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六章 神游之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翼人羽化”的飘红打赏。)

    慕行秋站在一群注神道士中间,感觉自己好像无意中闯入了别人的梦境,完全多余,无人理睬,也看不懂梦中发生的一切。

    二十三名注神道士在以神游的方式交谈,慕行秋只能充当旁观者,却连他们的面貌都看不清楚,庞山宗师杨延年也显得模糊起来,只有左流英仍然清晰可见,但那张俊美的脸上毫无表情,偶尔眨下眼睛,才表明这真是活人。

    这是诡异的场景,慕行秋知道,注神道士之间的争议肯定非常激烈,可他所见所闻所感却只是缥缈的道士、清幽的花香、温和的秋风,他想,自己总不会是无缘无故被留在这里,于是催动法力强化三田护持。

    一开始,慕行秋没有发现法术入侵的迹象,当他施展务虚幻术向外探测的时候才发现,成片的法术就停在咫尺之外。

    注神道士法术的强大体现在方方面面,其中之一就是施法更加隐蔽,只要他们愿意,可以让法术不留任何痕迹,直到加诸于目标的身体才会被察觉到,慕行秋能以幻术发现停在身边的法术,已算是了不起。

    但这些法术对慕行秋来说仍是模糊一团,他数不清到底有多少道法术,只能猜测二十三名注神道士大概都动手了,可他们为何引而不发?慕行秋牢牢控制自己的幻术,不敢与任何一道法术发生接触,他不停地增加法力,直到幻术达到第七层,这是他的极限。

    任何一种法术多多少少都会在空气中引起一些震动,凡人注意不到,他们只能看见色彩、听见声音,道士们却能通过这些震动提前判断出法术的轨迹与威力,敏感程度则与自身的修行境界息息相关。慕行秋动用泥丸宫内星落五重的内丹,也只能察觉到一尺之外的极轻微震动。

    用来探测情绪变化的务虚幻术也能大幅增强感受法术的能力,提升到第七层之后,慕行秋终于勉强能将模糊一团的震动大致区分开,一共二十二道法术,只有一位道士没有对他施法。

    慕行秋的幻术瞒不过注神道士,但是没人在意,二十二道法术引而不发的原因与慕行秋无关,而是发出法术的道士们互相忌惮、互相商量,迟迟没有决定谁当第一个。

    以注神道士的实力。第一道冲进目标体内的法术,不仅能将慕行秋调查得清清楚楚,还能顺便带走点什么,这是其他人所不能接受的。

    慕行秋拼尽全力也只能探测到这些法术的雏形,他知道自己挡不住其中任何一道,星落与注重之间的差距是一道鸿沟,从前的慕行秋根本理解不了这句话,现在的他也只是看到了鸿沟的模样,仍然无法跨越。

    明知毫无意义。慕行秋还是不肯就此放弃抵抗,继续将幻术保持在第七层,以小鹿的初生茸角对阵二十二副獠牙。

    要不是第二十三道法术的加入,慕行秋在这场实力悬殊的对峙中必败无疑。这最后一道法术突如其来。也不遵守其它法术已经达成的妥协与僵持,越众而出,直接撞上了慕行秋的幻术。

    如有外人观看,此时只会觉得花厅实在太安静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但在法术层面,却已是一片大乱。其它二十二道法术促不及防,失去了先机,反应却都极快,立刻齐头并进,准备击败那道不守规矩的法术。

    慕行秋的抵抗只坚持了一小会,差点就要召出霜魂剑,一个声音突然在脑中响起,“相信我。”

    相信谁?这不是真实的声音,自然也就没有语气、腔调等等个人特点,慕行秋无从分辨说话者的身份,他微微一愣,还是猜出了这人是谁,于是接受对方的请求——交出了念心幻术的控制权。

    仍然是他的内丹在催生法力,仍然是他的法力在维持念心幻术,但慕行秋放弃了对幻术的进一步控制,它的范围、方向、目标等等都交由另一个人控制。

    除了左流英,谁还有这种本事?虽然都是注神道士,但是只有他曾经花费一个月时间每天观察慕行秋的幻术,对其了若指掌,就像是自己也学过一遍。

    还是第七层幻术,交由左流英运转,威力却大不相同,慕行秋一直在努力提升修行境界,学过的法术非常少,相当于空有神兵利器,却只会直来直去,不懂辗转腾挪的技巧。

    务虚幻术与左流英的法术融为一体,调头冲进二十二道法术当中,来回冲撞,却不与任何一道法术真的发生对抗,总是一触即退,方向飘忽得像是一只晕头的苍蝇,可一众注神道士偏偏捉不到它。

