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九章 离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年秋天以及随后的冬天将发生许多大事,其中一些完全可以提前预见得到,比如道统终于要联合起来向妖族开战,因此,数名道士在一个微寒的清晨离开庞山,在当时就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甚至带有几分凄惶之意。

    在这几人当中,最受关注的还是左流英,他已成为道统十三万多年历史上唯一自愿退出道统的注神道士,许多道士对此做过考证,确认这种说法无误。

    道士毕竟是道士,一开始的众说纷纭经过半个夜晚就剩下唯一正确的说法:左流英退出道统是为了度劫。庞山奇才遇到了叹息劫——又被称为“不可度之劫”,所有道士或早或晚都会倒在它面前,坦然接受是唯一的选择,左流英却非要向它挑战,也是在向自己挑战。很多人佩服他的决绝,但是没有人相信他会成功。

    或许连左流英自己也不相信,所以他才要退出道统,远离众人的视线,远离那些失望与兴灾乐祸,他曾经被认为是最有希望达到服月芒境界的在世道士之一,现在却永远停在了注神六重。

    有一条传言被证实是错误的,左流英的修行境界并没有因为断念之术而下降,他的确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但那是因为断流成之战的旧伤,与去除记忆无关。

    他被去除了哪些记忆?既然事关只有注神道士才能了解的道统秘密。自然也就不会有可信的说法传出来,尤其是连他本人也说不出什么了。

    相比之下,慕行秋受到的关注少一些。凄惶之意却更多一些。普通道士远未达到无情无欲的境界,听说慕行秋是为了杨清音自愿化妖,无不赞赏有加,可是总免不了加上一句,“为情所困,终非正途。慕行秋年纪轻轻就得到一枚星落内丹,却在情劫面前止步。大概就是所谓的‘福祸相依’吧。”

    两名在道劫面前止步的道士,在外人看来倒是颇有几分同病相怜的意味。眼看着他们偏离正途走向危险重重的荒野非要在迷雾之中寻找确切的答案,道士们很难给出真心的祝福,所以这天早晨没什么人来送行。

    沈昊没来,他已提前告别。不愿在真正离别的时候徒增伤感。

    沈休明像是在送孩子出远门的老母亲,整个早上都在唠唠叨叨,“这是今年新收的一批果子,你快些吃,放久了会坏。这是你的一些东西,沈昊带回来的,你怎么还买了一堆草帽?城里的百姓听说你住在我这里,送来许多礼物,我知道你不喜欢。拒绝了大部分,只留了这一样……”

    那是一柄折扇,上面用工整的字迹写着整首《将军行》。慕行秋收下了,很快他的百宝囊就不够用了,不得不用上另一只乾坤袋。

    小青桃早早就来与慕行秋汇合,也从沈休明那里得到了许多礼物和唠叨,“你是道士,自有想法。我是理解不了,可你毕竟是名女道士。干嘛要跑到妖魔群中去呢?辛幼陶不会有事的,小秋哥能把他安全送回来,何况还有八大道统呢,战争不是就要开始了吗?你这一走,人家的闲话更多……”

    小青桃从慕行秋那里学会了应对方法,只是不停地点头微笑,没有解释。

    “真是奇怪,你总是到处冒险,为什么这一次……”沈休明忍住了不祥的话,这一次与此前不同,慕行秋服下了化妖丸。沈休明打听过,已经有六名道士因化妖送命,杨清音和裴子函还活着,一个想要逆转,一个想要继续,却都卡在中间阶段进退不得,慕行秋可说是九死一生,还有更可怕的结果是化妖成功,成为道统追杀的对象。

    沈休明觉得自己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摆脱噩梦的纠缠了。

    慕行秋也留下几样礼物,不是给沈休明的,是给沈存异和张香儿这两个孩子的,“加入庞山,各送他们一根百夜烛,对修行有好处,凝气成丹,再各送他们一枚妖丹和一根骨杖。望山封闭,法器灌魔非常困难,骨杖是妖器,里面含有一些魔种,或许能用得上。”

    沈休明很了解这几样礼物的贵重,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心中一酸,险些哭出来,接过礼物急忙转身,正好看见左流英。

    左流英站在门口,身穿道袍,头上也跟慕行秋一样没有了簪子,不知是错觉还是确有其事,注神道士的神秘和禁秘科首座的威严在左流英身上几乎全都消失了,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有一点记忆受损的样子。

    即便如此,沈休明还是感到紧张,慌乱地行礼,匆匆告辞,免下许多告别时的尴尬场面。

    屋子里安静得针落可闻,最后是左流英先开口,“什么时候出发?”

