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三十章 荒野讲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卷轴里记载着分割、破芽、生根、修枝、减花、毁果、再灭七种魔族法术,正好是一株植物由生到盛再到衰的过程,周而复始、循环不已,整篇文字当中极少修炼方法,只是一些细致的描述,若不是偶尔出现“魔种”两字,倒像是一篇观察记录,而且是巨细靡遗、面面俱到的记录。

    慕行秋原以为这只是魔族法术的吹捧之文,另有相关法门藏于别处,所以一直没放在心上,只在第一次阅读时从魔种分割之法推测出妖丹也能重生。

    四位新君信誓旦旦地声称这就是老君挖掘的魔尊正法全部内容,练法就隐藏其中。

    “如果一看就懂,还需要我们研究吗?”即将亲耳聆听魔尊正法,殷不沉激动得直跺脚,连自己刚被申己击晕的事情都不在意了,“就是老君也花了上百年时间才真正明白魔尊正法的深意,你们这些道士根本理解不了。”

    “我在老君身边待的时间最长、听他*的次数也最多,正法一听就懂。”漆胆将殷不沉挤开。

    “这种事是看悟性的,跟时间长短有什么关系?老君亲口夸过我的舌头跟他最像。”豪万古伸出细长的舌头让大家观看,以此证明自己才是老君的传承者。

    “哈,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从前的舌头根本不是这个样子,就因为老君说了一句‘舌头是心神最得力的工具’。你才辛辛苦苦将舌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豪常青从来不给哥哥留面子,“道士,要说魔尊正法。没有妖比我了解得更多。”

    四妖又吵了起来,慕行秋习以为常,并不理睬他们,四处遥望,“咱们再往北飞行一阵,离开兰冰壶的活山再说。”

    飞行途中四妖仍在争吵,羽王伐东不住地摇头叹息。觉得这几位新君比自己还要丢脸,原来单独相处的时候。他还以为殷不沉的性格深不可测,现在才知道那是自己想多了。

    辛幼陶与慕行秋并肩飞行,“你真要将所谓的魔尊正法教给这四个家伙吗?别忘了漆无上的回丹之法就是从这里生发出来的,只是透露一小段也可能让他们想出新妖术。”

    “如果魔尊正法真像他们说的这么重要。妖族能从中想出新妖术,咱们就能想出破解之道,跟裴子函的斗法需要这个。”慕行秋顿了顿,“以后跟魔族战斗或许也需要这个。”

    辛幼陶有些惊讶,“你已经开始关心魔族啦。唉,我既希望自己活得长久,又希望魔族不要在我活着的时候重返人间,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慕行秋笑了笑,申己牵着羽王身上的逍遥索追上来。“这是所有道士的希望,就连高等道士也一样,他们嘴上说要抵抗魔族。其实是希望自己出主意,由后人执行,只有左流英可能是个例外,起码他尝试过与魔族直接战斗。”申己扭头看着慕行秋,“你呢,是像左流英。还是跟其他道士一样?”

    申己语气冷淡,加上与申庚一模一样的容貌。慕行秋心中突然生起一股厌恶,但他还是认真地考虑了申己的问题,“我跟其他道士一样,希望找出一条正确的道路,然后让别人去走,我希望自己能在魔族杀来之前寿终正寝。但希望是一回事,行动是另一回事,我希望天下太平,可我不会与妖族妥协,更不会放弃战斗;我希望亲友安全,能无忧无虑地生活,可我不会逃到无人的地方隐居;我希望芳芳能够复活……”

    慕行秋一不小心说出了心事,马上闭嘴。

    申己也不再开口,神情阴郁,心事好像比慕行秋还多。

    慕行秋并非随意飞行,他在找一处不洁之气相对稀薄的地方,飞出数十里之后,他终于找到了。

    这是一片平坦的荒野,六年前还是人类的良田,现在已是蒿草遍地,三处村庄只剩下断垣残壁,留下明显的火烧痕迹。

    此地的不洁之气非常微弱,道士们甚至可以收起法器自由呼吸,但他们没有这么大意,落在一座略微鼓起的高地之上,慕行秋和申己立刻施放禁制,辛幼陶放出数只飞符监视远近,欧阳槊帮不上忙,就站在一边看管羽王。

    四位新君还在争吵,内容早已与魔尊正法和老君无关,而是互相指责对方血统不纯,这令真正的兽妖伐东大为光火,脸色忽红忽白。

    一切布置妥当,正值夕阳西下,最后一抹橘色的阳光横扫荒野,颓败之景消失无踪,就连不远处的荒芜村庄也显出几分诗意来。

    慕行秋望向众位同伴,突然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散修、妖术师、兽妖、符箓师、道士,还有我这个不算道士的道士,咱们人不多,种类却挺全。”

