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一章 度劫法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行秋人生中的第一次“*”险些沦为一场闹剧,他的情劫取代道法本源成为大家争相讨论的话题。

    殷不沉本来只是随口一猜,可慕行秋微微一惊的表情让所有在场者都知道,殷不沉这回猜对了。

    “所谓劫就是情的一种堵塞,无处宣泄即为劫。”漆胆专门研习妖丹的修炼方法,认为度劫是自己的强项,立刻抢过殷不沉的话头,喋喋不休起来,“道士专求绝情弃欲,因此发生各种堵塞,这就是劫的来源,想要度劫容易的很,恢复七情六欲就好了。像我们妖族修炼妖丹,从来不用苛待自己,随心所欲,越自在越好,哪来的‘情劫’?”

    “道士的内丹和咱们的妖丹能一样吗?”殷不沉面露鄙夷,“道统修行走的是一条险路,好比横渡苦海,别人都是乘舟泛游,道统却非要走深渊之上的独木桥,一步之差就是万劫不复。可是就连老君也承认,道士的路虽然狭窄,炼出的内丹却最为纯净,产生的法力最多。可越纯净越容不得半点瑕疵,七情六欲可比瑕疵大多了。想度情劫就得听我的,找一个你有好感的女子,是人是妖都行,弄两只共享一网的情网蜘蛛,一块捣成细粉,然后你和女子分而服之,保证你们三天之内爱得死去活来。一朝梦醒,你会发现一切不过如此,有了这个念头,就表明情丝已断、情劫已度。”

    殷不沉得意洋洋。挑战似地左瞧右望。

    “这和我说的随心所欲有什么区别?”漆胆不服气。

    “区别大了,欲如野马,一旦脱缰再想追回来可就难了。我这一招却是让道士做一场情梦,只是三天,醒来之后一切正常,内丹不受丝毫影响。”殷不沉扬着头,鄙夷之色更加明显。

    “情网蛛蛛是用来哄骗小妖的,你居然也相信?”豪万古哈哈大笑,“那东西顶多让你头晕三天。像个傻子似地在女妖面前流口水。据我所知,道士的情劫并非一模一样。想度劫必须对症下药,比如这位慕道士,真遇到情劫了吗?爱上的是谁?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还是说没有对象,只是泛泛而爱?”

    “你们的方法都不对。”豪常青干脆站起身。大摇其头,“你们都忘了一点,道士讲究内修,度劫也得靠自己。道统有一句话,叫‘慧剑斩情丝’,这个斩字才是关键,说白了,就是得对自己狠一点,道士嘛。就得把自己不当人,情劫是敌,道心为剑。一剑劈过去,斩不断就再来一剑,总之要靠自己的力量将情劫击败。别看我是妖术师,为了知己知彼,对道统那一套我可是下苦功钻研过的。”

    四位新君又吵了起来,比任何一次都要激烈。都认为自己对道法的了解更多、理解更准确,挥舞手中的兽骨兽角。唾星飞溅,就差动手了。

    辛幼陶最初的预感得到了证实,他们这一批人类与妖族,根本就不适合探讨深奥的道法,他苦笑着摇摇头,对慕行秋说:“你还是留着道法本源的问题去找左流英吧。”

    让辛幼陶大感意外的是,慕行秋虽然点下头,却仍在倾听四妖无意义的争吵,好像在这些互相指责当中蕴藏着玄奥的真理。

    辛幼陶左右看了几眼,发现自己唯一能找到的盟友竟然是申己,斜身小声问:“你度过情劫没有?”

    申己冷冷地看着他。

    “这是严肃的探讨,不是闲聊天,我对你的心事也不感兴趣。”辛幼陶急忙解释道,“我已经放弃了修行,内丹不会再有提升,用不着度任何道劫了。你还是道士,而且是道门子弟,对这种事应该比别人懂得都多一些。”

    申己脸色稍稍缓和,寻思一会才说:“我对情劫的了解不比你更多,先结凡缘、再结道缘,凡缘为假,只是一次过度,道缘可真可假,能度则度,不能度……虽然有几种法术可以帮助度劫,但这种事还是要顺其自然。”

    辛幼陶尽量让自己的神情不露半点好奇,小心地问:“你父母是什么情况?你想说就说,不想说就算了,我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探讨。”

    申己这一次沉默的时间稍长一些,申准和杨宝贞情况特殊,两人很早就结下凡缘,一直没有斩缘,先后生育了十名子女,却神奇地没有因此耽误修行,先后到达了星落境界,在九大道统都算是奇迹,以至于很多人怀疑他们根本没有结缘,纯粹是为了生下跟左流英一样的奇才而生活在一起。

    “我父亲说过,带着情劫也可能提升修行,关键是要保持似有情似无情的状态,这样做很难,成功者少之又少,我父亲……入魔,跟这或许也有关系。”

    申己咬牙切齿,辛幼陶心中一惊,身子向后略倾。申己的怒容一闪而过,立刻又恢复平静,“我父亲爱我母亲,最后几年尤甚,他觉得自己偏离了似有情似无情的状态,一直在努力纠正,他以为与魔种的斗争能帮助他减少对我母亲的感情。”