    二十二道法术齐头并进的格局瞬间就被打破,一开始它们都想追上幻术,很快就互相猜疑起来,虽未明争,却有暗斗,无意间的阻挡、推搡越来越多。

    这是慕行秋从未经历过、本来也没有资格经历的古怪斗法,他就像一只木偶被一位大师操控着,做出与活人一般无二的动作。这场斗法极大地开扩了慕行秋的眼界,原本模糊不清的法术渐渐变得清晰,他甚至能够区分出哪些法术是一伙的、哪些法术之间的斗争更激烈一些。

    他最先辨认出来的是庞山宗师杨延年的法术,法术本身并无特征,可是诸多法术之中,只有它是孤家寡人,在混战之中落入下风,不得不稍往后退。

    还有两道法术对进攻慕行秋本人特别感兴趣,数次突进,都被其它法术拦下。慕行秋由此猜测这两道法术属于牙山道士,因为洗剑池和赵知劲之死,牙山对他的“秘密”特别感兴趣。

    混战持续的时间并不长,慕行秋有幸一睹注神道士的斗法场景,虽然谁都没有使出全力,却足以令他汗颜,这些法术的变化实在太多太快,与之相比,星落道士就像是持抢冲锋的士兵,低等道士则是只会挥舞棍棒的街头混子。

    左流英一手制造了这场混战,见好就收,不给其他道士联合起来对付自己的机会,带着慕行秋的幻术跳出战团,来到一个全新的领域。

    突然之间,慕行秋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他感觉自己就像是挨了一记闷棍,眼前冒出满天金星,可仔细看去,这些金星却都有着具体的含义。

    慕行秋终于见识到了所谓“神游”是怎样的一种交谈方式,他曾经在注神道士们面前说话,但只是站在门外让对方观看,他本人当时并未登堂入室,对神游没有获得直观印象。

    出声的语言在神游之境用处不大,只占据两三成的比例,更多的是鲜活景象与死板文字,杂乱无章地分散在各处,供给众人随意查看。

    每名注神道士都能在同一时间里放出大量的景象与文字,用这种方式他们表达出来的信息数十倍于单纯的声音,也只有注神道士能在同一时间接受如此众多的事物,慕行秋所见不过是其中一小部分,当他想要逐一看清的时候,更多的信息却又涌来。

    在这里,慕行秋跟学拳的张香儿、沈存异一样笨拙,拼尽全力也只能跟上三四成的进度,他只好舍弃大量信息,追看那些最先涌来的景象与文字,然后将它们转化为自己能理解的语言。

    注神道士们对慕行秋的闯入感到震惊与不满,立刻向左流英提出抗议。

    “把他带出去!”

    “这是神游之境,非注神道士不得进入。”

    “左流英,你做得太过分了。”

    为了表达这些话,注神道士们发出的不只是声音,还有大量文字记载与景象,那是道统浩如烟海的协议与规定,慕行秋在普通版本的《乾坤定》当中永远也看不到。

    左流英发出的只有声音,“你们想知道这名道士身上是否还藏有更多秘密,我把他带来了,你们可以随意查看,这比直接闯进他的脑子里要公平一些。”

    “注神道士有权力这么做!”一名道士给出了许多证据。

    “慕行秋境界不够,而且已经退出道统,更没资格……”

    场景、文字与声音迅速消退,神游之境很快就变得空空荡荡,左流英松开幻术,慕行秋重新回到真实的世界。

    二十三名注神道士的容貌全都变得清楚了,高矮胖瘦、老幼俊丑各不相同,唯一的共同点是大都带着怒容。

    “左流英,你真的决定了?”庞山宗师杨延年冷冷地问道。

    “我想我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左流英平静地说。

    “你是禁秘科首座,我不允许你给一名既不是禁秘科道士更不是庞山弟子的人当护持者。”争议已经结束,杨延年直接给出最终决定。

    “慕行秋正要化妖,你给他当护持者,万一泄露了道统的诸多秘事……”另一位注神道士大声说,“不行,绝对不行。”

    “这些问题很好解决。”左流英依然平静,“我退出庞山,就不再受戒律的约束;我自愿去除相关记忆,就不会泄露秘密。”

    慕行秋仍然只是旁观者,但他能感受到左流英所掀起的惊涛骇浪。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