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五章 看中了什么?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宅的后院没多久就变得空空荡荡,除了慕行秋,斩妖会成员还都保持着原来的身份,道统的命令在他们中间仍然立竿见影。

    小蒿一直站在屋檐下,左右看了几眼,迈着轻缓的步子走过整个院子,来到慕行秋面前,“现在我是唯一的念心科弟子了。”

    “嗯?”

    “你已经退出道统,不是庞山弟子,自然也不算念心科弟子,剩下我就是唯一的了。”

    相隔几个月,小蒿终于对慕行秋在皇京的举动做出了反应。

    慕行秋想起龙魔对小蒿的赞扬,冲她笑了笑,“你怎么没跟大家一块走?乱荆山也在召集弟子。”

    “我不会飞啊。”小蒿已经是十六七岁的少女了,语气还像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天真,“而且我现在算是庞山弟子,可庞山好像总忘记这件事,有机会我应该提醒一下庞山宗师。”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练功了吗?”慕行秋正色问道,他还不习惯以教训的口吻说话,在这方面甚至比不上当过都教的小青桃。

    小蒿仰头想了一会,好像这个问题特别难以回答,“嗯——我梦里练功来着,这样算吗?”

    慕行秋严肃地摇摇头。

    “哎呀,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事情有多少,不是我一个,大家都不怎么练功了。”小蒿后退一步,显得有点紧张,“我现在就练,好吗?”

    慕行秋点点头,小蒿又退后几步,就在院子里练起锻骨拳来,倒是没怎么退步,但也没有明显的进步,照这样练下去,她可能永远也达不到同时施展九种运气法门的程度。

    两颗小脑袋大门口探来探去。慕行秋假装看不到,张香儿的胆子更大一些,跑了进来,她已经到了小蒿身后,沈存异才跟进来,太过仓皇,半路上差点摔个跟头,脸红红的,站在了张香儿身后。

    两个孩子学习小蒿的样子也练起拳来。

    小蒿毕竟是吸气二重的道士,拳法虽不能让慕行秋满意。但是已有小成,速度奇快,两个孩子只能看清一两成动作,可他们学得非常认真,慢慢地居然也能跟上。

    慕行秋不阻止也不鼓励,只是默默地观看,张香儿的确更聪明,两遍下来,她的身手已经像模像样。实在看不清的招式,自己也能想办法填补上,沈存异就有点笨手笨脚了,他学的是张香儿。招式本来就不准确,到他这里更是乱七八糟。

    第三遍拳法才开头,小蒿突然住手,两个孩子也跟着停下。

    “秃子什么时候回来?”小蒿问。还是想到什么就问什么的脾气。

    “这套拳法为什么跟我学过的不太一样?”张香儿以为这是发问的时间。

    “那个……那个……该是吃饭的时候了吧?”沈存异实在想不出什么问题。

    在慕行秋眼里,这三个人都是孩子,他走过去。挽起双袖,一边缓慢地练拳,一边回答他们的问题。

    “秃子失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慕行秋的双拳各生出一条数尺长的闪电,他没用鞭子,直接以拳头施法,不仅消耗的法力更多,威力还要下降一些,但是足够吸引三个孩子的目光。

    “这是念心科的锻骨拳,跟你们学过的普通锻骨拳不一样,更古老一些。”闪电迅速扩张,变成了两个巨大的闪电球,慕行秋像是举着两柄大锤,动作越发缓慢,却更显强劲有力,每一拳似乎都能碎石断铁,三人看得惊佩不已,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

    “离开饭还有一个时辰,你要是饿了,可以自己去厨房找点吃的。”慕行秋突然加快速度,同时施展九种运气法门,幻化出九条手臂、九个闪电球,这是幻术第一层,看上去非常炫丽,其实威力因此分散,幻术境界越高,需要的手臂反而越少。

    但是对小蒿、张香儿和沈存异来说,这却是他们所见过的最惊人法术,全都张大了嘴,呆呆地看着慕行秋,早将自己的问题忘了在脑后。

    拳法结束,慕行秋收势站好,九团闪电球环身悬停,很快连成一线,然后彻底消失。

    小蒿年纪比两个孩子大得多,已经取得道士的身份,在皇京亲眼见过慕行秋在斗法中施展念心幻术,可就是她的嘴巴张得最大,“念心锻骨拳……真能练到这种程度吗?”

