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三章 新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新一章关于庞山新宗师的错误和卷首语的缺字,都已改过,指正的人比较多,所以一并感谢。)

    慕行秋从化妖丸说起,六名道士的记忆在花厅内展开,所有注神道士都能看到,他可以省下许多时间,后面的事情就得由他述说了。

    星华飞英和定海灵虫对化妖过程的确有明显的抑制作用,但是只凭这两味药无法彻底逆转妖化的身体,黑马灵妖一度从地上站立起来,甚至围着山谷驰骋了一圈,但这只是暂时现象,不到一个时辰,他就又倒在地上,再也没能站起来。

    “谢谢你让我重新感受到奔跑的快乐,但我觉得一切可能都太晚了,我的蹄子像是在着火。”这是黑马说出的最后一句话,然后气绝身亡,作为妖丹的那只后蹄真的燃烧起来,火焰很快消失,但是好像另有一股火在毛皮之下燃烧,快速消耗黑马的血肉。

    慕行秋眼睁睁瞧着黑马变成了一具皮包骨的架子。

    慕行秋前去追赶先前离去的灵妖,这支北上群妖之地的队伍一路上留下不少痕迹,但慕行秋没能追上他们,半路上被龙魔拦下,她虽然也算是俘虏,却能取得灵妖的信任,可以自由行动。

    “那六名道士死了?真遗憾,哪怕只有一个能活下来……”龙魔即使说起悲惨的事情也是笑嘻嘻的,好像话一出口事情就过去了,“现在的你恐怕帮不了杨清音,她对化妖没有抗拒之意,减少了许多痛苦,你若是让她重新想起一切,只会更快地害死她。”

    慕行秋问龙魔为什么早不告诉他这一切。

    “口说无凭,这些事情都得你自己发现。”龙魔只肯做引路人,她就像秘密的集合体。重重叠叠,掀开一层纱露出的却是另一层纱,“你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我会跟随灵妖替你保护杨清音,她现在非常脆弱,只是多几个念头就足以让她死去,只有我能帮助她。”

    慕行秋的确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龙魔带他兜了一个圈子,但这个圈子很有必要,就像她所说的。有些事情需要亲眼目睹才能完全相信。

    慕行秋一路向东南飞行,离开灵妖领地不久就遇见了大批妖兵,说明自己的身份之后,他被送到妖都百丈城。

    令他意外的是,百丈城几乎没有遭到破坏,城墙、房舍、街道都很完整,只是变得冷冷清清,居住着少量妖族。

    慕行秋没有见着巨妖王漆无上,接待他的是非妖裴子函。

    裴子函也在经历化妖过程。事实上他是化妖丸最早的一批尝试者之一,而且是自愿的,他希望成为纯粹的妖,为此宁愿冒险。对化妖也没有半点抗拒,但过程仍然极不顺利,妖术师们配出另一种药丸,阻止内丹在体内的转移。被叫做“定丹丸”。

    裴子函提供了一批定丹丸,派飞妖追上去送给龙魔,靠着这些药丸。杨清音的化妖过程将会大为减缓,今后两三年内丹都不会离开下丹田,她的危险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想起一切,从而唤醒对化妖的深切厌恶,那样的话,定丹丸也没用了。

    裴子函向慕行秋提供帮助并非自作主张,而是得到了漆无上的允许,目的则很简单,巨妖王希望能够完善化妖之术,与灵妖们的猜测不太一样,用不成熟的化妖丸控制化妖者只是意外的手段,巨妖王更希望化妖能够永久有效,但妖术师们已经走入死胡同,需要新方法的介入。

    漆无上之前邀请慕行秋前往妖山口比武,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豪万古的化妖之术只是一个小把戏,但他的确奠定了基础,众多妖术师对之进行了大量改进才造出化妖丸,召山魁梧道士猜得没错,化妖丸很重要的两种成分正是妖丹与魔族遗物,但是还有一种成分是他无法猜到的,那就是琥珀道士的碎屑。

    孟元侯将内丹扩大至全身,吸收各种力量形成一层厚厚的透明外壳,一名妖术师数年前突发奇想,将一些琥珀碎屑加入到化妖丸当中,才终于取得突破性进展。

    但是想取得琥珀碎屑非常困难,孟元侯不受任何控制,所有接近他的力量都被无情地吸收进去,不分人类或是妖族,每次切除琥珀都会造成数名妖术师受伤甚至死亡。

    漆无上原本计划利用慕行秋的强**力改造琥珀道士,让孟元侯能够接受自己的控制,但是龙魔另外出了一个主意。她认为化妖之术远比单一的法宝更重要,不如让慕行秋自愿加入到改进计划当中,这对巨妖王和整个妖族的帮助更大。

    裴子函送给慕行秋十粒化妖丸,“不管是让化妖的过程更安全,还是彻底逆转这一过程,你都需要亲身经历一次化妖,带回去让高等道士们也瞧上一眼吧,没准他们有什么好主意。但是你得回来,必须得回来,所以我们要留下几位人质。”

