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一章 噩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初秋的断流城,凌晨时分已经有了一丝寒意,大良沈休明突然坐起来,身上出了一层细汗,双臂瑟瑟发抖。

    “你又做噩梦啦?”妻子含糊地问道,伸出一只手,轻轻拍他的后背,好像他是几岁的孩子。

    “嗯。”沈休明含糊地应了一声,心绪渐渐安静下来,他已经不记得梦中的内容,但他知道,经过这一梦他再也没法睡下去了。

    妻子已经重回梦乡,一只手还停在他的背上,她对丈夫的噩梦早已见怪不怪。

    沈休明悄悄下床,抱着衣物和鞋子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在清冷的空气中迅速穿戴整齐。

    他在断流城内拥有一所大宅院,比当年沈昊在野林镇的老宅还要大,小时候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以主人的身份住进这样的地方,可他现在的确拥有这一切,还有美丽温柔的妻子和聪明可爱的儿子。

    他在几年前就有了做噩梦的习惯,最常见的梦境就是断流城陷入火海,烧光了他好不容易才拥有的一切,最近这些日子里噩梦变得频繁,内容也发生了变化,每次清醒之后他都想不起具体内容,只是隐约记得噩梦与自己的朋友们相关。

    沈家有不少仆人,沈休明却习惯事事亲历亲为,没有叫醒任何人,自己用钥匙打开偏门,走进寂静无人的街道,没走出多远就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虽然没能凝气成丹,放弃修行已有多年,身材也明显发福,沈休明比一般人还是要耳聪目明,他在十字路口拐入另一条街,靠墙等了一会,突然冲出来,将两名跟踪者一块抱了起来。

    还不到一条街就被发现。两名小跟踪者气恼地拳打脚踢,嘴里叫叫嚷嚷。

    沈休明从来就不是一个严厉的父亲,乐呵呵地接受两个孩子的捶打,噩梦残存的最后一丝阴影也消失无踪。过了一会他放下儿子沈存异和养女张香儿,做出严肃地神情,“天刚亮,你们两个鬼鬼祟祟地起来做什么?”

    沈存异略显羞愧地低下头,他是典型的沈家傻小子,分不清大人的真实态度,旁边的张香儿却知道这是养父在开玩笑。仰头嚷道:“我们两个是小鬼,你就是大鬼,大鬼去哪小鬼就跟着去哪。我们观察你好几天了。”

    沈存异的勇气总是在张香儿之后产生,这时也抬起头,圆圆的眼睛里冒出孩子才有的兴奋,“爹,你要去沈园看花,对不对?我们也想去,好久没去过了。”

    “才一个月而已。”沈休明摇摇头。“不行,你们的娘要是发现你们两个大清早不见了,会急死的。”

    “我留下字条了,说得很清楚。”张香儿马上说道。她是个十分聪明的女孩,学什么都很快,才六七岁的年纪就能写出一手好字。

    沈休明想了想,再次将两个孩子抱起来。“好吧,就这一次。”

    张香儿和沈存异欢呼起来,在沈休明的怀里也不老实。隔着他互相用手指戳来戳去,大部分都落在父亲厚实的脖子上,他们把这叫做“斗法”。

    城门刚刚开放,士兵们看到沈花主又是第一个出城,一点都不意外,热情地跟他打招呼,然后恭敬地向张香儿行礼,公主已经嫁到皇京,但她在断流城的影响一点也没减少,受她庇护的人总能得到士兵与百姓的另眼相看。

    城外的行人开始多起来,沈休明大步流星,将这当成一种锻炼,小半个时辰之后,他身上渗出一层真正的细汗,两个孩子早已摆脱他的怀抱,蹦蹦跳跳地跑在前面。

    前方不远就是沈园了,沈休明数年来的心血所在,如今正是收获的季节,他却不得不忍痛放弃。

    沈休明跟往日一样,停在一处小小的高地上,正好可以看见沈园全景,那些五颜六色的花草,他能叫出每一种的名字来。

    “百子苜蓿今天就该收割了……”沈休明喃喃道,担心园子里的人会忘记这件重要的事情。

    “大爹。”这是张香儿对沈休明的称呼,“这里明明叫沈园,为什么要交给庞山?”

    “因为园子里的一切都属于庞山,我只是……替他们干活的人。”沈休明笑着说。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替庞山干活了?”张香儿喜欢追根问底。

    “因为——”沈休明在想该不该对小孩子说这些事情,“我最好的朋友退出了庞山,我想他可能会需要我的帮助,所以我不能再替庞山干活了。”

    “是慕行秋吧。”张香儿脸上的兴奋劲儿退去了,人人都说这个慕行秋是自己的监护人,可他这么多年来只出现过一次,没有任何特殊的表示就离开了,她心里因此存着一个小疙瘩,“等我成为庞山道士,一定要得到沈园,然后送给大爹。”

    沈休明大笑,没有指出想当一名庞山道士有多难,当上之后又会受到多少束缚,就算张香儿真能成为首座乃至宗师,也是几百年以后的事情,他可等不起。

    沈存异指向天空,兴奋地大叫:“快瞧,是沈昊叔叔和桃姑姑!”