    左流英居然在向自己征询意见,慕行秋很不适应,“马上,不过有些事情我想问一下。”

    “嗯。”

    慕行秋整个晚上都在想这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你可以云游天下,可以隐居世外,天下之大,到处都有你继续修行的地方,用不着跟在我身边看我化妖。”

    小青桃不由自主地低头缩身,左流英毕竟是注神道士,慕行秋居然用质问的语气说话,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左流英寻思了一会,好像在从残存的记忆中费力地寻找理由,最后他说:“我相信你关于道火本源的说法。”

    慕行秋一愣,他还以为自己的那番话得到的只是漠视与嘲笑,没想到左流英会当真。

    注神道士不管如何古怪,他们终究不会说谎。

    “再给你一次选择,在道士和祖师塔之间。你会力保哪一个?”慕行秋问。

    “祖师塔。”左流英毫不犹豫地回答,好像这是在对暗号,“再长寿的道士终究会死。祖师塔却会长存不灭,所以无论在任何情况下,祖师塔都是唯一的选择。”

    两人的声音都很平和,小青桃却听出几分强硬,心中更加紧张,抬头看了一眼慕行秋,发现他居然在笑。

    “我得查清楚你是不是还跟从前一样。你没变,但这次前往百丈城。是你跟着我,不是我跟着你,所以要由我做决定。”

    左流英略显迷惑,“庞山不可能允许我带走祖师塔。你想决定什么?”

    “什么时候动身、什么时候休息、是战是和、是退是进,这些都由我决定。”

    左流英的心神似乎就没有留在这间屋子里,目光总是微垂,盯着无关紧要的地面,好像在与某位遥远的道士在做无声的交流,但他的确听到了慕行秋的话,并且能给予回答,“我同意。”

    慕行秋突然发现自己太孩子气了,他根本没什么可决定的。想了想,拿起一只无顶草帽扣在自己头上,“那就出发吧。”

    左流英伸手也拿起一只草帽。盯着看了一会,好像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然后戴在头上。

    小青桃惊讶极了,她不喜欢草帽,而且头上有长簪,戴它也不合适。眼看另两人已经走出房间,她将整摞草帽都塞进自己的乾坤袋里。快步跟出去。

    小蒿打着哈欠走过来,她既没有回庞山,也没有去找乱荆山同门,就在沈宅住了一宿,对昨天晚上盛传的各种消息全不放在心上,见到左流英也不意外,“你好啊……首座。”

    “你好,段采蒿。”

    小蒿说得很随意,左流英却有些过于正式。

    “这就出发了吗?”小蒿问慕行秋。

    “这就出发。”

    “我不会飞,你们谁带下我。”

    “我们要去百丈城,不是回庞山。”

    “是啊,我就是要跟你去百丈城。我想过了,没你看着,我实在没兴趣练拳,今后你还是时刻在我身边比较好。”小蒿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来回扫视,寻找能带自己飞行的人。

    左流英将帽檐微微按下一点,“这也属于需要你做决定的事情吧?”

    慕行秋端正神色,对小蒿说:“不行,你是个累赘,我们不能带你一块去,你留下专心练拳,等我回来检查。”

    慕行秋御剑升到天空,猛然见到从前院跑来一个东西,将正在扫地的仆人吓了一跳,院门没来,那东西一跃而过,轻松落地。麒麟跳蚤也来了,身躯庞大的它像小狗一样又蹿又跳,一会想将天上的慕行秋咬下来,一会又围着左流英转圈,不准他飞起。

    慕行秋狠下心没有再落地,左流英伸出一只手轻轻按在麒麟额头上,“你是庞山灵兽,我们却已不是庞山道士,留下。”

    跳蚤不动了,悲伤地低下头,在左流英身上蹭了两下,然后抬起头望着慕行秋,澄黄色的眼睛里若有期待。

    “出发吧。”慕行秋说,带头向城外飞去,左流英和小青桃紧随其后。

    慕、左两人没有再回头,小青桃却频频向后观望,眼见跳蚤与小蒿的身影渐渐变小,心中陡生悲意。

    离城十余里,小青桃已经去除悲意变得坚强起来,左流英却突然在空中停住,转身回望,另两人也照做,看到了令他们大吃一惊的景象,数代以来从未展现过飞行能力的庞山铁麒麟竟然四蹄带风在空中奔跑——跳蚤驮着小蒿追上来了。

    “哈哈,我们两个可不是累赘。”小蒿兴奋地大叫,发出长长的一声呜,骑着跳蚤从三人身边掠过,继续向西飞行。

    “你的决定呢?”左流英问。

    慕行秋抬起手想要挠头,结果碰到的却是草帽,于是笑了一声,“哎,反正亏欠庞山的人情已经不少,就再偷走两件东西吧。”

    这一年是道统三十七祖六百四十二年,祖师失踪、老祖峰被毁已有六载,道妖大战即将再燃烽火,四名道士和一头麒麟离开断流城,带走的是一个微弱的希望、几乎无人相信的希望——道火本源。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466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