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二章 龙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幼魔长着与芳芳一模一样的容貌,笑容却慧黠而洒脱,落地之后最先向辛幼陶打招呼,“你好啊,辛王子,乱荆山一别,快要六年没见面了,你不当道士了?你跟小青桃有没有互相表明心迹啊?”

    辛幼陶远远见到芳芳的样子,先是大吃一惊,随后想起这是幼魔,当年他与小青桃一块参加了乱荆山之战,见过幼魔成形的过程,他们虽然见过面,却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幼魔的熟络态度让他有些尴尬,“是啊,我一年前就退出庞山了,小青桃……这是我们的事。”

    辛幼陶的语气有些生硬,幼魔却毫不在意,转向陪她一块飞来的申己,“你跟你哥哥真是太像了,我差点就要跟你打一架,可你的眼睛是正常的,我才认出你不是申庚。你好像满腹心事,这样下去可不行,会影响你的修行,申家别再有人入魔啦。而且,你怎么跟他混在一起了?”

    幼魔所谓的“他”是指慕行秋,她的笑容更显慧黠,像一个刚刚暗中使坏的淘气小姑娘,“妖魔道修,你身边还真是什么人都有。呵呵,你好吗,慕行秋,外面的世界可没有你的身体温暖。”

    慕行秋还在观察幼魔的真假,幼魔用极为曲折的手段送给他一枚白色内丹,希望他变强以发现真相,可他连真相的边都没摸着,幼魔就出现了,这让他非常意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漆无上的妖术。

    四位新君对这位新来的女子都很感兴趣。

    “‘没有你的身体温暖’,啊,始乱终弃,原来这就是情劫的来源。”殷不沉仔细端详幼魔,对另外几妖说:“是不是有点失望?我还以为慕行秋的眼光会很高呢。”

    “是啊,能让他产生情劫的人怎么也得跟银羽家族的女妖一样出身高贵。”漆胆难得地点头赞同,站在远处的羽王伐东已经无力发怒,低着头假装听不见。

    “还得跟冰城女妖王一样强悍。她可是十几丈的大妖,差一点就是巨妖了。”豪万古对美女另有标准。

    “至少也得有几分女熊妖的风姿,丰满多情、力大无穷,还毛茸茸的……”豪常青引起了四妖的无限遐想,一块笑吟吟地点头。

    幼魔一翻手,亮出一只完整的骷髅手掌,每根手指上都戴着一枚不同颜色的宝石戒指,“四只小妖,快向我下跪磕头。”

    骷髅手掌一出,四位新君同时跳了起来。落地之后又一块亮出妖器。

    “老君魔掌怎么会在你手里?”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们四个对你一个!”

    “快快交出魔掌!”

    幼魔转头向慕行秋眨了下眼睛,随后正色向四妖道:“魔掌在此,你们居然胆敢无礼,看来是不将老君放在眼里了,得给你们一点惩罚。”

    话音刚落,魔掌小拇指的蓝色戒指里突然伸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毛茸茸的像一只熊掌,狠狠地拍了下去,速度快逾闪电。四位新君还没来得及挥动妖器,已经被拍倒在地。

    手掌缩回戒指里,四君扁扁地趴在地上,嘴里哼哼叫唤。

    “这东西不错吧。”幼魔向慕行秋等人炫耀道。“妖族也有法宝,就是得像大海捞针一样仔细寻找。”

    辛幼陶敷衍地点点头,看向慕行秋,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老熟人”。

    “你学会人类的语言了。”慕行秋记得在乱荆山分离的时候。幼魔还只会发出咔嗒咔嗒地响声。

    “何止人类的语言,我会的可多呢,哦噢啊……卡透……呜咿……”幼魔发出一连串的奇怪声音。听上去像是不同的妖族方言,最后几声类似于尖啸,慕行秋等人都听出来这是飞妖的语言。

    远处的羽王伐东惊讶地抬起来,回了几声尖啸,幼魔再回,双方居然交谈起来,没多久,羽王点点头,露出欣慰的神色。

    辛幼陶急忙打断,“停停,你们两个在说什么?你是来传信的吧?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幼魔笑道:“我说‘堂堂羽王居然成了俘虏’,他说‘道士扮妖、新君无耻,我大意了’,我说‘巨妖王尚且有过夺丹返形之辱,羽王安心,日后必有雪耻之时’,他说‘谢谢你的安慰’。”

    辛幼陶无法分辨真伪,只得嗯了一声,又看了一眼慕行秋,等他拿主意。

    “你加入妖族了?”慕行秋问。

    “何谓‘加入’?”幼魔又露出慧黠的笑容,“如果你是说遵从巨妖王的命令为其奔走,我没有,我是自由的。如果你是指住在妖族中间,与妖族互通有无、各取所需,没错,我‘加入’妖族了,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我总不能留在人类中间等着各家道统来抓我吧,我早听说不少高等道士对我很感兴趣呢。”

