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四章 首座的麻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左流英简单的几句话,比慕行秋苦心构思的一番讲述引起的震动更多,但他没机会看到后面的场景,眼前一片白光,他被传出了花厅,站在了禁制外面。

    偌大的学园里看不到花农的身影,成熟的灵花仙草盛极而衰,隐隐出现颓败之相,慕行秋弯腰从地上摘起一朵不知名的纯黃色小花,心想沈休明若是看到这样的景象不知该有多伤心。

    五行科首座申继先以瞬移之法出现在慕行秋身前,不像平时那么和气,脸上没有笑容,皓白的须发露出几分严肃,“你和左流英商量好的,是不是?”

    “商量好什么?”慕行秋不明白这个问题从何而来。

    “他教给你那些话,让你当众说出来,然后他再主动提出来当你的护持者。”申继先的语气简直可以说是咄咄逼人。

    慕行秋缓缓摇头,将黄花放在一片完整的叶子上,然后直视申继先的眼睛,“不,我讲述的一切都是我的心里话,与左流英、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两人对视片刻,申继先的神情稍有缓和,叹了口气,“我真不明白,庞山百废待兴,你和左流英不伸手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要落井下石。”

    “此话从何说起?”慕行秋很惊讶,就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影响到庞山的复兴,他才退出道统,从未有过异心。

    申继先来的时候正在气头上,现在却慢慢地重新相信这名年轻的道士了,“看来你是真不知情,注神道士身份特殊,按惯例,通常由他们商议并决定道统的共同行动。九大道统共有五十余位注神道士,其中一些隐居不出,加上望山封闭。八家道统剩下的注神道士全在这里,一共二十三位,你知道庞山在其中占几位?两位,宗师与左流英。他们两人能够保证庞山在商议中不会处于绝对劣势,可是左流英……左首座没跟宗师商量就擅做主张,让外人看到庞山的不合,他想做你的护持者,更是荒唐。”

    “我没想过要让左首座当我的护持者,他提出这个想法,我可没说过同意。”

    申继先错愕地看着慕行秋。突然笑了,“怪不得有人说你‘大言不惭’。”他的笑容只维持了一小会,“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而是左流英。我知道他对杨延年继任宗师心怀不满,可是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招,嘿,不过这的确是他一贯的风格。”

    慕行秋还是没明白,“左首座要做我的护持者,影响有这么大吗?”

    “既然你没有参与其中……左流英真的没给过你任何暗示?”

    “我昨天晚上才回来。左首座没机会给我暗示。”

    申继先轻哼一声,左流英若想对谁发出暗示,随时随地都是机会,但申继先还是倾向于相信慕行秋。“暂时没你的事了,你现在不是庞山弟子,我不能对你下命令,只能建议你先不要服食化妖丸或者其它古怪的东西。注神道士们还是挺重视这件事的,他们会做出决定。”

    “好的。”慕行秋并不着急,首先他得确信自己在化妖过程中不会心生抗拒。其次他也想知道注神道士对化妖之术的看法。

    “赵知劲真是被你杀死的?他可是星落五重。”申继先对此不能不好奇,他自己是星落七重,基本没有可能升至注神境界,慕行秋若能杀死星落五重的道士,就意味着实力与他相差不远,这可有点难堪。

    “那是一次意外,赵道士心境不稳,露出了破绽。”

    “所以你用了念心幻术,我明白了。”申继先松了口气,他不相信慕行秋真有这种实力,“你可以走了,我希望你能留在断流城……唉,左流英真是给庞山带来一个大麻烦。”

    申继先匆匆消失,直到最后也没有解释左流英那几句话到底对庞山有何影响。

    慕行秋来到断流城,最先见的人不是已经约好见面的斩妖会成员,而是沈休明。沈休明也是第一个见面就问起秃子的人,“秃子一个人丢的?”

    “他身边应该还有一位乱荆山道士。”这是慕行秋最感羞愧的事情,他把秃子弄丢了,不过眼下这倒是一件幸事,他若带回秃子,就不得不交给牙山,可他还没有听到牙山做出不伤害秃子的保证。

    “这样还好些,秃子肯定吓坏了。”每次见面被吓坏的人通常都是沈休明,这时他却担心起秃子来。

    从沈休明身后露出两个孩子的小脑袋,张香儿问:“你不是庞山弟子了?”

    “嗯,不是了。”慕行秋笑着说。

    “那我呢?以后还会被庞山收为弟子吗?”