    两个孩子都管小青桃叫“桃姑姑”,已经成为习惯,怎么都改不掉。张香儿也高兴地又是跳又是挥手,她最喜欢这位桃姑姑了。

    这是一次偶遇,可小青桃没让两个孩子失望,刚一落地就凭空变出两只一模一样的纸鸟,它们能在低空缓慢地飞行,还会躲避追捕,虽然用不了多久就会坏掉,却是孩子们最喜欢的玩具。

    沈休明与两名道士打招呼,然后看着小青桃,“希望庞山没有为难你,我们都可以证明,你跟裴子函不是一路人。”

    小青桃笑了,从小她的身边就没缺过保护者,在芙蓉山老家的时候是她的父母和众多堂兄弟,在庞山有芳芳和慕行秋,最近几年则是杨清音,可这一次她得独自面对一切了,沈昊和沈休明都是她的朋友,却不是保护者。

    而且与慕行秋、杨清音的下落不明相比,她觉得自己所面对的事情实在不值一提,“道统不会无缘无故地怀疑一个人,我没事。”

    沈休明没去过老祖峰,但他知道道统没有想象得那么平和公正,非妖一直就受到猜忌,高等道士还好,低等道士却不会隐藏心中的怀疑,小青桃的日子肯定更不好过了,“我真想不到裴子函居然会是这种人!道统什么反应,不会还要等下去吧?还有斩妖会什么时候正式成立?小秋和老娘有消息了吗?”

    沈休明没多少机会见到道士,所以一见面就将心中的疑惑全问出来。

    沈昊开口回答,神情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以至于两个孩子宁愿在远处追逐纸鸟,也不想靠近他,“道统不会再等了,秋天结束之前就会向妖族开战,高等道士们也会参加,我想年前就会结束。”

    “那斩妖会还有成立的必要吗?”

    “当然有,八大道统的目标只是将妖族赶出西介国,剩下的事情就由斩妖会接手,接下来将是一场长久的战争,斩妖会要将天下妖族荡除干净,好让道统专心准备迎战魔族。”

    “魔族……”对沈休明来说,这是遥远至极的事情,是他不知多少代以后的子孙需要关心的危机,“我在东介国和圣符皇朝都买到了合适的土地,很快就能种植花草,最多一年就能向斩妖会提供材料。”

    沈昊露出一丝微笑,“斩妖会和小秋都会感谢你的。”

    “他有消息了吗?”沈休明感到一丝紧张。

    “暂时没有。”

    “我听说八大道统要共同审问小秋,是真的吗?”

    “不是审问,只是询问,毕竟牙山有一名星落道士是在与小秋斗法之后死的,这件事情总得弄个水落石出才行。”发现沈休明脸色有变,沈昊补充道:“你不用担心,他在妖族地盘里救出不少人,尤其是万第山的一位星落道士,他是目击者,提供的说法对小秋比较有利。”

    沈休明希望如此,长长地舒了口气,心想每晚的噩梦或许能就此结束,“你们两个出来做什么?”

    “八大道统的高等道士要在沈园聚会,斩妖会也想在这里成立,所以我们过来看看。”

    沈休明不禁有点小小的得意,他打理过的沈园居然能接待高等道士了,马上又觉得事情不太对劲,“都已经决定开战了,道统为什么还要来这里聚会?”

    沈昊和小青桃互视一眼,沈休明毕竟不是道士,有些事情不适合告诉他。

    “是为了小秋,对吗?”沈休明有些激动,他就知道自己的噩梦不会无缘无故,小秋惹下的祸事也绝不小,“沈昊、小青桃,你们不要骗我,小秋到底有没有消息?”

    “没有……直接的消息。”小青桃略显尴尬,她不想向沈休明隐瞒任何事情。

    沈休明一把抓住沈昊的胳膊,“告诉我,谣言也好,猜测也罢,都告诉我。”

    沈昊无奈,只得说道:“是有一些传言,都是被俘虏的妖兵供出来的,一点都不可信。”沈昊停顿了一会,还是觉得这种事不该随便透露给凡人,可沈休明的手掌越握越紧,沈昊不能将他只当成普通的凡人看待,“据说小秋与裴子函斗法之后被他说服,自愿服下一种魔药,想要跟裴子函一样由道化妖。”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