    四位新君被称为“妖术师”有点勉强,他们却非常喜欢这个称呼,只有殷不沉觉得有必要纠正一点,“我们不是人,我们是妖。”

    慕行秋不理他,继续说下去:“我不只是要与诸位分享魔尊正法,还有一些疑惑请大家共同参悟。我偶然得到一些提示,觉得妙用无穷,可是也碰到不少问题。”

    辛幼陶更加惊讶了,因为慕行秋的语气非常正式,好像真的要向大家请教,可请教的对象实在不尽人意:他这位符箓师学艺不精,欧阳槊只是普通散修,申己不过是餐霞道士,都不可能提供真知灼见,至于四位异史君和羽王伐东,辛幼陶对他们说过的话一句也不相信。

    慕行秋的确是认真的,芳芳的第二页记忆已经在他的脑海里打开了,他也通过霜魂剑体验过一次其中的法门。威力出乎意料地强大,心中的疑惑却因此越来越多。

    四君终于不再聒噪,盘腿坐在草地上。热切而殷勤地抬头望着慕行秋,好像他是老君的化身。

    “万物皆有本源,往往被尘埃蒙蔽,人眼……和妖眼都无法看透,道法分五行,可是境界越高,五行越不清晰。形态却更加简单,在注神道士那里法术只是一束光。五行泯灭,全无差别。我在想,道法五行在更高的境界中混而为一,那道法和妖术呢?和魔族法术呢?是否也会在更接近本源的时候失去差别?”

    四君拧着眉头。好像没有听懂慕行秋在说什么,辛幼陶也很糊涂,“这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问题?”

    慕行秋摇摇头,“这是别人给我的提示,她告诉我专心追求道法本源,向我描述了本源的好处,可是我做不到,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慕行秋曾经在山谷里使出纯光的法术,但那是借助霜魂剑和芳芳的力量。当他自己施展念心幻术的时候,仍然只是闪电,没有半点变化。

    “又是左流英吧。”辛幼陶首先想到的不是芳芳。而是禁秘科首座,也坐在地上,“要是他给你的提示,咱们还可以一块想想,否则的话,你的说法可有点危险。道法自有体系,怎么会与妖魔有同一本源呢?”

    “道火不熄。魔种永传,听上去确有一点相似之处。”申己开口了,语气不那么冷淡,好像对慕行秋提出的问题很感兴趣,然后他也坐下,“道法随境界上升而更加精粹,低等道士做不到并不奇怪,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你与妖云斗法的时候已能将法术凝聚成光,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已经远远走在其他普通道士前面。”

    申己的说法就是道统的观点,慕行秋点点头,“本来我也是这么以为的,可这个提示告诉我,还有更简单的修行方法,不一定非得等境界提升。”

    “这真是左流英给你的提示吗?越来越有歪理邪说的意思了。”辛幼陶最关心的是安全性。

    慕行秋未置可否,不愿提起芳芳的名字,“这只是探讨,不是定论。道法是在对抗魔族的过程中发展壮大的,总会有共同之处。欧阳修士,你有什么想法吗?”

    欧阳槊正低头思索,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小小地吓了一跳,“啊?我……我们散修连自己的法术是怎么产生的都不知道,更不用说本源了。”

    “那你在那里冥思苦想什么?”辛幼陶问。

    欧阳槊的脸一下子红了,咳了两声才说:“我在想……咱们是不是应该先去妖山口斗法,救出……被俘的道士们,再商量本源的事情。”

    辛幼陶撇下嘴,知道欧阳槊关心的只是杨清音,忍住没有开口嘲笑。

    “我希望能够稳操胜券,如果能参透本源,我会更有把握。”慕行秋笑着说,他接受斗法的邀请,也急于救出杨清音,但他不会鲁莽地直接冲向老祖峰,而是想先解决心中的疑惑。

    “我明白了。”欧阳槊脸色更红,开始认真思考,但散修对这种事不太关心,他的确提供不了有益的帮助。

    自视甚高的四位新君一直保持沉默,辛幼陶好奇地问:“你们怎么不说话?”

    “*的时候不可随意开口。”豪常青小声说,显然这是老君定下的规矩。

    “而且道士还没说到魔尊正法,根本就没什么可讨论的嘛。”豪万古接口。

    “好高骛远,本源是你该想的事情吗?”漆胆不客气地说,“路边乞丐非要琢磨如何治理天下,那肯定是因为肚子太饿,用这种方法转移腹中的痛苦,你呢?你想转移什么?”

    殷不沉嘿嘿笑了两声,“不用问,道士遇到劫了,瞧他魂不守舍的样子,这肯定是最深的情劫。其实你直接说不就好了?非要拐弯抹角。放心吧,度情劫我最拿手了,让我帮你。情劫一度,本源自清。”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