    “还有我。”沈存异小声说,他有点害怕,虽然慕行秋总是面露微笑,可他还是有点怕。

    “再过几年,你们都会是庞山弟子,到时候我会各送你们一件礼物,等你们凝气成丹的时候,还会再送一件。”

    张香儿欢呼一声,“我能先知道礼物是什么吗?”

    “我还没有决定,但是肯定会对修行大有帮助。”

    “我要五节青木香膏。”张香儿眼睛一亮,居然知道什么是好东西。

    “或许吧。”慕行秋定下的礼物标准比这要高得多。

    张香儿再次欢呼,拉着沈存异往屋外跑去,沈存异乖乖地跟着她,对礼物不是特别感兴趣,他觉得桃姑姑的纸鸟更合己意。

    沈休明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直到他们顺利跨过门槛才将目光收回来,“张香儿会是了不起的道士,存异只要能比我强一点就行。”

    “别说得太绝对。”慕行秋没本事看出一个人的潜力,但他知道修行境界的高低不只与聪明才智相关。

    沈休明突然想起一件事,转身在书桌上拿起一只长方形木匣,“公主写给你的一封信,送到我这儿来了。”

    木匣非常精美,上面却没有西介国王室或是皇族的印记,显然是沈休明自己准备的,他打开盒盖,露出里面的一卷符箓信。

    慕行秋伸手刚接过来,沈昊走了进来,“人已经到齐了,咱们快过去吧。”

    斩妖会成员大都住在庞山,聚会地点却在断流城沈宅的后院,沈休明早已清空庭院,再经过沈昊和小青桃施法,足够容纳近二百名道士。

    慕行秋收起公主的信,与沈昊一同走向后院。

    “你真给一群注神道士**了?”沈昊边走边问。

    “那不是**,我只是觉得有必要将我了解到的一些事情告诉他们。”

    “哈哈,真有你的。”沈昊大步流星,好像后院就是与妖族厮杀的战场,“事情已经传开了,你得好好解释一下化妖丸是怎么回事,你要是真的化妖,斩妖会可就成了一个大笑话。”

    院子里站满了人,慕行秋在皇京见过其中的大部分,他有些意外地发现牙山餐霞道士廖化元也来了,申忌夷却没有出现。增加的新人大部分是万第山道士,带头的人是餐霞道士杨纯,他在人群中向慕行秋点头,表示支持。

    和高等道士们关注的焦点截然不同,低等道士对左流英说过的那几句话不感兴趣,对慕行秋的胆大妄为却是既惊讶又羡慕,一看见他就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最后问题汇成了一个:慕行秋真要化妖吗?

    “我亲眼见到化妖之术带来的痛苦,已经有六名道士因此送命。”慕行秋的话浇灭了道士们的兴奋劲儿,尤其是召山和棋山的道士,神情立刻肃穆起来,“如果我真的服食化妖丸,也是为了找出解决之道,而不是为了变成妖魔。”

    “用得着这么麻烦吗?道统很快就会向妖族发起进攻,然后咱们斩妖会就能接手,将妖族杀得干干净净,所谓的化妖之术也就不存在了。”一名道士大声道。

    “如果杀不干净呢?”慕行秋问,他心里很清楚,妖族是杀不光的,连注神道士都无法做出这样的保证,何况一群低等道士?斩妖会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压缩妖族的地盘,将他们的威胁减至最小程度,“化妖之术演变得非常快,不久之后它可能就不只是药丸,也不需要强迫道士服食,它会像不洁之气一样四处弥漫。在战场上,咱们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处在安全的环境中,所以咱们得斩妖除魔,也得准备好解药。”

    人群安静了一会,一名女道士开口道:“为什么你不直接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救杨清音?我们没有意见啊。”

    许多人都笑了,笑得有些**。

    慕行秋真希望事情能如此简单,他当然是为了救杨清音,可他担心只是为了杨清音一个人,他无法坦然接受化妖过程,因此,他必须得找一个更大的理由。

    “是的,我是为了救杨清音……”

    慕行秋正为如何回答这个问题而纠结,空中突然降下数团水球,在一人多高的地方爆裂,发出嗡嗡的响声,近二百名道士随之色变,许多人立刻升起,向北边飞去。

    这是各家道统给本门弟子送来的命令,只有慕行秋一个人听不到具体内容。

    沈昊也只能听到庞山的命令,凑近慕行秋,满脸严肃地说:“庞山要求我们立刻回山,说是有大事,跟你有关吗?”

    慕行秋想了一下,“不是我,是左流英。”

    慕行秋仍然想不明白原因,但他知道五行科首座申继先并非虚张声势,左流英的确惹下了大麻烦。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