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三章 熊妖厨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幼魔右手握着老君魔掌,左手弹了一个响指,“对了,忘了跟你说,这就是我的新名字,别再叫我幼魔啦,我可一点也不小。”

    慕行秋惊讶不已,辛幼陶和申己跑过来,就连羽王和欧阳槊也走近几步,四位新君安好了眼珠,围着已经改名叫龙魔的幼魔上瞧下看,几番想要伸手触摸,可龙魔一晃魔掌,刚抬起的手臂又缩了回去。

    “你的模样变了。”

    “可妖术没变,除了拥有水晶心脏的你,还有谁能随意夺取水晶眼?”

    “你可没从前好看了。”

    “是啊,你身上的毛呢?你那水桶粗的膀子呢?你那一对大脚呢?最最重要的是,你的屁股缩得也太厉害了。”

    龙魔又举起魔掌,四君立刻抬手捂住双眼,同时后退一步,再不敢开口。

    “呵呵,这东西还是挺好用的。”龙魔瞧向慕行秋,“你很疑惑吧?”

    慕行秋何止是疑惑,他完全无法相信这件事,“你是五年多以前才拥有形体的,怎么会变成老君的弟子?”

    “龙魔算什么弟子?老君根本没有弟子,这四位是给他打扫垃圾、收拾屋子的,龙魔——从前的那个龙魔,是做饭的厨子,是一只女熊妖……”

    “老君消失之前收我们为弟子了。”殷不沉冒险移开一只手,“替老君干活儿只是一种考验,要不然那么多妖奴为什么只有我们活下来,还学到许多妖术呢?老君说我们有慧根,跟道根是差不多一样的东西……”

    “老君什么也没说。”龙魔再晃魔掌,殷不沉马上重新捂住双眼,龙魔继续向慕行秋说:“根据那只熊妖厨子的记忆,老君是只非常独特的妖,每隔几天就换一次容貌,从来没有哪个人或者哪只妖知道他的真实模样和真实想法。他做事随心所欲,也从来不在意外界的看法。唉,我真想见他一面。这不是他第一次消失了,这一回才不到六年,之前有一次他消失了整整二百年。”

    “或许他是找地儿结束生命去了,然后换一只小妖继续伪装异史君。”辛幼陶猜道,觉得异史君就是一个装神弄鬼之徒。

    “辛王子说得有点道理,可谁知道呢,反正老君从来没解释过,他说消失就消失。说出现就出现。至于四名奴仆和一名厨子,他根本没放在心上,他们五个老老实实等了半年,发现老君真的不会回来了才跑出来,靠着平日里听到的只言片语,到处自称是异史君。”

    “不对,老君把名号留给我们了。”四君虽然不敢挪开捂眼的手掌,声音却出奇地一致。

    “你们还想骗我吗?熊妖厨子的所有记忆都在我的脑子里,而且经我分门别类、重新整理。已经没有一丝混乱,你们六年前如何收刮老君洞府里的一切文字与妖器、如何为争夺名号而大打出手、如何向巨妖王献媚争宠的场景,我可都记得清清楚楚。”

    四君张开手指缝,露出一点目光。呆呆地看着与他们记忆中完全不一样的龙魔,“咱们都发过誓永远不提从前的事。”

    “我记得,可当初发誓的是那个胖乎乎的熊妖厨子,可不是我。”

    “胖乎乎的龙魔呢?”豪常青问道。声音里居然有一丝悲戚之意。

    “你们猜一猜。”

    “巨妖王特别想要胖龙魔脑子里的记忆,不惜一切代价,既然记忆都归你所有。那她一定是死了。”豪常青放下手臂,黯然神伤。

    龙魔收起笑意,“没想到你对熊妖厨子还有几分情意,就凭这一点,我原谅你们之前的无礼,不再夺取你们的水晶眼了。她的确死了,可不是我杀的,我赶到的时候她已经疯得不成模样,非要拿刀把自己分成几块给老君做晚餐。”

    “她原来就有点疯,但是没这么严重,是巨妖王把她的脑子弄得更乱了吧?”

    “我的确有这方面的记忆,但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为好。”

    豪常青长叹一声,“她只是一个厨子,干嘛也要自称异史君呢?她脑子里只有那一段记忆有价值,结果为此送了命。”

    “哪段记忆?”辛幼陶插口询问,他已经有点听糊涂了。

    虽然龙魔承诺不再夺取水晶眼,殷不沉的双手还是不肯从脸上挪开,“我不是说过嘛,远古妖术有魔族法术做根基,才能强大到与道法一较高下,可魔族已经没了,怎么办?老君想出一个替代办法,龙魔那天恰好去送餐,老君正在兴头上,就对她讲了一通。”

    辛幼陶看着龙魔,“你把这段记忆交给漆无上了?”

