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九章 化妖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道士对化妖丸的抵抗能力的确更强,在经受折磨的十几天当中,他们极少失态,要不是自述了体内的种种症状,外人很难发现他们正承受着非人的痛苦。但是道士在化妖过程中几乎没有存活的可能,就像那些身体最健康的人,数十年间从未有过头疼脑热,偶染风寒却丢了性命。

    六名道士用自己的切身体验和生命总结出一些相似的规律,比如化妖过程中受影响最大的是内丹,它的转速明显变慢,早则一天晚则十天之后,内丹开始有明显的固化倾向。

    虽然内丹成形的过程被称为“凝气成丹”,但它在下丹田内并非实物,只有被吐出体外接触到空气的刹那间才会凝成鸽子蛋大小的淡黄色圆球,服食化妖丸之后,内丹在体内就开始凝固,还有变大的趋势,而且想离开下丹田,方向却不固定。

    一名道士据此猜测,内丹固化、膨胀是在向妖丹转变,它想离开下丹田与身体的某个部位结合,从而变成真正的妖丹。被迫服食妖丹的第十五天,这一猜想得到了证实,两名道士终于无法控制内丹,一枚转移到了头顶,破肤而出,变成了一对兽角,另一枚游到了手臂,令手指转化为五根利爪。

    但这个过程没有完成,兽角与利爪尚未生长完毕,两名道士就倒地而死,在他们死后内丹慢慢恢复了原状,但是没有回到下丹田,而是分别在头顶和手心里凝成淡黄色圆球。

    六名道士的另一个共同感受是他们能够随意呼吸不洁之气了,不觉憋闷,反而感到舒畅,不洁之气对妖丹的作用与天地灵气打磨内丹的功能相似,但道士们正是受此影响无法施展大部分法术,而且产生了多年未有过的饥饿感。

    道士们的表现并不明显,因为他们擅于控制各种感觉。可他们在化妖的第五天合力捕杀了一头鹿,烤得半熟就迫不及待地分而食之,过后他们还是觉得饿,吸入的不洁之气越多,饥饿感越明显。

    但是第七天之后,道士们成功地克服了强烈的饥饿感,方法是长时间的存想。

    还有一个共同点,道士们说得不多,但六人都提到了,他们都产生了幻听。时常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响。道士早在开七窍的时候就巩固了各种感觉,除非受到法术影响,绝不会产生幻觉,可他们却都听到了不存在的声音,其它感观不受影响,视力、味觉等等都很正正常。

    六名道士最后得出结论,化妖丸是可以被去除的,如果他们一开始没有落入血海阵中法力受限的话,完全能够将化妖丸逼出来。可一旦化妖过程开始,道士所要应对的敌人就是内丹本身,一切变成了死循环,再不能恢复正常。

    他们都尝试过碎丹之术。没有一个人能够完成,内丹既已不纯,道心也在痛苦的折磨中变得不稳,他们离碎丹的要求差距越来越大。

    “碎丹实在太难了。即使我们没有服食化妖丸,恐怕也做不到。或许注神道士能够阻止化妖过程,或许一些丹药也有帮助。我们推测。化妖丸最重要的成分很可能是特殊的妖丹和某些魔族遗物,最佳的治疗草药应该是星华飞英和定海灵虫,但一定要早些服食。”

    召山的魁梧道士来自丹药科,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段记忆,之后施法越来越难,他已经没办法向凝神宝珠注入记忆了。

    星华飞英是望山星云树的种子,定海灵虫则是召山附近海底特产的一种珍贵药材,魁梧道士都有,他尝试过随身携带的各种药物,最后确认这两种具有效果,但时间已经晚了。

    慕行秋收起凝神宝珠,这些记忆非常重要,但有他现在最想看到的内容,杨清音拒绝去除记忆,带着情劫离开了,她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的痛苦。六名道士没有阻拦,他们对此进行了一些分析,认为情劫对化妖过程有明显的影响,至于这种影响最终是好是坏、其它道劫是否也有同样的功效,他们就不知道了。

    杨清音还没有走完化妖过程的最后一步,所以一切尚还未知,可她的确去除了一段重要的记忆,她记得庞山和父母亲友,唯独忘记了慕行秋,彻底到见他如见陌生人。据慕行秋所知,去除记忆的法术是没法自我施展的,杨清音服食化妖丸之后要全力对抗内丹的转化,更不可能对自己施法。

