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五十三章 沉睡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化妖的反应更明显了,由于他提前克服了大部分排斥心理,所以疼痛并不多,只是变得特别容易困倦,午夜一过他就哈欠连天,怎么忍都忍不住。

    但他偏偏不能停下休息,辛幼陶等人是作为人质留在妖族中间的,如果出了意外,慕行秋将追悔莫及。他骑着跳蚤,小蒿借助小青桃的法术飞行,左流英接受了这一安排,没有多说什么,照样飞在慕行秋附近,观察他的每一点变化。

    飞行足足一天之后,慕行秋趴在麒麟背上睡着了,跳蚤从这时起飞得稳当起来,慕行秋几乎没感觉到半点颠簸。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慕行秋从来没睡得这么深,无梦无想,刚一睁开眼睛时他甚至产生了错觉,以为自己还在野林镇的家中,他起得晚了,再不快点去放马,就会被父亲责骂……

    发现自己正骑着一头奇怪的动物飞在空中,慕行秋大吃一惊,险些从麒麟背上跳下去,出了一身冷汗,秋风吹过,他猛然警醒,多年来的修行生活重新回到记忆里。

    “小秋哥,你好些了吗?”小青桃担心地问,她一直都在照看慕行秋,确保他不会从麒麟背上掉下来,对他睡得如此深沉感到不安。

    道士修行数年之后,通常都能以存想代替睡眠,就算是吸气二重的小蒿,也不会睡得一无所知。

    冷汗随风而逝,慕行秋打个了激灵,接着伸展双臂,笑着说:“我感觉……好极了。”

    飞在他另一边的左流英已经取出凝神宝珠和铜镜,“仔细描述一下。”

    “我睡了一觉,大概……”

    “正好三个时辰。”小青桃替他说下去。

    “嗯,三个时辰,期间没做任何梦,这段时间好像完全消失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忘记了自己是一名道士,然后我很快想起来了,现在的我感到神清气爽、法力充沛,两枚内丹都很正常。而且我觉得心情特别好,好像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慕行秋忍不住咧嘴一笑,小青桃也笑了,“不是说化妖很痛苦吗?你怎么……”她闭上嘴,因为对面的左流英对这件事似乎有不同看法。

    在一起久了,小青桃已经能从左流英木头一样的表情中读出一些微妙的变化,比如当他的目光上上下下移动两次就表示有什么事情让他不满。

    “小秋哥睡了一场好觉,应该不是坏事吧?你说呢,左首座?”小青桃还是习惯从前的称呼,她知道自己若不提问,左流英永远也不会开口。

    左流英好像没听到这句话,飞出一段距离才突然说:“你们都在养神峰待过三年。”

    “嗯。”慕行秋和小青桃同时回道。

    “那三年里主要是炼体,让你们的身体能够承受内丹和法力。”

    两人又嗯了一声,所有道士都必须经历这个过程,各家道统的炼体方法或有不同,但本意都是一样的。

    “慕行秋这一觉很可能是在改变体质,让他更适合承载妖丹。”

    好事一下子变成了坏事,慕行秋却苦恼不起来,因为他实在喜欢大睡一觉之后的愉悦感觉,好像不用施法张开双臂就能飞起来一样。

    小青桃忐忑地问:“左首座能将小秋哥逆转回来,对吧?”

    “不能。”左流英回答得干净利索,过了一会补充道:“现在不能,他的化妖才刚刚开始,要等到有更多迹象,尤其是内丹开始发生变化的时候,才能对症下药。”

    小青桃心里总算生出一点希望,没过多久她又担心别的事情了,“辛幼陶干嘛要跑?难道他不相信小秋哥会去救他出来?还是……还是妖魔不顾约定提前动手了?”

    “很快就会知道了。”慕行秋不愿做出猜测。

    前方又是一座妖城,妖兵撤离得非常干净,连妖塔上的一些材料都给拆走了,二百多名人类奴隶被杀,许多人的肢体都不见了,留下整齐的刀口,左流英根本没有过来查看,小青桃脸色惨白,“这样的互相屠杀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慕行秋用闪电点燃了一些木柴,小青桃帮助施法,将整座妖城烧点,这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小蒿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忙完事情之后,小青桃低声对慕行秋说。

    小蒿也在帮忙放火,可她对满地的尸体和血污没有表现出一点畏惧或是厌恶,她并非视若不见,看到妇孺的尸体,她会停下来念几句经文,甚至将尸体摆正,只是她太过镇定了,好像早已习惯做这些事情。

    “她是个天生的道士。”慕行秋终于明白小蒿的独特在哪,也明白了龙魔为何看好这个小姑娘,她才是吸气二重的小道士,却有着少数高等道士才有的平和,所有事情在她那里都无法长久停留,她记得一切,却从来不放在心上——好像已经有了道士之心。

