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二十四章 如何激怒巨妖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读者“到处遛达”的飘红打赏。)

    从东边的群山之内逃出妖族地盘是不可能了,道士们聚在一起商量路线,辛幼陶虽是西介国王子,却帮不上什么忙,听了几句就走到一边,示意慕行秋跟过来。

    辛幼陶的进攻符箓全用光了,还剩下一些辅助符箓,于是随手祭符禁声,“你决定怎么解释牙山赵知劲之死了吗?”

    “实话实说,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慕行秋知道这将是一个难题。

    “没错,面对高等道士只能实话实说,但实话实说也有技巧,越早越可信、越主动越可信,早一步才是真诚,晚一步即是谎言。”

    辛幼陶扬了扬下巴,指向背对两人的牙山廖化元,“他一回牙山,立刻就会告你一状,等你千辛万苦逃离险地再去实话实说,就不是坦承真相,而是被迫解释对你的指控了。就算是高等道士,也免不了会有先入之见,到时候你会很尴尬。”

    “我想过这一点,可是我没办法阻止他的行为,而且……申忌夷或许已经告我一状了。”

    自从申忌夷在传音香炉里尖叫一声之后,他和秃子、白倾就再也没有传来消息,慕行秋等人在妖兵当中混迹数日,从来没听说过有头颅被抓,只能希望他们已经逃走。

    “那你的应对也是越快越好,现在你要去吸引巨妖王的注意。我们这些从中获益的人都感谢你,可那些只是听说此事的人,没准会以为你在故意回避。甚至说你有投靠妖族的嫌疑。”

    辛幼陶以王族的猜疑眼光看待道统,不能说次次都准,有时候却的确指出了问题核心,慕行秋想了一会,“我只能拜托丰道士了,他没有看到全部过程,但是应该愿意为我说几句话。起码让高等道士们别急着做出最终决定。”

    “这种事你说不合适,我去跟他说。你另找别人护送百姓。”辛幼陶自告奋勇。

    “我以为你会护送百姓。”慕行秋略感意外,辛幼陶虽然缺少法器,符箓也没剩多少,但是对付一般的妖兵还是可以的。他是西介国王子,这正是获取民心的大好时机,于公于私他都不应该错过。

    辛幼陶微微一笑,“跟你来西介国其实是小青桃的主意,我总得自己做一次决定,这次我决定跟你一块去会会巨妖王,笔墨纸砚我都带了,待会我写几张符,总能给你一点帮助。”

    辛幼陶的写符技巧一般。不是迫不得已,他宁愿用现成的符箓。

    “好。”慕行秋没有拒绝,“我一个人带着两名俘虏。的确不太方便。”

    新君殷不沉和羽王伐东并肩站在不远处,身上捆着逍遥索,欧阳槊负责看管,慕行秋决定将他们带在身边,羽王可以用来威胁飞妖,殷不沉掌握着不少妖术秘诀。或许能让漆无上稍有忌惮。

    这是一个会让不知情者心生怀疑的做法,慕行秋之前宣布这项决定的时候。廖化元就露出过明显的怀疑神情,只是不敢开口质问。可慕行秋没有太多选择,霜魂剑虽然威力极大,他也不可能只凭一己之力就向妖族挑战,他只希望能够打乱漆无上的部署,给道士和百姓们争取一点逃亡时间。

    辛幼陶走向丰东晨,慕行秋则去找三名乱荆山女道士。

    听完慕行秋的请求,张素琴神情冷淡,看了一眼被辛幼陶叫开的丰东晨,“万第山丰道友不是很想护送百姓吗?为什么不是他留下?”

    “我需要丰道友替我解释一些事情,只有他看到了赵知劲道友死前的情景。”慕行秋没有编造原因。

    张素琴寻思片刻,给了一个简单的回答,“好。”说罢转身离去,与道士们继续商量路线。

    另外两名乱荆山道士自然也无异议,孙玉露单独留下来,小声问:“那真是秦凌霜吗?”

    慕行秋以光束击败七团妖云,在别人看来这是他出人意料地神威大展,只有孙玉露明白自己的短暂失忆必有原因。

    慕行秋点点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孙玉露早有猜想,还是震惊不已,“诸事了毕,我希望你能再去一趟乱荆山,或许灯烛科的高等道士能解释这一切。”

    “我会去的。”

    道士们重新走到一起,辛幼陶笑呵呵地第一个开口,“我来抛砖引玉吧,向道统送信必须是越快越好,所以我建议万第山的丰道友和鸿山的王道友先行出发。百姓数量众多,人太少的话照顾不过来,我建议乱荆山张道友带领其他道友留在后面护送。我和慕行秋去跟巨妖王打声招呼,看看能不能劝他就此罢手。”

    道士们大都没有异议,即使对丰东晨突然改变主意有些疑惑,也没有说出口,只有牙山的廖化元对此感到不满,“事情重大,我得立刻返回牙山,不能在此停留。”

