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五十二章 城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没法飞行了,经脉内的法术中断得越来越频繁,他经常从天上摔下来,虽然筋骨还能受得了,可疼痛却不会减少,每次都要在地上躺一会才能爬起来。

    小青桃提出自己可以带着慕行秋,左流英却不同意,他宁可陪着慕行秋在地面步行,也不提供任何帮助,“道士化妖是前未所未有的事情,每一个细节都值得关注,逆转之法或许就藏在其中,所有帮助都是一种干涉,会令化妖过程不完整、不准确。”

    左流英在这种事情上向来冷酷无情,而且一贯正确,小青桃无法反驳,也不敢反驳,就这样,一行人改为沿路步行,只有跳蚤驮着小蒿经常在空中飞。

    屠人城的妖尸果然被吹散到各地,有一些就躺在路边,身上全都刻着同样的字迹,入肤数寸,笔划工整,就像是纹身师傅用一个时辰精心刺出来的。

    “头颅慕松玄,知其下落者可活,交出者有赏,牙山。”小青桃每次念出这句话都感到身后有一股凉风掠过,好像这句话是专门写给她的,“牙山要独自向妖族开战吗?为什么不等其他道统一块发起进攻?”

    左流英要么是对此毫不关心,要么是觉得这个问题太简单,看了一眼小青桃,继续负手前行,好像自己的赏花雅兴受到了干扰。

    小青桃已经习惯了左流英的怪脾气,所以并不觉得尴尬,向慕行秋笑了笑,指着左流英的背影,用嘴型说:“他受不了尸体。”

    慕行秋也看出来了,每次检查路边的妖尸,左流英都站在十步以外,脸上虽然没有任何情绪流露出来,身子却挺得比平时更直一些。直到离开尸体继续前进时,腰板才恢复正常。

    一名注神道士,断不至于害怕尸体,左流英只是厌恶,他厌恶凡俗的几乎一切事物,这是他根深蒂固的习性,修行磨不去,道统在去除记忆时也予以保留,在这趟行程当中,左流英唯一不厌恶的东西就是麒麟。

    “没准这就是他打破叹息劫的法门——用厌恶来刺激自己。”慕行秋没有压低声音。走在前面的左流英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小青桃又笑了笑,如此直白地当面评价一名注神道士的行为,对她来说颇有几分叛逆的意味。

    慕行秋又看了几眼妖尸,“洗剑池还缺一滴水的消息已经泄露,牙山决定凭一己之力将它夺回来,这就像当年咱们宁可带着祖师塔独守断流城,也不去其他道统避难一样。”

    小青桃沉默了,走出一段路才说:“道统非得那么骄傲吗?”

    小蒿在前面喊道:“这里有一具尸体不太一样。”

    等慕行秋和小青桃走过来,小蒿已经骑着跳蚤跑了。左流英根本没有停留,走出多半里了。

    尸体的确不同,不仅胸前刻着牙山的字迹,额上还有一大块像是伤疤似的印记。加上枯瘦的身躯和生满老茧的手脚,清楚地表明这是一名多年劳作的人类奴隶。

    所有妖城都有人类充当奴隶,法术扫荡过后,他们也没难逃过此劫。

    小青桃有些激动。“牙山只管除妖,不管救人吗?”

    “救人可能会牺牲道士,牙山大概只能这么做。”慕行秋心里很清楚。不只是牙山,各家道统都会这么做,凡人众多,道士却很少,为了搭救数百名人类而死掉一名道士是不值得的,还会令妖兵因此有恃无恐。

    在战争角度上慕行秋承认这种做法是正确的,但在情感上还是不能无动于衷,他想这大概是因为自己情劫未度的原因。

    小青桃的情绪从这时起有些低落,与慕行秋加快脚步,快要赶上左流英时她说:“牙山的怒海潮会一直跟着……咱们吗?咱们去哪一座妖城他们就毁灭哪一座?”

    牙山不只是在向妖族发出悬赏,明显也是在威胁慕行秋,他们显然还认为他藏起了秃子,“我不知道,咱们尽量绕行。”

    前面的左流英头也不回地说:“牙山会从各个方向连续发起进攻,让妖兵以为自己遭到了围攻,纷纷逃往百丈城,然后道统就能将整支妖军全部歼灭了。所谓的威胁,一次就够了,再多就是笑话。”

    “没错,五行科教过这种战术。”小青桃脱口而出,马上稍稍压低声音,“道士数量少而法术强大,战斗越集中越好。”

    左流英不仅熟悉道统的战术,更了解道统的行事风格,所以他猜得没错,这天夜里他们到达的第二座妖城没有遭到进攻,但是在东南方极远的地方却传来轻微的震动感。

    妖城接到了被飓风吹来的妖尸,早已乱成一片,妖塔上面悬挂的妖器整天都在乱动乱响,失去了警戒的作用,四名道士和一头麒麟轻松入城,没有遭到任何阻拦。

    这座妖城规模很小,六七百名妖兵集中在城池中间的空地上,激烈地争论下一步的行动。

    “消息已经送往妖都,大家不要乱不要慌,先弄清头颅慕松玄到底是什么东西,然后等巨妖王的命令……”一名半妖将领声嘶力竭地劝说众妖兵,声音却被汇成一片的吼叫与尖啸淹没了。

