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二十九章 老君的秘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持有铜环另一半的首座才能读出传承半环里的信息,慕行秋和申己用铜镜仔细检查之后只能确定一件事,这七只半环的主人还活着。

    “这里真有杨清音的半环吗?”辛幼陶挨个观察,用符箓什么也查不出来,“漆无上不是在骗咱们吧,妖族里就数他最奸诈,他可把庞山狠狠地骗过一次,没准这是其他人的半环,比如……裴子函,他早就不当自己是道士,完全可能将半环交出去。”

    “裴子函就是漆无上给我指定的对手,他在老祖峰旧地等我。”慕行秋说,这也是他同意斗法的原因之一,裴子函起码是个公平的对手。

    “咦?漆无上为什么……这里更有阴谋了,裴子函与六名妖云使联手都打不过你,只凭他一个人怎么与你斗法?不对,他现在是一只妖了。”辛幼陶恼火地撇撇嘴,裴子函的背叛很快就会传遍各家道统,这比兰冰壶投靠妖族更令庞山丢脸,最关键的是,小青桃很可能受到牵连,她本来胆子就小,今后可能更抬不起头了。

    “这是对裴子函擅做主张的惩罚。”慕行秋如是猜想,裴子函斗法战败之后遵守了所有承诺,尤其是释放了道士俘虏,这肯定令漆无上极为恼火,再次斗法既是为了挽回颜面,也是对非妖的一次考验,“我想漆无上大概要在裴子函身上尝试一些新妖术。”

    殷不沉连连点头。“为了学习妖术,裴子函吃过不少苦头,要不是有我帮忙。他现在还只是普通的投诚者,根本施展不了妖术。所以说在这方面我颇有心得,咱们完全可以合作。”

    “对了,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你擅长哪些妖术。”辛幼陶问道。

    “我涉及的领域比较广泛,要说最擅长的妖术,就是夺丹,这是我正在研习的方向。一旦成功,肯定震惊天下。”殷不沉微笑道。自吹自擂的时候他的神情比另外三妖稍微矜持一些。

    “夺丹?夺谁的丹?道士的内丹?”辛幼陶很是惊讶。

    “当然,拜道统所赐,夺取妖丹的方法已经很成熟,夺取道士内丹却很难。道统能做到,妖族却做不到,漆无上说这样不公平,所以求我找出一个办法来。”殷不沉湿漉漉的眼睛越来越朦胧不清,“我快要成功了,在几名道士身上尝试过,没能夺丹,但是让内丹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变化,裴子函就是受我的启发。才能在保留内丹的情况下施展妖术……”

    一只铜印突然压在殷不沉头顶,打断他说话,让他扑通跪在了地上。

    “你在道士身上尝试过夺丹妖术?”申己冷冷地问。脸色微微发红,显然愤怒至极,“夺丹”两个字深深地刺激了他。

    殷不沉只向拥有魔尊正法的慕行秋显露谄媚,对其他道士却不屈服,虽然头上如同压着一块巨石,怎么努力也站不起来。脖子却努力挺直,“不仅试过。还差点成功,要不是那名道士受不了折磨中途死掉,我就能向巨妖王献上第六门妖术了。”

    被殷不沉折磨至死的道士肯定是六年前老祖峰被俘的庞山弟子,申己更加愤怒,慢慢增加法力,殷不沉承受不住压力,逐渐弯腰低头,双手撑地,连话都说不出来,眼珠向外突起,诡异地鼓出一层水膜,就是这层水膜让他的眼睛总是湿漉漉的。

    慕行秋和辛幼陶能够理解申己的愤怒,他的父母兄长因为不同原因都被道统夺丹,老祖峰之役申家人蒙受了不小损失,对妖族的憎恨比一般道士要强烈得多。

    另外三名异史君激动地旁观,漆胆甚至跪在地上观察殷不沉的眼珠,“要掉出来了,要掉出来了。道士丹毁失神,妖族失丹返祖,殷不沉,你总说自己是蛟王的儿子,这回可以一证真伪了。快掉出来吧。”

    漆胆兴奋得全身发颤,双眼更加湿润了。

    申己就在这时住手,收回铜印,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慕行秋,大步走开。

    殷不沉头顶失去了压力,身体反而坚持不住,啊的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晕了过去,双眼慢慢恢复正常。

    漆胆遗憾地在草地上捶了一拳,“道士总是不够决绝。”

    慕行秋望着申己的背影,又一次纳闷这位申家子弟跟着自己深入妖族地盘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会之后他转过身,对三位清醒的异史君,突然生出一个想法,“老异史君当年吞掉了你们的眼睛,又给了你们一副新眼睛以做补偿,是这样吧?”