    辛幼陶、申己和欧阳槊被妖兵团团包围,只需巨妖王一声令下,他们就会被杀死或是被生擒然后服食化妖丸。

    讲述到这里,慕行秋必须解释一下龙魔的古怪行为了,“龙魔就是曾经寄居在我体内的真幻,据我观察,神魂不在她身上,她将神魂藏起来了,没有告诉我下落,我相信她也没有告诉妖族。她的许多做法我都没办法解释,只能猜测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她大概认为我无法逃出漆无上的追捕,与其被迫服食化妖丸,不如自愿服食。因为是否心生抗拒,对化妖影响很大。”

    龙魔不肯透露最终的目的,慕行秋的猜测因此显得有些自作多情,他能明显感觉到花厅内高等道士们的疑惑。

    “你服下化妖丸了?”庞山宗师杨延年问道,没办法直接看到慕行秋的记忆,他只能开口。

    “还没有,因为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下定了决心,而且我也想让高等道士查看一下化妖丸。”

    慕行秋拿出小瓷瓶,倒出十粒化妖丸,每一粒都是两种颜色。黄豆大小,浮在空中不动。

    花厅内安静了一会,杨延年再次开口,“妖族的阴谋清楚地摆在你面前,可你还是有意服食化妖丸,因为你想从中找出逆转化妖过程的方法,以此挽救庞山道士杨清音。”

    “没错。”

    “如果妖化无法逆转,你就要找出推进化妖的方法,仍然是为了保住杨清音的性命。”

    “没错。”

    “为了救一个人,你宁愿让整个妖族因此受益。”

    “我的目的不止这么简单。化妖之术已经诞生。不会轻易消失,即使妖族全被杀死,也可能被未来的魔族重新发掘出来,道统应该提前做好准备。就像召山和棋山的那六位道友一样,我希望用我的体验帮助道统,我会将化妖过程和体悟详细报告给道统,我还希望获得道统的帮助。如果一切顺利,我只会找出逆转方法,用不着钻研推进方法。”

    “如果更加顺利。我还能找出道火的本源,或许内丹与妖丹、天地灵气与不洁之气的共通之处比道统想象得更多,体验化妖能让我对此做出直观的判断。其实有些相似是明摆着的,飞禽走兽依赖爪牙。普通凡人使用工具,这世上只有道法与妖术能够催动神奇而强大的力量,让极少一部分人类和妖族与众不同,我想这其中必有原因。”

    慕行秋召出霜魂剑。让它停在身前的半空中,“本源是存在的,这是一只魂魄透露给我的消息。而且我切身感受到了,本源能生发出更为强大的力量,足以用来对抗魔族。我希望找出直通本源的安全道路,让每一名道士都能从中获益。”

    许久之后,一名慕行秋看不清面貌的注神道士开口了,“大言不惭,慕行秋,你这是大言不惭,道法无边,你所了解和接触到的只不过是沧海一粟,你想直通本源,你想走出一条新路,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不过都是旧路,只是你还没有登堂入室,没资格看见而已。”

    慕行秋当然想过,芳芳在碎丹前一刻的领悟真的无人知晓吗?没准注神道士们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愿意向外泄露而已,他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得出结论,芳芳指明的方向确实是一条新路,“迄今为止低等道士们所走过的道路都是前辈踩出来的旧路,如果我走的也是旧路,诸位又何必须在意呢?但你们感到不安,因为这不是旧路,而是一条你们从未想过或者认为根本不通的道路。”

    注神道士也能发出冷笑声,与凡人没有多大差别,只是能使得他们冷笑的事情不多。

    “你觉得自己比注神道士懂得更多?”另一个声音问,二十三名道士想法各异,已经不能再通过一个人发出声音了。

    慕行秋摇摇头,“我绝不认为自己比任何一名道士懂得更多,我只是愿意在险路上走得更远。”

    “你必须交出脑子里的一切记忆。”

    “入魔,这是典型的入魔迹象,我要求做一次彻底检查。”

    “这不是入魔,只是情劫过深。”

    “不能让他再回到妖族那边去,这是漆无上的阴谋。”

    “让他继续说下去,或许真有一线希望。”

    ……

    注神道士们前所未有地在一名低等道士面前公开发生争论。慕行秋没什么可说的了,关于化妖他还能说出一些具体的理由,至于本源,他只能要求相信,却提供不出多少证据,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芳芳,对别人毫无意义。

    有注神道士会给予他哪怕是一点点的信任吗?幕行秋的目光慢慢扫过,最后停在一个人脸上。

    左流英开口了,声音不大,却很清晰,“给他一次机会。”

    “这不是机会,这是阴谋,会让妖族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成为道统的大麻烦。”第一个提出反对的就是庞山宗师杨延年。

    左流英举起右手,拇指抵住无名指,其余三指竖直,捏出最简单的道火诀,“我愿意为他做担保,当他的护持者,确保他不会被妖族利用。”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