头顶狠狠砸了一下,“什么时候了你还啰嗦,快说怎么打破妖塔!”

    豪常青一手捂头一手反击。“这个时候想起来我了?平时你是怎么说我的?快道歉,你们几个都得道歉,然后承认我是唯一的异史君……”

    申己平静地说:“塔内必有妖物镇守,从外面击不破就从里面试试。”

    慕行秋立刻换了一座妖塔,闪电从缝隙钻进塔内,寻找里面隐藏的妖物,悬挂在外面的妖器发出各种妖术试图阻挡闪电,刚一靠近就被击散。

    “咦,你怎么会知道?”豪常青大惊失色。“谁告诉你的?你在偷学妖术?”

    申己不搭理他,辛幼陶尽量挺直身体以躲避荡漾的血水,这时忍不住说:“笨蛋,这两天你就没闭过嘴。把妖塔介绍得清清楚楚……”血水涌起,辛幼陶也不敢开口了。

    洗剑池怒海潮正在迅速接近,连五妖也能看见闪动的成片微光了,最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极远处的妖塔在这股力量面前不堪一击,顶多坚持七八次呼吸的时间就像狂风扫过的茅草屋一样四分五裂。

    慕行秋的幻术闪电想要击毁一座妖塔却是难上加难,霜魂剑释放的力量更为强大。但是需要芳芳的魂魄做出配合,慕行秋希望尽量少用,以免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眼看远处的妖塔一座座倒掉,豪常青也没心情吹嘘了,大声道:“不是第三层就是第五层,老君说过,三五乃妖之心腹……”怒海潮的震动已经传来,血水翻涌,豪常青吞进去一大口,觉得味道不对,急忙吐出来,也不开口了。

    闪电在塔内转了好几圈,终于在第三层找到了镇塔之物,只有指甲盖大小,悬在空中,极不惹人注意。

    慕行秋一开始试图击毁此物,发现它坚硬异常,立刻改了主意,用闪电将它缠住,用力拽出妖塔。

    轰的一声,妖塔坍塌,血海阵露出一角缺口,血水大量外涌,总算解除了被困者的燃眉之急,可他们的法力与妖力仍然受限,腿脚可以移动,还是飞不起来。

    怒海潮带起的湿润之风已经到了,海啸一般的法术充斥于天地之间,看上去如在眼前,殷不沉抬起手臂做出格挡的架势,“我不想死……”

    慕行秋拿出空遁宝珠,在不洁之气笼罩的范围内进行空遁是极不明智的,可慕行秋没有更好的选择,他飞来的时候已经观察过,往东四十余里是一片荒野,不洁之气相对稀薄,看上去也没有妖术的迹象,是一处可选的落脚点,也是空遁宝珠瞬移的极限。

    至于中间的大量妖塔会不会阻截这次空遁,慕行秋已经没时间考虑了。

    “大家互相拉住!”慕行秋命令道,人类与妖族、散修与道士、半妖与兽妖毫不犹豫地互相握手,只有羽王伐东选择了一下,有意避开三名人类。

    跳蚤是灵兽,轻易沾不得妖血,慕行秋让它降低高度,一手举着宝珠,一手拉住辛幼陶的胳膊。

    怒海潮像一面倒下的城墙倾压过来,飞溅在前方的水滴在地面上击出无数孔洞,血海阵周围剩余的六座妖塔接连倒下……被困者消失了。

    这次空遁不是特别顺利,本该是眼前一片白光,随后到达预想的地点,可这回持续的时间稍长,中间穿插了三四次黑暗,可它毕竟成功了,四位新君被甩在地上,滚出十几步远,嘴里还能叫嚷出声,羽王脸朝下坠落,立刻翻身起来,也没有受重伤,慕行秋等四人的手臂仍然握在一起,无人摔倒。

