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五十四章 血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明白了,这叫壮士断腕。”殷不沉若有所悟,神情严肃地点点头,“我是巨妖王的左膀右臂,可是为了得到魔尊正法,他不得不将我牺牲掉,这对他来说想必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三位,还是放弃幻想吧,现在投降还来得及,再等一会……”

    再等一会他们就要被血水淹没了。

    辛幼陶、申己和欧阳槊三人落入血海阵已整整两天了,陪他们一块浸在妖血之中的还有四位新君和羽王。

    刚进入妖都外围妖塔林立的区域时一切还好,豪常青是妖塔的最初设计者,虽然之后妖术师们屡经改进,他还是能说出不少门道来,于是三人五妖一路前行,在妖塔林中安全地转了三四天,直到闯进了血海阵。

    七座高低不同的妖塔围成一块不规则区域,在一大片塔林当中毫无特异之处,已经转悠好几天的队伍没有任何防备,豪常青还在滔滔不绝地讲述妖塔的厉害之处,申己第一个发现周围的妖塔正在悄悄释放妖术,急忙施法自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鲜红色的血网从天而降,淋了他们一身,只有申己反应比较快,挡开了大部分血水,只是双脚沾上一些。申己当时还有机会逃走,可是他想救出辛幼陶和欧阳槊,只是耽误了一小会,妖血已经像蛇一样爬上身体,令他施法越来越困难,不要说救人,连逃跑也做不到了。

    妖血越积越多,像蓄水池一样慢慢上升,除了七座妖塔充当七个项点,没有任何围挡之物,妖血却一滴也不外流。

    四位新君开始还很得意,称赞妖术的强大,发现自己也无法挣脱的时候就开始埋怨,先是互相埋怨。主要对象是豪常青,因为他带错了路,接着埋怨三名人类和不在现场的慕行秋,他们拿走了大部分妖器,否则不至于被困云云。

    整整两天,没有妖兵和妖术师出现,这四只半妖就没停止过说话,连羽王伐东都受不了,若干次冲他们尖啸,结果却只是惹来更多的唠叨。

    辛幼陶淋了一身血。腥味扑鼻,恶心得直想吐,可他的符箓全失效了,双脚被血水粘住,动弹不得,双臂还能自由活动,他几次祭符,结果纸符就是不肯燃烧。

    申己很快也失去了施法能力,全身法力没有通往绛宫再转向法器。而是不停地从脚底流出,与血水融为一体,他只能一刻不停地与这股外泄的力量抗衡,延缓法力流失的速度。

    这血海阵正是通过吸取被困者的法力与妖力不停上升。申己和辛幼陶两天里尝试了诸多手段,都没能生效。

    第三天凌晨,血水已经浸到胸口,殷不沉个子稍矮。眼看水线直逼咽喉,于是想出了“壮士断腕”的说法,“你们还是面对现实吧。巨妖王连我都能牺牲,还有什么舍不得的?交出魔尊正法,大家都能安全,我保证出了血海阵之后……”

    “闭嘴!”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羽王伐东,他不顾翅根处的疼痛,尽量展开双翅,可还是沾了血水,虽然他是妖王,对血腥并不厌恶,却无法忍受翅膀受到污染,心情因此非常不好。

    另一个发出喝斥的是欧阳槊,他是散修,内丹不纯、法力孱弱,没有稳固的道心,与血海阵的抗衡快要耗尽他的法力与耐心,平时的好脾气全没了,眼中怒火闪动,双颊几乎与血水一样红。

    “别着急,再过……半天,我想不闭嘴也不行了。”殷不沉看了一眼微微摇晃的血水,尽量将下巴仰起,“唉,这要是人血,我一个人就能将它全喝光……”

    “哈,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你最怕人血,喝一次晕一次。”豪万古十分不屑,舔了舔嘴唇,“我才是真正的品血者,人血、妖血、兽血,各有不同,或醇香,或鲜美,或粗洌,要是按我的独家秘方掺在一起,味道尤佳。”

    “那你倒是喝啊,把这里的血水都喝下去,咱们就能脱困了。”豪常青从来不站在哥哥一边,第一个出口讥讽。

    “我刚刚用我的独家秘方给你加了点料,快喝吧,哈哈。”漆胆疯狂地大笑,他在四位新君当中实力最弱,跟欧阳槊一样,在血海阵的逼迫之下快要崩溃了。

    豪万古认真地摇摇头,“一群笨蛋,难道你们没看出来吗?这不是普通的妖血,里面蕴含着大量妖力,就像有毒的酒,喝下去必死无疑。”他扭头看了一眼殷不沉,“待会你们就知道我所言不虚。”

    危险离殷不沉最近,所以他才急着劝说三名人类投降,“慕行秋将魔尊正法留给你三个不就是为了保命吗?现在不拿出来更待何时?再说你们修行的都是道法,这东西对你们没有半点用处……”

    辛幼陶心里也有点恐慌,在申己面前绝不表现出来,故作镇定地说:“殷不沉,你别乱出主意……”

    “请叫我异史君。”

    辛幼陶就当没听见,继续道:“咱们被困在这里整整两天,除了你们几个,连只妖虫都没出现过,巨妖王显然就没想讲条件。”

    殷不沉的心也跟着水面摇晃起来,大声叫道:“巨妖王!快点派妖术师过来,我能劝服三名人类投降,魔尊正法必须七法俱全才有用,死掉一个人可就不全啦!”