    “事情的确重大,可乱荆山三名道友都留下了。当然,廖道友坚持己见的话,谁也不能反对,只是你可能要独自上路了,前面送信的两名星落道士不可能等你,后面护送百姓的道士大概也帮不上你。”

    廖化元想了一会,还是不敢单独闯关,只得轻轻哼了一声,“好吧,我暂且留在后面。”

    道士们做决定的过程总是不紧不慢,一旦达成,行动起来却很快,丰东晨和鸿山的王道士立刻出发,后者借用了一件法器,虽不称手,只是飞行的话却无大碍。两人很快消失在东边的天空中,稀薄的不洁之气影响了他们的速度。否则的话,他们用不上一天就能离开妖族地盘。

    辛幼陶现场写了许多纸符,品级不高。数量却不少,大部分送给了护送百姓的道士,以做简单的代步工具,加快行进的速度。

    张素琴带领其他道士去与百姓汇合,邓羡一直远远地站着,这时迎上来,热情地为道士们跑前跑后。心中一块石头总算落地。

    除了慕行秋和辛幼陶,还有四位没走。两位是妖族俘虏,殷不沉坦然站立,似乎对即将开始的行程很是兴奋,羽王却低着头。翅膀上的羽毛显出凌乱迹象,他还没有摆脱对妖云战败的震惊。

    另外两人是申己与欧阳槊。

    欧阳槊恢复了本来面目,走上来认真地说:“既然是一块来的,就得共进共退,我若半途而废,师父也会责骂我的。”

    身为一名散修,欧阳槊足够勇敢,但却勇敢得有些怪异,辛幼陶笑道:“不见着杨清音你绝不死心。对吧?”

    欧阳槊的脸一下子红了,“你、你别弄错,我没有别的意思。杨道士对我们有恩,还有慕道士……”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辛幼陶忍住笑意,向慕行秋投去一个颇有意味的目光,“喜欢报恩是件好事,我真希望其他散修也能跟你一样。”

    申己没做任何解释,他留下来好像只是同路。随时都会分道扬镳,至于目的。他不打算说,别人也没法问。

    四人押着两名妖族俘虏升上天空的时候,百姓的队伍尚未启程,辛幼陶叹了口气,“希望一切顺利,希望百姓们跟不上的时候,道士们能有点耐心。他们想走出妖族地盘,至少需要十天时间,这就是咱们的任务了。”

    东方仍有妖兵把守,张素琴等人足以应对,最怕的是漆无上派出妖云使级别的追兵。

    一行人向南飞出数十里之后降落,辛幼陶的一只飞符在被击落之前发现了一座妖城,那本来也是人类建造的城池,如今沦为妖族的聚集之地,比东北的妖兵据点要大得多。

    “该怎么吸引巨妖王的注意,只是向他挑战怕是没用,他大可以兵分数路,咱们还是保护不了东行的百姓。”辛幼陶看着慕行秋,关于这件事,他可没有好主意。

    “我倒是有几个计划,可是都不够……壮观,没法彻底激怒漆无上。”慕行秋也一直在想办法。

    “慕道士本事这么大,干脆毁掉前面的妖城,由不得巨妖王不怒。”欧阳槊对慕行秋的法术崇拜得五体投地,以为他无所不能。

    “妖族在西介国经营数年,妖城必有强大的防护,我怕是突破不了,而且漆无上不会在意一城一地的得失。”

    慕行秋只见过漆无上几面,但是印象极深,觉得他不是那种能被轻易激怒的妖魔。

    “直接去百丈城?”辛幼陶说完自己先摇头,吸引妖兵主力是一回事,主动送死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申己认真地听着,一直没有开口。

    殷不沉上半身被缚,双腿仍然自由,这时走了过来,左瞧瞧右望望,“我倒有一个主意,肯定能让漆无上气得半死,恨不得将你们碎尸万段。”

    四个人投来质疑的目光,殷不沉只看慕行秋一个人,“这只是我送你的一个添头,表明我愿意为魔尊正法做一切事情,以后还有更大的好处给你。”

    “你先说如何激怒漆无上吧。”慕行秋说。

    殷不沉转身看着羽王,“伐东实力一般,却被漆无上封为羽王,为什么?因为他身世高贵,是少见的纯血统兽妖,没有漆、飞、豪三大姓,照样得到兽妖们的一致尊崇。”

    “你是建议我们把他杀了,把兽妖全引来吗?”辛幼陶觉得这的确算是一个主意。

    羽王怒目而视,不露怯意。

    殷不沉摇头,“漆无上巴不得你们能激起兽妖的愤怒,我的主意比这更好。羽王是一只六丈兽妖,和那些幻化为兽形的半妖不同,羽王的本来形态就是一只大鸟,这只大鸟是飞妖之王、兽妖贵族,说是整个妖族的象征也不过,百余代以来,银羽家族的背上还从来没有驮负过任何人类或是妖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