    地点稍微偏北一点,不远处横着一条小河,离妖都塔林只有百余步远,这里不在怒海潮的进攻路线上,地下传来的震动感却更加强烈,河水甚至掀起了数尺高的浪花。

    慕行秋跳到地上,感到心惊不已,道统至宝的力量强大如斯。除非漆无上手里还有跟妖火之山差不多的妖器,否则的话根本没有抵抗的可能。

    震动渐弱,四位新君也跑回来了,慕行秋扭头看向三名同伴,欧阳槊脸色忽红忽白,显然还处在震惊之中,申己神情略显阴沉,跟他哥哥申庚更像了,辛幼陶脸上带笑,额头却有汗珠渗出。

    “你怎么了?”慕行秋问。

    “没事。你知道我胆小……”辛幼陶笑着说,突然眉头一皱,终于察觉到疼痛的来源,低头看去,只见腹部左侧的衣服露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他用双手将窟窿扯得更大一些,腰上有一个小洞,却几乎没有流血,疼痛就源自处处。

    “这是……”辛幼陶身子晃了晃。慕行秋上前扶住他,“是怒海潮的水滴,左流英和小青桃在这里不远,我马上召他们过来。”

    “左流英”三个字给予辛幼陶极大的安慰。脸上重新露出笑容,抓住慕行秋的胳膊,“等等……让我喘几口气,我不想……别让我在小青桃面前晕倒。”

    辛幼陶被起过“晕三儿”的绰号。对晕倒这种事比较敏感,他连吸几口气,稳定心神。冲慕行秋点点头。

    慕行秋将辛幼陶交给主动过来帮忙的欧阳槊,抬手向天空射出一道闪电,这里的不洁之气比较稀薄,左流英应该能看到他发出的信号。

    殷不沉大难不死,立刻恢复本性,先在自己身上前后摸了几下,没有发现伤口,心情更加舒顺,“这不算大伤,我有几粒重生丸,对皮外伤有奇效,慕行秋,都在你身上吧,快拿出来。”

    豪万古推开殷不沉,“这哪里是皮外伤,法术分明已经进入体内,得用百足虫将法术吸出来,然后……”

    “然后他就死了。”豪常青接口道,点点头,“别犹豫了,得将这块肉整个剜掉,这是唯一的保命手段,其它方法都来不及。”

    四君当中只有漆胆没吱声,他的妖力和理智尚未完全恢复,只能呆呆地站在一边。

    辛幼陶脸色连变几次,向好朋友投去求助的目光,慕行秋立刻将殷不沉等人推开,也不多做解释,遥望东北方,很快扭头对辛幼陶说:“左流英给出回应了,很快就到。”

    辛幼陶长出一口气,虽然已退出庞山,他对注神道士的信任却一点也没有减弱。

    慕行秋走到羽王伐东面前,收回他身上的逍遥索,“你走吧。”

    羽王愣住了,比刚刚逃离险境还要惊讶,“道统和妖族的战争已经开始了,你竟然还要放我走?”

    “战争开始了,但这里不是战场。”慕行秋并非心慈手软,而是觉得杀死一名飞妖毫无意义,还想通过他传达几句话,“如果可能,请劝告妖兵不要再杀无辜的俘虏,留一条后路,或许用不了多久,俘虏就会是他们自己。”

    羽王警惕地后退数步,指着四位新君,“他们呢?”

    “你们也自由了,可以走了。”慕行秋对四妖说,他服下化妖丸,巨妖王也需要他的化妖体验,没必要再保留俘虏。

    就连脑子还有点糊涂的漆胆也跟着一块摇头,“还没拿到魔尊正法,我们不走。”

    羽王哼了一声,转身朝妖都的方向跑去,展开翅膀飞起数丈,没多远又落下来,如是反番数次,终于能够稳定飞翔,消失在塔林中间。

    “你们为什么不在原处等我?”

    慕行秋对这件事一直存有疑惑,这时才有机会问出来,可回答他的不是辛幼陶,而是申己,“是我的错,我听说……”

    “他听我说百丈城里有几位傻瓜道士,非要去瞧瞧,我们都争不过他。”豪万古插口道。

    申己神情越显严峻,却有意避开慕行秋的目光,“我想我父亲或许就在百丈城,我是为他而来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