    没有回应,高塔林立,妖器遍布,却都是一堆死物,不肯替他传话。

    羽王冷冷地哼了一声,他受到逍遥索和血海阵的双重束缚,妖力流失之外还多了几分疼痛,情绪因此更为暴躁,“别白日做梦了,在巨妖王眼里没有谁不能牺牲,当年妖后……所有妖族都一样,除非慕行秋及时赶回来,巨妖王是不会放咱们出去的。”

    殷不沉难得一次哑口无言,豪万古点点头,“羽王说得没错,都怪这三名人类,非要进妖都。留在那座小山上老老实实等慕行秋回来不就好了?干嘛非要冒险呢?”

    羽王对这点支持却一点也不高兴,他个子最高,离危险也最远,只是双翅的疼痛快要将他折磨得疯了,“蠢货,慕行秋不会回来了,他干嘛要回来?就为了救这三个废物吗?他是道士,道士不讲交情只求胜利!他就算回来,也是跟成群的道士一块攻入妖都!”

    就像是特意为了证实羽王的预言,地面突然震动起来。塔林中树叶一般的妖器全都做出反应,各种奇怪的声音汇成一片,互相激荡不已。血海阵也受到影响,水面如同沸腾一般跳跃,殷不沉正好张嘴,吞进去一股血水,急忙吐出来,双唇紧闭,再不敢开口了。

    地面的震动很快消失。塔林的剧烈反应却持续了一刻钟才渐渐弱下来。

    被困在血海阵中的三人五妖面面相觑,都对这次意外感到茫然不解,四周尽是浓重的不洁之气,辛幼陶和申己依靠法器勉强不受影响。天目却望不出多远,无法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巨妖王的回答,他同意了,只要你们交出魔尊正法……”

    殷不沉的猜测与期待马上就被打破。申己虽然不能施法,天目也受到限制,但是头顶悬着十几件法器。感受更清晰一些,“不对,这股震动来自于妖都以外,好像是……强大的道法。”

    豪常青对自己参与设计的妖塔十分得意,接着说:“道士说得对,刚才妖塔明明是在抵抗外来的震动,所以这肯定不是巨妖王的声音。大家放心啊,只要有妖塔在,妖都就是固若金汤,就算九大道统所有道士一块攻来也不怕。你们瞧,这些塔不是一座也没倒吗?为了让妖塔稳固,我可是花了不少心血……”

    豪常青的自吹自擂没有得到喝彩,羽王瞧向三名人类,“我说什么来着,慕行秋不会独自回来救你们,他跟着大批道士一块攻进妖都,最后把你们的死亡全算在妖族身上。”

    “斩妖除魔是道士第一要务,慕行秋与其他道士一块攻进妖都再正常不过。”申己毫无怨言,看着辛幼陶,这是血海阵中唯一能理解他的人,“道士都已做好了准备。”

    辛幼陶露出笑容,对他来说这个笑容有点艰难,但还是露出来了,“可惜咱们没死在战场上,要不咱们先把这几只妖杀死吧。”看到五妖惊恐的神情,辛幼陶终于能大笑了,“欧阳槊,你有准备吗?”

    “我……我……我有准备。”欧阳槊说出这句话比辛幼陶露出笑容要艰难得多。

    一个时辰之后,血水已经淹到殷不沉的喉咙,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安静,嘴巴一下也不敢张开,只能用目光扫来扫去寻求帮助。

    谁也帮不了他,妖力最弱的漆胆无缘无故地大笑起来,突然张开双臂,以手扬起血水,好像是在戏水的孩子,“喝吧,喝吧,大家喝个够!”

    其他三位新君不肯退让,也奋力击水,没多久,血海阵里的受困者们又被浇个满头满脸,申己头顶的法器因此失去效力,掉进血水中,散修欧阳槊和羽王伐东愤怒地大叫大嚷,却无法阻止新君们的胡闹。

    塔林中的妖器又动了起来,这回的反应更加剧烈,十几只妖头甚至从塔身上甩脱下来,在地面上四处乱滚。

    “这回没有震动啊。”殷不沉含糊地说,嘴唇尽量不张开。

    “因为……因为法术和震动一块来了!”辛幼陶望向西南方,浓重的不洁之气正在迅速消散,露出一条宽阔的通道,天目能够看到一大团顶天立地的微光正在极速扫来,最外围的妖塔试图与之对抗,只坚持了一小会就碎成了粉末。

    “天呐。”宏大而不事张扬,辛幼陶认出这是道统的法术,前进路线正好对着血海阵,他看向申己,“咱们要死在道法之下了。”

    欧阳槊和五妖还没有看到法术的微光,但是不洁之气的散开和远处妖塔的粉碎却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灭顶之灾正在逼近。

    “我喜欢杨清音杨道士,如果有谁幸存,拜托你一定要告诉……不不,永远别告诉她!”欧阳槊大声叫道。

    “诸位洗够了吗?”血海阵上空传来一个声音。

    三人五妖抬起头,看到麒麟亮闪闪的肚皮。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