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八章 别人的记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站在一座荒芜的小峰上,向天空射出一道五行之金法术,足以引起附近道士们的注意。

    可是那六名道士没有现身,放眼望去,四周尽是半荒的山地,灰褐色的岩石大片大片地进袭弱小的灌木丛。慕行秋对这里没有印象,只知道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大概在老祖峰故地西北方数百里,一直就很贫瘠。

    漆无上没给灵妖最好的土地。

    慕行秋向灵妖聚集的地方望了一眼,不洁之气影响了天目的效果,他甚至看不清太远处的山峰。两个时辰之前,他接受龙魔的建议乖乖离去,没有与灵妖发生冲突,杨清音看上去并无危险,龙魔好像也知道如何与灵妖打交道,慕行秋也觉得没必要大打出手。

    他希望先找到另外六名道士,他已经五次向天空施放纯粹的五行之金法术,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

    慕行秋干脆坐在峰顶的一块石头上,思考眼下的形势:自从进入西介国之后就怪事不断,先是牙山的一名星落道士死在自己手里,然后是妖云使、四位新异史君、龙魔的突然出现、杨清音的莫名失忆,还有化妖之术和琥珀道士,没有一件事情在他的意料之中。

    老祖峰被毁已经整整六年了,道统对妖族还是一无所知吗?高等道士们真的不将妖族放在眼里,还是明知危险而不说?

    慕行秋站起身,他已退出庞山,只能凭自己的力量劈开前方的重重迷雾。他召出霜魂剑,观察剑身上的嫩枝形纹路,没有变化,变暗的纹路还是原来那些,有芳芳的魂魄相助,他由大手大脚变成了精打细算。对剑内力量的消耗大幅减少。

    他默默地施展召魂之术,既然找不到活人,他要试着找找死人。

    霜魂剑立刻做出配合,现在的它不只是一件法器,更像是一名默契的伙伴,慕行秋所要做的不是命令或催动它做事,而是告诉它自己的想法与愿望。

    跟慕行秋半学半悟的其它灯烛科法术一样,他的召魂之术曾经非常霸道,阴风能传到百里之外,将所有魂魄全都收入剑内。现在这股力量却变得极为柔和,没有刺骨的寒意,也没有旋转的狂风,它就像一股春风,与晚夏的热风融合在一起,借助自然的力量向远处散布,速度虽然慢了许多,碰到的阻力却极少。

    灵妖领地的魂魄可不少,四五百只死亡超过七日而不到四十九日的死魂聚集在西南方五十里之外。表明那里曾经发生过一场血战。

    往北一点还有几十只死魄,那里的战斗规模小得多。

    慕行秋拘研了大量死魂,放过了七日内的半生魂,这是灯烛科的规矩。他遵守不误,但拘魂并非他的目的,他在寻找零散的生人魂魄。

    动物的生魂模糊不清,普通人类与妖族的生魂对召魂之术无知无觉。只有道士和大妖能够立刻察觉到最为隐晦的法术迹象,道士们可能还会施放禁制,阻止法术的进入。通过各种不同反应。慕行秋觉得自己能找到道士们的下落。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霜魂剑拘研了周围数十里之内的所有死魂,终于在西北方碰到了几只独特的生魂,它们非常警觉,刚一接触到柔和的召魂之术就生出反抗的力量,只是这股力量并不强大,也没有禁制的阻挡。

    慕行秋持剑升空,向西北方飞去。

    一座矮小阴暗的岩洞,只有一名道士站在洞口,手持如意,警惕地盯着从远处飞来的目标。

    “你不是乱荆山道士,你是谁?”守在洞口的道士高大魁梧,手里的如意却小巧精致,他感受到了召魂之术,可是它与自己了解的灯烛科法术似是而非,待到看见来者是一名头顶没有簪子的男道士,他更糊涂了。

    “我叫慕行秋,从前是庞山道士。”慕行秋落地,收起霜魂剑,取出几件法器,施放了三重禁制,他看得出来,这名道士已是强弩之末,再没有力量施法了,站在那里只是虚张声势。

    魁梧道士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甚至无力收起如意,垂下手臂,“原来是你。”

    “道友认得我?”

    “我听过你的名字,慕行秋,念心科弟子,一个多月前在皇京退出庞山,还鼓动其他低等道士也退出道统加入什么斩妖会,怎么样?斩妖会成立了吗?你们来了多少人?”

    “我离开皇京的时候斩妖会还在草创之中,六个人一块出发,现在只有我一个。”

    慕行秋尽量说得简短,魁梧道士却以为其他人都遇难了,长叹一声,“星落道士尚且难逃此劫,何况一群低等道士?唉,六年前就该将妖族一网打尽……你吃过化妖丸?”

    “没有。其他人呢?”