    离开六名道士之后她又遇到什么事情?为什么去除部分记忆之后她宁愿当灵妖?慕行秋一点线索也没有找到。

    他抬起头随意望去,发现空中不知何时已是乌云滚滚,午时才过不久,天色却像是傍晚,密集的雨点声从西北方传来,正在迅速接近他所在的位置。

    这将是一场暴风雨,没有掺杂道法与妖术,而是纯粹的自然力量。

    暴雨倾盆而下,慕行秋先是嗅到一股淡淡的土腥味,随后就被倾斜的大雨狠狠击中。

    雨势来得快去得也快,没多久天就晴了,慕行秋全身湿透也不在意,御剑升起,飞向灵妖们此前聚集的山谷。

    灵妖和妖兵俘虏都不在了,留下不少散落的盔甲兵器,他们在向北方转移,慕行秋正要加速追赶,发现山谷中还有一个活物。

    一匹纯黑色的锦尾马缓步走在兽骨兽角之间,偶尔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就用前蹄拨弄两下,后腿不太灵活,步伐迟缓沉重,显然已经老迈不堪。

    直到慕行秋降落到它的面前,黑马才发现他的存在,大吃一惊,猛地停住,刹那间又流露出几分年轻时的健壮与灵敏,很快它的耳朵就耷拉下来,布满斑点的嘴唇翻动着,残缺的牙齿轻轻碰撞,过了一会慕行秋才听出来它在以含糊不清的声音说出人类语言。

    “……不是他,原来是你,你还没变。人类,你叫什么来着?慕……慕行秋。你来这里做什么?准备翦掉我的尾巴?还是想要我这一身老骨头?如果你愿意等的话,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倒在你面前。”

    黑马曾经是锦尾马群的首领,虽然年岁已大,可身为灵兽不至于衰弱如此,更何况他已经成功化妖。

    “我不是来抢东西的,我要救人。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不跟其他灵妖待在一起?”

    黑马轻轻摇头,化妖之后,他眼神中的变化更加丰富,因此也更显衰颓与忧伤,“你见到锦王他们了?没有灵妖告诉你吗?化妖之术并不完美。大部分灵兽都忍受不住那种痛苦,几天之内就死了,少数熬过来的灵兽,也不是全都能获得完整的妖力。”

    黑马转过身,抬起一只后蹄,那是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强大武器,如今只剩下一半,另一半也已破损不堪,“它是我的妖丹。一年前变成了这个样子。对了,你是道士,有办法帮助我吗?”

    慕行秋摇摇头,“我对化妖之术没有多少了解。”

    黑马叹了口气。用前蹄拨开一只硕大的兽角,“我能感觉到这些东西里面还残留着妖力,对我或许会有好处,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吸收进来。这就像……就像我能嗅到地下有水。却没有办法掘开土地。”

    慕行秋突然想起魁梧道士的一段记忆,于是取出一只乾坤袋,存想星华飞英和定海灵虫。他不是这只袋子的主人,想要取出里面的东西不太容易,他不得不用闪电击破袋子上原有的印记,又等了一会才从里面飞出两只小木盒。

    “我不知道这一招是否有用,如果你愿意尝试的话……”

    “愿意!只要能解除现在的痛苦,我什么办法都愿意尝试。”黑马立刻说道。

    魁梧道士没将两种草药用光,定海灵虫还好,望山封闭之后,星化飞英却是用一点少一点。慕行秋让黑色公马服食一些,又将两粒种子和一只小虫搓成粉末涂在他的后蹄上。

    黑马默默地接受治疗,抬起那只受损的蹄子,过了一会慢慢躺在地上,“好像有一点变化。”

    “我不能保证这种变化对你会是好事。”

    黑马笑了一声,这比他口吐人言还要奇怪,“我们曾经非常激烈地争论过,到底什么才是好事,是作为愚蠢的灵兽被道士豢养,还是忍受巨大的痛苦获得妖族的智慧?到现在也没有定论,所以尽管尝试吧,只是不要再让我做决定。”

    黑马的呼吸粗重了一些,受损的蹄子流出一些新鲜的血,很快又止住了,这是好迹象,慕行秋趁机问道:“我是来找那名女道士的。”

    “杨清音,我记得她,她从前不是总去牧马谷找你吗?她能发出漂亮的火球,我记得很清楚。”

    “她怎么会加入灵妖?还忘记了一些事情。”

    “异史君把她送来的。”

    “你是说龙魔?”

    “嗯,我们习惯叫她异史君,她说杨清音危在旦夕,只有锦王才能救她,而杨清音对灵妖可能会有重大帮助。我想异史君是在吹牛,杨清音醒了,不仅忘记了一些事情,还忘记了大部分道法,对我们根本没有多大帮助。”

    “为什么只有锦王才能救她?”慕行秋十分惊讶,在他看来,锦王虽然妖力强大,但是没学过如何使用,绝无救人的力量。

    黑马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坚韧,两味草药生效了,带来新的痛苦,他正在强行忍住。

    “化妖之后,我们都能变成人形,只是我们更喜欢从前的样子。灵妖的人形并非随心所欲,许多事情都能影响最终的模样。锦王大概是受老枣红马的影响太深了,他竟然变成了你的样子,不能说是一模一样,但是真的很像,刚才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差点认错。异史君说想要忘记一个人就一定要直面这个人,这就是锦王的作用,因为那时候你不在。”

    慕行秋沉默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