    “管它什么头?巨妖王从不退却,他的命令肯定就是迎战,咱们还等什么?这就去跟道士们决一死战,替屠人城报仇!”一名毛茸茸的高大兽妖随后用本族语言吼了一大通,得到许多配合的吼声。

    “哪来的死战?分明就是送死!”一名飞妖头目展开双翅升起又落下,吸引众妖的注意,“咱们这里没有妖术师,根本挡不住道统法术,连道士的影子都看不到就被杀死啦。去妖都,全去妖都,那里有妖术师,还有巨妖王。”

    争论已经持续了一天,许多妖兵早已不耐烦,刚才传来的震动更令他们惶恐不安,飞妖头目话刚说完。立刻就有数十名部下跟他一块飞起来,在空中尖啸了一会,集体向北方飞去。

    这不是第一拨逃走的妖兵,妖将已经无能为力,他自己早想逃走,只是害怕巨妖王的惩罚才勉强留下,“别着急,大家再商量……”

    “飞妖跑得快,半妖没主意,抵抗道士还得靠咱们这些兽妖。兄弟们跟我走,找道士拼命去!”

    没有声音回应,连其他兽妖也觉得头目太鲁莽,不愿陪他去送死,头目大怒,吼出一连串的话,就算听不懂也能明白他是在咒骂,最后他改回人类语言,“难道咱们真要当缩头乌龟了?”

    “要走也先将人奴全都杀死。不能留给道士。”一个声音喊道。

    想逃又觉得丢脸的妖兵们受到提醒,一下子找到了解决心中矛盾的方法。

    “对对,杀光人奴,留给道士们一座空城。”

    “人类最可恨。杀一个少一个。”

    “这不叫逃跑,这叫计谋。”

    不等妖将下令,妖兵们纷纷前往附近的地洞,将囚禁其中的人奴全带出来。准备集中屠杀。

    数名妖兵转身跑向一处地洞,正撞见四名道士和一头麒麟,可他们却像没看见一样。嘴里叫嚷着向前奔跑。

    小青桃大为惊讶,小蒿却觉得很有趣,“这些妖兵……”小青桃急忙向小蒿嘘了一声,阻止她发出声音,她明白了,这是左流英发出的五行之水幻术,毫无施法痕迹,轻而易举骗过了几名妖兵。

    慕行秋看出了几处痕迹,心中还是敬佩不已,虽然不像念心幻术那样具有强大的进攻力量,左流英的幻术却更加随意自然,只影响敌人的视线与听力,与心绪无关。

    人奴都被押过来了,数量不少,大概三百人,男女老幼皆有,他们已经从妖兵的吼叫声中感觉到大事不妙,无不瑟瑟发抖,许多人大哭起来,连声求饶。

    妖兵们顺便将地洞的木顶拆掉,堆在一起燃起了熊熊篝火,命令人奴分排站立,准备一块杀掉。

    妖兵们亮出了兵器,一些兽妖空着手摩拳擦掌,张嘴露出森森牙齿,他们渴望人肉的滋味了。

    战争的氛围未必非要在战场上产生,一次实力严重不对等的屠杀也能激起妖兵的兴奋。

    “道士杀妖,咱们就杀人奴!”

    “报仇!报仇!”

    “吃肉!吃肉!”

    一道闪电从妖城上空划过,长达三四里,离地面却只有十几丈,妖兵与人奴全都吓了一跳,尖叫声四起,所有眼睛都在到处张望,寻找闪电的来源。

    “逃走吧,众妖,这里不是你们的领土,回舍身国,回群妖之地,回你自己的家。”

    声音响起,还是没有妖兵能找出来源,兽妖头目抡起手中的大铁锤,重重地砸在地面上,“谁?有本事出来一战!”

    出来的不是人而是闪电,贴着地面疾驰而至,在兽妖头目脚下爆炸,将他弹入高空,飞出一里有余,掉在了城外。

    屠杀弱者所激起的斗志是虚假的,兽妖头目还在空中大叫大嚷,地面上的妖兵已经一哄而散,争先恐后地向城外逃亡。

    大难不死的人类奴隶个个呆若木鸡,突然不约而同地跪下,向四面八方磕头,嘴里不停叫着“神仙”。

    “带上食物,顺着官道向西南走,七八天之后你就能离开妖族的地盘。”慕行秋不想现身,他等妖族将人奴集中起来,只是为了免除到处找人的麻烦,“不要携带任何妖族物品,遇见任何人都要先表明自己的身份。”

    隐而不现更增加了“神仙”说话的力度,奴隶们站起身,他们最了解妖兵的食物储存在哪,很快就搜刮一空,离开妖城。

    一名年轻男子肩上抗着一大块腊肉又回到篝火边上,对着天空大声说:“谢谢神仙的救命之恩,请问您是牙山道士吗?”没有回音,男子继续说下去,“真抱歉,我没听说过什么头颅慕松玄,可是我听说西北方正在围剿几名逃亡道士,各城的妖术师都过去参战了。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你们有没有用?”男子抗着腊肉跑了。

    慕行秋看向小青桃,“可能是辛幼陶他们等不及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