    魁梧道士让开洞口,“你来得正是时候。”

    昏暗的小岩洞里躺着两名道士,已经没有气息,还有三人闭目端坐,好像正在存想,只是眉头紧皱,眼皮后面的眼珠动个不停。

    “我们坚持不了多久了。”魁梧道士是六人当中状态最好的人,取出一只白色的珠子,“我们六人被迫吞食化妖丸之后的记忆都在这里,请你带给——我希望是召山的道士,但是随你便吧,只要是高等道士就行。”

    慕行秋接过珠子,“庞山道士杨清音是怎么回事?”两名道士已死,剩下的四名道士油尽灯枯,已经无法挽救,唯一需要慕行秋关心的是另一个人,那个已经将他忘掉的人。

    “凝神宝珠里有相关的记忆。”魁梧道士不愿意浪费时间,弯腰走进岩洞,在三名端坐的道士肩上各拍了一下,三人依次吐出内丹,神色很快变得平和。

    魁梧道士回到洞口,吐出自己的内丹,一共六枚,那两名道士死去已有两三天了,“请将它们一块交给高等道士,希望它们最终不会落入妖族手里。”他盯着慕行秋。对这名年轻道士的实力还有怀疑。

    “我会尽力。”慕行秋无法做出更明确的承诺。

    魁梧道士却很满意,将六枚内丹放在慕行秋手心里,再次进洞,坐在地上,将手中的如意和六只布袋推到前面,闭上双眼,就此进入死寂。

    慕行秋甚至没来得及询问他的姓名,只能从服饰上判断这是一名召山道士。

    慕行秋收起地上的法器与小布袋,在洞外默默地站了一会,抬起右臂放出成团的闪电。尸体瞬间被烤焦,岩洞坍塌,将尸体掩埋。

    他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瞧着手心上的凝神宝珠,魁梧的召山道士没有下达禁令,慕行秋觉得自己可以查看其中的记忆,因为这牵涉到杨清音为什么没有受到化妖丸的伤害、为什么将自己忘得干干净净。

    他又施放几层禁制,这才施展务虚幻术,打算用这种方法进入凝神宝珠。

    宝珠的防御力量很强。但是远远比不上道士的三田护持之力,慕行秋逐渐增强法力,终于以第六层幻术突破了防御,肯定还有更简单更省力的方法取出记忆。只是他没有学会。

    六名道士的记忆排列整齐,像是摆在一张素净桌子上的几本薄册子,打开之后跳出来的是生动的形象与场景。在记记中,六人互以“某道友”相称。慕行秋到最后也只知道他们的姓氏,而不知其名。

    他们的记忆相差无己,十七天前。他们站在战场边缘,面前摆满了横七竖八的妖兵尸体,这里就是慕行秋刚刚拘研大量死魂的地方。六名道士打了一场硬仗,但妖兵死亡越多,妖血越浓,空中的妖术师们施展妖术时越发得心应手。妖云没有出现,妖族显然在利用这次机会尝试其它妖术。

    妖血像涨潮的海水一样迅速升起,道士们受到压制无法飞升,很快胸部以下被妖血淹没,当血液凝固,他们就被彻底困住了。

    一名妖术师乘坐蛇头巨鸟降到六人面前,说了许多话,大意是道士们很幸运,巨妖王不想赶尽杀绝,但道士们必须吞下化妖丸,看看道士之心是否能抵抗真正强大的妖术。

    道士们没有选择余地,在妖术的强迫之下,他们张开嘴,分别吞下七到十枚化妖丸。

    化妖丸很小,跟黄豆差不多,但是一半褐色一半绿色,透着十足的诡异。

    妖血和妖术师退却了,道士们几个时辰之后才恢复行动能力,紧接着他们就开始生出各种不同的反应,唯一的共同之处是都不能飞行。

    接下来是一段步行经历,中间遇到几只灵妖,双方互相警惕,很快分开。当道士们明白自己可能无救之后,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口述自己的感受,并将记忆存入凝神宝珠。

    纯净的内丹、道士之心都与化妖丸格格不入,道士们经受了一连串的痛苦折磨,每个人的表现都不一样,慕行秋跳过这段长长的记忆,寻找杨清音的身影。

    八天前杨清音与六名道士相遇,那时她刚刚被迫服食化妖丸,反应却十分剧烈,她在痛哭,这是被某种情绪彻底击败的无助哭泣,明知眼泪无益还很可笑,可就是忍不住。

    渐渐地,她终于止住了哭泣,神情低落,喃喃自语:“妖族不用绝情,妖族不用绝情……”

    魁梧道士一直观察杨清音,走过来对她说:“化妖丹让你的情劫提前发作,你必须度过它。”

    “我能怎么办?我连内丹都运转不动。”

    “我还有一点法力,可以替你去除产生情劫的相关记忆,这绝不是最好的办法,道士们很少使用,但是对现在的你却是唯一可行的选择。”

    杨清音挤出一丝微笑,“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情劫了,明明知道自己身陷其中,却一点也不想解脱。如果吞食化妖丸之后活不了多久,我宁愿死在情劫里,我要感受跟他一样的痛苦,让这些痛苦成为我死后四十九日之内魂魄唯一的记忆。”

    杨清音的确忘记了她,可是在魁梧道士和其他五名道士的记忆里,都没有对杨清音施法去除情劫的场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