    道士有道士的心事,半妖也有半妖的悲惨经历,三妖同时抖了一下,激动与兴奋骤然消失,换上一副畏缩不安的神情,嘴里嗫嚅着含糊不清的话,好一会漆万古才用清晰的语言说:“这叫水晶眼,是纯以妖术制造的眼睛,老君给我们安上水晶眼不是为了补偿,他就是……就是一时好奇,想试试效果,效果非常不错,他非常高兴……”

    漆万古的声音越来越轻,慕行秋和辛幼陶明白了,五位异史君和之前的飞跋能在老君身边活下来,靠的不是谄媚奉承和聪明机智,而是运气。

    殷不沉幽幽醒来,像弹起的竹子一样猛地坐起来,盯着慕行秋看了一会,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一场梦,我以为魔尊正法被抢走了。”他揉了揉双眼,“我想起一件事,巨妖王约你在妖山口与裴子函斗法,很可能要用上龙魔的法门,或许他已经成功了。”殷不沉抬头看着其他三妖,神情沮丧,“龙魔竟然抢在咱们前面成功了。”

    “不可能!”漆胆挥舞着手臂。“龙魔是个骗子,连名字都是自己编出来的,他从老君那里什么也没学到。不可能,绝不可能,他……”

    辛幼陶打断漆胆一连串的“不可能”,对坐在地上的殷不沉说:“没准真让你说着了,漆无上就算要惩罚裴子函,也不至于让他在一场重要的斗法中输给道士,肯定有所准备。你说的这个龙魔,他擅长的妖术是什么?”

    “他根本不会妖术。他是骗子,自称掌握了老君最重要的秘密。”殷不沉站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其实他连老君的秘密是什么都不知道……”

    “等等。你说他是骗子,又担心他已经成功,这太乱了。”辛幼陶有点糊涂了。

    “龙魔的确不懂妖术,可他自称拥有一段关于老君的记忆,这可能是真的,但他的脑袋早就被老君弄得乱七八糟,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所以巨妖王组织了一批妖术师,天天检查他的记忆。希望从中找出那段可能存在的重要秘密。我说的成功是指他的记忆可能被找出来了,果真如此的话,裴子函可就不一般了。我们几个——”殷不沉扫了一眼另外三妖,“对巨妖王也就没什么太大用处了。”

    “老君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慕行秋问。

    虽然心情沮丧,听到慕行秋发问,殷不沉还是非常高兴,“这可是老君的一大功绩,足以跟道统初代三祖相比拟。妖族的未来与复兴……”

    豪万古抢着说:“老君找到了妖术衰落的原因,为什么魔妖时代妖族能与道士展开势均力敌的战斗。后来却没有还手之力呢?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变化……”

    他也想卖个关子,结果话头又被豪常青抢走,“因为魔族被打败、被关起来啦,这就是妖术衰落的原因,妖术必须以魔族法术为基础,这是魔族控制妖族的手段……”

    漆胆不肯落后,大声说:“老君找到一个代替魔族法术的法门,有了它,任何一项妖术的威力都会增强十倍、百倍、千倍!能与道法一较高下。”

    慕行秋与辛幼陶互视一眼,对这种说法有一点点相信,因为这可以解释当初的妖火之山为什么要在内部悬挂魔族心脏,可疑惑也有不少,辛幼陶皱起眉头,“等等,这么厉害的法门,老君为什么隐而不说,却将秘密藏在一个记忆混乱的小妖脑袋里?他自己不就是妖吗?他不想让妖族复兴吗?他不是一直在帮漆无上吗?”

    四名异史君呆呆地听着辛幼陶提出的一串疑问,好像它们全都不值得回答,安静了一会殷不沉才开口,“谁说老君在帮巨妖王?”

    辛幼陶一时语塞,“没人说,可是漆无上借助魔种分割之法重获妖丹,还有攻破老祖峰的妖火之山,不都是老君向漆无上提供的吗?”

    殷不沉笑着摇头,“差矣差矣,老君不会帮助任何妖,有时候他会将自己的领悟与心得说出来,谁听到就归谁所有,我们几个分别听到一些,才有今天的成就。巨妖王奉献了大量妖奴,得以聆听老君*,并且亲获老君答疑解惑。可他太着急,只在老君身边待了十天就走了,弄出了几样新妖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所以反攻大业没能完全成功。等他后悔的时候,老君已经消失不见了,所以他才把我们五个找出来,恳请我们帮他继续完善妖术。”

    辛幼陶有点明白了,“你们四个擅长的只是皮毛,最根本的东西在龙魔的脑袋里。”辛幼陶转向慕行秋,“真巧,一共就五个异史君,咱们恰好漏掉了最重要的那个。”

    受到贬低,四名异史君居然没有反驳,而是同时叹了口气,殷不沉道:“唉,我研习的夺丹妖术没用了,我们四个全没用了。”

    “不对不对,你们要是没用了,漆无上干嘛还要斗法?直接派龙魔和裴子函把你们全杀掉不就得了?”

    “他大概是想检验龙魔的记忆是否准确无误。”慕行秋有点明白了漆无上的真实目的,巨妖王需要一名强大的道士尝试新妖术,慕行秋刚刚显现出一定实力,正符合要求,“我想咱们可以谈一谈魔尊正法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