    “原来是这样。”辛幼陶突然对申准和杨宝贞充满了同情,他想起了小青桃,想起了两人同样似有似无的感情,他已经退出道统,小青桃一个人将要承担全部危险,“道士真的是在走独木桥啊。”

    “从来没人说过修行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申己扭头看向慕行秋,慕行秋也正在看着他,“你的状况有点特殊,秦凌霜已经殉道,情劫因此成了死劫,你的度劫比别人都要困难。可这不是最困难的,最难的是你知道如何度劫,但你不想度。而且你的修行仍在提升。速度几乎比得上当年的左流英,所以你更觉得自己无需度劫。”

    自从离开镜湖村迎宾馆舍之后,申己与慕行秋的交往极少。顶多见面互视一眼,可他却非常了解慕行秋的情况,又因为他们不是朋友,互相怀有隐藏的敌意,所以他敢直白地说出来。

    “你有现成的度劫方法,可你不用。”申己带着一丝残忍继续说下去,“杨清音随时都愿意提供帮助。她在等你开口。”

    “这对她并不公平。”慕行秋终于开口,他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不会与任何人谈论此事。可他必须度劫,这是芳芳的要求与心愿。

    而度劫的前提之一就是以平常心看待情劫,他不能再将它藏在心里了,四位新君虽然没有一个说得正确。但他们的判断没错,阻碍慕行秋看清道法本源的不只是修行境界,还有情劫。

    四只半妖能一眼看透的事情,在道士眼里更是如同透明一般,慕行秋不得不承认,隐藏情劫其实毫无意义,他身边的道士们之所以不提此事,是因为不关心或者太过关心,他向芳芳承诺过不会认输。就不能再在情劫面前躲来躲去。

    “公平?道士追求的是自我圆满,不是公平,你这样拖下去。对杨清音就公平吗?”申己站起身,“你想消除差别寻找道法本源,就先忘记所谓的公平吧。”

    申己似乎对整场讨论不再感兴趣,御剑升空,飞出了禁制。

    “他去干嘛?”辛幼陶诧异地问。

    “有人接近。”慕行秋望向禁制边缘的一截蜡烛,火苗正倒向西边摇摆不定。

    “我的飞符……”辛幼陶急忙观察自己放飞的符箓。它们还是不如道士的法器敏感。

    四位异史君的争议总算告一段落,个个口干舌燥。殷不沉沙哑着嗓子问:“慕行秋,我们出了这么多主意,你倒是选一个啊。”

    “谢谢诸位,你们帮了我一个大忙,让我能够正视自己的情劫,这是度劫的关键一步。”慕行秋笑着说。

    四妖全都面露欣喜。

    “可我不需要你们的主意,因为——你们还要听魔尊正法吗?”

    “当然!”四君异口同声,瞬间将情劫和争议都忘在脑后。

    “惟其有生有灭,故尔魔种永传。无常形、无定式,变化不已,魔种永传必始于分割……”

    慕行秋缓缓背诵第一篇魔种分割之法,四妖听得极为认真,八只耳朵微微颤动,生怕漏掉一个字。

    辛幼陶的飞符毫无发现,他转而听慕行秋背诵文字,很快就感到无聊,他在望山听慕行秋讲过这篇分割之法,全部内容都是在描述魔种如何伟大、分割十分必要以及分割之后的形态,唯独没有提及分割的过程与手段,直到现在他们也不清楚漆无上恢复妖丹的具体方法。

    他走到垂头丧气的欧阳槊身边,“散修也要度劫吗?”

    “啊?各家的修行法门差异很大,有的需要度劫,有的不需要。”

    “你这一门需要吗?”

    “不需要,我师父说……”

    “别管你师父了,听我一句金玉良言:别参与道士的度劫,除了当牺牲品,你什么用处也没有,更不会得到任何回报。”

    欧阳槊面红耳赤,“我对杨道士……”

    辛幼陶轻叹口气,又走到羽王伐东面前,“兽妖肯定不用度情劫,你的妖丹是天生的,连修炼都省了,真是让人羡慕。”

    羽王的双翅难以伸展,只能脸上露出凶相,“谁说兽妖不用修炼?只是法门跟你们不一样,可我们的确不用度什么狗屁劫,道士就是我们的劫,把你们都杀光,整个妖族的劫都度了。”

    “耐心等吧。”辛幼陶拍拍羽王的肩膀,脑子里尽是凡缘、道缘、情劫、度劫的念头,小青桃的形象时不时闪现出来,更是乱上加乱,他摇摇头,再次观察数只飞符,后悔自己没有带来足够多的高等符箓,他写的符质量确实差了一些。

    其中一只飞符终于发现了来者,辛幼陶大惊失色,好一会才扭头说:“慕行秋,你的度劫使者来了。”

    慕行秋正背到第二篇破芽之法,闻言一愣,“谁?”

    四妖也听得入神,中断之后都向辛幼陶投去愤怒的目光。

    辛幼陶毫不在意,指向西边正与申己一块飞来的模糊身影,“你的幼魔。”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