    “哈,那我得提前讨好她了,没准这是一位未来的首座呢。”小青桃笑着迎上小蒿,从此之后对她特别亲热。

    小蒿坦然受之,并未因此在态度上有任何改变。

    半个西介国好像都空了,妖兵们舍弃了各座城池和据点,果然如左流英所预料的逃向了百丈城,到处都有人类奴隶的尸体,妖兵打定主意不留下任何活口,慕行秋等人只能一路放火将尸体烧掉,为此耽误了一些时间。

    整整四天之后,他们才赶到辛幼陶等人原本被困的地方。

    这是一座孤立的小山丘,距离百丈城二百余里,天气好的时候,能望见笼罩妖都的浓重不洁之气和隐隐约约的密集妖塔,辛幼陶、申己和欧阳槊相当于被囚禁在此地,妖术师和妖兵一直围而不攻,当时约定等慕行秋重返百丈城之后,就让他们安全离开妖族地盘。

    如今妖术师和妖兵都不见了,撤离得干干净净,山头上竖着一竿高大的布幡,黑底白字,画着一道符箓。

    “是辛幼陶留下的吗?”小青桃远远望着符箓幡问道。

    慕行秋摇摇头,辛幼陶写符的本事一般,这绝不是他的手笔,又飞近一段距离之后,慕行秋仔细辨识一会,肯定地说:“是兰冰壶。”

    巨大的符箓幡无风自动,上面的白色字迹像是活了一样游动,很快变成了老妇人的形象,“哈哈,这不是我的乖外甥左流英吗?听说你进入妖域我还不太相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我还听说你退出道统了。”

    “是的,姨母大人,我现在已经不是庞山道士了。”左流英停在空中,向兰冰壶的幻象微微点头。

    “嘿,真不愧是奇才左流英,明明遇到了叹息劫,修行止步不前,还是能让九大道统为之震动,我姐姐若是还活着,该有多骄傲啊。”

    兰冰壶不会放过任何嘲讽外甥的机会,左流英也不在意,平淡地说:“道统为我震动不了多久,姨母大人在百丈城感受到牙山洗剑池引起的震动了吗?那或许会持续很长时间。”

    牙山以洗剑池怒海潮向妖族发起进攻,距离妖都百丈城越来越近了,过去几天里,慕行秋等人每隔几个时辰就能感受到从不同方向传来的震动。

    “别急着宣布胜利,我的乖外甥,整个世界都在发生变化,妖族首当其冲,说实话,这场战争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瞧见我的符箓了吗?加入一些妖术之后变得更强大了。”

    “我看见符箓了,只是没见到姨母大人本人。”

    “哈哈,我可没有那么狂妄,敢独自面对牙山至宝的进攻,等着瞧吧,乖外甥,你退出道统的时机真是再适当不过了,等我的符箓再完美一些,我会找你好好谈一谈,咱们都不是道士了,再用不着像从前那样缩手缩脚。”

    “随时恭候。”

    幡上的兰冰壶幻象变了几种形态,最后固定下来,“慕行秋,我留下符箓是为了等你。”

    “我按照约定回来了,我的朋友们呢?”慕行秋坐在跳蚤背上问道。

    “你服食化妖丸了?”

    “嗯,已经好几天了。”

    “你让我意外,慕行秋,主动服下化妖丸需要莫大的勇气,比左流英退出道统的勇气还要大,要不然就是你的情劫太深。巨妖王欢迎你回来,可现在事情有些变化。”

    “什么变化?巨妖王没料到道统会发起反击吗?”

    “巨妖王料到了一切,只是没想到你会带回来一名注神道士,没错,左流英退出了道统,可万一这是道统的阴谋呢?让一名注神道士进入妖都,然后里应外合。”

    “道统不会对漆无上使用诡计,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我清楚又能怎样?我不是巨妖王,在这里只是客人,用道统符箓换取一些帮助而已。”

    兰冰壶东拉西扯,小青桃不耐烦了,大声说:“辛幼陶他们到底去哪了?”

    “说来奇怪,我们对人质可是非常客气,既没有发起攻击,也没有要求他们交出被俘的羽王和四名异史君,可他们就是不满足——”兰冰壶停顿片刻,“他们趁夜逃走了。”

    小青桃松了口气,可是也有些疑惑,“妖术师没拦住他们?”

    “怎么拦?他们带着俘虏跑进了妖都,这时正陷在妖术陷阱里无法自拔,妖术师也无法靠近。”

    小青桃大吃一惊,不明白辛幼陶为何做出这种昏头昏脑的事情。

    “慕行秋。”兰冰壶的幻象开始变淡,“你只能一个人重返妖都,不许带任何道士……或许可以带着麒麟,灵妖的数量实在太少了。”

    (求推荐求订阅)r1152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