    慕行秋也笑了,他现在确信无疑这就是幼魔,可他们之间的心有灵犀已经彻底消失,现在的她只是一个与芳芳很像但是性格截然不同的陌生人,或者陌生妖魔。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等等,我先收拾这四只小妖。”

    “他们是我抓来的俘虏,对我有重要作用。”

    “放心吧,只是小小的惩罚。”幼魔可没将慕行秋当成陌生人,转身朝向四位新君,右手握着老君魔掌,“你们服不服气?”

    四君仍趴在地上哼哼,殷不沉勉强抬起头,“老君魔掌只有水晶妖丹才能催动。”

    “只有老君的传人才有水晶妖丹。”

    “比如我们四个的水晶眼。”

    “你是怎么得来的水晶妖丹?”

    四君一句接一句,谁也没有落下。

    幼魔手中的老君魔掌四指弯曲,只留食指,在四君身上分别指了一下,“我想有什么丹就有什么丹,水晶妖丹算什么?我随时都能再造一个出来。倒是你们几个,当初发过毒誓,见魔掌如见老君,这才几年工夫就忘得干干净净。哼,看在慕行秋的面子上,我不能杀死你们,这样吧,夺你们的右眼以作警示,再不幡然悔悟,我可谁的面子也不管啦。”

    四君马上用双手捂住右眼。

    “我们的水晶眼是妖丹,夺走一只,另一只就没用了。”

    “我们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手掌原本在龙魔那里,没准被你偷来、抢来的。”

    “你先解释清楚,我们再说是不是服气。”

    幼魔眉头微皱,“你们好麻烦,就算魔掌是我偷来、抢来的,你们也得拜服。”

    噗噗几声,从四君眼眶里掉出来的不是右眼,而是他们没有捂住的左眼,掉在地上弹弹跳跳地跑开,四君大惊,一跃而起,大叫大嚷地去追自己的水晶眼。

    幼魔开心大笑,辛幼陶一脸愕然,觉得幼魔跟自己想象得大不一样,性格不仅不像芳芳,根本就不像人类,申己更是心生警惕,他的法剑一直没有收起来,这时开始微微发光。

    幼魔全不在意,走到慕行秋身边,“外边的世界就有这一点好处,可以随便欺负比自己弱的家伙,虽然不如跟你打架有意思,但是能让我心情愉快。”

    慕行秋向辛幼陶和申己投去目光,示意两人暂避,他要与幼魔单独交谈。两人走向欧阳槊和羽王,慕行秋随手施放一道禁声法术,“说吧。”

    四位新君仍在追赶自己的水晶眼,幼魔的眼里突然深情款款,“真是怀念从前啊,我在你的脑子里可看到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永远也不会忘。”

    慕行秋在幼魔面前几乎没有任何秘密,就连最**的想法都曾与之共享,这种感觉可不好,尤其是慕行秋对幼魔的想法一无所知,“谢谢你送我的内丹,你随时都可以收回去,它仍然属于你。”

    “你比我更需要它,我还有一枚妖丹。”幼魔捂着心口,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水晶心脏,这东西可好用了,不比内丹差多少。”

    “嗯,那就好。你是来告诉我那个‘真相’的吗?还是有别的目的?”

    “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冷淡呢?我可是大老远跑来专门见你的。”幼魔显出几分委屈,突然又笑起来,“我给你挑的小弟子怎么样?你是什么时候见到她,又是什么时候发现她带着内丹的?”

    幼魔对一切都很好奇,慕行秋却只关心一件事,“神魂呢,还在你身上吗?”

    幼魔靠近慕行秋,双唇几乎贴在了他的耳朵上,“你也希望神魂不被任何人抢去吧,那就不要问我这件事,把它当成秘密,这样谁也无法从你这里得到线索了。还有那个最大的真相,你现在太弱,知晓真相只会让你处于危险之中,再等等吧。”

    慕行秋迈出一步,避开幼魔,明知这不是芳芳,他仍然感到一阵阵心潮荡漾,必须与她保持距离才能减缓,“你是为了我与妖族的斗法而来的?”

    “是啊,本来我不应该这么早来见你的,可是我忍不住啊,又不想委托他人。我来告诉你,不要参加斗法,巨妖王想要……”

    四位新君终于抓回了自己的水晶眼,放回眼眶之后发现并无大碍,于是放下心来,一块朝幼魔跑来,嘴里大叫着:“龙魔!你就是龙魔!”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