    慕行秋已经猜出小蒿对练拳不感兴趣的原因,这套拳法与他在皇京斗法时施展出来的闪电差别实在太大,在普通道士看来就是两套毫无关联的法门,小蒿有自己的小心思,肯定是觉得练拳无益。

    慕行秋降低水准,以第一层幻术激出闪电,反而更能吸引小蒿的兴趣。

    “嗯,只要你能坚持练下去。”

    小蒿想了想,转身对两个眼睛闪闪发亮的孩子说:“听见没有,得坚持练下去。”

    “坚持。”张香儿和沈存异同时说道,他们的兴趣更是高涨。

    三人立刻分散开,认真地练起拳法来。

    慕行秋走到一边,从腰间的百宝囊里召出小小的传音香炉,他刚才感到香炉的温热,知道这是有人要与自己对话。

    是沈昊的声音,语速极快,“护持者必须是同一科的道士,左流英声称要当你的护持者,就意味着他要退出禁秘科,加入念心科!宗师已经公开否决左流英的决定……保持联系,待会再说。”

    没等慕行秋说什么,沈昊的声音已经消失。

    慕行秋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规矩,但是过去这些年来,他在念心科的确从未有过护持者,都教林飒给予他大量提点与帮助,也不以护持者自居。

    左流英常有惊人之举,可这一次却太突兀了,真幻已经离身,慕行秋不觉得自己还有东西值得左流英在意。

    传音香炉里又有声音传来,小蒿等三人正在练拳兴头上,都对传音这种小法术不感兴趣。

    自从皇京一战之后。棋山道士杨青元成为慕行秋最坚定的支持者,所以自愿提供消息,“棋山宗师说左流英此举极不寻常,他肯定是从你这里发现了什么,想要提前占而有之,所以才会突然宣布要当你的护持者,很快就会有人向你打听……”

    杨青元的声音消失了。

    化妖丸肯定不值得左流英如此关注,慕行秋对自己的“**”十分自信,但也不可能引起注神道士的重视,他只能想出唯一的可能。泥丸宫里的第二枚内丹被左流英发现了。

    慕行秋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也从未发觉有法术突破自己的护持之力进入泥丸宫,可还是瞒不住左流英。

    其实慕行秋原打算在注神道士们面前说出一切的,他知道自己展示出来的实力与内丹差距太大,真相早晚会泄露,而且他还想以第二枚内丹证明道统一些最基础的修行法门是可以改动的,但是没等他说到这一步,召见就已结束,他被送出了花厅。

    令召见半途中止的人。正是左流英。

    传音香炉热得发烫,越来越多的道士要跟慕行秋说话,有些人是奉高等道士的指示这做样,更多的人则是纯粹的好奇。

    慕行秋来不及回话。庞山五行科首座申继先从天而降,两步走到慕行秋面前,一把抓住传音香炉,放入自己的宽袖里。“跟我走。”

    “去哪?”

    申继先没有回答,直接施法将慕行秋带到空中,向北边飞去。

    慕行秋没有抵抗。

    院子里练拳的三个人停下了。望着远去的身影,小蒿说:“很快我也能在天上飞了。”

    “再过几年我也能。”张香儿还不认识这位女道士,却已生出竞争之心,扭头看了一眼沈存异,“到时候我带着你飞。”

    沈存异开心地点头。

    慕行秋又被带到了沈园花厅,注神道士都不在,只有他们两人。

    “你还有秘密没说。”

    “我在泥丸宫里还有第二枚内丹,星落五重,是真幻送给我的。”

    申继先一愣,抬起手来施法检查慕行秋的泥丸宫,结果遇到强大的阻力,法术竟然无法穿透,申继先脸色微变,过了一会他放下手臂,“你已经不是庞山弟子了。”

    “我不是。”慕行秋可以毫无抵抗地跟申继先一块走,可以说出他本来就没想完全隐瞒的秘密,可他不允许再有任何法术进入自己的脑子。

    申继先没有用强,他现在有点相信牙山星落道士的确是被慕行秋杀死的了,“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我打算在全体注神道士面前说出来的,可是我被送了出来。”

    申继先微微低头,像是在沉思默想,其实是在以法术与庞山宗师杨延年联系,很快他抬起头,“泥丸宫里的第二枚内丹,的确稀奇,可是……神魂是不是藏在内丹里?”

    “绝对没有。”慕行秋非常肯定,因为道士的内丹乃是至纯之物,容不得半点杂质,藏不下神魂。

    申继先只是突发奇想,自己也知道不可能,摇摇头,“就这些?还有秘密吗?”

    “我没什么可隐瞒的。”

    申继先满脸的迷惑不解,“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不左流英因为你竟然公开与宗师决裂,他到底从你身上看到了什么?魔种生道根?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第二枚内丹?没有道士愿意再多练一枚内丹。”突然他的神色严肃起来,“无论如何,你不能接受左流英做护持者,庞山刚刚稳定,经不起再来一次折腾。”

    “这正是我之前说过的话。”慕行秋的确没想过要同意,他一个人已经习惯了,根本不需要护持者。

    花厅内微光闪烁,各家道统的注神道士全都回来了,申继先匆匆退下,这里不是他能留下的地方。

    庞山宗师杨延年面色阴沉,对一名注神道士来说,这是极为罕见的情绪外露。

    左流英却毫无变化,看上去十分年轻的面孔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慕行秋生出一种预感,他是否同意并不重要,禁秘科首座想要做成的事情谁也无法阻挡。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