    “当然,不管做人做妖都得讲信用,巨妖王给我熊妖厨子的记忆,还帮了我许多忙,我上个月才把记忆整理清楚,当然要交给他一份。”龙魔瞪大眼睛,那副表情是芳芳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来的。

    “都这样了,你还说自己没有投靠妖族,不是替漆无上做事?漆无上干嘛要将这么重要的记忆交给你?”

    龙魔微皱眉头,刚见辛幼陶时的热情态度不见了,“信用是信用,投靠是投靠,完全两码事,我现在不是自由自在吗?我不是还能出来随意走动吗?我不是过来帮你们吗?漆无上为什么信任我,与你无关。”

    “这个……这个……道妖不两立,此乃大是大非,你可以不帮人类,但也不能帮助妖魔啊,这是背叛,你忘了慕行秋也是道士,还有秦凌霜……”辛幼陶及时闭嘴。

    龙魔神情越发冷淡,“你忘了,我不是人类,也不是妖族,你们的恩怨与我无关,慕行秋是什么也对我没有影响,我想帮谁就帮谁、想站在哪边就站在哪边。”

    辛幼陶一时语塞,竟然无法反驳,只好看向慕行秋求助。

    慕行秋无意加入这种争论,“谢谢你特意过来帮我。”

    龙魔露出笑容,“我就知道你不是死心眼的人。”

    辛幼陶轻哼一声,转过头去。

    “可你劝我放弃斗法。我不能同意。妖族的确关押着七名道士吧?”

    “嗯,三名召山道士、三名棋山道士和一名庞山道士。”龙魔的笑容又显出惯有的慧黠,“你主要是为了救出杨清意吧?”

    慕行秋点点头,“我们就是为她而来的,总不能知道她身处危险之中却半途而废。”

    “你一心想救杨清音,我却要救你。你知道你的对手是谁吗?”

    “裴子函,已经说定了。”

    “你知道裴子函要用什么手段吗?”

    “不是特别清楚,但我猜跟你交给漆无上的那段记忆有关。”

    “有关系,但不是全部。孟都教把自己变成了琥珀道士,你应该知道了吧?”龙魔拥有慕行秋的大部分记忆。所以很自然地称孟元侯为“都教”。

    “知道。”

    “孟都教现在可了不起了,不管是道士的法力、天地灵气,还是妖族的妖力和不洁之气,有什么吸什么,像个无底洞,巨妖王不得不将他深藏地下,直到我给了巨妖王那段记忆,他和一群妖术师想出一个办法……”

    “咦?妖术师,巨妖王为什么没找我们几个?”殷不沉诧异地问。双手终于从眼睛上挪开。

    “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是妖术师,你们弄出来的妖术,巨妖王都得重新检验、重新尝试,十项当中顶多有一项能用。他当然不会找你们。”

    四位新君难得地稍稍脸红。

    龙魔继续道:“这个办法要牺牲一位妖术师,就是裴子函,还得有一位法力深厚的道士,就是你。谁让你与七大妖云使斗法的时候那么厉害呢?”龙魔眨了一下眼睛,知道她送给慕行秋的内丹很有用。

    “所以你不要上当,这次斗法无论输赢。获益的都是巨妖王,一旦他能完全操控琥珀道士,你们都要倒霉。”

    “原来如此,怪不得漆无上要将斗法地点定在老祖峰故地,因为孟元侯就藏在那里无法移动。”辛幼陶恍然大悟,接着又生出更多的疑惑,“我真是搞不懂你到底站在哪边?漆无上居然就让你随便出来,不怕你透露消息?”

    龙魔将辛幼陶的疑惑当成了对自己的赞赏,得意地笑了,“我跟巨妖王互相帮助,他管不着我。”马上又向慕行秋说:“总之你不要去和裴子函斗法,裴子函自愿献身,你可是被蒙在鼓里。”

    慕行秋想了一会,“你知道我必须救出……杨清音。”

    龙魔似乎早知道慕行秋会说这句话,露出心有灵犀的微笑,“我当然知道,我比任何人都知道,所以我替你制定了另一个救人计划。”

    “你为什么不早说?”辛幼陶对幼魔最初的良好印象早已消失,现在只觉得这是一个古怪至极的女子,不是人也不是妖,难道是魔族吗?

    “因为我想看看慕行秋下决心救人时的表情。”龙魔咯咯笑了两声,隐约带着咔嗒的响声,有点幼魔原声的余韵,“反正你们的目的是要救人,我带你们直接去将杨清音和几名道士救出来不就得了?根本没必要斗法。”

    辛幼陶连咳数声,龙魔身上的疑点太多,他在示意慕行秋小心提防。

    “你知道他们被关在哪里?”

    “我不仅知道关押地点,还知道他们正处于危险之中,拜这位豪万古所赐,那些狱卒连巨妖王也法完全掌控,我都不能肯定杨清音他们现在还活着。”

    新君豪万古先是一愣,随后纵声大笑,“我的化妖之术终于成功了!哈哈。”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